当前位置:首页 > 星聞 > 娛樂 > 正文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首先,常寶華的師承是值得一說的。常寶華雖然是馬三立弟子,但這不是一開始就成的事兒。

常寶華八歲就跟著常連安常寶堃登臺說相聲,老常傢的規矩是隻要決定說相聲,就需要拜一個師父。而常寶華第一個正式拜師的師父是焦少海,焦傢跟常傢關系非常近,常連安的師父就是老焦爺焦德海(張壽臣代拉的),另外根據常寶豐的說法,焦少海還是常連安把兄弟,所以常寶華拜焦少海也就順理成章瞭。

1951年的時候,馬三立主動要求收常寶華為徒,這事情常寶華在很多節目中都說過,而且馬志明也一起參與,這事情肯定是真的。

馬三立在看瞭常寶華演出之後,找到機會問他“;老四你愛不愛我”,常寶華當然是唯唯諾諾的回答“非常喜歡您”。於是馬三立就說我教你收你當徒弟,你也別拜儀式,磕三個頭就行瞭。

於是常寶華算是跳瞭門,拜在瞭馬三立門下。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因為當時焦少海已經去世,師父去世徒弟重新拜門是可以的,師勝傑也是朱相臣去世後,跳門拜瞭侯寶林,而且也是侯寶林主動提出的。

再者當時常寶華要加入天津曲藝團,按照規矩新加入的拜師都是拜臺柱子。常傢跟馬傢關系也非常好,馬三立主動要求收常寶華,實際上是送瞭常連安一個順水人情,畢竟馬三立當時的蔓兒,比已經去世的焦少海大多瞭。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於常寶華的藝術水平,外界的評價兩極分化,尤其是某個粉絲群體,對常寶華的憎恨到瞭無以復加的程度,巴不得把常寶華說成一點相聲基本功都沒有的大血空。

當然瞭,這個群體本身就是血空組成的,所以他們認為常寶華是外行,反而是對常寶華藝術的一種肯定。

常寶華的相聲技藝,是得到馬三立親自認可的,而在常傢排序應該是保四爭三的水平。

常傢藝術造詣最高的兩人:常寶堃、常寶霆。常寶堃是常傢的靈魂人物,他的地位比常連安還高得多,可惜常寶堃英年早逝,還沒來得及迎來自己藝術的巔峰,即便如此也讓大部分同行高山仰止瞭。而常寶霆在藝術成就上其實高於常寶堃,不但傳統相聲和新相聲都擅長,他還彌補瞭常寶堃嗓子的缺憾,說學逗唱沒有短板,單論相聲成就常寶霆不輸給侯寶林,他也是相聲界三個非遺傳人之一。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第二檔就是常連安、常寶霖、常寶華瞭,常連安老爺子更擅長單口跟評書,對口相聲造詣比較一般。常寶霖也是打小從藝,跟全長保搭檔也是當時的火檔,隻不過後來響應國傢號召,去瞭甘肅支援曲藝建設,並且在那邊終老一生。因為離開瞭京津的大舞臺,所以二蘑菇名氣不如老大老三老四,真實實力應該僅次於老大老三,比老四要強一些。

常寶華現在口碑兩極分化,根本原因在於他巔峰時期沒有留下影音資料,常寶華後來給常貴田捧哏,給孫子們量活,都不是他真實水平展示。常寶華更擅長的是逗哏,而且常寶華常年在部隊表演,他的風格也相對來說刻板一點,不像常年混跡小劇場的演員那麼靈活多變。相對於包袱密集的段子,常寶華更擅長的是講述一個完整的故事,並且帶有歌頌內核的節目,比如他跟侯大師的《昨天》,就很展示四蘑菇的功底,包袱很少但表演抓人,讓你聽完意猶未盡。

即使到瞭晚年,常寶華也可以跟石富寬合作《拴娃娃》,效果也很出彩。所以說老四具體能發揮多好,主要看旁邊站著誰,畢竟常傢有天賦的就那麼幾個,大部分都垮得不行。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相對於舞臺表演,常寶華的創作能力更為外界稱道,他一生創作瞭快板小品相聲共計一百七十多段,《昨天》還被翻譯成英文在海外發展,香港《大公報》也登載瞭他的《帽子工廠》《語言醫生》等作品。

至於晚年常寶華為瞭扶持孫子輩,做事情有點折騰,一會兒把某人批得一文不值,一會兒又帶著孫子去站臺,捧得烏央烏央。說瞭歸齊這都是生意,不是常寶華真的那麼分裂,畢竟對方也是生意人,你跟他掏心掏肺也麼用,隻能用生意道應付他的生意道。

正如常寶華在相聲裡說的:別以為我們相聲演員口才有多好,那都是提前背的詞兒,真正口才好的是生意人,他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怎麼讓你舒服怎麼張口,那才是口才。

這話用來對照某人,是不是特別的應時應景~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以上~~~~


更多觀點:

常寶華先生是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傢。一直以來好多人對常寶華先生都有一種誤解,什麼他不會說傳統相聲,什麼他不應該收侯耀華為徒,這其實真的都是一種誤解。

新中國成立以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相聲界都是三足鼎立:那就是常傢、侯傢、馬傢。常寶華出生於常傢,拜馬三立先生為師,又收瞭侯傢老二侯耀華,可謂是一人跨三傢。下面我就來說說真實的常寶華先生。

常寶華簡介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常寶華(1930—2018年),滿族,天津人。中國共產黨黨員,國傢一級演員。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氏相聲的代表人物之一。常寶華是相聲界第六代傳人,為“寶”字輩。

常寶華從小就跟隨父親常連安、兄長常寶堃(小蘑菇)學習相聲。他8歲就開始到他父親開創的啟明茶社當學徒,9歲就正式登臺表演。

1951年,21歲的常寶華拜馬三立先生為師,並加入“天津市曲藝工作團”。

1951年4月,常寶堃在朝鮮前線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將士慰問演出時,不幸壯烈犧牲,成瞭一名革命烈士。

常寶華決心繼承大哥的遺志,他就給組織上打報告,要求參軍入伍。後來常寶華加入“海政文工團”,成瞭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在“海政文工團”期間,常寶華多次榮獲全國和軍隊文藝會演創作、表演等方面的獎項;還榮立二等軍功兩次、三等功一次。

1976年常寶華和侄子常貴田(常寶堃的兒子)合作,叔侄聯袂創作並表演瞭相聲《帽子工廠》。當時《帽子工廠》在全國一炮打響,常寶華叔侄也在全國有瞭一定的名氣。

常寶華是一位創作型的相聲演員,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他善於學習,先後創作出相聲、小品、快板等作品170多段。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2006年8月常寶華被授予中國曲藝界的最高榮譽——“牡丹獎”終身成就獎。

常寶華的徒弟有侯耀華、牛群、趙福玉等10多人。

常寶華真的不會說傳統相聲嗎?

北京啟明茶社的老板是常寶華的父親常連安先生,常連安是啟明茶社的創始人。

啟明茶社是名傢匯聚,常寶華兄弟都在啟明茶社學徒、演出,相聲基本功還是比較紮實的,也學瞭不少傳統段子。常寶華8歲開始學徒,在啟明茶社學習、演出10年出頭。在啟明茶社期間,常寶華天天接觸的都是相聲名傢,耳濡目染,學瞭不少東西。據統計常寶華學習和演出的傳統段子超過瞭70段。

新中國成立後,常寶華也加入瞭相聲改進小組,整理改編新段子,同時也開始表演新段子。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常寶華進入海政文工團之後,成瞭一名革命戰士;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後,又成瞭一名黨的文藝工作者。

隨著身份的改變,常寶華的演出任務也不一樣瞭,演出地點也不一樣,演出對象當然更不一樣瞭。

常寶華經常下連隊、到哨所給戰士們演出,已經不太可能演傳統段子。隻能與時俱進,創作出適合新中國適合新時代的相聲作品。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常寶華作為一名黨的文藝工作者,他必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給戰士們送去最好的精神食糧,寓教於樂。難道你讓常寶華給戰士們說那些不合時宜的倫理哏、不文明相聲?所以常寶華不是不會說傳統段子,而是不能說。改革開放以後,侯寶林先生把相聲帶出國門時,和常寶華搭檔也說瞭不少傳統段子;常寶華帶侯寶林走穴的時候也經常說傳統段子。

常寶華不應該收侯耀華為徒?

至於有人說常寶華不該收侯耀華為徒,尤其不能把侯耀華收為大徒弟,我覺得這都屬於無稽之談,常寶華收侯耀華於情於理都沒有任何問題。

常寶華加入海政文工團之後,常年生活在北京。侯傢和常傢來往密切,關系非同一般:常寶華稱侯寶林為“大哥”,稱侯耀華的母親為“大嫂”;侯耀華兄弟稱常寶華為“四爹”。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侯傢和常傢還有一層關系:侯耀華出生後母親沒有奶,侯耀華是吃常寶霖(常寶華二哥)夫人的母乳長大的。侯耀華後來也一直將常寶霖夫人當成自己母親一樣孝順,常寶霖去世後侯耀華還經常去蘭州照顧常寶霖夫人。

在拜師儀式上,常寶華也說侯耀華拜他為師也是完成侯耀文的願望。原來侯耀文一直想拜常寶華為師,隻是侯寶林不吐口,常寶華最終也沒有敢收。

從新中國成立算起,常寶華和侯傢是幾十年的交情。侯耀華拜師的時候已經是63歲瞭,侯耀華收瞭不少徒弟,可自己本身還是一個海清,拜師已經是刻不容緩瞭。侯耀華提出拜師,以侯傢兩代和常寶華的親密關系,常寶華怎麼可能會拒絕?

相聲界歷史上,真實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是怎樣的一個人?

至於侯耀華不但拜師,還要當大師兄,我覺得既然常寶華同意、牛群也沒意見,那這大師兄當的也沒什麼問題,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嘛。

其實我認為侯耀華拜常寶華師也是好事,讓馬、常、侯三傢強強聯合,侯耀華不但同時成瞭常寶華的徒弟,也成瞭馬三立的徒孫,這豈不是皆大歡喜嗎?

還有人說常寶華是墻頭草,一會兒說郭德綱好,一會兒說郭德綱不好。其實這也是斷章取義,郭德綱有好的地方可以肯定,有不好的地方也可以批評。一分為二,實事求是,這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總而言之,我覺得常寶華先生是一德藝雙馨的文藝工作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各位朋友們,你們覺得呢?歡迎留言討論,謝謝。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更多觀點:

常寶華老師,有名相聲表演藝術傢、相聲名傢、有名相聲演員、相聲大師、常氏相聲第二代傳人、國傢一級演員、一代相聲大傢、常遠的爺爺、藝名“四蘑菇”、寶字輩。

他曾經是一個相聲童星,出生世傢、六歲登臺;他是一名文藝戰士,在部隊文工團工作瞭四十年;他還是一個創作者,當時從藝七十年寫下瞭一百多個相聲段子,他就是我國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

在北京的東城區有一傢著名的相聲俱樂部,每到周末都有專業的相聲演員來這裡表演,它是當今北京城裡為數不多的固定演出相聲場所。這一天晚上、俱樂部來瞭一位觀眾熟知的老先生,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常寶華是當時的當今活躍在舞臺上的年紀最長、輩分最高的相聲演員。1930年,常寶華出生在一個相聲藝人傢庭,父親常連安和大哥常寶堃是當時非常有名的相聲演員,尤其是藝名“小蘑菇”的常寶堃更是紅遍京津、如日中天,像大哥一樣,常傢的兄弟們很小就開始登臺演出瞭。在常寶華他記憶裡邊,他是第一次見觀眾,他的臺詞並不是很多,下來以後大傢都很高興,他一句沒忘,可是他哥哥一摸他這兩個褲腿全濕瞭,那時候尿瞭都不知道,那時僅僅6歲。在父兄的影響下,常傢兄弟的技藝提高的很快,排行第四的常寶華被觀眾們喜愛的稱為“四蘑菇”,十二歲的時候他和哥哥們還拍攝瞭兩部電影,常傢兄弟一下子成瞭明星。常寶華夫人富天真說:“他們傢呢門口也是追星族,那時候就有追星族,就在那個傢門口老是有那麼一二十個吧就站在門口站著,等著他什麼,他每天演出不是在啟明茶社嘛,等著他下園子回來、看一眼就行,那時候還不講簽字呢。生活在這樣一個成功的藝人傢庭,常寶華衣食無憂,這是非常令人羨慕的,但是在舊社會無論名氣多大,藝人們依然是地位低下、受人歧視,在一次走堂會的時候,常寶華深深感到瞭世道的不平。說老太爺生日,老太爺生日有這麼四五個人啊前呼後擁地就給架出來瞭,自己一看吧,一個幹巴一個老頭,眼睛都沒有神瞭、出來瞭,我們這個做藝的一跪啊就跪一片,就覺得心裡邊那時候朦朧地有一些思想就覺得什麼,就覺得人不是很公平的。不久,新中國成立瞭,常寶華和父親、哥哥們一起參加瞭新成立的天津市曲藝團,成為瞭為人民服務的文藝工作者,這是一個讓他們感到驚奇而又激動的稱謂。

就在常傢父子熱情高漲地為新中國的曲藝事業努力工作的時候,抗美援朝戰爭爆發瞭,到朝廷參加慰問演出的大哥常寶堃不幸犧牲在戰場上。常寶堃的離去對於常傢和常氏相聲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天津市人民政府為常寶堃舉行瞭公祭大會,並稱他是以身殉國,這讓常寶華受到瞭很大的震動。他就琢磨這個詞,自己就知道這個文天祥啊跟這個嶽飛、嶽武穆他們死瞭以後叫殉國,這是古代。按現代來說自己知道的當時是董存瑞、黃繼光他們犧牲那叫殉國,怎麼一個說相聲的死瞭還叫殉國呢,噢、跟他們是那是同等的光榮,當時就覺得哥哥雖然說死瞭,但是死得太值、太值瞭。這個不幸的事件卻使常寶華對黨產生瞭無限的敬仰之情,料理完大哥的喪事他也毅然報名參加瞭赴朝慰問團,回國以後常寶華放棄瞭每月七百斤小米的優厚待遇加入瞭海政文工團,當上瞭一名每月隻有六塊九毛錢津貼的文藝戰士。從舊社會的相聲藝人到新中國的文藝戰士,常寶華感慨萬千,他要用作品來歌頌這種令人陶醉的幸福,不久常寶華就和同事們創作瞭相聲《昨天》,這個段子描寫瞭一個在舊社會受盡苦難、被逼成瘋的老人在新社會中的種種奇遇。在這段相聲中常寶華充分發揮瞭常氏相聲善於塑造人物形象、刻畫內心活動的表演風格。《昨天》是建國初期歌頌型相聲的經典之作,這個段子也成為常寶華藝術生涯中的第一個裡程碑,然而大傢並不知道,在此之前常寶華經歷瞭很長一段時間的痛苦轉型。他學瞭傳統相聲,學瞭有七十多段,可是他到瞭部隊呢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什麼問題呢,自己學這七十多段白學,一段也用不瞭,自己不能給我們廣大指戰員演那些個傳統的節目,就算演的話也是很少很少,怎麼辦,自己必須要能夠寫出新相聲來。對於相聲演員來說能演不等於能寫,即使在今天會創作的相聲演員也是鳳毛麟角,隻上瞭八個月學的常寶華要自己寫相聲,這又談何容易呀。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常寶華抓住瞭從生活中來這個秘訣,每一次下部隊演出他都細心的觀察和體驗戰士的生活,先後創作瞭《水兵破迷信》、《說海》、《保衛西沙》等部隊題材的相聲作品,受到瞭廣大戰士的熱烈歡迎。作為一名文藝戰士的他真誠的希望自己能給戰士們送去歡樂。說到為兵服務呢,自己不得不提這個問題,當自己得知在一個小島上有一位戰士,他是報板員,也沒有部隊、就隻有他一個人。他們就組織瞭這十三個人。還有一個笑話,他們送到海島以後呢,這個守島的戰士呢,哎、找不著他瞭,說他哪去瞭,就他這麼一個觀眾嘛。他們到廚房一看,好,他在那裡洗那螃蟹呢。自己說請你來看我們演出,我們已經準備好瞭。他說瞭一句自己也樂瞭,那什麼,你們演你們的、我在這兒給你們做飯吧。在軍營常寶華受歡迎的程度出乎他的意料,對於贊揚和掌聲少年成名的他並不陌生,但是在這裡年輕戰士的真誠和熱情深深打動著他,漸漸地他對戰士、對部隊產生瞭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不久常寶華做出瞭在自己參軍之後的又一個震動全傢的決定,他把自己的侄子丶大哥常寶堃的兒子常貴田也推薦到瞭海政文工團,面對傢人的反對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終於得到瞭大嫂的同意。然而就在常貴田剛剛入伍三天的時候,他們叔侄二人就接到命令到福建前線去慰問演出,對於常寶華來說上戰場已經不是第一次(瞭),但是這一回他卻非常的緊張。常貴田說,“他要怕我(他)出現問題呢,怎麼向我媽(常貴田他媽媽)交代啊,死瞭一個瞭、爸爸死瞭、兒子跟著參軍又死瞭,那壞瞭,所以他就很擔心。”有時候那炮火過來的話呢,提前常寶華他就告訴他、聽見聲音就臥倒,等他臥倒的時候呢,常寶華他也就趴他身上瞭。一個月以後叔侄二人安全返回,從此他們開始瞭長達四十年的合作。

投身軍營以後,常寶華就很少在地方演出瞭,這使得曾經被相聲迷們津津樂道的“四蘑菇”常寶華幾乎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瞭,當他再次進入觀眾視野的時候,已經是文革之後的1977年瞭,動亂一結束,常寶華的創作熱情就一下子迸發出來,他思如泉湧地創作瞭幾個揭批四人幫的段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帽子工廠》。在文革餘孽還沒有肅清的時候,如此犀利的諷刺還是要面對很大風險的,但是一向正直的常寶華就是要用自己的作品批判那些曾經顛倒黑白的醜惡現象,敢愛敢恨的常寶華不僅自己這樣,還影響著年輕的一代,當時相聲演員薑昆創作的《如此照相》就是在他的鼓勵下才得以問世。薑昆說:“自己當時寫出來以後,自己請很多人看,有的人說這恐怕不行吧,你這說的膽兒也太大瞭。自己再請這人看,這個人告訴自己說,薑昆啊,你小子沒經過“文化大革命”吧,你太小瞭、你太年輕瞭。那意思啊,過兩天還把你給揪出來、就這樣。也有的跟自己說,哎呀、我拿不準,不過我勸你不要把它拿出來。唯獨一個、應該說首個站出來支持自己的是常寶華老師,常寶華老師看瞭以後說道,薑昆、這個段子好啊。而且常老師還說道,比我的《帽子工廠》好,哎呦,自己一聽那時候《帽子工廠》我們大傢夥都、好傢夥,那都崇敬得不得瞭啊這個作品。”

隨著新時期的到來,中國的相聲事業也迎來瞭一個新的高潮。那時以捧腹見長的相聲成為人們最喜愛的文藝形式之一,許多大型的文藝晚會都是在體育館裡舉行,於是就有瞭幾代觀眾聚集在一起聽相聲,這可能是相聲歷史上再也不會有的情景瞭。改革開放以後,中國進入瞭一個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時期,常寶華觀察著、感受著,他繼續用作品來反映這些日新月異的變化。1992年,已經年過花甲的常寶華創作瞭反映新時代婚姻觀的相聲《追溯》,在創作這個段子的時候常寶華把整個情境設定在公園的一角,老少兩代人有著不同的婚姻觀。可是這兩個人怎麼對話啊,他就想瞭、能不能夠沒有交流,就是語言上甲和乙、不讓他們去交流,你說你的我說我的行不行,他這段寫完以後呢,他就請教瞭一些人,誰瞧見這個作品誰搖頭,恐怕不行吧。到底聽誰的呀,你倆人說兩件事,是聽你的、是聽我的,因為沒人寫過這樣的形式。常貴田言:“他就完全脫離瞭相聲固有的兩個人在這說相聲的形式,完全是戲劇式的、人傢化的,像是小品、實質還是相聲,因為裡頭有包袱瞭丶翻包袱瞭。”這個令人耳目一新的段子一上舞臺就得到瞭觀眾和同行的一致推崇。1994年,《追溯》獲得瞭中國曲藝界的最高獎-牡丹獎,這段相聲被行內人士看作是常寶華創作的巔峰。

在晚會、在劇場常寶華贏得瞭更多的掌聲,但是他仍然沒有忘記軍營、忘記戰士,50年代常寶華帶領整個演出隊去給一名守島戰士演出,70年代他和常貴田在前線用電話給戰士們說相聲,情景更是感人。1989年常寶華正式退休,但是他的部隊情結卻絲毫沒有減弱。隻要是邀請他到部隊慰問演出,他從沒有拒絕。八十年代,為瞭振興曲藝,相聲界又恢復瞭拜師的傳統,二十多年來常寶華陸續收瞭九個徒弟,除瞭一對兒來自臺灣以外,其他七人都來自部隊。當時那天他的一對徒弟到北京錄像,他特意趕來現場助陣。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