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社會 > 正文

七十年代農村高中畢業的人,後來都幹瞭什麼工作,現狀如何?

我也是七五年的高中畢業生,所讀學校那時候叫農業中學,說學校其實也就是農村中的幾間草房子,門口有塊空地就是操場的那種,老師是各地方七拼八湊來的,正規教師就一兩個人。

雖說是高中畢業,也就是讀瞭九年半書,小學五年半,初中二年,高中二年。高中畢業沒有地方去瞭,隻有回傢務農。人傢有頭緒的傢長有將孩子送進工廠的,送進供銷社的,做赤腳醫生的,民辦教師的。

隻有我們這些沒有頭緒的孩子,一頭紮在農村,一幹就是幾十年。也許是我們那個年代的人,沒有大的追求,很容易滿足,雖然是在農村,小日子過得去就算瞭。

現在回頭看看後悔瞭,當初人傢有工作的,現在都有老保,每個月雷打不動的都有好幾千進帳。當初在傢老老實實種地的什麼都沒有,將來還得靠子女來養老。這就是區別,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不可能都是一樣,一萬年以後,還會是這樣,凡事都要想開點,辛辛苦苦一輩子,輕輕松松也是一輩子。


更多觀點:

上世紀七十年代農村高中畢業生,可以說七七年之前由於沒有考大學的任務,畢業後回原籍自然而然就上瞭當人民公社的社員,靠出勤爭工分吃飯。少數人應征入伍,還有少部分當瞭鄉村民辦教師。極少數人地方政府部門有關系的進社辦企業當瞭工人。

這部分農村高中畢業生還有一部分在恢復高考後的前幾年,有不少人考上瞭大中專院校,成為瞭改革開放後各行各業的骨幹力量,甚至還有成辦行業中的翹楚或領軍人物。

本博是七五年高中畢,兩年制高中實際上瞭一年學,那一年多時間幾乎都用在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和開荒種地上面,根本就沒有學到多少知識。後來參加高考也是臨時抱佛腳,名曰復習,實際上也是從基礎課突擊補起,考上者並非就是同齡人中的嬌嬌者,而落榜生當中也不乏當初學習成績很不錯的人。

上世紀七十年代高中招收新生,為瞭與大學招生政策上保持一致,也是采取推薦的方法。也就是初中畢業不用考試,由校方與大隊領導共同參與,按照上級所分配的名額推薦給高中學校。能夠上高中的學生並非就是學習成績優秀的,而沒有上高中的學生也不乏學習成績好的人。

即使上瞭高中的人,最終結局仍然是絕大部分回到傢鄉當一位地球修理工。這部分所謂的回鄉知識青年,除瞭極少數後來參加高考被大中專學校所錄取,現在有為數不多的養老金,也算是生活有瞭保障,還有就是當民辦教師後來轉正,現在也是如此。而大多數人還是以種地為生。本博上高中時的同學當中當民辦教師的人還是不少的,現在都已退休幫助傢人仍然奮戰在廣闊天地裡。

城鄉二元結構的行政管理辦法,人為設置的籬笆墻阻擋瞭城鄉之間人們的自由交流,使得不少受過教育的農村人,尤其是七十年代所畢業的高中畢業生,其命運猶如路遙筆下的高嘉林,務農心有不甘,進城又遭遇坎坷,就是個人的婚戀也是高不成低難就,最終結局也是無可奈何跟著感覺走。

時代發展的速度達到瞭前所未有的狀況,改革開放以來,就是在農村務農的這批上世紀七十年代所畢業的高中生,盡管付出瞭艱辛和汗水,畢竟不少人的下一代趕上瞭時代前進的高速火車,讓其父輩這代人也算是小禿長個臉面胡,屈處有補。

總之,就是七十年代末農村畢業的高中生,現在也到瞭花甲之年,若繼續呆在農村也就成為瞭所謂的空巢老人,這也是普遍的社會現象。大的社會背景下無論城鄉,七十年代所畢業的高中生按照年齡推算,基本上已經退出瞭社會舞臺,到瞭怡養天年的時候。(原創於:2021/12/19)


更多觀點:

我是七二年高中畢業,就談談我們這個班的情況班。

我們這個班一共五十二個人,當時畢業的時候正處於文華大革命中期,大學招生隻能靠推薦,還要有關系,所以有關系的一畢業沒幾天就被推薦去上中專,一個上師范,一個上衛校,還有一個是上的農業學校,還有一個是我們班的班長,他更是根正苗紅,一畢業就到公社的工作組工作,進駐村,後來留在公社做團委書記,再後來成為公務員,其他人回傢種田。

後來我們公社辦瞭三傢鎮辦廠,因為進廠要通過公社這一頭招工,這時隻要有點關系的都被招進廠,沒關系的繼續種田。有少數進不瞭廠的就去學手藝,做瓦匠木匠。在回大隊做農民後,有的同學逐漸被提拔上來當幹部,還有的同學去當兵去瞭。後來鎮辦廠有兩個廠倒閉,進廠的這部分同學也就改行學手藝的學手藝,有人脈有資金的,自己去辦廠,還有的回傢自己種田或外出做小買賣。有的去其他廠做工人。

我們這一屆的高中畢業生是由三年的小學畢業生組合而成的,年齡大的比年齡小的相差五到六歲,所以大部分人到七八年都已經結婚生子,又不是老三屆的高中畢業生,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沒資格參加高考。我們這個班隻有幾個人參加高考,一個考上南京師范大學,一個考上中考,我是七五年到學校做代課教師,七九年成為民辦教師,八零年民辦教師可以考師范,考上師范的。後來國傢有瞭頂替的政策,有幾個同學頂替父母的工作,成瞭吃國傢飯的人。

我們這個班的同學,有四個自己辦廠,兩個是企業副總,,四個做老師,其中一個是南師大的教授。一個是農業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兩個當兵退伍後都成為公職人員。兩個醫生,三個公務員,一個做小買賣,兩個是村官,一個是馬鞍山一傢企業幹部,有四個是木瓦匠。其他就是鎮辦廠,村辦廠或私人企業的工人,隻有兩個人是在傢種田,還有三個人過世。

我們這個班的同學有百分之六十的人的子女考上大學,接近百分之八十的人在城裡有房,大傢現在都是爺爺奶奶級的人,有一大半的人在傢接送孩子上學,隻有少數的人繼續在工作。同學們的晚年生活過得都挺好的。

從我們班的情況來看,七十年代的高中生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比較幸福。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