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軍事 > 正文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這個問題老梁來回答。

合適嗎?俺就呵呵瞭。就這事擱小鬼子的身上,您千萬別拿那博愛主義說事,他們壓根就配不上。

小鬼子自己個做的缺德事還少嗎?別的不說,就說咱大華夏,那萬人坑還少嗎?

小的時候,俺傢附近就有一個,後洞裡邊的骨頭都化成瞭黃面面,前洞裡的骨頭那真真的是一層落著一層,隔著一層玻璃您都能感覺到透著骨頭縫裡的冷。

這些骨頭男的女的俺看不出來,但兩巴掌大的嬰兒骸骨被媽媽抱在懷裡的骨頭那是深深刻在俺的腦子裡,俺都不知道這對母子,坐在死人堆裡是咋把自己個熬死的,請記住是熬死的,媽媽就是那麼背靠著山洞,坐著,坐在屍體上,化成骷髏的手都沒有舍的把孩子放下。

所以就題主你說的這事俺覺的合適。您也別根俺講啥大道理,俺就是一沒啥文化的老百姓,啥一衣帶水的,俺更喜歡他那破島子沉到大海裡邊去遊泳,省的天天跑電視上給俺堵心。就安培那賠錢貨天天的沒事跑他們傢哪神廁整事,天天的撩撥你的神經,毛病!

好瞭,這話越扯就越遠瞭,咱拉回話頭接著聊。

那麼美國佬之所以這麼幹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那是因為他們恨,恨這幫子那短腿的矮騾子小鬼子恨到瞭心尖上。

別的不說,就說巴丹死亡行軍。

當年麥克阿瑟吹牛皮,吹的震天響,結果被小鬼子抄瞭後路,一傢夥就給整啞巴瞭,自己個跑路瞭,把個爛攤子丟給瞭溫萊特。

而溫萊特打到瞭彈盡糧絕,投降瞭。事後證明這是一步臭棋,臭到傢瞭。

因為投降的戰俘多大九萬多,結果能夠幸運的參加巴丹行軍的隻有七萬多。

您要問這數不對,人那去瞭?俺那知道啊,你問問當時的小鬼子,他一準拿那三八大蓋捅你。

後來這七萬多人,走瞭一百公裡的路,能活下來的就五萬四千人。那人哪去瞭?

俺給你舉幾個例子。

說有一個叫漢克的人,也不知道走瞭多久,腳底打滑,呱唧滑到瞭,就在他想爬起來的時候,小鬼子那刺刀可就到瞭,照著他的背部就捅瞭四五刀。

就小鬼子下刀時候的兇橫樣,就像是漢克宰瞭他爹媽一樣,恨不得當時就捅死他。

結果漢克還是爬起來瞭掙紮著回到瞭隊伍裡,但最後還是因為失血過多倒下瞭,跟著小鬼子就不客氣,一顆子彈直接打穿瞭他的頭顱,像拉死豬一樣把他拉出瞭隊伍扔到瞭一邊,臨瞭在朝他的屍體吐上幾口吐沫。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就這種事,在這一百公裡的路上每時每刻都在發生,因為小鬼子他們的長官已經發話瞭,不能走到終點的戰俘,幹掉就完事瞭。

所以小鬼子們為瞭尋開心,食物和水壓根就不在他們提供列表裡。

當戰俘提出要喝水,他們回敬的是刺刀和子彈。要知道巴丹島上的泉水和自流井老鼻子多瞭,那也是不允許的。

直到戰俘們,實在是撐不住瞭,要求在一個水潭裡喝水,而那個水潭裡的水都長綠毛瞭,吐泡沫,蒼蠅蚊子那叫個群魔亂舞。

小鬼子居然很奇怪戰俘為什麼要喝水,於是同意他們喝那水潭裡的水。

好吧,當時讀到這裡的時候,俺也覺得很奇怪,小鬼子為嘛奇怪戰俘要喝水,還不是被你們逼的嗎?這腦子裡得缺瞭多少弦,才能問出這麼個問題。

當時六個人跑著去喝水,畢竟他們已經好幾天沒有喝到水瞭,就在六個人差那麼幾米到達水潭的時候,小鬼子的槍響瞭。

也許這幫矮騾子小鬼子僅僅是想在枯燥的任務中找點樂子,六個人每人被打瞭好幾槍才被打死。

而留在空氣中的,隻是那幫子小鬼子毛驢一樣的笑聲。

這樣的事比比皆是。當小鬼子真的要你喝水瞭,還有拿著三八大蓋的矮騾子蹲在一旁瞅,如果讓他瞅的不開心,你低頭喝水的時候,冷不丁就一刀子,其他人接著喝。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當然這還算是輕的,如果戰俘一不下心生病瞭,小鬼子直接挖個坑,把這生病的戰俘活埋。

當然,在他們想要娛樂一把的時候,他們還會隨便拉出一個戰俘,讓他跪在地上,接著他們的指揮官開始表演他們高超的斬首術。接著在小鬼子興高采烈的滿足中繼續走路。

當然就算他們到達瞭目的地,兩個月後這裡邊又死去瞭二萬六千多名戰俘。

作為他們的首領投降的溫萊特將軍,也沒啥好果子,隨便一個普通的士兵都可以按住他的腦袋狠狠的揍他一頓,大耳光子糊完,就是大拳頭。

您要問原因,就因為對方看他不爽。這事就在溫萊特將軍的回憶錄中有記載,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瞅一下。

還有,美國總統老佈什,那也是參加過二戰的主,他和他的戰友去轟炸小鬼子,回來的時候飛機被小鬼子弄下來瞭。

老佈什知道小鬼子的德性,玩命的想要遠離有小鬼子的破島,就算是遊泳被海水淹死也在所不惜,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因為他那些個被小鬼子俘虜的戰友被小鬼子早早的開膛破肚下鍋吃掉瞭。每次說起這事,老佈什都要哭一通。

所以小鬼子您現在瞅著,沒事見瞭面給你鞠一躬,那都是表面一回事,骨子裡裝的是另外一回事,當不得真。

美國佬不恨這小鬼子那才叫見瞭大頭鬼瞭。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所以美國佬幹脆就來瞭個以暴制暴,把小鬼子的頭顱給剁下來,插在木頭桿子上,掛在坦克的前邊,後來這事幾乎就形成瞭一個時尚。

有創意的美國佬把小鬼子的牙扣下來,腿骨拽下來,稍加修飾,這就當做戰爭紀念品出售,您還別說居然一大幫子人購買。後來還有人直接把小鬼子的頭顱整成瞭尿壺。

發展到最後,有人直接把小鬼子的頭顱放湯鍋裡熬湯喝。

美國佬的上層對這事表示反對,還寫瞭法律,但這法律到瞭地頭上就失效瞭,沒人當回事,也沒人受到法律的懲罰。

有一個玩大瞭的美國士兵,居然給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寄去瞭一支手掌做成的紀念品。

羅斯福能咋樣呢?表示感謝之後,就把這手給葬瞭。

所以啊,這也就直接導致小鬼子從太平洋的島子上回收他們那矮騾子的過程中,得到的有一大半都是沒有腦瓜蛋的鬼子。

這種仇恨已經刻到瞭骨子裡瞭,所以當美國佬接受小鬼子那破島,準備讓他們投降的時候,這些個在太平洋上和小鬼子打生打死的老夥計並沒有參與到入駐小鬼子破島的權利,去的是一幫子從美國國內新招募的新兵蛋子。

記住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每一個恨意他都是有源頭的。

最後在說一遍,極度舒適!

好瞭,今天就寫到這裡,喜歡的朋友加個關註,順手點個贊呦!


更多觀點: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二戰期間美軍士兵將擊斃的日軍頭顱割下,通過煮爛、浸泡防腐劑當中、再晾幹...當成戰利品收藏或者是送人,這個事情確實是有,而且不是個案,甚至《生活周刊》還對此事進行過專門調查。

美軍將敵人的頭顱割下收藏是一個惡趣!早在白種人進入到被美洲大陸就開始瞭,由於“盎格魯.撒克遜人”、“日耳曼人”、“西班牙人”...貴族都喜歡狩獵,並且有將獵殺動物的頭顱制成標本的習慣...他們到達北美大陸之後開始獵殺“印第安人”,然後就將印第安人的頭顱(頭皮)割下之後當成標本保存。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這種殘忍的惡趣味將大量的印第安人屠殺!非常之血腥,直到美國建國之後才被禁止...但是,這個惡趣已經根深蒂固瞭的留存瞭下來...可問題是這些白人從去割白種人的頭顱,在他們的眼中隻有白種人是人,其他種族隻是一種動物罷瞭!沒有任何憐憫之心。

到瞭第二次世界大戰,種族思想仍舊有很深的殘餘,美軍對待德國戰俘和日本戰俘的態度上是有區別的,對待德國戰俘,隻要不是最大惡極的黨衛軍,德國國防軍還是能獲得美軍的部分尊重;但是對待日本戰俘可就不一樣瞭,從現在駐日美軍的種種不良行為,就可以想象到戰爭期間所發生的事情,美國人思想深處是瞧不起日本人的,認為他們隻不過是“黃色猴子????”罷瞭...珍珠港事件使美國人的輕蔑變成瞭仇恨!所以,出現前面所說的那個惡趣味兒也就不足為奇瞭!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但是從戰爭心理學角度分析,部分美軍這樣做
似乎又不違反道義,日寇在亞洲–太平洋戰場上的所作所為更是令人發指!甚至將英美澳戰俘斬殺後,掏出內臟煮熟吃下這種反人類行為!並且這種事情發生過多起(甚至傳聞:山下奉文就吃個英美戰俘)...如果從正義的“以暴制暴”方式來解釋,美軍割日本人的頭顱制成標本也沒啥錯。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圖片上這位“帥小夥”名字叫:喬治.赫伯陽.佈什,也就是“老佈什總統”,他在太平洋戰爭中是艦載機飛行員,一次在轟炸“父島”(塞班島和硫磺島之間的一個小島)時被日軍的地面炮火擊落,機組成員其他人或是當場死亡或是被日軍俘虜,隻有他傘降時離父島很遠被美軍潛艇救走...後來得知,先前就有幾名美軍飛行員被俘後成瞭日軍的“口中餐”...食同類是野獸所為!人類為瞭利益相互殘殺也就罷瞭,還把人生剝活吞瞭,實在是難用文明和理智去理解。

也正是日軍的這種獸行,讓美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美軍基層軍官對普通士兵把日軍頭顱當成戰利品的行為聽之任之,高級將領則不聞不問。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圖片上這位美女叫娜塔莉.妮可森,她是鳳凰城的一個戰時工人,正在給海軍服役(陸戰隊)的男友寫信,感謝他寄給自己的日本兵骷髏,那是他男友在新幾內亞作戰時的戰利品。

戰爭的本質就是殺戮,在和平年代不論是誰,將人的頭顱當成戰利品都是極其嚴重的犯罪行為!因為人類已經進入到較高層次的文明、法制階段,但是去瞭戰場面對曾經殺害自己同胞的敵人,憤慨已經超過瞭理智!將敵人的頭顱割下也算是出瞭一口惡氣!這在美國人眼裡這不算是犯法行為,甚至暗中鼓勵,可以增強凝聚力...。


更多觀點: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將日軍的骷髏頭掛在坦克上,這看似殘忍,但是在太平洋戰爭中卻非常常見。

我們在翻閱二戰太平洋戰場的老照片時,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照片,美軍士兵把玩著日軍戰死者的骷髏頭。這種情況在太平洋戰場上是非常常見的,美軍士兵流行將日軍戰士者的屍骨作為紀念品收藏,甚至帶回國內。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1942年,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爆發,這是美軍與日軍在陸地上進行的第一次大規模較量(之前日軍攻占菲律賓戰役不算)。在殘酷的戰鬥中,有大量日軍士兵被擊斃,其遺體暴屍野外,許多美軍士兵便搜尋日軍的屍體作為紀念品,甚至還會割下日軍的耳朵曬幹帶走。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美軍的這種野蠻行為是有歷史淵源的:美國建國之後,便與印第安人展開瞭長期而殘忍的戰爭。在此期間,許多美國人以獵殺印第安人為職業,他們會割下印第安人的頭皮,甚至是腦袋作為紀念品。這種以敵人身體作為紀念品的傳統便深深地留在瞭美國人的文化之中。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初期,日軍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太平洋戰爭爆發初期,日軍對於英美戰俘的殘忍更是深深地刺激瞭美軍士兵,再加上美國人並不把日本人當人看,因此並不給敵人以尊重。

在傳統和現實的作用之下,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就開始流行將日軍屍體,特別是骷髏作為紀念品進行收藏的熱潮。

事實上,美軍高層曾經明令禁止將敵人的屍體作為紀念品,違者將送交軍事法庭,但是這項禁令並沒有得到執行。給這種流行推波助瀾的則是美國國內的媒體,1943年出版的《時代》雜志上就刊登瞭一幅掛著幾個日軍腦袋的美軍坦克,一些美國媒體甚至還講解如何處理日軍頭顱制成骷髏。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下面這幅有名的照片是一名在太平洋戰場作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寄給國內女友的特殊禮物,骷髏上面有16名戰友簽名,而這個日軍骷髏頭的名字叫做“東條”。女孩正在寫信感謝男友寄來的特別禮物。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其實就連二戰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也曾經收到過用戰死日軍士兵手掌制成的紀念品,他感謝之後就把手掌安葬瞭。

收集日軍屍體,特別是頭顱作為紀念品的是如此的流行,以至於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從海外(特別是馬裡亞納群島)遷回戰死者遺骨的時候,竟然有超過一半的遺骸沒有腦袋。

盡管我們痛恨日本帝國主義以及像野獸一樣的日軍士兵,但是將他們的頭顱制成骷髏作為紀念品並不合適,這是對於死者的不敬(美國人不把日本人當人看)。作為普通士兵和人類,每一個在戰爭中死去的人都應該得到基本的尊重與安葬。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美軍將日軍人頭吊在坦克上面,真的很合適嗎?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