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中國歷史很長很復雜。我想問的是元滅亡之後,明朝為什麼不把元的所有疆域都恢復過來?

康熙參拜明孝陵時,曾經做瞭一場政治秀,他說明太祖“治隆唐宋,遠邁漢唐”。康熙能以皇帝的身份來做此評價,可見也不是一時興起。

經過元朝末年近20年的戰亂,整個中原和江南殘破不堪,明朝在艱難中立國。

元順帝在徐達帶領大軍攻破大都前一天晚上偷偷逃到瞭上都,在那裡等待王保保帶領援軍匯合,指望著卷土重來,打明軍一個措手不及。結果,明軍在野戰中擊敗瞭元王朝從西域調來的主力騎兵。元朝復國無望,妥歡貼睦爾和王保保君臣在草原上抱頭痛哭,隨後兩人整頓車馬,退到漠北,重新建政,招納各地效忠元朝的部落和勢力,與塞內的明朝對峙。

其時的明朝雖然攻占瞭北京,可是內憂外患不斷。傳統漢地並沒有一統,內部還有四川明玉珍、雲南梁王、遼東遼王等割據勢力。在外部,北元皇帝仍然自命正統。朱元璋已經承認元朝的法統,如果不能徹底攻滅北元,明朝的合法性就會存在問題。所以,朱元璋在位期間,曾經九伐大漠。朱棣繼位之後,也曾五征草原。

就在朱元璋以為勝券在握,在第三次北伐時,被稱為“萬裡長城”的大明第一名將徐達在土拉河畔被王保保擊敗,折損一萬九千名精銳士兵。這不僅使得北元暫時終止瞭明軍持續打擊不得喘息的不利局面,還讓朱元璋認為北遠仍然有強勁的實力,不能草率行事。因此,朱元璋就開始在北方修築要塞,步步緊逼。同時,朱元璋在南方頻頻發起攻勢,逐漸削平瞭傳統漢地的割據勢力。

所以,在明朝立國初期,明朝最大的敵人並沒有畢其功於一役地進行消除,明朝不得不花費大量的精力組織北伐,與北元對抗。後來,北元太師阿魯臺更是以諸葛亮自比,要恢復故國。這讓朱棣大為惱怒,一直把北元勢力作為心腹大患來對待——不滅北元,明朝的合法性就存疑。

而此時的北元經過朱元璋時代的持續打擊,已經四分五裂,隻是作為一股遊牧勢力騷擾明朝邊境,對明朝的已經稱不上覆國之禍瞭。所以,明朝沒有那麼強大的動力要去效法漢唐,占據西域,以期對漠北強權實現戰略大包圍。

而且,此時漠北地區的形勢也比較亂。從東到西,蒙古分成瞭兀良哈、韃靼、瓦剌三部,而控制西域的,是東察合臺汗國。明朝政府對西域的情況也是一知半解,對復雜的蒙古親戚也是雲裡霧裡。這是因為,經過瞭600多年的戰亂,西域已經沒有瞭“自己人”。

當初漢朝為瞭經營西域,移民實邊,大量漢人遷居西域。這些漢人在西域落地生根,到瞭魏晉南北朝以後的唐朝時,還存在有高昌國這樣的漢人王國。唐朝在西域的經營也是可圈可點,李白據說就是出生在西域。

可是唐朝後期,西北地區已經陷入瞭多國爭霸的階段。伊斯蘭化的東喀剌汗國在西域進行聖戰,逐漸攻滅瞭心向中原王朝的西域國傢。當初於闐國王還曾經派人到宋王朝朝貢,並且請求宋朝派兵支援。宋王朝是一個內斂的保守王朝,太祖皇帝就主動放棄瞭大渡河以西的土地,對於遠在天邊的於闐國,實在是無力救援。

後來契丹人雖然靠著葛邏祿人打敗瞭塞爾住突厥人,結果卻便宜瞭花剌子模人。因此,在漢人力量退出西域的這些年,西域已經被完全伊斯蘭化,那些留在西域的漢人要麼戰死,要麼融入瞭其他民族。到明朝開國時,漢人勢力在西域已經沒有瞭,這意味著明朝對西域狀況知之甚少,在作戰方面情報不利。

明朝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收復西域,實際上,關西七衛就收復過。不過這裡已經全都是蒙古人,沒有漢人瞭。關西七衛之所以投降還是因為打不過明軍,隻好投降瞭事。不過,他們人也不傻,不僅向明朝投降,還向北方的衛拉特蒙古派出使者,免得被兩邊攻打。

隨著經濟中心的東移以及海上絲綢之路的暢通,原本作為財富之路的西域絲綢之路,逐漸被海運所替代。明朝前期的航海成就,可以得出當時的海洋貿易的發達。陸地絲綢之路的不暢通,以及蒙古人的勢力仍然強大,明王朝滿足於漠西蒙古的臣服,仍然將主要防范對象放在瞭蒙古的黃金傢族身上。此時,再去征討西域,得不到太多的經濟利益。

同時,鑒於契丹、女真、蒙古都是從東北起傢的,這與漢唐時的匈奴、突厥起傢於西北不同,因此明朝把首都放在瞭北京,著意提防東北地區再有敵對勢力出現。這與漢唐時期,中央政府的主要威脅來自於西北方向不同。當然,最終明軍也還是削弱於東南,亡國於東北,遷都並沒有改變明朝的國運走勢。

所以,不管是從政治上(打擊黃金傢族的合法性),經濟上(海上絲綢之路),軍事上(北元勢力仍然不可小覷),明軍都對西域沒有十分強大的動機,他們需要優先解決北元即韃靼蒙古的政治敵對關系。可是,明朝花瞭200多年仍然沒有處理好這個難題。

對於元朝好勇力戰而亡國的教訓,朱元璋語重心長地給後代子孫們編寫瞭《皇明祖訓》,為瞭不讓子孫後世好戰亡國,還特意規定瞭15個不征之國,主要是在東南亞,如朝鮮國(今朝鮮)、日本國(今日本)、大琉球國、小琉球國、安南國(今越南)、真臘國(今柬埔寨)、暹羅國(今泰國)、占城國(今越南)、蘇門答臘國、西洋國、瓜哇國、湓亨國、白花國、三佛齊國、渤泥國。

所以,以明朝對外國策來說,明朝沒有理由去恢復西域都護府。對於皇朝來說,得其地不足用,得其民不足使,是個虧本買賣。當時明朝已經占瞭東亞大陸最好的耕地。尤其是宣宗朝後,明朝已經改變瞭對外積極擴張的路線,開始轉向保守發展,規復西域的事情隻能束之高閣瞭。


更多觀點:

元的滅亡和其它朝代不同。

首先,元順帝是自己退出大都,但此後他還曾先後在上都和開平駐守,殘元(北元)保留元朝大體框架幾十年,在塞外還傳承瞭兩代人,並一度保有關中、甘肅、遼東、雲南等大片疆域,朱元璋耗費幾十年力氣才得以將這些地方一一收復,並順便消滅瞭四川明玉珍等割據勢力,而此時民力已趨於極限,北元剩下的疆域多是不適合當時漢族人長期居住的草原、沙漠,在確認其已不足以構成對明致命威脅後,明朝也暫時停止瞭對其大規模討伐,因為“得不償失”。

事實上在洪武、建文兩朝中後期,明軍不但暫停北征,而且在塞外也隻留下遼陽都司、大寧三衛和哈密衛等少數前出據點,永樂發動靖難之役後雖感到蒙古部落威脅又起,為此發動多次遠征,但都把打擊蒙古有生力量、而非奪占草原、沙漠等地當作目標(因為不劃算),在占地方面非但無擴張,反倒放棄瞭大寧、哈密兩個方向的塞外之地。

其次,蒙古和元本來即便在元朝也不是同一個概念。

自從窩闊臺系和拖雷系鬧翻,尤其忽必烈和阿裡不哥爭位,“蒙古共主”的概念便逐漸淡化乃至趨於不存在,成吉思汗時代傳承下來的四大汗國及其分支基本獨立發展,即便名義上承認“蒙古共主”甚至“元朝皇帝”的“兩道諸王”,和中樞的關系也若即若離(相對而言“西道諸王”離心力更大),也就是說,早在忽必烈消滅南宋之前,元就已經無法控制諸汗國,後者也不承認自己是元的一部分(充其量承認一個模糊的“蒙古共主”,且也遠不是個個承認),既然連元朝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所有疆域”,憑什麼認為明朝就能做到這樣?


更多觀點: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隻識彎弓射大雕。成吉思汗一路打到瞭歐洲,其四個兒子各自在中亞和歐洲建立瞭國傢。

忽必烈奪得瞭蒙古大可汗,並建立瞭元朝,可四個大汗國不承認忽必烈大可汗,並因此退出元朝獨立出去。從此,元朝和四大汗國分道揚鑣。

明朝取代元朝後,對中亞丶歐洲遊牧之地並不感興趣,一個是遊牧和嚴寒,另一個是民族文化差異,還有就是路途遙遠丶鞭長莫及,總之華夏文明圈已建立成熟,華夏天下觀也大致到位。明朝不要說寒冷的北域,就連熱帶的東南亞,好多王國都情願自動並入,也一再拒絕。

鄭和七下南洋,帶去豐富多釆的商品和先進文化,南洋諸國欽敬的五體投地。對鄭和一再表示臣服和願以加盟。明朝皇帝都以山高水遠而婉拒。有的國王索興隨鄭和的船到福建漳州,賴著不走瞭。至今還有許多墓碑呢!

明王朝前後,皇帝和朝廷都無意於華夏疆土之外,竟成瞭華夏民族閉關自守的自得其樂瞭。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