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國際 > 正文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近兩年來,歐洲小國比利時的國傢足球隊迅速崛起,牢牢地占據瞭國際足聯排名榜第一的位置,那為什麼從來沒有看到比利時將天賦兌換成大賽成績呢?

  原因很簡單,內耗!在世界足壇有兩隻國傢隊經常發生內訌,一個是鬱金香荷蘭隊,另一個就是比利時隊。荷蘭隊內訌主要原因還是國內阿賈克斯系和埃因霍溫系派系之爭,而比利時內耗就復雜得多,這其中包含著深層次的歷史與文化原因。

  比利時的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它的首都佈魯塞爾,被稱為歐洲的心臟。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它夾在德國與法國兩大歐陸強國之間,誰控制瞭比利時,誰就擁有瞭向對方腹地挺進的橋頭堡,當年納粹德國的進攻法國的閃擊戰,就是從比利時發起的,德國人的裝甲洪流從比利時和盧森堡交界的阿登山區,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瞭法國,打的法國人隻能動用自己的天賦技能投降,延續瞭沒有人能在法國投降之前攻進巴黎的光榮。

  正是因為如此,在歷史上,比利時長期被荷蘭以及法國統治,這兩國的宗教文化語言對比利時影響很深,這也使得比利時這個彈丸小國被分成瞭三個地區,北部靠近荷蘭的弗拉芒地區,使用的語言是弗拉芒語,這種語言十分接近荷蘭語,就像上海話和蘇州話一樣,雖然有所區別,但是大傢都能聽懂。南部則是靠近法國的瓦隆區,那裡使用瓦隆語,這種語言和法語的差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在佈魯塞爾地區則是雙語區。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比利時人沒有自己的比利時語,他們國傢的現狀就是一半人操著法語另一半人說著荷蘭語,語言上的不同,使得同一個國傢的人見面有時不得不借助英語進行溝通。這種情況使得國傢的認同感變得很低。

  而且在歐洲,法語是貴族的語言,連遠在東方的俄羅斯宮廷都使用法語,瓦隆人因此就有瞭一種先天的優越感,再加上瓦隆人控制區經濟比較發達,所以他們從內心是看不起弗拉芒人的。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靠近荷蘭的弗拉芒人背靠大海,借著全球一體化的東風,賺到瞭大錢,經濟上蹭蹭的如同坐火箭一般的飛升,於是乎弗拉芒人就把當年受到的瓦隆人的歧視和白眼連本帶利的還給瞭對方。可以說弗拉芒人看不上瓦隆人的都成跪族瞭還擺出舊貴族派頭,瓦隆人看不慣弗拉芒人那種暴發戶氣質。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雙方之間的這種鄙視與不對付滲透到瞭比利時的各行各業,作為集體運動的足球,自然也受到瞭波及,這就是為什麼天才輩出的比利時隊始終沒有辦法獲得任何一項重大錦標的原因。

  當然比利時政府對此也是瞭然於胸,為瞭平衡雙方利益,比利時政府可以說是費盡瞭心機,除瞭國王和首相之外,其他的政府席位都要考慮到平衡,不僅如此,面對全國的廣播,電視等必須用兩種語言執行,甚至更誇張的是比利時的國歌都存在三個版本,一個是弗拉芒語版,一個是瓦隆版本,還有一個是德文版本。

所以和其他國傢球員高唱國歌時的整齊劃一不同,比利時球員唱國歌時很有可能出現兩個甚至三個聲部,在同一旋律下,用著不同的語言詮釋國歌。隻是這樣的如同走鋼絲一樣搞平衡,真的有效嗎?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答案是否定的,弗拉芒人的領導人就曾經公開表示:“世界杯足球賽英國人可以分為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士,那問什麼比利時不能分成弗拉芒以及瓦隆參賽呢?”我很想知道聽到這句話後比利時當傢前鋒、來自非洲的小魔獸盧卡庫心理陰影有多大!而作為瓦隆人的領導之一的勞倫特也曾經對媒體放出狠話;“我已經看到瞭比利時這個國傢的盡頭。”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所以別看比利時這個國傢並不大,內部的矛盾可真心不少,這個國傢如果分裂,請大傢不要驚奇,這真心太正常瞭,兩個三觀不合的人強行生活在一起那才是悲劇呢。

  

  


更多觀點:

國傢分不分裂,跟國傢大小沒有太必然的關系。美國、印尼是大國,可境內沒人鬧分裂。格魯吉亞可是個標準的小國 ,人口還不到比利時的一半,可是格魯吉亞卻有兩個地方鬧獨立瞭,南奧塞梯已經獨立出去瞭,阿佈哈茲也鬧得很兇,差點獨立出去。

所以說分裂不分裂,跟國傢大小不成正比。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比利時從人口和面積上來說是個小國,但是從人口、語言、文化和宗教信仰上來說,它又是個“大”國。有點像我們說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意思。

比利時可以說是歐洲歷史的見證者,也可以說的歐洲歷史進程的活化石,不管是地理位置和文化遺產中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歐洲發展的的足跡,觸摸到各個時期政治力量的興亡。

由於地理位置重要,比利時像一個大舞臺,歐洲列強不斷在這裡表演,你方唱罷我登場,比利時也像一個充滿誘惑的蛋糕,引得貪婪的強盜們在這裡角逐和廝殺。

不管是凱爾特人,還是羅馬人,或者德意志人、法蘭西人和荷蘭人,以及西班牙人和奧地利人,都在此留下瞭深深的印記,灑下瞭鮮血和淚水。各種宗教在這裡生根,各個種族在這裡繁衍,各種文化在這裡融合。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可以這麼說,比利時的歷史就是列強爭霸的歷史,也是比利時不屈鬥爭的歷史。厚重而復雜的歷史留給比利時的不僅隻有光榮,還有國內復雜的形勢。

現在,無論是比利時的綜合國力還是政治政治影響,在歐洲來說都是首屈一指的,沒有人敢忽視它的分量,沒有人低估它的影響,更沒有人敢說它是個小國。

比利時的經濟總量在全世界排名在23位,人均GDP四萬多美元,位居發達國傢前列。因此說,比利時小又不小,在歐洲是個經濟和政治的大國。

比利時是歐洲一體化的倡導者和引跑者,北約和歐盟總部就在佈魯塞爾,由此可見比利時的“大”是名副其實。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一個如此富裕的國傢,在國際上也有充足的影響力,但為什麼還會有人鬧分裂呢?

這要從與比利時所處的地理位置和歷史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在上述我們已經說過,比利時地處於歐洲的心臟,是歐洲的中樞,戰略位置無與倫比,因此是兵傢必爭之地。在爭霸的過程中,各民族在此殺戮和征服的同時,又經過瞭長期的融合,硝煙過後就是沉淀積累,最後形成兩股勢力,這兩股勢力都和比利時曾經的統治者也是比利時的鄰國荷蘭和法國有關。

比利時是在19世紀三十年代才擺脫荷蘭的統治成為一個獨立國傢的,獨立之前是法國荷蘭都曾對這裡進行長期統治,所以比利時國內就存在著三種語言——法語、德語和荷蘭語,而且它們都是比利亞的官方語言。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比利時主要由兩個主要民族組成:北邊說荷蘭語的弗萊芒人,所在的地區稱弗蘭德斯,以及南面說法語的瓦隆人,弗萊芒人和瓦隆人占據瞭比利時人口的99%。維爾通亨、維爾馬倫等球員就來自弗萊芒,阿紮爾、維特塞爾等人則來自瓦隆。

自從比利時聯邦化後,政府結構更趨復雜。在聯邦政府以下根據語言族群而設立瞭三個社區,即荷語社區、法語社區以及德語社區;同時又設立瞭三個行政區,即瓦隆大區、弗拉芒大區和佈魯塞爾大區。

一個國傢有三種官方語言,三個大區,從這一點就能看到比利時的與眾不同,就能想象出比利時有多復雜瞭。就不難理解,比利時這麼小的國傢為什麼還有人搞分裂。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從王室選擇上,也可以看出比利時有多麼分裂。比利時王室來自德國,因為比利時原是西班牙、奧地利、荷蘭等其他大國的附屬領地,在1830年獨立建國的時候,沒有一個合適的領導,領導隻能有一個,國內卻有兩大民族,有人就提出一個和稀泥辦法,幹脆誰都別當,從外國請人當國王,不偏不倚。所以就請瞭一個德國國王。

比利時當初獨立的時候就爭執不休,一部分人願意歸荷蘭,一部分人願意跟法國。

所以比利時獨立之後,荷蘭和法國都心有不甘,他們一直對比利時國內施加影響,試圖把比利時變成自己的後花園。因此比利時才動蕩不安,一直有分裂勢力興風作浪。直到20世紀70年代以後,兩大派別才偃旗息鼓,開始安安生生過日子,比利時才漸漸風平浪靜。


更多觀點:

比利時面積3.05萬平方公裡,人口1134萬(2016)。

它是文化多樣性的典范——“議會制君主聯邦國傢、拉丁與日耳曼兩大文化的匯合地、三個經濟大區、四個語言區”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1、族裔多元:佛拉芒人(荷蘭人“表親”)占人口總數58%,瓦隆人(法國人“表親”)占34%,德意志人近1%,再有意大利、西班牙、希臘等南歐人,以摩洛哥人為主的阿拉伯人,還有土耳其人、猶太人等。

2、雙語制度,佛拉芒語(荷蘭語的一種方言)、法語、德語為官方語言,英語使用廣泛。

3、佛拉芒人與瓦隆人的一致之處是宗教信仰,全國天主教徒占比超80%,再有新教徒、穆斯林等。

4、現有北部荷語區(佛拉芒語)、南部法語區、東部德語區(靠近德國的兩個省)、中部佈魯塞爾荷法雙語區(常住人口115萬,70%講法語)。全國使用荷蘭語人數約占56%,法語41%,德語1.5%)。

5、經濟區為佛拉芒大區、瓦隆大區(含德語區)、佈魯塞爾首都區。

6、最根本的特征是南北分野,南部受法國文化強烈影響,北部文化傳統與荷蘭相同(屬日耳曼文化圈),兩大語族分庭抗爭的表象與歷史背景、政治因素、發展程度等交織,形成比利時人文特有“景觀”。

7、從政體看,該國從1830年起的一個集權制國傢,現已演變為全歐聯邦性質最強的君主立憲國,在歐洲聯合的進程中,比利時始終走在最前列。

聯合國2004年《文化多樣性報告》中這樣贊揚比利時:“在民族和宗教沖突頻繁的世界中,既保持瞭文化多樣性又實現瞭國傢統一”。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佛拉芒與瓦隆之間,語言一直是關系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一個敏感問題

為平衡族裔和語言差異,國傢各領域現已形成兩個語系,各自管理,像單一的魯汶大學已分傢為荷蘭語、法語兩個魯汶大學,社會黨也分為荷語、法語兩個政黨,出版物、電臺、電視等多用荷、法兩種語言,好在國王、王儲會講三種以上語言,每年聖誕節,國王必須用荷、法、德三種語言向三個語區的居民致詞,據稱比利時還是人均翻譯最多的過國傢。

而從語族起源看,佛拉芒人是在古代日耳曼部落基礎上形成,瓦隆人屬羅曼拉丁語族,但二者身上都有凱爾特人、羅馬人和法蘭克人的血統。

1830年比利時具有國傢身份後的一個多世紀裡,瓦隆的煤鋼產業大行其道,瓦隆人在政治經濟社會占統治地位,法語被看作是有教養的語言,佛拉芒人則是貧窮和無教養者,但幸運之神從20世紀70年代後期至今擁抱佛拉芒人——煤鋼衰落,北方的造船業、貿易物流與信息技術崛起,佛拉芒與瓦隆窮富易位,北方人認為南方在經濟上拖累瞭他們。而在語言方面,大多數佛拉芒人通曉法語,而懂荷蘭語的瓦隆人則不多,二者很少能從外表、衣著、言談甚至居所上辨別出來,唯一區分他們的方法是語言(聽覺)。還有一個辨別方法,除瞭黑黃紅三色國旗和歐盟旗幟外,佛拉芒地區掛獅子旗,瓦隆則是雄雞旗,獅子是佛拉芒人抵抗法蘭西數百年統治的一個象征。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復雜的國傢結構安排導致權力劃分支離破碎

最長無政府紀錄的誕生:2010年6月13日,主張分裂的新佛拉芒聯盟成為議會第一大黨,由此拉開漫長的組閣歷程,541天後的次年12月7日,來自法語區的社會黨人首相結束瞭這段政治“馬拉松”。

2015年再曝尷尬,是年11月巴黎系列恐怖案主犯來自佈魯塞爾(市區有摩洛哥人、土耳其人和民主剛果人三大族群)一個穆斯林聚居區,而首都被劃為19個行政區,分屬6個警局,松散的政府結構、語言障礙使得該國反恐效率低下,更深層背景是第二三代移民未能享受經濟社會發展成果,他們普遍缺少國傢認同感。

為什麼比利時那麼小的國傢會鬧分裂?

一位法語作傢的幽默畫冊鮮活地講述瞭比利時的誕生

他將佛拉芒人比作黑色小淘氣,勤勞、能吃會喝,瓦隆人是粉色淘氣鬼,希望別人伺候,總惦記自己的地位,戰爭在意識形態上將他們分開,但最終還是聚集並孕育後代——新的小淘氣頭是粉色,腿是黑色的……這裡也出優秀的文人,問題是佛拉芒語作傢盯著阿姆斯特丹,法語作傢心儀巴黎。鄰居荷蘭人早已成為一個民族,比利時則年年“並蒂花開”,卻歲歲“同床異夢”,唯有議會正廳鐫刻的格言時時警醒兩大民族:團結就是力量。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