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軍事 > 正文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火藥是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之一:早在晚唐時期我國就已出現瞭最早的火藥武器,到瞭宋代現代火槍、火炮的雛形開始出現,女真、蒙古在同宋朝的戰爭中也逐漸掌握瞭火藥的生產制造技術,通過蒙古西征和絲綢之路貿易火藥逐漸流傳到中東和歐洲。到瞭明代終於誕生瞭中國最早的成建制的火器部隊——神機營:在大明建國十年後出現瞭“凡軍一百戶,銃十”的明文規定。到瞭明成祖朱棣時代更是明確規定明軍的日常訓練科目為:五分習刀劍,三分習弓弩,二分習火器。盡管此時明軍還是以冷兵器作為主要裝備,但已有二成左右的明軍裝備瞭火器,這意味著火器在明軍之中已不是零散的臨時性裝備瞭。朱棣遷都北京後組建瞭拱衛京師的三大營,其中的神機營就是明軍中專門掌管火器的部隊,這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第一支獨立成建制的火器部隊。在朱棣五出漠北打擊北元殘餘勢力的戰爭中明軍綜合運用冷熱兵器屢屢得手。

16世紀以後歐洲的火器技術後來居上,盡管此時在整體國力上明朝仍強於西歐列強: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盡管在美洲、非洲可以橫行無阻,卻屢屢敗於明軍之手,然而明朝方面並沒被這一次次的勝利沖昏頭腦——每次戰鬥後明軍都認真總結經驗教訓以圖做到知己知彼,正是在這一過程中明軍發現西洋火器的威力已日漸趕超乃至在某些性能方面已然超越明朝火器。對此當時的決策層沒以天朝上國的架子將其斥為“奇技淫巧”,而是認真研究仿制。此後在同北方遊牧民族的戰爭以及萬歷抗倭援朝戰爭中明軍綜合運用國產火器和仿制火器大顯神威。

1626年2月後金大汗愛新覺羅·努爾哈赤率13萬八旗勁旅攻打明軍駐守的孤城寧遠,結果在付出1.7萬餘人的傷亡代價後仍未能將寧遠城攻克,甚至連努爾哈赤本人也被明軍的紅夷大炮擊傷,後金軍隊不得不被迫撤退。被炮火擊傷的努爾哈赤對寧遠之敗耿耿於懷並於8個月後急火攻心而死。1627年剛繼承後金汗位的皇太極再次攻打寧遠以報其父努爾哈赤之仇,結果再次被明軍的紅衣大炮擊退。經過此戰後皇太極對明軍的火炮威力有瞭清晰的認識,於是在1631年正月皇太極命佟養性組織瞭一批漢人工匠仿制火炮,此後以騎射起傢的八旗軍中出現瞭一個新的兵種——烏真超哈,翻譯成漢語就是重兵部隊的意思,其實指的就是炮兵部隊。在當年八月的大凌河之戰中後金首次使用紅衣大炮“擊壞臺垛,中炮死者五十七人,臺內明兵惶擾不能支,乃出降”。此戰後金繳獲瞭3500門各種火器。兩年後明軍中火炮最多、炮術最精的孔有德、耿仲明部叛變,至此後金與明之間在火器力量上的對比被極大的改變瞭。

1636年皇太極為解除伐明時的側翼威脅而東征朝鮮。本來朝鮮也是以弓箭作為主戰兵器的,火器裝備相當落後。但在經歷瞭壬辰抗倭戰爭後朝鮮的火器迎來瞭大發展時期1619年薩爾滸之戰中明軍就曾征調朝鮮火槍手助陣,而那時後金八旗軍尚不知火器的確切威力,更不用說仿制瞭。然而在1636年的戰爭中朝鮮人赫然發現:八旗軍不僅已成功仿制瞭明軍最新式的紅衣大炮而且已能組織起持續幾天幾夜的猛烈炮擊。

事實上從1592年萬歷抗倭援朝戰爭爆發到1690年康熙禦駕親征葛爾丹這近百年的時間裡東亞地區一直在進行著軍備競賽:先是朝鮮戰場上明朝、朝鮮、日本三國的各種新式火器紛紛登場亮相;繼而後金八旗崛起於東北的白山黑水;接著荷蘭人入侵澎湖、臺灣並與葡萄牙、西班牙等殖民者爆發混戰;1661年鄭成功從荷蘭殖民者手中收復臺灣;1683年施瑯平定明鄭政權;1685年—1688年清軍對占領雅克薩等地的俄軍發起自衛反擊;1690年康熙禦駕親征葛爾丹。在這百年的戰火歷練中各種新式武器都在這一地區輪番上陣,應該說直到1690年清朝的火器技術仍處於上升發展過程中:在1690年的烏蘭佈通之戰中準噶爾軍隊“以萬駝縛足臥地”組成“駝城”,“士卒於垛隙發射矢銃”;而清軍則“以火器為前列,遙攻中壘,聲震天地”,至此以後清軍的火器就給準噶爾人造成瞭沉重的心理陰影。

然而清朝的火器發展大致就以1690年為界出現瞭斷層:這時的清王朝已平定三藩、臺灣,沙俄和準噶爾的威脅也被削弱。在統治者看來天下已然承平——事實也的確如此:如果說在此前近百年戰爭中明軍、清軍的火器發展是在一次次實戰中歷練出來的,那麼在1690年之後近百年時間裡中國進入瞭一段相對安寧平靜的歲月,統治者開始滿足於這種天下承平的盛世景象,同時又不失時機推出瞭閉關鎖國之策。從此清政府對外國火器技術的發展一無所知,甚至當英國馬戛爾尼使團訪華時主動邀請乾隆皇帝的愛將福康安檢閱英國最新式的火器部隊操練時卻被一口拒絕。盡管康熙年間的火器大師戴梓發明瞭新式的連珠銃,卻被清朝統治者出於防備漢人的目的而未能流傳開來。

清朝火器的發展停滯是不爭的客觀事實,不過就此認定清朝的火器不僅沒發展,甚至倒退回瞭冷兵器時代就屬誇大瞭:1758年乾隆帝命宮廷畫師郎世寧描繪瞭自己在1739年於京郊南苑舉行閱兵式時的情景,這幅作品被稱之為《大閱圖》——圖上清晰反映出清軍的火器陣列已達到17世紀古斯塔夫改革後的水平,交之明末孫承宗的“車陣”無論是火器裝備率,還是技術水平,乃至戰術編制都有相當的進步。1766年又由郎世寧、王致誠、艾啟蒙、安德義四人繪制瞭《平定伊犁回部戰圖》——從中也能看出:清軍、回部和準噶爾均大量使用火器。在《伊西洱庫爾淖爾之戰圖》中可以看出:清軍在和大小和卓的叛軍對峙過程中雙方均已掌握三段式連續射擊戰術。在《平定伊犁受降圖》中叛軍跪在清軍的馬前,雙手奉上的不再是冷兵器,而是火繩槍。但我們仍需註意到:這時已是18世紀晚期,但從這些作品中反映的戰爭場景來看:清軍的火器水平大致相當於歐洲17世紀的水平,也就是說自1690年康熙禦駕親征葛爾丹之後清朝的火器裝備幾乎就沒再經歷什麼大的發展。

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爆發。在過去國人傳統的印象中一提起這場戰爭就是擁有堅船利炮的英軍戰勝瞭還用著大刀長矛的清軍。事實上在鴉片戰爭中清軍和英軍使用的都是前膛裝填的滑膛槍炮,彈藥都是用黑色火藥制成,當時兩國武器的代差並沒過去想象中那麼巨大。真正導致清軍戰敗的更多的是軍隊士氣和訓練體系上的差距,至於武器裝備本身盡管從表面上看似乎差不太多,可清軍居然出現過有的槍炮已有上百年時間未曾使用的現象,也就是說長期以來自以為天下承平的清政府根本沒給軍隊更換武器裝備,而在後勤維修保養上也實在不敢恭維,所以當清軍一上戰場拿出表面上看和人傢差不多的武器一打才發現不是啞火,就是炸膛。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更多觀點:

迷彩虎軍事為您回答。

明清火器算是個老話題瞭,接下來所述不考慮1860年後的清軍。

與同時期火器強國橫向對比:清朝比明朝更落後,至少在明朝前期,中國火器之於西方還是占優勢的,不過從嘉靖年間開始引入西方火繩槍和弗朗機以至於後來的紅夷大炮就說明,明朝火器發展已經略顯疲態瞭,不過好在能勉強跟進,沒有形成代差,至少在東亞是一流水準。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反觀清朝,雖然清朝火器部隊一度高達全軍7成,裝備也基本整齊劃一,但和已經使用燧發槍,並運用彈道學的西式職業軍隊已經毫無可比性瞭,另外,在對先進火器乃至技術的重視程度來說,清朝也不及明朝,明朝火器發展繁多雖大都不堪用,不過探索精神還是值得肯定的,有些武器雖不實用但的確頗具創造性。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縱向對比的話,清朝肯定是比明朝有進步的,清朝中期火器部隊占比達到6到7成,比明朝4到5成的占比顯然是進步的。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另外進步還體現在淘汰瞭明朝一票落伍以及華而不實的火器,這其中包括:從明初用到明末的祖傳火門槍(三眼銃,迅雷銃之類的),氣密性不合格的弗朗機,以及火龍出水,神火飛鴉這類“煙花”火器,而且明朝火器質量一直是個大問題。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清朝將火器統一為火繩槍和管型火炮,這對操練和後勤無疑都是有利的,時代證明這些武器也的確更堪用。

為什麼明朝的火器那麼先進,可是到瞭清朝卻又進入冷兵器時代?


更多觀點:

清朝統治者為瞭牢固統治人數眾多的漢族,故意禁科學技術,防止漢族開智復蘇,亂改明史,毀史書無數,大興文字獄,極度愚民虐民奴民。從文化思想上,政治上,精神著手。哪怕是號稱“乾康盛世”,底層百姓們普遍破衣爛衫,生活貧困。清朝,啥也不是。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