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歷史上的三藩之亂,其實是被康熙皇帝給逼反的。最早的時候也並不是三藩,而是四藩。廣西還有一個定南王孔有德,他被李定國打死之後,因為他沒有兒子繼承王位,於是定南王的藩國被撤銷。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清朝對前明降將的態度,基本上就是兔死狐悲,用完就甩。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吳三桂起兵

到瞭康熙十二年三月,這一幕再次上演。平南王尚可喜請求告老還鄉,但他同時希望把他的平南王爵位留給自己的兒子尚之信。康熙最後批準瞭尚可喜告老還鄉的請求,但是平南王的爵位不允許尚之信繼承,並且還要尚可喜盡快遣散部眾。雖然康熙沒有明說撤藩,但實際上跟撤藩也沒什麼區別瞭。廣東的藩王被撤,吳三桂和耿精忠坐不住瞭。當年七月,吳耿二人試探性的上瞭一道奏疏,請求康熙撤藩。沒想到康熙直接就同意瞭!並且派還人赴雲南、廣東、福建,辦理撤藩事宜。

當年九月,朝廷的撤藩詔使到雲南,撤藩看來是不可避免瞭。吳三桂因為弄假成真,憤憤不平,陽為拜詔,陰裡籌謀舉事。便於十一月二十一日,殺掉瞭前來接任的雲南巡撫,公開宣佈叛亂,並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蓄發易服,旗幟皆白,致書天下,煽動反清,各地藩王先後響應, 三藩之亂由此開始。

三藩造反之初,清朝的滿蒙漢八旗約十八萬兵力,其中十萬駐守北京,另外八萬監視各地的四十四萬綠營兵。清軍總兵力六十萬出頭,而三藩加起來一共十二萬。並且吳三桂起兵的時候,耿精忠和尚之信都還沒有起兵(尚可喜不反清)。所以吳三桂最早就沒打算造反,否則他也不可能從七月份上疏,九月開始撤藩,一直拖到十一月才正式起兵。他也是被清廷逼得太緊,隻好硬著頭皮反瞭。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反清聯軍的短暫勝利

吳三桂起兵後,康熙做出瞭四道部署。第一是馳詔停撤廣東平南、福建靖南二藩,專心對付吳三桂;第二是委任廣西將軍孫延齡為撫蠻將軍,令其統兵固守廣西,側擊吳三桂;第三是令西安將軍瓦爾喀率兵赴蜀,封鎖吳三桂入川的路線;第四是任命順承郡王勒爾錦和都統巴爾佈、都統珠滿,分別駐守荊州、常德和嶽州三處,以阻擋吳三桂東出湖廣的路線。力圖將吳三桂封死在雲南高原,徐圖消滅。

康熙的計劃應該說還是很合理的,但是吳三桂畢竟是老將。他起兵後,直奔貴陽,奪取瞭貴州。逼迫雲貴總督甘文焜自縊,貴州巡撫曹申吉、貴州提督李本深、雲南提督張國柱等向他投降。拿下貴州後,吳三桂分兵兩路,以王屏藩部攻四川,自己率主力進攻湖南。僅僅才幾個月,康熙部署的湖廣防線就被吳三桂基本摧毀,吳軍占領瞭大半個湖南。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三藩之亂早期形勢)

眼見吳三桂連連得勢,駐守廣西,負責側擊吳三桂的孫延齡立馬倒向吳三桂,他自稱安逆大將軍,攻陷梧州、平南、潯州、富川諸地。福建的耿精忠也公開造反,攻陷全閩,隨後約吳三桂合兵入江西。吳、耿兩軍夾擊江西,攻占瞭30多個州縣。

此時的清朝,可謂是內憂外患。內憂方面體現在朝廷無人可用,滿洲八旗根本沒有能用的將領,隻能把希望寄托在綠營身上;外患除瞭吳三桂和耿精忠之外,陜西的王輔臣也反瞭,青海和新疆的準噶爾擁兵自重,塞外的察哈爾蒙古出兵攻北京,東北的沙俄也虎視眈眈。如果此時吳三桂敢跨過長江,不說拿下北京,即使拿下中原,滿清的根基也會被動搖。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清軍的反擊

吳三桂在拿下湖南後,暫停瞭繼續北進,轉而希望和清廷談判,乞求劃江而治,被康熙一口回絕。並且還將吳三桂留在北京做人質的的長子吳應熊、長孫吳世霖一並處死。堅定瞭不和談的態度。因為此時的清軍在盤面上仍然占有優勢,吳三桂雖然拿下瞭湖南、貴州、四川廣西和陜西、江西的一部分,但是關鍵的江浙財賦重地始終沒有拿下。這就給瞭康熙絕地反擊的機會!

當時吳三桂有二十二萬人(本部四萬,從川黔湘桂四省兼並十六萬),但主要都是臨時投降加入的。與他對峙的清軍也是二十二萬,其中八萬人部署在川陜,十四萬部署在湖廣。這些清軍都是戰鬥力豐富的老兵,而且康熙看傢的十萬八旗兵還沒有調動。所以才會康熙有恃無恐,堅決跟吳三桂死戰。

雙方對峙數月之後,反清聯軍一派首先出現瞭內訌。盤踞在臺灣的鄭經沒有聽從吳三桂的建議(讓他北上偷襲東北或浙江),而是自作主張進攻福建的耿精忠,導致耿精忠不得不調回北上的兵力,回撤福建跟鄭經開戰。並且廣東的尚之信仍然還在觀望,沒有參加叛亂。

反清聯軍的這個內訌,讓康熙抓到瞭反攻的機會。他重新調整部署,在西線穩重吳三桂,以東線的福建、浙江、江西為主戰場,調安親王嶽樂、康親王傑書、貝子傅喇塔、浙江總督李之芳進攻東線的耿精忠和鄭經。而當時的耿精忠和鄭經,仍然在互掐呢!最後兩個人都被清軍壓制,與吳三桂中斷瞭陸路聯系。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耿精忠和尚之信降清

在分割耿精忠和吳三桂之後,清軍又以靖逆將軍張勇、陜西總兵孫思克、定西大將軍董額為主帥,三路大軍由陜西出擊,分別進攻甘肅的王輔臣和四川的吳三桂軍。然而還沒等清軍進攻,吳三桂這邊也出瞭內訌。

康熙十四年六月,叛清降吳的孫延齡攻打梧州失利,被清軍重挫。這件事導致孫延齡反清的信心遭到動搖,他在反復考慮後,決定再次投降清朝。此事被吳三桂知道後,派自己的從孫吳世琮領兵進駐桂林,殺掉瞭孫延齡。於是反清聯軍方面又少瞭一員大將。

康熙十五年,清軍在東線高歌猛進,收復瞭整個浙江,還攻入瞭福建。這個時候,鄭經還在耿精忠後方搗亂。雙方在漳、泉二府激戰,耿軍戰敗撤退,鄭經盡奪漳州、泉州等地。康熙乘此時機,果斷下旨令清軍全軍出擊,趁虛入閩作戰,盡殲耿軍幾萬精銳。耿精忠在前有清軍進逼,後有鄭經搗亂的情況下,無奈的向清軍請降。康熙恢復瞭他的靖南王爵位,讓他率所部隨清軍征剿吳三桂。於是,耿精忠一路被平定。

不久後,清軍擊敗瞭鄭經軍,收復瞭漳、泉各地。浙江、福建徹底平定。(鄭經完全就是個大攪屎棍)

耿精忠投降前夕,不知道尚之信這個二貨是怎麼想的。他之前不反清,這個時候突然宣佈接受吳三桂招討大將軍的封號,易幟改服,擁兵反清。但是此時的局勢,已經朝清軍一方翻轉瞭。吳三桂讓尚之信出兵時,他以各種理由拒絕瞭。咋咋呼呼一陣後,居然又宣佈向清軍投降。康熙隨即降特旨,赦免瞭尚之信的罪。於是,三藩之亂僅僅才兩年多,耿精忠和尚之信兩路都被平定。但是他倆都沒撈到好,最後都被康熙處死瞭。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吳三桂的最後一擊

東線被完全平定,戰場自然就轉到瞭吳三桂的西戰場。首先是陜西的董額一路,在克復瞭秦州、洮州、河州、蘭州、延安諸地後與王輔臣在平涼對峙。吳三桂遣派王屏藩和吳之茂從漢中增援王輔臣,但沒用成功。於是西北戰場暫時形成瞭對峙局面。

之後康熙令大學士圖海為撫遠大將軍,總理西北戰場。僅僅一個月,圖海就大敗王輔臣於平涼城北。次月,王輔臣降清。王屏藩和吳之茂兩路援軍也被擊退,於是陜西和甘肅兩省也被清軍平定。

隨著浙江、福建、陜西、甘肅全部被平,僅剩的一路就隻有吳三桂親自率領的中路軍瞭。當時吳三桂防守嚴密,兵力雄厚,清軍幾次突擊都不成功。但是吳三桂的進攻也幾次被挫,無法擴張地盤。雙方這麼對峙,拖的時間越久對吳三桂越不利。等到廣東和廣西先後被清軍平定後,湖南便成瞭一個突出部!清軍分四路從湖北、江西、廣東、廣西進攻湖南。

為瞭維系人心、鼓勵士氣,吳三桂將大帥府由長沙轉移到衡陽,並於康熙十七年三月初一在衡陽稱帝,國號大周,改衡州為定天府,定為大周首都,並大封諸將。

稱帝之後,吳三桂決定反擊。當年六月,吳三桂親點大將馬寶,並授其率五萬大軍南下,攻打衡陽的門戶永興,兩戰兩勝,大創清軍。擊斃瞭清軍都統宜裡佈、護軍統領哈克三,大敗前鋒統領碩岱、副都統托岱、宜思孝所率的援軍。清軍受次大敗,被迫退回瞭廣東。

南線反攻大勝之後,吳三桂又親自部署瞭對廣東、廣西的大規模進攻。以十萬大軍,突入兩廣,收復瞭除梧州之外的所有區域,大挫康熙和清軍的信心。那個驍勇善戰的吳三桂,貌似又回來瞭。

但還是要實事求是的講,吳三桂在稱帝後取得的勝利,隻是區域性的勝利,對整個戰場來說還是於事無補的。這就好比當年李定國兩厥名王,聲勢浩大,但是清軍在總體上仍然占有巨大的優勢。個別戰役上的勝利,掩蓋不瞭全局的頹勢。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三藩覆滅

大周軍反攻廣西後不久,吳三桂於八月十七日病死在軍中。周軍大將們商量後,決定密不發喪,退師衡陽,然後派人赴雲南,迎吳世璠繼位。十月,吳世璠迎喪回到雲南,正式繼大周皇帝位。

聽說吳三桂去世後,康熙都笑瞭。吳三桂是員悍將,但吳世璠才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孩。大周以幼主為帝,滅亡是必然的!於是盤踞在湖北、陜西的清軍大舉進攻,四川和湖南全部被清軍收復。

康熙十九年,大周政權控制的領土除瞭雲貴之外,其餘全部都被清軍所攻占。其後一年半的時間,清軍先克貴州,再克雲南,三藩之亂遂全部平定。最後再說說二逼青年鄭經,他在昆明被攻克的半年前也病死瞭。而他所盤踞的臺灣也在兩年後被收復,南方的反清勢力徹底被蕩平。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三藩失敗的原因

三藩失敗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吳三桂在戰略上有嚴重失誤,拿下湖南後沒有盡全力北上,當然他有他的理由,比如湖北江漢平原利於清軍騎兵作戰等。但是吳三桂實力弱,長期對峙對他很不利;二是吳三桂沒有合適的繼承人,他一死,大周就完瞭;三是三藩之間都是各自為戰,被清軍逐個擊破;四是盤踞在臺灣的鄭傢和耿精忠、尚之信兩藩全在互坑隊友,在內耗中消耗掉瞭本來就不強的實力。

不過,以上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我覺得根本原因還是三藩自身的問題。什麼呢?就是三藩的反清決心不堅決!尚可喜就不用說瞭,他不反清;尚之信屬於墻頭草,誰強他跟誰,成不瞭大器。耿精忠也是看情況而定的一個人,之前吳三桂拉攏他時,他猶豫不決,後來看吳三桂勢力大,也跟著一起反,但早已經失去時機瞭。

吳三桂倒是最先造反的,但是他的反清決心也不是很堅決。他如果不是被康麻子逼急瞭,也不會反清。論軍事才能,他是個傑出將領,但是論政治頭腦,吳三桂根本成就不瞭偉業。稍微有點政治頭腦的人都不會在順治剛死,滿清力量最弱時,喪心病狂到去緬甸窮追並弒殺永歷皇帝。他能把這種鐵桿漢奸的行為做絕,做到誰都不信他的程度,也真的是沒誰瞭。


更多觀點:

答:雖然說起那場折騰瞭“康熙王朝”八年的“三藩之亂”,野史裡大書特書康熙帝“鎮定平叛”的英姿,捎帶歌頌一下其“雄才大略”。但對於清王朝的國祚來說,這卻是一場險過剃頭的叛亂。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作為清王朝的“開國功臣”,坐擁西南大地的大清“平西王”吳三桂,造反前就是西南的土皇帝,以他為首的“三藩”,不但壟斷瞭西南地區的金銀銅礦鹽井生產,把西南各省壓榨得“富室空虛,中產淪亡,窮民無所為賴”。更每年消耗清王朝大量餉銀,以至於“天下財賦半耗於三藩”。吳三桂,這位大清開國的“功臣”“柱石”,到瞭康熙年間時,卻已是清王朝頭疼的毒瘤。正如康熙帝的那句怒斥:吳三桂“乃唐藩鎮之流”。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對這樣的“毒瘤”,康熙皇帝想“撤藩”,其實並不意外。但當時年輕的康熙皇帝,卻犯下瞭大錯誤:把這事兒想得太簡單。在康熙看來,吳三桂“乃唐藩鎮”,似乎是說撤說削都很輕松。但哪怕比起唐代藩鎮,此時吳三桂都可算是“加強版”。多年來“三藩”不隻聚斂瞭豐厚財富,更養著精銳軍隊。吳三桂麾下的常備部隊,就有七萬人之多,且“平西甲兵,素稱精銳”。加上“平南”“靖南”二藩,軍事實力十分雄厚。

當時吳三桂的軍隊有多兇悍?舉個簡單例子就知道:晚清太平天國戰爭時,“流動作戰”到嶽州的太平軍,意外從當地挖出一批軍火,全是當年“三藩之亂”時吳三桂軍隊囤積的。別看是堆“古董級”的裝備,打起來卻照樣犀利無比。手握這批“老古董”的太平軍也迅速咸魚翻身,把圍堵來的八旗軍殺瞭個落花流水,一口氣拿下武昌重鎮。這場太平天國早期的關鍵大戰,竟都有吳三桂當年的“神助攻”。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所以綜合說來,“三藩之亂”爆發前,確切說康熙決定“撤藩”前,這讓清王朝苦不堪言的“三藩”,就是三隻“裝慫”的猛獸,吳三桂更是其中的“巨獸”。可康熙十二年(1673)時,二十歲的康熙帝看這群人,竟就像看三隻公益無害的小動物。對這朝臣頭疼的“撤藩”問題,他幹脆簡單粗暴,借著吳三桂們假裝請求撤藩的由頭,來瞭個順水推舟——你說撤,那就都撤瞭唄。

至於造反?戰亂?當時的康熙皇帝,腦子裡沒有半點預案,就幹等著這群驕兵悍將們自己放下屠刀,乖乖回遼東養老。那吳三桂這邊呢?別看多年“裝慫”,吳三桂的佈局卻十分精細。比如當時的雲南巡撫朱國治,每次參劾吳三桂的奏疏,都能被吳三桂在北京的眼線抄錄到。那邊康熙還沒收到,吳三桂這邊就把“抄錄版”洋洋得意念給朱國治聽。徹底撕破臉前,吳三桂在北京的心腹,還把其孫子吳世璠給接回瞭雲南……

一邊是渾然不覺做大夢,一邊是多年準備精細且兵強馬壯,所以康熙十二年(1673)吳三桂撕破臉造反,“三藩之亂”驟然爆發時,清王朝立刻灰頭土臉:不到半年時間,吳三桂的叛軍竟橫掃南方各地。清朝貴州提督李本琛一槍不放,幹脆跪在貴陽城門外迎接吳三桂大軍。吳三桂的愛將馬寶隻用三個月時間,就一口氣拿下長沙、嶽州、衡州等要地,打得清軍“五千裡無隻騎攔截”,幾乎是稀裡嘩啦。

比這更叫當時清王朝叫苦的,是整個南方的沸反盈天。有吳三桂這麼一“帶頭”,南方甚至西北好些省都跟風:福建、廣東、湖南、雲南、貴州、廣西、四川、陜西先後脫離清朝統治,甘肅大部分地區也落到吳三桂手裡。等於是轉眼之間,清王朝就丟瞭半壁江山。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尤其要命的是,當時吳三桂的主力部隊,已經北進到湖北松滋一帶,正好與清王朝的荊州大營隔江對峙,等於是已經飲馬長江。當時吳三桂僅集中在湖南一線的兵馬,就多達二十多萬,多是能征善戰的老兵。倘若當時吳三桂再多一些膽氣,要麼順江東下拿下南京,要麼揮軍北上,要麼進兵關中平原。這場“三藩之亂”,恐怕又要亂得一鍋漿糊。

但最奇特的事情,也正在於此,明明面對揮師北伐的大好機會,手握一大把好牌的吳三桂,卻突然下出一招“怪棋”:禁止部隊過江。之後的幾年裡,吳三桂把他的二十多萬大軍囤積在湖南一線,以嶽州為中心精心構築起完備防線,囤積大量軍火武器,就和對面的清軍幹耗。哪怕清軍主力陷於西北東南兩個戰場,湖南戰場上兵力嚴重不足,甚至“馬匹倒斃大半”,兵士“死亡十之二三”。吳三桂這邊依然沉得住氣,就是巍然不動。

他這一“沉得住氣”,其實就是“三藩之亂”的又一轉折點。至此之後,清王朝一面與吳三桂在湖南對峙,一面平定東南西南的叛亂勢力。吳三桂的精銳兵馬“不得出湖南一步”。等著清王朝平定瞭福建陜甘廣西等地,吳三桂的嫡系精銳,也就陷入瞭清軍的大包圍裡。急火攻心的吳三桂,在康熙十七年病故於衡州,他以嶽州為中心的防線,接著也陸續崩塌,被清軍一塊塊啃下來,然後康熙十九年三路進入雲南,勝負已無懸念。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可以說,吳三桂在“三藩之亂”裡最接近勝利的機會,就是在他“飲馬長江”的時候親手斷送的。好些後人說起這事兒,也連連感嘆吳三桂出昏招。那麼,久經沙場的吳三桂,為何會有這奇特操作呢?

首先一個原因,應該就是吳三桂個人的“格局”問題,別看他造反後自稱“周王”,在衡州臨終前還過瞭把“稱帝”的癮。但在扯旗造反時,吳三桂的“追求”真沒這麼大。哪怕打到長江邊上,他依然想著“事縱不成,可劃長江而國”,也就是割據自立為帝。

而且這事兒,還不隻是吳三桂個人的“追求”,還真是當時清朝朝堂上,諸多高官們的“談判底線”。三藩之亂初起時,由於清王朝一潰千裡,大清諸多高官們,或主張“議和”,或提議“裂土分封”,幹脆就把地方賜給吳三桂得瞭。“撤藩”時犯瞭大錯的康熙呢?這時卻有擔當,堅持“豈容裂土罷兵”。如果他當時沒這麼堅決,那麼這“康熙王朝”,恐怕就真成瞭南北朝瞭。

但雖然康熙很堅決,吳三桂卻沒死心,打到長江邊上,他就開始穩固防守,就是想著保住既得利益,一旦談判就有本錢。然後幾年幹耗下來,本錢活活耗光。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而之所以寧可耗光本錢,也不往前打,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吳三桂知道自己幾兩肉。

三藩之亂初期,吳三桂高歌猛進,但是清王朝的精銳部隊,卻並未傷筋動骨。特別是“北進”這事兒,看上去“打過長江”很容易,但事實是,“三藩之亂”爆發後,清王朝就在太原和兗州兩地囤積瞭重兵。一旦吳三桂真過瞭江,等於就撞進瞭清軍的“口袋”裡,勝算要比“防禦嶽州”低得多。

而且,別說是北上,就算鞏固南方半壁江山,對吳三桂都並非易事。所謂“三藩之亂”,其實是分成瞭三個戰場,除瞭吳三桂與清軍在湖南幹耗外,陜甘與閩浙也打得激烈。吳三桂想要掌握主動權,就必須拿下江西,這樣才能打通他與福建耿精忠的聯系。可清王朝也看到瞭這一點,江西一直部署重兵,吳三桂幾次奪取江西的計劃都沒得實現,所以他與耿精忠等“盟友”,其實是被分割成瞭幾塊。

這樣各自為戰的狀況,幾乎是一盤散沙,隻能個人顧個人。所以,吳三桂並非不明白,放棄過江會導致的後果,可是在當時的戰略局勢下,於他個人而言,穩守湖南就是最保險選擇。

雖然這個選擇對於他,就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根子上說,在那個時機選擇造反,吳三桂一來不得民心,二來其經濟基礎與戰爭支撐力,都無力和清王朝對抗。唯一勝利的機會,就是寄希望清王朝再出昏招。可是在“撤藩”問題上犯錯的康熙帝,隨後在戰略應對等方面,都沒有再給吳三桂機會。

拋開歷史恩怨說,復盤整個“三藩之亂”,依然在“戰略格局”“佈局成敗”等方面,有著太多值得回味的東西。

參考資料:蘇和平《試論清初三藩的性質和其叛亂失敗的原因》、梅毅《清朝真史》、徐佳《吳三桂的火器》、李尚英《康熙平定三藩及其善後措施》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更多觀點:

對於康熙朝的三藩之亂,以往我們有一種錯誤的認知,認為吳三桂早有謀反之心,是蓄意叛亂,並且還認為由於吳三桂降清,又叛清,漢族士大夫對他的人品有懷疑,所以不積極配合,所以導致三藩失敗瞭。下面,我們來用詳盡的史料澄清這幾個問題。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第一:三藩叛亂實際上是被清廷逼反的

康熙帝親政後,認識到以吳三桂為代表的三藩集團,可能會變成唐代的藩鎮,形成尾大不掉之勢,所以以三藩、河務、漕運為三大事,書而懸於宮中柱上,表示日夜不忘這三件大事。三件大事之中,尤以三藩為第一急務。

康熙十一年(1672年)十月,太皇太後(孝莊太後)以太宗皇太極時開疆拓土,甚重騎射,提醒康熙帝居安思危,訓練武備。《康熙王朝》裡說孝莊太後不主張撤藩,要把吳三桂拖死,等到吳三桂死瞭,再撤,其實是瞎說,太皇太後是積極鼓勵康熙撤藩的。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第二年,正月,清廷在北京南苑舉行大規模閱兵,軍容嚴整,威震遐邇。清廷公然向三藩炫耀武力,使得三位藩王惴惴不安。

三藩感覺自身難保,希望能夠告老還鄉。

康熙十二年(1673年)二月,尚可喜以無法管教長子尚之信嗜殺不法之行,疏請撤藩,歸老遼東,並請以其子尚之信世襲王爵。康熙帝接到奏折,吏部討論的結果是,藩王尚存,不準世襲王爵,意思是當你死瞭,位置才能傳給你兒子,並下令尚可喜全藩北撤。清廷此舉,更使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三人深感不安,吳三桂、耿精忠分別於7月3日、9日上書朝廷,請求撤藩。清廷再次就三藩問題展開討論,會議的結果是耿藩全撤,但對勢力最大的吳三桂則久議不決。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荷蘭人繪制的尚可喜畫像

兵部尚書明珠、戶部尚書米思翰、刑部尚書莫洛為首的少數人主張撤掉吳藩,而以大學士索額圖為首的多數人以撤則激反為由,主張仍由吳三桂鎮守雲南。

康熙認為吳三桂,撤亦反,不撤亦反,不如先發制人,乃決策撤藩。撤藩令一下,吳三桂世守雲南的希望破滅,遂於當年11月21日殺害雲南巡撫朱國治等,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以明年為周元年,恢復漢制,蓄發易服,同時致書平南、靖南二藩以及貴州、湖南、陜西、四川的官員,相約共起。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從事情的經過,我們可以看出,吳三桂絕對不是先挑釁的,而是清廷決心撤藩,激反吳三桂。再說吳三桂是1612年生人,1673年已經60多歲的人瞭!還想當皇帝?吳三桂隻是想世守雲南,並不是想當皇帝。那麼吳三桂世守雲南的想法在當時合不合清理?絕對符合,因為清兵入關,讓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攻打南明的承諾就是讓他們當王。現在國傢穩定瞭,清廷想撤藩瞭,這到底是誰先違反約定的?

第二:三藩極盛時,南邊三藩已經飲馬長江瞭,北邊陜西、山西已經陷落。但為什麼還失敗瞭呢?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康熙十三年,吳三桂率主力,到達湖南,陳兵長江南岸,定南王孔有德的女婿孫延齡與靖南王耿精忠也先後舉旗叛亂,廣西、福建失陷,原吳三桂總兵官、陜西提督王輔臣殺莫洛,舉兵叛亂,攻陷蘭州。

於此同時,各地漢族官員以“反清復明”的口號紛紛舉事,數月之間吳三桂占據半壁江山,雲南、貴州、湖南、湖北、四川、福建相繼失陷,中原動搖,烽火遍及大半個中國。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此時吳三桂如果渡江北上,清廷很有可能土崩瓦解。但是他惟命諸將不得過江,有人說,吳三桂,你這不是傻嗎,怎麼錯過瞭大好時機?大傢註意!此時吳三桂已經60多歲瞭,根本就沒有心思當皇帝,而且三藩叛亂成功瞭,他也當不瞭皇帝,反清復明,反清復明,將來還是朱傢的人當皇帝,但你吳三桂可以找老朱傢的人當傀儡啊,像劉邦、項羽一樣找楚懷王的孫子過渡一下,但是大傢不要忘瞭,吳三桂殺害瞭南明永歷帝朱由榔,將來老朱傢的人當瞭皇帝,怎麼地也要算這筆賬。所以吳三桂耗不起,不能向曹操那樣,先找漢獻帝當個擺設,權力鞏固以後,讓兒子當皇帝,況且吳三桂的兒子也死瞭,隻剩下年幼的孫子,所以成功瞭,吳三桂的後人也擺平不瞭那麼多起義的藩王和官員。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吳三桂惟命諸將不得過江,是希望清廷能夠收回撤藩的成命,以強大的兵勢迫使清廷與其談判。但是康熙皇帝斷然拒絕瞭談判。堅決要撤藩,撤亦反,不撤亦反,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第三:吳三桂為什麼會失敗?

因為江淮等地的官員沒有起事,所以清廷能夠依靠江南的財富鎮壓三藩。清廷集中力量在湖南、江西攻打吳三桂,對其他人則采取分化瓦解的手段。各地漢族官員看見吳三桂進兵緩慢,也心生疑慮,康熙又拿出瞭殺手鐧,說各地官員凡是投降者,不追究叛亂的罪名,如果有功的話,還會再次被任用。於是各地漢族官員,都在觀望,當吳三桂不行的時候,大傢都投降,並且還踹他一腳,這樣就有功瞭,不僅不會被康熙秋後算賬,還會被繼續錄用。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吳三桂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自知無濟於事瞭,於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初一在衡州(今湖南衡陽)稱帝,登基大典那天,大雨如註,潦草成禮而罷。三月八日,吳三桂病死衡陽,隻當瞭8天的皇帝,比袁世凱還悲催,袁世凱至少當瞭80多天啊。自知無濟於事,為何還要稱帝,因為古人比較講名分,所以臨死之前,吳三桂還想給自己一個名分。

吳三桂一死,你想想看,後果可想而知。康熙二十年(1681年)清軍分路攻入雲南,年底攻破昆明,吳世璠自殺身亡。歷史八年的三藩叛亂結束。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三藩叛亂有沒有得到漢族士大夫的支持,有!連朝鮮都準備出兵,直搗燕京,可是當時的朝鮮國王比較謹慎,另外清廷嚴厲監視朝鮮,防止其策應三藩。等到朝鮮磨磨蹭蹭,準備妥當的時候,三藩之亂早結束瞭。

三藩叛亂的一個客觀的好處是,漢族官員受到重用,以前六部尚書、大學士都是滿人,康熙為瞭拉攏漢人,孤立吳三桂,開始大批錄用漢族官員,提高瞭漢官的待遇。

吳三桂兵馬是清朝2倍,已經收復南方,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敗?

漢人對於吳三桂的人品產生懷疑, 主要不是其降清,當時很多人認為吳三桂是不得以而為之,是借師助剿,漢族士大夫討厭吳三桂是因為他殺害瞭南明永歷帝朱由榔,所以三藩之亂時,大多數漢人持觀望態度,既不支持清廷,也不支持吳三桂,更不會起義。康熙看到瞭這一點,所以極力拉攏漢族士大夫,給予高官厚祿。還開瞭特科“博學鴻儒”科,開科取士,把歸隱的漢族讀書人請出來參加考試,但是大部分人拒絕應試,有的參加瞭考試,但故意把試卷寫得文句不通,但康熙一樣給瞭他們官職。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