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軍事 > 正文

男人的一生,什麼最重要?

有一位大爺,他運氣很好,60歲的時候退休,之後娶瞭一個37歲的妻子,結婚一年之後他老婆生下瞭一個兒子。按理來說,老來得子他應該高興才對,可是他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位大爺原來不是我們村裡人,他是年輕的時候來我們村裡當上門女婿的,但是剛結婚不到一年,那位姑娘就因為工作事故離開人世瞭。由於她是在有保障的工廠上班,所以她在工作崗位上犧牲是有賠償的。

他把那份賠償金交給女方的父母,並且繼續留在女方傢裡,照顧女方的父母。兩年之後,女方的父母覺得他是一個孝順懂事的女婿,所以把那份賠償金交給他,讓他到城裡做生意順便找一個配偶。

他聽女方父母的話,進城裡找事情做,但是他不放心兩位老人留在村裡,所以他選擇白天進城工作,晚上回村裡居住。經過兩年的奮鬥,他一事無成,不知道自己合適做什麼生意。

所以他選擇回村裡養殖,這樣做既能創業又方便照顧老人。後來經過努力,他在我們村的後山上開瞭一個養殖場,並且把兩位老人都接到山上去居住,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養殖規模,越做越大。

他事業有成之後,女方的父母多次給他介紹相親對象,但是都被他拒絕瞭,他說隻想做生意掙錢和照顧兩位老人,給他們養老送終,不想談戀愛瞭。因此,女方的父母才沒有繼續給他找對象。

後來,在他六十歲時,他的養殖場存欄量高達6000頭豬和400頭牛,而他已經不想繼續幹瞭,想退休,所以把養殖場出售給一位外地老板,然後回到村子,在女方傢的地皮上,建瞭一棟別墅,供自己養老居住。

退休之後的他,每天在村裡跟同齡人唱歌或者下棋娛樂,有時候也會外出旅遊。後來有一次,他去山東旅遊的時候,帶回來一位35歲的女子,並且在村裡宣佈,他們要在年底的時候結婚,希望村裡人能賞臉來他傢裡喝杯喜酒。

在2016年12月的時候,他花錢請瞭城裡的十三位廚師,來他傢裡煮八十六桌宴席,宴請我們全村人到他傢裡吃飯,由於他說不用給禮金,所以他結婚的當天我們全村人幾乎都去參加瞭。

他結婚一年之後,她的妻子生下瞭一個兒子。我們原本以為,他腰纏萬貫而且還有一位年輕的妻子照顧自己的晚年生活,並且老來得子,他會很高興,但是卻不然。

他以前跟村裡的老人下棋的時候,經常會哈哈大笑,但是自從他有瞭孩子之後,他經常沉默不語,有時候下棋到一半,會莫名其妙地發呆。於是村裡的老人問他,是不是生病瞭。

他說,心情不好。這句話在村裡人看來簡直就是一句笑話,因為我們都認為他是最幸福的人。沒想到他竟然對我們說,他心情不好。

所以,我們反問他:你既有錢,又有年輕的妻子,也有孩子,你應該是最幸福的人,你為什麼心情不好。

他回答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大不如從前瞭,現在走路都感覺費勁。我是有錢,也有年輕的妻子和孩子,但是錢總有花完的一年,孩子還小,我擔心自己離開人世之後,沒人照顧他們娘倆,孩子會缺父愛,會過得不幸福。

我們安慰他說:你身體還硬朗著呢,沒有必要胡思亂想,影響自己的心情,就算你去世瞭,我們大傢鄉裡鄉親的,能不幫你照顧他們娘倆嗎。自從那次交談之後,每次村裡組織活動,比如過廟會,修路,修橋梁等,他都踴躍捐款。

因為他的善舉,所以他在村裡的名聲不僅是有錢人,而且還是一位善人。我看得出來,他是擔心自己去世以後,他的妻子和兒子會遭到村裡人欺負,所以才選擇在自己生前盡量做善事,給大傢留下一個好印象,以後他不在的時候,照顧他的傢人。

後來,在2019年的時候,他去世瞭。他去世之後,我們村裡人對他妻子與孩子的態度沒有變化,依然跟以前一樣,見面的時候會打招呼,有宴席的時候會相互邀請。

雖然我跟他接觸得不多,但是多次聽到村裡的老人說起他的很多事跡。通過瞭解他的事跡之後我非常敬佩他的為人,原因有以下三個。

第一個原因,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體現在他妻子去世之後,他沒有選擇離開我們村而是留下來照顧嶽父嶽母。

第二個原因,他是一個低調的人,體現在他腰纏萬貫,他沒有瞧不起我們村裡人而且還跟村裡的老人關系很好。

第三個原因,雖然年齡上差距很大,但是他的妻子很愛他,體現在他去世之後,他妻子沒有離開我們村。

同時,通過瞭解他的事跡之後,我才明白一個男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有的人會認為是傢庭,是事業,但是我並不這樣認為,我認為一個男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因為一個健康的身體是基礎,隻有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才有資格擁有幸福的傢庭和成功的事業。沒有健康的身體,傢裡人需要照顧病人,同時傢裡又缺少一個勞動力,所以根本就開心,幸福不起來。

同時,沒有一個好的身體,不可能有能力和精力去為自己的事業拼搏。就像我們村裡的這位大爺一樣,他擁有很多錢,也擁有一個幸福的傢庭,但是他僅63歲,就已經去世瞭。

所以我認為,男人的一生當中,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最重要,因為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可以經營出一個幸福的傢庭,可以奮鬥出成功的事業,而成功的事業和幸福的傢庭並不能換回一個健康的身體!

因此,無論我們工作在忙也不要忘記鍛煉身體。時刻牢記,身體是一切的基礎,沒有一個好的身體,一切都是浮雲。


更多觀點:

男人的一生有三件最重要的事。缺一不可。

笫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身體瞭。身體是人生希望的資本,是快樂生活的保證。沒有健康的身體,什麼理想抱員,什麼事業時運,都是空中樓閣,水中明月,幹有想法,無法實現,也是枉然。

第二件最重要事就是事業。男人的前程,光明與黑暗,關鍵在事業。有瞭事業,才有瞭財源,有瞭財源,才能達到自已想要的東西,想做的事情,想有人望,才能實現自己的現想與希望,所以,錢很重要,沒有錢,什麼也做不成,但取之有道的錢,才是正道的錢,所以,必須有事業。

第三件最重要的是,美滿的傢庭,特別是要有幸福的婚姻,有個得力的好妻子,妻子是賢助,妻子是幫男事業發達,生財有道的好助手,好的後勤部長。好的妻子,她會讓你專心一意幹事,創天下,是男人事業成功的保證。

所以,男人一生,隻要做好這三件事,必會功成名就,福老終生。


更多觀點:

媽媽突然來電,讓我立即回老傢,說70歲的爸爸要去找群主打架,去群主傢的車票已經買好,攔不住瞭。

我當然不信,她立即把訂票截圖發給我,我嚇得行李都沒收拾,就趕往機場。候機的時候,我終於有時間詳細問我媽究竟怎麼回事。

她告訴我:

我爸加入瞭村裡的群,對村裡的一些事提出不同意見,然後被踢出群。他覺得很丟面子,就給群主打電話,想要個說法。

但是在電話裡,兩人就吵起來瞭。我爸說要去扇群主幾個巴掌,群主則罵他倚老賣老,說讓他有來無回。

我爸氣得馬上要趕回村裡找群主打架。我媽隻能以身體不舒服、需要他照顧為由,讓他訂2天後的車票,由此爭取到一些時間喊我回傢。

這事真是令我啼笑皆非,但我必須回去勸阻。因為我爸一身病,屬於那種去一下醫院、基本每個科室都要掛號的人。像坐長途汽車去打架這種情,一旦真的發生,後果不堪設想。

掛完我媽電話,我又給弟弟打電話,問他群裡究竟是什麼事情激怒我爸。弟弟告訴我,村裡打算搞旅遊項目,想要把村裡的幾個池塘挖通,和村外的小河連起來,然後再建一些娛樂設施。

村裡負責這些事情的人,已經找好施工方,就要簽合同瞭。由於需要大傢掏錢,所以負責人就把這些資料都放在村裡的群。

我爸看瞭這些資料,找出瞭很多質疑的地方,便在群裡提瞭出來,由此導致大傢在群裡吵架瞭。

畢竟村裡有部分人並不贊同發展旅遊,也不贊同掏錢,我爸的質疑,正好給瞭他們反對的理由。為瞭平復這種爭執,群主這才把我爸踢出群的。

飛機起飛後,我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心裡卻無比惱怒。我自己手頭跟進的一個管理咨詢項目,金額300多萬,是否簽約,就看後天的路演。

這兩天正是最忙的時刻,但是為瞭我爸這個破事 ,我不得不放下手裡的工作,飛1000多公裡回傢解決,真的很不爽。

其實,我最不爽的是我爸對於村裡事情的參與。他16歲就離開村裡,去瞭水庫工作,後來有機會讀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外面工作。

我和弟弟都沒有在村裡生活過,我們的後代也不可能回村裡生活,村莊對我們傢來說是遙遠的。

可是我爸卻始終把自己當村裡的人,村裡雞毛蒜皮的事情,他都要關心,還常常耿直發言,得罪不少人。

爸爸這一次在群裡鬧騰 ,我弟弟也很生氣,就和他大吵瞭一架。他氣得拉黑瞭我弟弟,而且禁止我弟弟邁入傢門。

弟弟來接機,一見面,他立即說道:爸爸這次氣得很厲害,我這幾天特意送孩子過去討好他,但沒有用,他就一直在書房,直到我出門,他才出來招呼孩子。

聽到弟弟這麼說,我的心立即往下沉瞭一下。我爸爸一直以來最重視孩子的教育,規定大傢不準在孩子面前吵架擺臉色的,現在連他自己都不遵守瞭,隻能說明這事真的很嚴重。

我苦笑著問他:你在村裡的群嗎?我想看看項目資料,瞭解下爸爸究竟為什麼生氣。

弟弟說,我當然不在群裡,那個群我誰都不認識,我去那個群裡幹什麼?

我想瞭想,就打電話給村裡的堂弟,請他把群裡的資料和爸爸在群裡吵架的聊天記錄轉發給我。

這一看,真是嚇瞭一跳。原來,村裡負責旅遊項目的人,不僅僅是要簽署大興土木的合同,連景點建設好之後的運營都打算簽約瞭。

最可怕的是,運營的資金來源一項,寫的是村民出資。而運營的內容,包括線上和線下的推廣,以及旅遊品牌的建設。

也就是說,村裡掏錢建瞭這個旅遊景點之後,每個月還要出錢給運營公司,讓這些公司幫忙推廣。而這些公司,並沒有銷售額的承諾。

要是運營不好,沒有客人來旅行,景點就白建瞭,運營的費用也白出瞭。大傢的投入將會血本無歸。

說實話,如果我是這個村的村民,我肯定會出來反對這個做法。畢竟,從我專業的角度看,線上的流量現在很貴,小小的鄉村旅遊項目,根本承擔不起這種昂貴的成本,這種運營失敗的機率很大。

但是,我當然不可能去提出質疑,畢竟我爸爸已經惹事瞭,我的目的是勸說我爸退出這件事,而不是鬧得更大。

我又看瞭一下堂弟發來的聊天記錄,我爸主要從水利和電力的專業角度,說對村裡的池塘和河道這樣改建,將會對灌溉和飲水帶來不利影響。

我細細考慮瞭一下,我爸爸的質疑非常專業,他畢竟是幹瞭一輩子的水利電力工程師。隻是,他的質疑被別人利用瞭。

村裡那些不支持做旅遊的人,誇大我爸的質疑,以我爸的名義去譴責村裡管理旅遊的團隊,導致大傢在群裡吵得很激烈。據說,當天村裡的河邊,有好幾撥人幾乎打起來瞭。

好多人都覺得這是我爸引起的,所以,我爸爸成瞭他們嘴裡的“攪屎棍”,說他領著退休金,每天吃飽瞭之後就無所事事的,對村裡指手畫腳。

堂弟怕我爸爸繼續呆群裡,會被大傢的罵聲氣死,所以就找瞭我弟弟,請我弟弟勸說我爸爸退群,不要再插手村裡的事。

我堂弟的原話是:

村裡人對叔叔意見很大,罵他的人越來越多,還是勸他退群吧。叔叔這樣插手村裡的事,讓大傢對我們傢族有看法,我們以後在村裡難以做人。

你們一傢又不在村裡生活,感受不到那種敵意,可是你們總要考慮考慮我們的處境吧?

我弟弟聽瞭堂弟的話,立即找瞭我爸,然後他們父子倆就因此吵瞭起來。接下來就是我爸被群主踢出來,然後我爸要回去打架,我媽急著招呼我回來……

到傢的時候,我弟沒敢進門,直接回他自己傢瞭。爸爸在書房,他戴著老花鏡,正在一板一眼地畫圖,旁邊的筆記本上,寫滿瞭公式。

看到我,他氣呼呼地說,我就知道你媽媽肯定又出陰招。把你叫回來,是想阻止我回村吧?

我說,回村的事情交給我和弟弟吧?我們幫你去處理。

他立即拒絕:不行!別叫你弟弟去,他膽小怕事,我不指望他幫忙瞭。

我惦記著自己的工作,想速戰速決,所以,趕緊說道:

你不能再幹涉村裡的事情瞭,你離開村裡都54年瞭。很多年輕人根本不認識你,也不尊重你,你硬要去參與村裡的事情,隻能讓人討厭。

他惱怒地說道:

誰說我離開村裡瞭?你奶奶活著的時候,我每個月都回去!這幾年身體不好,才去得少瞭。我永遠是村裡的人,村裡的事我當然有發言權。

我反駁他:你在村裡沒有戶口,村裡的事情,你沒有參與權。

他似乎被刺痛瞭,拍著桌上的圖紙,吼我:

我是這方面的工程師!他們規劃不合理。按照他們的設想,把幾個小河道改瞭,建大型假山和遊樂設施,幾年後,至少有幾十畝水田用水受到影響!

我隻好拿出殺手鐧,利用我的好口才,噠噠噠向他發出語言炸彈:

爸爸,您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人嗎?其實,您是最傻的。村裡那麼多在外面工作的大學生,和您學一樣專業的很多,他們也能看到這份資料,為什麼他們都保持沉默?

因為他們知道,指出這些問題,會得罪人!他們不想讓自己在村裡生活的親人難堪!您這樣不管不顧地鬧騰,您自己倒沒什麼損失,但是想過堂弟的感受嗎?他們會被人孤立的。

事實上,您提出的問題,後續是可以補救的,比如再挖渠,或者用水泵抽水灌溉。這個項目最重大的問題在於項目的運營。

按照合同,建設好之後,會交給外面運營公司來推廣,村民每個月要交費,投放線上、線下廣告,您知道這要多少錢嗎?一個月沒有數萬塊,根本做不瞭什麼。

這就是一個持續掏錢,卻未必會有收益的項目!可是,那麼多人看明白瞭,卻沒有人說,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誰也不知道背後的是誰,不知道得罪瞭會怎樣,你怎麼就不明白呢?

他呆呆站著,聽完我說的話,突然就扔瞭手裡的筆,推開書房的門,徑直走瞭出去。我跟著他,他卻轉身進瞭自己臥室,砰一聲關上門,沒讓我進去。

我媽拿瞭鑰匙開門進去,過一會出來,跟我說,你回上海去工作吧。你爸爸生氣瞭,說不想見你瞭。

我一聽怒瞭,站在臥室門口,朝裡面就喊:

爸爸,您不要耍小孩子脾氣瞭。我是放瞭手頭的項目跑過來的,如果不能早點回去工作,公司可能會失去這個項目,300多萬呢,老板都不知道要怎麼罵我瞭。

您總不能因為自己的脾氣,讓我沒法回去安心上班吧?

房門紋絲不動,我隻好改變策略,緩和瞭語氣,求他:

爸爸,我壓力真的很大。我們公司從來沒有做過那個行業的咨詢,公司裡沒有人瞭解那個行業,我現在是一邊學習一邊出方案,如果我搞砸瞭,項目就丟瞭。

門突然打開,他穿戴整齊,手裡還提著一個旅行包,一邊往走,一邊說道:

你趕緊回去上班,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現在就回村裡,我就不信誰敢說我不是村裡人,誰敢不讓我管事。

我伸手攔他,但他氣呼呼地推開瞭我。我預感到不陪他去一趟農村,這事肯定無法瞭結,所以,隻好打電話叫來弟弟。

我弟弟倒也聰明,把他兩孩子和老婆帶來瞭,畢竟,看在孩子和媳婦都在的份上,我爸爸不會鬧得太難堪。果然,他乖乖上瞭我弟的車。

300公裡的路,大概要4個小時,弟媳在副駕駛座上打盹,我爸爸和兩個孩子坐在第三排,他們仨玩得到挺開心的,我自己坐在第二排,百無聊賴。

突然,我爸爸說道:寶寶,爺爺要是死瞭,你們會想念爺爺嗎?

這話問得瘆人,我一下子坐直瞭腰,打瞌睡中的弟媳驚醒瞭,她回頭看後排的三個人,趕緊說道:寶寶快說爺爺長命百歲!

兩個寶寶咯咯笑著說爺爺長命百歲。

我爸爸嚴肅地說道:爺爺總會死的,但是爺爺希望你們記住自己的根在哪。

我默默看瞭車內後視鏡,我弟弟也正在看,我們交換瞭下眼神,畢竟,戰鬥開始瞭,我爸要出招瞭。

果然,他說道:

我們傢族最早的祖先,是在山東,北宋年間來到南方,到你們這裡是34代人瞭。

10歲的大寶寶說道,那爸爸是第33代人 ,爺爺就是第32代人,對嗎?

我爸爸贊許地說道:

對啊,寶寶真聰明!寶寶啊,我們要去的村子,就是我們祖先生活的地方。祖先幾十代人都在那裡出生和生活,你們爸爸和姑媽是第一代離開村裡的人。他們現在都不認自己的這個故鄉瞭。

我趕緊出聲反駁:沒有不認的,認的,隻是忙,回來得少。

我弟弟也趕緊回應:怎麼可能不認故鄉呢?每年都回去祭祖的啊,寶寶你們不是也去過很多次嗎?

我和我弟成功把我爸的註意力吸引到我們身上瞭,他一手抱著一個孫子,開始批評我們:

你們就是不認!你們如果認,你們會把村裡的人當親人,你們會關心村裡的事,不會眼睜睜看著村裡有問題也不幫忙解決。

我弱弱地解釋:村裡人有自己的處理方式,我們在外面的人,參與太多不好。你自己就是例子 ,你提出那麼多建議,不是被罵慘瞭嗎?

罵就罵!我還怕人罵不成?隻要對村裡有利,怎麼罵我都行!一傢人還有打架的時候,村裡那麼多人,吵個架怎麼瞭?他怒沖沖地反駁我。

我隻好沉默,過瞭一會,他突然用一種懇請的語氣,對我說道:

女兒啊,你能不能把今天說的推廣的那些話,給村民說一遍?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知道,你如果說瞭,村民總有明白的。

還有,隻要你覺得對村民不利的東西,你一定要說出來。如果你不說,幾年後,你看到村裡花瞭錢沒有收益,你也會難受的,對不對?

我當然不想說,因為如果我也得罪人瞭,堂弟在村裡會更難,且以後我們回來掃墓都不好意思進村。我正猶豫中,我爸慢悠悠地又說道:

不管我什麼時候死,我都要落葉歸根,要和祖先安葬在一起。

我希望你們能教育好下一代,不要忘瞭根在哪裡,祖先在哪裡。

我弟弟忍不住瞭,說道:

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在高速上老說死?我們全傢都在車上,你一說死,我握方向盤的手都要抖起來。

我們隻是不讓你參與村裡的事,並不是忘瞭根在哪裡!

我爸怒氣又起來瞭:

你們一個個的,都自私自利!隻想著自己的得失,根本沒有真心幫村裡人想過後果。尤其是你,你!

他說著,一邊用力砰砰砰敲打我的椅子,努力提醒我,下面的話罵的正是我!

你!你現在怎麼就變得這麼精明自私瞭呢?你明明能看出項目有問題,就是不願意說出來,提醒一下大傢?

你現在有出息瞭,項目動不動就是300萬,開口閉口都是百萬,你知不知道你堂弟一年收入多少?

他種甘蔗,辛辛苦苦一年都在地裡,才500塊錢一噸!500都不夠你請客吃一頓飯吧?你怎麼就不能為瞭他們說幾句話?

你上學, 隻學會瞭賺錢嗎?你在外面工作這麼多年,隻學會瞭精明嗎?你怎麼就這麼沒良心瞭呢?

如果不是因為怕死,我可能就開車門跳下車瞭。這劈頭蓋臉的一頓罵,尖酸刻薄,而且是當著我兩個小侄的面罵的,他們過去對我的尊重,估計此刻已經蕩然無存瞭。

我忍不住地就哭瞭。弟媳把紙巾盒遞過來給我,她和弟弟交換瞭好幾次眼神,兩人都欲言又止。畢竟,此刻誰說話,誰就是下一個挨罵的人。

果然,我弟弟才開口說瞭一句:姐姐放下工作,從上海回來,也是想來幫忙解決問題的……

我爸爸已經截下他的話,繼續罵我們:

你姐回來,隻是為瞭阻止我回村裡。她就是擔心我回村裡出事,我出事,就得拖累你們照顧,說到底,她還是為瞭自己!

還有你,你也一樣!你們一個個的,滿腦子都是趨利避害,滑得跟泥鰍似的,讓你們講一句真話,比登天還難!

寶寶愛爺爺奶奶!寶寶愛爸爸媽媽!寶寶愛姑媽!5歲的小寶突然稚聲稚氣地說道。

車裡一片寂靜,過一會,我爸輕輕說道:你爸爸和姑媽,小時侯也這樣。現在,除瞭自己,他們什麼都不愛瞭。

除瞭自己,什麼都不愛瞭。這一句話,突然之間就把我的怒氣都趕走瞭,隻剩下羞愧。是的,我可能已經變成那種人瞭---精致利己主義者。

我想起瞭北大中文系錢理群教授說過一段話:

“我們的一些大學,包括北大,正在培養一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道,善於表演,懂得配合。”

我比對瞭一下自己,好像每一點都在說我。在職場16年,我以成功的職場人自居,不時寫一些教別人怎麼在職場升職的文章,那些文章,每一個字都在證明瞭我是個世俗、老道、善於表演的人。

隻是,過去的我,一直把這種特征當成是能力,所以孜孜不倦地教給別人。但如今被我爸一頓痛罵,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離善良和正直越來越遠瞭。

我是怎樣變成那種人的?也許大學畢業前就開始瞭。

大四的時候,我去上求職課程,學會瞭美化包裝簡歷,學會瞭出去拍職業照片,把自己打扮成職場精英的模樣,更是學會瞭怎樣說話能取悅HR,從而獲得offer。

在職場裡,我八面玲瓏,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職位和薪酬年年都在增長。如今的我,在爾虞我詐的職場遊刃有餘。

我把這一套也用在瞭傢裡。我總是對弟媳無比的好,目的是希望她善待我的爸媽;我總是無比地關心爸媽的健康,沒事就安排體檢,心裡祈禱著他們別生病。

我竟然不知道我內心究竟是擔心他們生病會受苦,還是擔心他們生病我得花時間和精力來回奔波?

如今,面對村裡明顯的問題,我隻關心如何把我爸從這事裡拉扯出來,然後趕緊回去上班,對於村民的利益完全不放在心上。

多年來,不管面對什麼事,我心裡惦記的隻有一句話:以法律為準繩,以道德為基礎。

隻要不觸碰法律,不違背道德標準,我就沒有任何顧忌。開除員工幹凈利落,對客戶撒謊頭頭是道毫不臉紅。

我爸罵得對,我是精明又自私的人。一切,隻以自己的利益為導向。這一頓罵,確實把我罵醒瞭。

那一天回村後,我們先去瞭堂弟傢,把老人孩子放下,然後我和弟弟倆人去找瞭村長、旅遊項目負責人和群主。

我把那些文件打開,一一指出問題所在,請求他們重新考慮這個項目的可行性,並請他們把在外地讀書、生活的村裡人,單獨拉一個群,要求大傢必須在群裡暢所欲言。

最後,大傢認為我爸爸的擔心是對的,也認為我提出的問題是嚴重的,旅遊項目暫時擱淺。後話是:隔壁村莊繼續推進瞭,但是由於項目沒有建成就爛尾瞭。

當天,處理完村裡的事,我借瞭弟弟的手機,給我那300萬項目的客戶發瞭匿名信息,告訴他說,我們公司在他們那個行業並不專業,希望他們不要考慮我們公司。

此外,我還把同行裡,做他們那個領域最好的兩傢公司名字告訴瞭他們,建議他們去聯系看看。

我知道自己的做法違背職業道德瞭,因為損害瞭公司的利益。可是,那傢打算掏300萬做咨詢的企業,經營狀態很不好,如果倒閉,600多名員工可能要失業瞭。

所以,這個項目對於公司和我來說,隻是進入新領域練手用,做得好不好,都隻是經歷而已,但是對於那600人來說,那是生存的希望。

我無法讓自己變回天真無邪的模樣,我更沒法像爸爸一樣保有赤子之心,但至少我希望自己的道德標準能再高一些吧。

那天回城的路上,爸爸很高興,他說:

我這一輩子,努力工作,對得起單位,對得起郭傢。

你們奶奶還在世的時候,隻要她願意來,我都會立即接來城裡,她不願意來的時候,我也常常去探望。算是盡孝瞭。

我有40多年的工齡,賺的每一分錢都給你媽用在傢裡,我也對得起我們傢。如今退休,又幫你們帶大孩子,我也對得起你們小傢。

這麼多年來,村裡每次募捐我都掏錢,修路修學校拉路燈,每次有生病的人籌錢,我都捐瞭!現在,我又帶你們幫村裡做事,算是把村裡的關系轉交給你們瞭,我死也瞑目瞭!

我不禁豎起大拇指,表揚他:您太厲害瞭!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您都做得非常好瞭!

他卻不贊同,說道:我說的這些事情都是表象!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是永遠保持正直、善良和勇敢。

我仔細想瞭一下,覺得他確實說得很對。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就是這三點瞭,它們之間是相輔相成的。

正直讓人永遠公正坦率,不遮不掩;善良是心地純潔,能為他人著想;而不管是正直還是善良,都需要有勇敢做支撐,懦弱的人,不敢伸張正義、不敢為弱者發聲,是無法保住正直和善良的。

隻是,在各種“情商”、“職場攻略”滿天飛的年代,滿目都是教人如何趨利避害、如何保持中庸、如何讓自己在職場步步高升的字句,在這種厚-黑-學的熏陶之下,我們該如何保持正直、善良和勇敢呢?

在升職、提薪和其他利益面前,如果堅守正直、善良和勇敢,會損害自己的利益,那還堅守嗎?

比如,一個做優化的工程師,稍微動個手腳,跑個軟件做些流量,數據就會變成好看,然後就能升職和提薪,做還是不做?

比如,設計師違心贊美客戶的要求,就能拿到訂單,獎金滾滾來,贊美還是不贊美呢?

再比如,明知道同事被領導冤枉瞭,且你有證據,如果替同事發聲,就可以令同事免受懲罰,但是你會得罪領導,可能從此和升職無關,做還是不做?

許多人給的答案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但其實,“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一個錯誤的答案。因為現在的時代,是打造個人IP的時代。

每個人都是產品,把自己當成這輩子最好的產品去打造。個人品牌就是最好的護城河,一旦打造出來,很難被復制和超越。


為什麼要講品牌?因為現在不再是稀缺的時代瞭。當市場上商品不足的時候,隻要你能生產出東西來,都能賣得出去,都能掙到錢。

但如今是賣方市場,也就是說,市場上同類商品泛濫,這時候,當某種商品有良好的聲譽,品牌價值就體現出來瞭。

人也是一樣的!在增量經濟時代,或許個人 ip 的價值還沒有完全展現,但是在現在這個存量經濟的時代,品牌價值就會體現出來。

簡單說,從前專業人才稀缺,隻要有個專業,就很容易找到工作過。可如今,每年有幾百萬、上千萬的大學畢業生,專業人才遍地都是,這時候PK的就是個人的“品牌”瞭。

那個人品牌包含什麼呢?除瞭學歷背景、工作精力和專業能力,剩下的就是正直、善良和勇敢這些寶貴的品質瞭。當一個人在某個行業裡,有“為人正直 、善良,勇敢,且專業”的美譽時,想要聘請他的企業就會絡繹不絕。

而如果一個人,他是個狡猾奸詐、陰險惡毒、膽小懦弱的人,那他基本上是找不著重要崗位工作的。因為用人單位現在都會做背調。

背調的范圍包括但不限於上傢公司的上司、HR、同事、客戶等人,以及友圈、某博等社交平臺發言。

曾經,有個人就因為轉發並贊美虐貓的內容,從而被HR和上司認為有反人類傾向,不善良、沒有愛心,試用期沒用通過。

不要再說互聯網是沒有記憶的,事實上,互聯網什麼都存著。如果一個人在社交平臺表現出各種劣質的品質,用人單位看到瞭是不會錄取的。

除瞭網絡,還有現實中的同事、朋友、同學、甚至是傢人,這些人心裡都有桿秤,如果一個人給大傢的印象是不負責任,那麼,重要的機會就不會給他。

從上面的案例來講,違心的贊美客戶,雖然獲得客戶一時的訂單,但是隨著客戶信息量的增加,他終有一天會發現你的贊美是沒有眼光的、或者是虛偽的,那麼,你和這個客戶就不會再有機會合作瞭。

同樣,一個給網站引流的工程師,如果用軟件做流量,這些流量是不會帶來成交的,久而久之,老板會因為引流不精準,從而對這個工程師進行降職處罰或者開除。

至於同事被冤枉,自己明明能幫卻不幫的,等你下次有難,同事會幫你嗎?為虎作倀的結果,往往是把自己送入虎口而已。

所以說,為瞭一時利益放棄善良的,往往是損失大於收獲。無論是男人的一生,還是女人的一生,善良、正直、勇敢這些品質都是最重要的,希望大傢都能做善良且正直的人,並有足夠的勇氣去維護它們。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