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育兒 > 正文

最尷尬能有多尷尬?

我25歲那年,有一天突然感覺蛋蛋疼,然後就馬上去醫院檢查瞭。

到瞭醫院,秘尿科的醫生正好是個男醫生,他就讓我把褲子脫瞭,然後用手把我的蛋捏瞭幾下,就給我開瞭個B超單子,讓我去二樓拍個B超,我提起褲子屁顛屁顛的就去瞭。

到瞭B超室,突然感覺不對勁,做B超的地兒一般都是女患者比較多,我隻好坐在一群大媽中間默默的玩手機。盡量不去聽那些大媽用她們的金嗓子交流什麼,“卵巢”“子宮”“月經”之類的啥事都有,弄得我別扭的不行。

終於排到我瞭,我走進B超室,看見那就是個普普通通的B超床和設備,但是裡面的醫生是三個女的,我呆住瞭,怎麼都是三個女醫生呢。

醫院的人手這麼不足嗎,他們中間有一個歲數大的,另外兩個看起來像是實習生,看樣子超不過二十三四歲,和我年齡差不多,太尷尬瞭。

三個人齊刷刷的盯著我,我也稍微的愣瞭一下,可能她們也沒想到會有個年輕小夥子來做B超,畢竟外面的病人都是女性或者老大爺。

畢竟她們見得多瞭,立馬就恢復職業態度,讓我躺床上,拿起我的病歷開始讀檢查項目,我聽他們小聲地說是做生殖器的,然後那個女醫生讓我脫褲子,我很不情願在她們的註視下的把皮帶脫瞭。

醫生說內褲也要脫麻利點,我們什麼沒見過呀。我憋足勇氣把內褲刷的一下就脫瞭,在三個陌生人面前,當時我的那個心情啊,真是沒辦法形容。

於是我躺平瞭,羞恥心已經無所謂瞭,隨便弄吧!接下來就是常規的塗潤滑劑,儀器貼著蛋蛋開始檢查,我看著房頂天花板,心裡默默祈禱快點結束。

幾分鐘後檢查終於結束,我以迅雷掩耳之勢穿上衣服,然後趕緊拿起報告單,跑到醫生那裡看結果。

醫生看瞭B超後,說沒多大問題就是睪丸炎加精囊炎,給開瞭一些藥,說以後註意著點就行瞭。

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尷尬的時刻瞭。


更多觀點:

事情已過去很多年,那時我剛認識的女朋友來我這裡玩,深夜生理期來瞭,沒有姨媽巾。那時住郊區方圓幾十裡隻有一個超市且打烊瞭。

我問她衛生紙能不能代替,她說不行,我躊躇瞭一會兒對她說讓她等我一下,隨後我關好門,紅著臉一個個敲隔壁宿舍門,有的沒開門,小聲的邊抱歉邊說借姨媽巾,拿到後邊道謝邊說明早還,並快速送回去。那時候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可是這件事誰也不能代替我去做,那一夜仿佛長大瞭許多。一大早我去食堂給她帶早餐,回到超市買瞭日用夜用的ABC,超市阿姨用一個黑色袋子幫我包裝好,還說我貼心,隨後我照顧好女朋友就送她回去瞭,我要努力賺錢養她。

最尷尬能有多尷尬?最尷尬能有多尷尬?最尷尬能有多尷尬?


更多觀點:

以前在企業上班時,我和老公去我同事傢串門,卻無意中窺探瞭人傢的隱私,非常尷尬,以至於,以後再見到我同事兩口子時,都躲得遠遠的。

那時我在車間裡上班,三班倒,因為那時分到工廠裡的大學生不多,我們車間就隻有我和另外一個女同事是大學生,所以,我們倆有得比較近,關系也比較好。

那個女同事叫孫小紅,比我早進廠幾年,算前輩瞭。

孫小紅的性格是那種特別斤斤計較的,不能吃一點虧,而且特別有主意,每次我和她一起幹活時,她都不著急,都是先休息,然後等快到時間瞭,再著急麻慌的幹。

而我是個急性子,就想著把活兒幹完再休息。因為這個事兒,我倆沒少挨領導說。

有一天,又該我倆幹活瞭,那時活兒已經快堆成山瞭,我很著急,可是孫小紅就是不幹,恰巧趕上那天,車間主任來車間巡查,就把我倆批評瞭一頓。

批評我倆的時候,我沒有吱聲,可是孫小紅不願意瞭,就和車間主任吵起來瞭。說車間主任欺軟怕硬,還說車間主任p也不是,就會裝牛x,還真拿自己當棵蔥瞭。

把車間主任氣壞瞭,就指著孫小紅說,能幹就幹,不能幹就回傢去!

那天,把孫小紅也氣哭瞭。

晚上,吃完晚飯,我就和老公說,想去孫小紅傢待會兒,勸勸她別再生氣瞭,想安慰她幾句。

因為我們都在單位的傢屬樓裡住,在同一小區,離得也不遠,所以,老公說也和我一起去。

到瞭孫小紅傢門口,敲門後,是孫小紅的老公給我們開的門,孫小紅的老公也在我們廠工作,隻不過他是後勤人員。

開門後,孫小紅的老公說,孫小紅正在洗澡,讓我們在客廳裡先等會兒,然後他又到浴室門口告訴孫小紅,說我們來瞭。隨後又很熱情地拿水果讓我們吃。

然後,我們就和孫小紅的老公邊聊天,邊等著孫小紅,就說起瞭白天在車間裡發生的事兒。

我們正聊得熱鬧,一會兒就看見孫小紅洗完澡一絲不掛的直接就從浴室裡出來瞭,頭發濕漉漉的。

她看見我老公也坐在客廳裡,大喊瞭一聲“媽呀”,就趕緊跑到臥室去瞭。

我和老公看到這一幕,都驚呆瞭,尷尬得不行,我們誰也沒想到,她居然會從浴室直接出來,哪怕穿件睡衣也行啊!

我就納悶瞭,即使我自己在客廳,出於禮貌,她也不能就這麼直接跑出來吧!真不知道她當時是怎麼想的,難道是習慣?

但是,我們又不能直接就回傢,這時,孫小紅穿完衣服,從臥室裡出來瞭,大傢心照不宣的都當作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又聊瞭幾句白天車間吵架的事。

不一會兒,孫小紅的老公說有事兒出去一下,我心裡明白,他肯定是因為剛才發生的事心裡不舒服瞭,感覺很沒面子,畢竟他也沒想到自己的媳婦居然那樣就從浴室出來。

我和老公也非常尷尬,天也聊不下去瞭,就找瞭個借口,也回傢瞭。

寫在最後:

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尷尬的事,以後再見到我同事兩口子時,雖然表面上還和以前一樣,但是心裡還是挺不舒服的。感覺窺探瞭別人傢的秘密。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