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軍事 > 正文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回答裡面有人說的很正確。

流氓當街幹架,也是有說法的。

如果對方拿著鐵棍、砍刀,一般來說是來教訓別人的。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什麼叫做教訓?

電視劇《征服》裡面,劉華強和封飆開始打來打去,都叫做教訓,因為不是要你的命,隻是收拾你。

劉華強去砸封飆的場子,把一個看場子小弟砍傷,但沒要命。

封飆後來報復,把劉華強幾個小弟也用刀砍傷,也沒要命。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周國權也是一樣,他跑去吳天都場子鬧事,吳天讓封飆將他砍傷手臂,還警告他:下次你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也就是說,第二次就要你的命。

鐵棍打人,一般是斷胳膊斷腿,不會打死人(當然你要朝死裡打,皮帶也能抽死人)。

砍刀一般都是砍,就像昆山龍哥一樣,揮刀砍你手腳,目的是嚇唬你。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但是,如果流氓幹架的時候,對方拿著匕首尤其是紮槍,一般對方就會膽怯瞭。

什麼是紮槍?

就是我們常說的紅纓槍。

當然,匕首也是分用法的。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還是《征服》裡面,劉華強同宋老虎談判,宋老虎弟弟仗勢壓人,要動手打人,被對方一匕首紮在腿上。就這一下,宋老虎弟弟就受傷瞭。

對方還是手下留情,如果直接紮肚子,紮胸口,可能一匕首就紮死。

而紅纓槍就更厲害,這玩意一紮下去,隻要是胸腹部,真的是九死一生。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打仗的道理也是一樣,刺死砍傷。

軍隊一般都用長槍、長矛之類武器,因為刺中對方不死就是重傷。即便對方穿著鎧甲,也很容易刺穿。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相反,砍刀之類可能連砍數下,隻是受傷甚至皮肉傷而已。尤其對方有鎧甲,砍刀可能連甲都砍不破。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有人說鐵棍這麼打砸兵器呢?

這種確實可以對付鎧甲,但不實用。

比如我拿紅纓槍,你拿著長鐵棍。我刺你隻要一秒鐘甚至不到1秒,啪一下,就刺中你瞭,也不用花費多少力氣。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但你用鐵棍,就必須先舉起來,然後用力砸下去,費力不說,最少也需要二三秒。

大傢性命相搏的時候,我一槍刺穿你的肚子,你的鐵棍還沒舉起來。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更多觀點:

今天在街上打架,拿刀的判的百分之百比拿棍子的重,刑法就已經證明瞭的。在公共場合,手裡提一根棍子沒人管你,但是要操把刀試試,分分鐘進拘留所。這兩個例子就已經說明問題瞭。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棍子的殺傷力是遠低於刀的,更不用說長槍瞭。冷兵器時代,刀槍的傷害主要不在於戰場上的砍殺,而是後期傷害。在沒有抗生素消炎藥的古代,傷口發炎就是不治之癥,想活命就看老天爺的。尤其是長矛造成的貫穿傷,更是恐怖,死亡率幾乎百分之百。能受瞭刀槍傷,還能活下來的人,都會被編入精英部隊。所以說古代很多的猛將,經常炫耀身上的傷口,一方面代表本人作戰非常勇猛,另一方面表示自己的身體素質很好。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相比之下棍子(不是鐵棍,沒有軍隊富裕到全面裝備鐵棍)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明朝時期,那些孱弱的文官,脫光瞭一動不動挨幾十下廷杖,回去養養就活蹦亂跳瞭。戰場上勇猛彪悍頂盔帶甲的士兵,挨幾棍子就跟撓癢癢一樣瞭。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我是東嶽巍巍汶水幽幽,歡迎評論關註!


更多觀點:

刀能割破肌腱筋肉,讓鋒刃直接觸骨,實際傷害遠大於鐵棍。故而挨一刀後,很少有人還能繼續再戰,因為,他的力氣會隨著目睹自己身體的血如湧泉而流逝。這事,沒挨過刀的人,是理解不瞭的。

若遇鐵鎧堅甲防護之敵,刀砍不入。那麼棍、錘等砸擊武器的威力,又勝於刀鋒。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而古代軍隊,還真的有一個全軍棄刀矛不用、人人手執一根大鐵棍大破敵軍的真實戰例。

這事發生在南北朝時的北魏六鎮起義期間。

其時,六鎮叛軍圍鄴城。率兵前來勤王的契胡酋長爾朱榮,以七千騎,在城外一役擊潰六鎮叛軍數十萬眾的一場經典戰鬥。

而此戰勝利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針對敵軍鐵甲騎兵眾多,刀矛難傷的特點。

爾朱榮命令這七千騎兵棄弓、刀、矛槊不用,卻人手執一大鐵棍,居高臨下沖擊、馳馬一頓猛砸,直把敵人打得全軍崩潰。

這是中國戰爭歷史上鐵棍首次成規模運用的實例,當然古人稱鐵棍為大棒。

而此戰的由來,就須先講一下北魏的六鎮起義。

北魏六鎮起義是怎麼回事?

西晉八王之亂,中國的精兵猛將盡損於內耗之中。

然後,本受西晉奴役並作為雇傭兵參與內戰的五胡,紛紛自立,逐鹿中原,這就是五胡亂華。

拓拔鮮卑崛起,建立瞭統一北方的王朝,就叫北魏。

蒙古高原上的遊牧民族,猶如野草一樣,舊的去瞭,必有新的生長出來。

當北魏建立王朝之後,拓拔鮮卑部眾大量湧入中原。那麼,蒙古大草原上必有新生力量取代之。

這樣,成瞭中原新主的鮮卑人,自然而然的就要走上歷代中原王朝的老路,把防禦來自蒙古高原上的侵襲,作為北部邊防的重中之重瞭。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由此,北魏在北方邊境線上設立六大軍鎮,分別為:

沃野鎮(今內蒙臨河縣或五原一帶);

懷朔鎮(今內蒙固陽縣);

武川鎮(今內蒙武川縣);

撫冥鎮(今內蒙古四子王旗東南);

柔玄鎮(今內蒙興和縣西北一帶);

懷荒鎮(今河北張北)。

而駐守六鎮的,都是拓拔鮮卑立國時建有赫赫功勛的鮮卑軍功貴族子弟兵。這些人,一直作為鮮卑國之幹城存在的,待遇好,升遷優先,戰鬥力強悍。

但自孝文帝南遷,北魏軍政重心南移之後,六鎮軍民的地位,無論待遇還是升遷通道,都逐漸被邊緣化瞭,

到瞭孝明帝時,北魏六鎮駐軍,早已從昔日的國之爪牙、天之驕子,淪落成為瞭二等人。

於是積累的怨氣總爆發瞭,六大軍鎮紛紛兵亂,這就是六鎮起義。

北魏不善待自己的子弟兵,然後子弟兵們發動六鎮起義,讓強盛的北魏王朝轟然倒地。

之後軍閥出世,爾朱榮崛起,掃滅六鎮義軍。爾朱榮帶出的高歡與宇文泰把北魏分割成瞭東、西魏。

而西魏的漢傢將門楊氏而李氏,最後建立瞭強盛的隋、唐王朝重新一統天下。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掃平六鎮起義的爾朱榮是什麼人?

今山西西北部雲中山、句註山,桑幹河、汾河上遊和黃河東岸一帶,古代是一片大草原,古名稱為:秀容川,又名爾朱川。

東漢至曹魏、西晉,這地方一直為內附匈奴諸胡徒居之地。

爾朱氏乃是契胡中的一支,據傳遠祖來自中亞,膚色白,深目,漢末時內附。

爾朱榮的歷代先祖皆為部落酋長,善於養馬。

北魏道武帝征伐後燕,爾朱榮的高祖爾朱羽健率三千騎士隨征,立軍功,從此為北魏將門,劃地賞功,爾朱部定居於秀容川。

爾朱榮驍勇善戰,又擅長治軍、有韜略,並能知人善任,六鎮起義給瞭爾朱榮崛起的機會。

於是,爾朱榮起兵勤王,每戰皆勝,由一個邊地部落蕃將,成為瞭北魏柱國、軍國權臣。

而六鎮之亂引發的相互攻戰,也有瞭結果。

葛榮部在混戰中壯大,擁有燕、幽、冀、定、瀛、殷、滄七州之地。然後葛榮自稱天子,並建國號“齊”,並殺另一大義軍首領杜洛周,吞其部眾。

至此,葛榮兼並四方,六鎮亂軍大多數成瞭葛榮部下,號稱百萬眾,並南下圍攻鄴城。企圖一舉推翻北魏,並取而代之。

於是,數十萬原本為北魏正規邊防軍的叛軍鐵騎,密密麻麻,雲集於鄴城之下。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一場經典的騎兵遠程奔襲,並用鐵棍大破甲騎的戰鬥就此拉開瞭。

爾朱榮聽說鄴城被圍之後,立即選拔精銳騎兵七千,一人雙馬,親自率領,晝夜兼程直撲河北。

騎兵一人雙馬,一為行軍騎乘之馬,一為臨戰沖鋒陷陣的戰馬。

葛榮號稱百萬大軍,實際二三十萬也是有的。

而當葛榮聞悉爾朱榮來援鄴城的兵馬不滿萬時,頓起驕色,便對左右說道:

“我覆手就可擒之,諸人應俱辦長繩,到時候方便將彼等一個一個捆瞭。”

叛軍依舊大搖大擺的包圍著鄴城,列陣數十裡,根本沒對爾朱榮的援鄴軍作出認真的防禦部署。

爾朱榮的戰鬥部署。

當爾朱榮率抵達時,叛軍依舊大搖大擺的包圍著鄴城,軍陣綿亙數十裡,根本沒有做出認真的防禦部署。

於是,爾朱榮先分兵一部伏於山谷間,作為奇兵,

又分出幾百騎,三人一組,去另一方向縱馬四躍,高舉旗幟,揚塵鼓噪,作為疑兵。以使敵軍辯不潛我方兵力將由何處攻擊,

因為六鎮叛軍多鮮卑甲騎,人馬皆披鎧,刀矛弓矢難傷。

爾朱榮在戰前便命騎士人皆備大棒一根,此大棒便可理解為鐵棍、朵棒,鐵錘等物,反正不會是木棍。又為瞭一擊潰敵,防止軍士在戰鬥中割首級搶功而貽誤戰機,又頒軍令,此役不以首級計功,隻要奮勇直前,大勝後人人有賞。

佈置完畢後,攻擊命令發出。

爾朱榮一馬當先,率主力疾馳,直突敵軍,眾軍無不奮勇爭先。

傾刻間,數千驍騎與谷中伏騎齊出,直接撞進瞭敵軍大陣中,來回馳騁,遇有敵甲騎,就揮棒猛擊。

敵鐵甲騎士隻要挨上一棒,無不墜馬。

而葛榮的大軍猝不及防,一下就讓爾朱榮的突襲鑿穿瞭軍陣。

爾朱榮自敵軍前陣突入,從後陣透出,再回馬返身突進,來回沖擊之下,頓時就把敵軍陣型攪瞭個粉碎。

古代結陣而戰,一旦陣型被攪亂,大軍必定崩潰。

就這樣,葛榮的數十萬大軍讓七千騎兵反突擊之下,用大鐵棒抽得一役崩潰,葛榮被生擒,餘眾紛紛乞降。這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以寡擊眾的經典之一。

《北史·爾朱榮傳》:

時葛榮將向京師,眾號百萬。(爾朱)榮啟求討之。九月,乃率精騎七千,馬皆有副,倍道兼行,東出滏口。

...葛榮聞之,喜見於色,乃令其眾曰:“此易與耳。諸人俱辦長繩,至便縛取。”

葛榮自鄴以北列陳數十裡,箕張而進。

(爾朱)榮潛軍山谷為奇兵,分督將已上三人為一處,處有數百騎,令所在揚塵鼓噪,使賊不測多少。

又以人馬逼戰,刀不如棒,密勒軍士馬上各齎神棒一枚,置於馬側。

至於戰時,不聽斬級,以棒棒之而已,慮廢騰遂也。乃分命壯勇所當沖突,號令嚴明,戰士同奮。榮身自陷陳,出於賊後,表裡合擊,大破之。於陳擒葛榮,餘眾悉降。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由此戰看,鐵棍錘棒攻擊威力如此之大,那為何古代軍隊的武裝備,仍要以弓弩刀矛為主,而不以鐵棍為主力裝備?

因為鐵棍隻有在特定條件下運用,才有威力。

比如說,對付敵軍的重甲武士,確實比刀矛好使。

但是,全身重甲的武士是一個昂貴的兵種,大多數軍士,最多是披掛護住肩胸背的兩檔鎧,卻是沒有全身重甲的。

沒有全身重鎧,那麼刀矛的攻擊效率遠遠強過錘棒。

所以,長矛大刀與強弓硬弩才是主力武器,

且長矛大刀與弩弓,使用的好,照樣能破甲。

而錘棒大棍等作為輔助兵器,一直是在古代軍隊的武器編制清單上的。

據《六韜》記載:每萬人之軍,必備有方頭大鐵棍三百,另錘斧等數百等等。

由此可知,春秋戰國時代,軍中就有備有砸擊類兵器,那當然是為敵軍甲士而專門準備的。

而敵情的變化,又會催生武器變化。

又例如宋軍,由於遼、金等國軍隊中鐵甲的普及,宋軍士卒除瞭標配的弓弩刀矛外,多數皆自帶錘棒鞭鐧,以備戰鬥中的不時之需。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宋代的鞭鐧)

而宋朝皇帝的禁衛親軍中,也有一支專門裝備大棍錘棒的隊伍,叫作禦前執骨朵子。

而這支隊伍的任務,就是在遇上敵軍鐵甲武士突襲皇帝時,便執大棍照頭猛抽過去就是。

刀劃一下一個口子,棍子來一下骨斷筋折,為啥古代軍隊不人手一根鐵棍?

(宋軍中的執骨朵武士)。

圖片來自網絡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