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國際 > 正文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這裡先說一個去年發生在印度經濟中心,第一大城市孟買的慘劇。

一名26歲,具有名校研究生學歷的女醫生,在孟買市中心拜爾奈爾醫院的更衣室自殺身亡。

死者名叫帕雅,是個婦科實習醫生,專業水平高,樂觀向上,不怕吃苦,但在工作和生活中,卻一直飽受三名同事兼學姐的肢體、語言方面的欺凌,向相關領導反映後,反被冷嘲熱諷瞭多次,最終給逼的活不下去瞭。

不久後,她的死因被丈夫和同學公開,就是源於“種姓歧視”。帕雅出身於“部落民”傢庭,屬於印度的“賤民”——達利特種姓。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即便早在1950年,印度官方就已經以立法的形式,正式廢除瞭種姓制度,還很委婉的用“部落民”來代指達利特人,但這種歧視依然深植於幾代人的心中。

他們中的大多數,早年連穿鞋的權利都沒有,隻能從事最卑微、最具侮辱性的工作,甚至在一些偏遠地區,白天出門都會引來打罵,他們接觸過的東西、走過的道路統統被視作“不潔之物”和“污穢之路”。

那麼,在城市和有文化的人群中呢?

跟西方一樣,印度醫學院屬於非常難考的高校,像霸凌帕雅的三位學姐(下圖)這種名校畢業,在大城市著名醫院任職的印度人,算是妥妥的中產和高層知識分子,精英人士。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而通過前面這個悲劇,我們也可以看到,印度的發達地區,高學歷人群中,竟然也深受種姓觀念的影響,僅僅是在表達形式上,沒有“村裡面”那麼明顯和極端罷瞭。但明裡暗裡的欺凌,日積月累下來,也是能要人命的。

客觀看,長期以來,印度的種姓和階級固化相互促進,幾乎封死瞭低種姓人群的上升渠道。即便出現瞭帕雅這種通過個人奮鬥,成功逆襲為專業技術人員的個案,但他們往往在工作和生活中,也很難被公平對待,明裡暗裡的歧視總是如影隨形。

甚至,前幾年有個新聞曾經報道過,有人因為航班上有賤民,向機場發難,導致客機推遲起飛瞭好幾個小時,嚴重影響瞭當地機場的正常運轉。

講真,飛機和種姓,這兩樣貌似根本就不在一個世界裡的概念,竟然能造成一起大面積航班延誤事故。

那麼,咱們再回到問題中列舉的莫迪總理,他屬於中低種姓的“吠舍”。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不過,這個“吠舍”雖然在五個種姓裡排第三,但也並非就多麼不堪。

根據印度種姓的“原版定位”——NO.1的婆羅門,主要是祭司僧侶等神職人員和土邦王公;NO.2剎帝利為土邦王公和各級高層官員等統治者;NO.3的吠舍是普通老百姓,小商販、農牧民、手工業者等自由人;NO.4,首陀羅為奴隸。

此外,還有一個等外品NO.5,不可接觸者——賤民,達利特人,即現在印度的“部落民”。包括瞭南亞次大陸的原住民(皮膚黝黑、面部較為扁平,身材短小敦實),也可能是罪犯,或者戰俘,還有跨種姓婚姻(男高女低沒問題,但是女高男低卻屬於“禁忌”)的後代,再或者,隻要男女其中一方為賤民,其後代皆為賤民。

此外,按照印度教教義,婆羅門、剎帝利和吠舍死後可以進入輪回,而後兩類則被禁止輪回,也就是沒有瞭所謂的“來世”。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可以明顯看出,相比前兩個屬於“統治階級”的種姓,“吠舍”就是普通勞動人民,本算不上有多“低賤”。所以,在近現代的印度,這個階層的流動性相對比較大,混的好的,可以當高官、學者或者成為眾人巴結羨慕的富豪。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典型的比如莫迪總理、有“印度的洛克菲勒”之稱的印度首富安巴尼傢族。

這些種姓中,有個規律,越低的種姓,古南亞原住民的特征越明顯,皮膚越黑,個子相對矮小。

反之,種姓越高,征服者歐羅巴——雅利安人種特征越明顯。他們皮膚較白、身材高大,五官立體。

(印度巨富安巴尼傢族的掌門父子三人,看相貌和膚色,確實跟雅利安人血統占比高的前兩個種姓有一定的差距 )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此外,從姓氏上,也能區分。

因此,在印度,看外形特征,再聯系名字,基本就能差不多判斷出對方的種姓。想回避這個議題,屬於一件非常難的事兒。

一般來說,婆羅門、剎帝利和莫迪所屬的吠舍,這三個種姓,很大程度上,除瞭可以享受“輪回轉世”的“特權”外,還是種姓制度的“受益方”,他們可以對更低種姓人群的加以歧視,享受比自己“出身低”的人畢恭畢敬的服務,這其實帶給瞭他們巨大的滿足感和獲得更多利益的機會。

所以,鑒於“吠舍”這個源自於普通勞動人民的種姓本身定位不算太卑賤,莫迪當總統,並不能代表種姓觀念已經被印度人擯棄。

要說真正的印度低種姓“成功人士”,還得是印度現總統,賤民出身的考文德(下圖)。不過,印度作為議會制國傢,真正說瞭算的,是總理,總統的職責主要是禮儀性的,並不掌握實權,類似於一個吉祥物+簽字工具的角色。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要解釋在種姓歧視深入人心的印度,為什麼能選出賤民總統,除瞭考文德的個人奮鬥外,也跟印度官方一直倡導的“印度特色的政治正確”有關。

正如開頭說的那樣,印度在獨立之初,就明令廢止瞭“種姓制”,同時還逐漸在招考入學和就業、公務員選拔方面給予瞭一定的政策傾斜。

其實,別看印度文盲率如此之高,實際上,他們的公立中小學好幾十年前就開始提供免費教育瞭,在高考招生時,對低種姓也有降分、擴招的“優惠”。

這本意是相當好的,旨在給印度的低種姓群體們提供一個上升通道,避免把階層固化死。

然而,在實際操作中,又成瞭另一回事兒瞭。

印度的公立學校教學資源和質量都非常差,很多人都小學畢業瞭,還不能熟練掌握100以內的加減乘除。這導致,眾多低種姓群體,根本就走不到高考那一步。

此外,在宗教和社會觀念的麻痹下,低種姓群體本身,大多從小就認命瞭。反正世世代代都是幹這行的,重復祖輩的命運,就是自己的“命運”,更屬於神的“旨意”。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這裡再舉個例子。

寶萊塢影星阿米爾汗主持的一期“真相訪談”節目中,曾經有位女嘉賓,德裡大學教授考沙爾·帕瓦爾博士。

在鏡頭前,考沙爾講述瞭她作為一名女性+達特利人(賤民),在性別和種姓被“雙重歧視”的環境中學習、生活和工作的經歷。

當她說到自己在尼赫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所坐過的座位,都要被清洗、用煙熏消毒,同學總是像對待瘟疫一樣回避和嫌棄她時,阿米爾一度聽得當場落淚。

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除瞭外界對考沙爾的歧視外,甚至同為“達特利人”的傢人中,也有親屬對她的努力奮鬥表示瞭不滿。

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當“賤民”,做低下的工作,那都是神早就安排好的事兒,非要逆襲的話,就等於褻瀆瞭神的意志。

而且,即便是遭遇瞭猛烈的歧視和不公平待遇,那也不會被認為是別人的錯——你出身達特利人,就應該避讓高種姓,在學校受到非難,是她自己的問題。

也就是說,不但其他種姓帶著有色眼鏡,甚至他們中的一些人,自己都在輕賤著自己。

總之,正如前面講的那樣,莫迪總理的“吠舍”種姓不算很低,而且流動性比較強,可上可下,也出過不少成功人士。真正低的,還得是排在他後面的“首陀羅”和賤民(達特利人),即便是名校畢業,大城市生活,躋身精英行業,最終還是很難獲得應有的尊嚴。

其實,這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咱們就看印度所在的南亞,半個多世紀以來,湧現出不少女總理和女性高官,但女人的地位卻又出奇的低下。

此外,還可以參考美國,黑人都當過總統瞭,但弗洛伊德和佈魯克斯還不是前後腳的亡命於警察“暴力執法”的操作下?在這些國傢,所謂政治層面上的東西,背後涉及著復雜的利益鏈條,很多時候,並不能代表民間的真實情況。


更多觀點:

其實現在印度國傢元首,即總統拉姆·納特·考文德,是賤民。

2017年當選印度總統的拉姆·納特·考文德,出身於印度北方邦的一個貧困山村,屬於達利特人(Dalits),是印度種姓制度中最低等的,被上等種姓稱之為不可接觸者。這些人走路時不可將自己影子落入他人身上,不可和他人共用水井等。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印度能選出賤民總統,並不意味著種姓制度已經消失,而是在法國大革命以後,深入人心的人權思想下,普及的人人平等的政治特點,加上賤民的人數龐大,在選舉政治下成為印度政治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可以選出低種姓總統。

印度憲法規定,下議院543個席位中有專門名額給與低種姓的群體,其中3742個低種姓族群享有27%的保留名額。作為低種姓在政壇上的代表大眾社會黨,多次在北方邦選舉中獲勝。使納拉亞南、巴拉克裡希南、拉·庫馬爾成為印度首位賤民出身的總統、首席大法官和下院議長。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雖然目前印度已經出現兩位賤民總統,但是並不意味著種姓制度的終結。印度總統是一個虛位元首,總理是印度國傢權力的核心。歷代印度總理至少是平民以上,多為婆羅門,現任總理是吠舍種姓,是第三種姓,印度賤民種姓至今不曾執掌國傢權力。

即使印度選出一位賤民總統,也不意味著種姓失去土壤。在千百年的潛移默化下,印度教的影響根深蒂固,對於種姓的執拗是其他國傢不可想象的。雖然印度獨立後廢除瞭種姓制度,也隻是在法律層面上,印度人心中的辮子是腦子根除的。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與種姓制度類似的是歧視黑人問題,美國從上世紀開始就進行瞭黑人平權運動,馬丁路德金用生命推動瞭這一過程,美國甚至選出瞭黑人總統奧巴馬,但是對黑人的歧視並沒有得到改觀,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案例屢見不鮮,多次引發黑人的抗議。雖然在政治正確下,公開歧視黑人基本絕跡,但是依靠法律強迫白人尊重黑人,更顯示出歧視黑人仍然有廣泛的民意基礎。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印度目前也位於法律規定種姓不合法,民間仍然有強大的思維慣性階段,對於低種姓民眾的壓迫仍然無處不在。高種姓人甚至對政府對於低種姓群體的補助不滿,引發瞭印度哈裡亞納邦的暴亂,造成多人死亡。

所以,莫迪的種姓並不能證明印度種姓制度已經沒有那麼森嚴,隻是在印度現代化進程中,國傢體制的思想基礎與印度教碰撞下,在世俗的法律制度層面,不得不承認人人平等的思想。但是在印度人的思想裡,種姓制度依然牢牢的占據高地。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界發展中國傢普遍存在傳統思想與現代化不匹配的現象,以色列的不服兵役不工作哈瑞迪人,美國堅持近親結婚的阿米士人,伊斯蘭文化與現代文化的沖突,包括近代以來儒傢文化與現代文明的隔閡,都顯示出這一特點。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印度的種姓制度也不過是這其中的一個,現代文明讓這些枷鎖稍有松動,但是離解決還很遠。什麼時候印度賤民不需要特殊優待,即可幸福的生活,種姓制度才真正消失。

我是夕惕若,歡迎關註。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更多觀點:

莫迪是虔誠的印度教徒,當然也有劃分種姓,不過他不是一些人所稱的賤民。

賤民階層在印度都被排除在四大種姓之外的。

莫迪是四大種姓——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中的第三等級吠舍,不少平民都是這個等級,也就是普通人。

幾千年來的傳統認為這部分人政治上無權,經濟上要供養以上兩個等級,所以他們必須納稅或者對宗教納貢。這些人主要是從事工商業的人。可見莫迪的祖上種姓還是可以的。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比如印度教徒大約12億人,莫迪的種姓等級大約占20%。以上兩個等級大約占10%。也就是說,莫迪在宗教傳統上的地位,要比12億人中的70%要高。也就是說,莫迪至少超越瞭8.4億人。

其實我們知道的所謂四大種姓讓低等受歧視,隻是印度種姓制度的一個側面。

這是雅利安人進入印度後,為瞭維持高貴統治而理論化的一種制度。後來隨著印度保守封建主義不斷發展,種姓制度也層出不窮,還有很多細小的分支和更細節的種姓制度安排。

不管怎麼說,這一制度已經維持瞭3000年瞭。而印度進入獨立文明國傢的時代隻是從1947年開始的。

用幾十年的時間去減少3000年的習俗和傳統,是不可能的。

其實如果做個比較,印度人對低等種姓或者賤民的歧視,歧視有點類似過去西方對黑人的歧視。

要知道400多年前,黑人是被西方白人販賣的,把他們當作會說話的工具來看待的。400多年後至今,還有很多西方世界歧視黑人的現象存在。

因此,沒必要對印度過於吹毛求疵。

這就是為什麼,印度早就從法律上禁止種姓歧視,宣佈各個種姓在人權以及國傢事務等權利義務上完全平等這麼多年,印度依然被種姓問題困擾的原因。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這就如同我們常說的一句話:清官難斷傢務事。種姓問題其實不僅僅是一個法律問題,而是一個社會習俗乃至宗教傳統的問題。

印度的偏遠地區貧窮地區還很多,越是這樣的地區,意識形態越保守,種姓制度就越根深蒂固。

因此,這個問題的解決,隻能最終隨著保守地區貧窮地區越來越開放,經濟越來越發展,人們越來越富裕而逐步減少種姓歧視。

指望用法律來解決民俗,還是很難的。

所以,印度在不斷發展,需要給印度更多的時間。

特別是,印度為瞭防止種姓制度過於影響個人發展前途,特別是影響到印度的進步,在很多國傢事務中,比如公務員考試、大學入學考試等,還給低等種姓“特權”來扶植他們。

甚至在印度政界,也越來越有更多低等種姓的人進入政壇。這也算是印度“故意為之”。以此展示開放的形象。

莫迪屬於低種姓,卻能做印度總理,是否說明種姓制度在如今的印度已經沒那麼森嚴瞭?

(莫迪給柯文德總統喂糖)

比如,如今的印度總統拉姆·納特·柯文德就是賤民基層。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印度有總統吧!這就是一個禮儀職位,沒啥國際影響力是很正常的。

但是他是名義上印度最高官員,能從選舉賤民當總統,本身就說明印度是在進步的。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