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陳佈雷,浙江慈溪人,才采出眾,文章錦繡,時人稱“文曲星”下凡,是蔣介石的文膽,首席智囊,有國民黨第一支筆之稱。

比如日本侵華時,蔣介石發表瞭抗戰宣言,其中有“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這些話就出自陳佈雷之手。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陳佈雷深受蔣介石的器重,被蔣介石稱為“當代完人”,誰料,在抗戰勝利,內戰爆發之際,他卻選擇瞭自殺。

是什麼原因促使陳佈雷走上瞭不歸之路?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陳佈雷,原名陳訓恩,21歲浙江高等學堂畢業後,進入報社當瞭記者,期間發表瞭抨擊北洋軍閥的黑暗,鼓勵年輕人鬧革命的文章。

孫中山在海外發表的《臨時政府宣言》,率先譯成中文發表的就是陳佈雷。

取佈雷的筆名,其含義就是大聲喚醒民眾。

陳佈雷逐漸成為瞭南方文壇的領袖,其才華受到蔣介石的關註。

1927年,經陳果夫的介紹,他和潘公展一起到南昌面見蔣介石。原來蔣介石想找一個為自己“捉刀代筆”的秘書,想從他和潘公展之間挑選一個 ,經過考察和測試,陳佈雷最終被選中。

後委任其為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處書記長,浙江省教育廳廳長以及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此後和蔣介石有瞭21年的不解之緣。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陳佈雷是一個舊式文人,具有愚忠的傳統思想。對蔣介石忠心耿耿,但為瞭工作,有時候會出賣自己的良心,寫一些言不由衷的文章,這讓他陷入深深的自責中。

比如西安事變時,陳佈雷本來同情張學良和楊虎城,但在蔣介石的授意下,不得不寫一些貶低張學良和楊虎城的文章,違心塑造蔣介石的高大形象。

由於兩種不同思想的激烈碰撞,撕裂瞭陳佈雷的性格,使他陷入失眠,彷徨和絕望的泥沼不能自拔。

據說他整夜睡不著覺,大把大把掉頭發。

到瞭1948年,宋美齡去美國訪問歸來,特意為他帶回瞭美國安眠藥,由此可見,陳佈雷的神經衰弱已達到瞭嚴重的地步。

1948年11月13日,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陳佈雷寫下的遺書,一下子吃完瞭宋美齡帶回來的進口安眠藥,解放戰爭隆隆炮聲終於沒能喚醒陳佈雷,他永遠閉上瞭眼睛,時年58歲。

對於陳佈雷之死,國民黨官方給出的結論是“感激輕生,效忠黨國”

史學傢卻分析,陳佈雷之死是性格上的原因。據說陳佈雷的性格很偏激,情緒激動時,曾把自己襁褓中的二女兒陳璉,從窗戶直接扔瞭出去,幸虧院內有一堆雜草,否則小女兒當場就被摔死瞭。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陳佈雷為什麼要摔死自己的二女人呢?

原來在生二女兒時,陳佈雷的第1任妻子楊品仙因難產而死。陳佈雷認為是二女兒害死的妻子,情緒失控之下把沒滿月女兒扔出瞭窗外,幸虧女兒大難不死。

清醒後,陳佈雷陷入深深自責中,為女兒起名為“憐兒”。

據此有人推論,陳佈雷自殺是外部因素引起的情緒失控。這話不無道理,在當時解放戰戰爭之際,國民黨連連失利,失敗已成定局,蔣介石做好瞭逃臺的準備。

陳佈雷從心裡不想離開大陸去臺灣,從效忠方面來講,要追尋蔣介石,一邊是故土難離,一邊是忠孝不能兩全,左思右想沒有一個萬全之策。

就在陳佈雷痛苦萬分時,蔣介石的一次會議無疑是壓死駱駝的一根稻草。

據說在陳佈雷自殺前半個月,在一個小型規模的會議上,蔣介石當著高級將領,含沙射影說道:“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近來局勢於黨國很不利,至此千鈞一發之際,更需同志們精誠團結,同仇敵愾!而絕不允許任何人有渙散軍心動搖鬥志的言論和行動。

緊接著蔣介石的聲調提高瞭8度,他說共產黨的宣傳很厲害,連佈雷先生這樣的人,居然也會受共產黨的影響,我們萬萬不可輕視啊!

蔣介石接著又說,我還要向大傢說一件事兒:“有人曾對我說,說要讓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陳果夫,加上宋美齡,每人拿出5億美元用於國傢,這是什麼話啊?”

蔣介石越說越來氣兒,聲音逐漸提高:“宋子文有什麼錢?孔祥熙有什麼錢?至於夫人嗎?那就更沒有錢瞭!”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向我提這樣的建議,顯然是受瞭共產黨的蠱惑,這樣的言論,隻會給黨國帶來危害,有利於共產黨。

蔣介石雖然沒有講明提建議的是誰,大傢都猜測是陳佈雷。

此時蔣介石形象在陳佈雷心中徹底崩塌,當一個人失去精神支柱時,整個人也就垮瞭,加上失眠和超負荷工作的助推,種種負面情緒的疊加,促使陳佈雷走向瞭不歸之路。


更多觀點:

陳佈雷,浙江慈溪人,因為和蔣介石同屬於寧波地區,成為蔣介石最為信任的人。

我經常在頭條上,把蔣介石說成是浙江軍閥,可是很多人不信。不妨去蔣介石侍從室看一看,有幾個外省人。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蔣介石重用湖南人薛嶽、貴州人何應欽、江蘇人顧祝同、江西人劉峙,實在是浙江沒有那麼多的優秀人才,那是權宜之計。真正為蔣介石信任的人,還是陳誠、胡宗南、蔣鼎文、張靜江、陳立夫、戴笠等等。

蔣介石手下的保鏢,全部是浙江奉化縣七大姑八大姨帶來的親戚;蔣介石的辦公室裡寫文件的,也大都是浙江人。

蔣介石有四大秘書戴季陶、陳佈雷、陶希聖、秦孝儀,前兩個是浙江人,後兩個是河南人和湖南人。戴季陶和蔣介石是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雞的人,兩人穿一條褲子都嫌肥。陳佈雷1927年蔣介石掌握大權才入黨,依舊得到瞭蔣介石幾乎全部的信任。

可是,就是這一份信任,壓垮瞭陳佈雷,間接導致瞭陳佈雷最終的自殺命運。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1948年,任何一個有良心的文人,都早已恨透瞭給中國人帶來內戰和饑餓的蔣介石。陳佈雷也有良心,但他也有忠心,這讓他很痛苦。

陳佈雷剛剛加入國民黨時,他的好友郭沫若寫瞭批評蔣介石的文章,被蔣介石通緝隻好逃到日本。抗戰爆發,陳佈雷對蔣介石說“委座,據說,郭沫若這些年沒有再搞政治,他主要是埋頭研究殷墟甲骨文和殷周的銅器銘文……學術成果在國際上很有影響。現在,他想回國參加抗戰,所想請示委座……”。同時,陳佈雷還拿出瞭郭沫若這些年的研究成果,就這樣,郭沫若得以回國,並且在國民黨中央任職。

陳佈雷有良心,更是表現在對抗日的態度上,最有名的“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就是出自他的手筆,不過分地說,陳佈雷用一支筆,激勵瞭無數中國人奮起抗戰。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在受命蔣介石編寫《西安半月記》,陳佈雷不得不昧著良心寫下瞭楊虎城張學良企圖弒君奪位、蔣介石鎮定自若最終化險為夷。當時,陳佈雷在日記中寫下瞭:“餘今日之言論思想,不能自作主張。軀殼和靈魂,已漸為他人一體。人生皆有本能,孰能甘於此哉!”

為獨夫民賊工作,對於有良心的陳佈雷來說,是極其痛苦的。周總理曾勸他,“對佈雷先生的道德文章,我們共產黨人欽佩;但希望他的筆不要隻為一個人服務,而要為全中國四萬萬同胞服務。”

抗日戰爭中,陳佈雷可以說服自己是為抗戰工作,因為蔣介石畢竟是抗戰領袖。可是抗日戰爭後,陳佈雷身處中樞,耳聞目睹瞭國民黨的政治黑暗、官吏腐敗、經濟凋敝、喪失民心,而他昔日為之服務的領袖,則成瞭人民公敵,成瞭四萬萬人追求幸福的最大障礙。陳佈雷的內心,越來越煎熬。

陳佈雷曾用“三從四德”的道德觀念說服自己,他在日記中寫道“嫁人的女子,難違夫子”。這種矛盾至極的心態,發展到最後,就是拋棄這一切,徹底離開這個世界。

直接壓垮陳佈雷的有兩件事。

第一件事,陳佈雷發現自己的女兒陳璉和女婿一起投靠瞭共產黨,並且試圖從他這裡得到機密。女兒都當瞭左派,都要反蔣介石,這讓“不事二主”的陳佈雷如何自處?

第二件事,陳佈雷為瞭支持蔣氏父子的“貨幣改革”,把畢生積蓄4000美元拿出來換成金圓券,不久後,這些金圓券全成瞭廢紙。陳佈雷用實際行動證明瞭蔣政府的必敗無疑。

陳佈雷沒有錢,所以不可能學劉峙或者蔣鼎文跑到香港做生意,甚至還能繼續發大財。

蔣介石軍隊在三大戰役中兵敗如山倒,美國主子又準備給國民黨換總統,這樣糾結的狀態下,陳佈雷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與這個世界徹底告別。

陳佈雷不知道的是,1948年剛剛結束,蔣介石就公開宣佈進行和平談判,不久後下野。隨後,4月1日,南京政府派出由張治中(首席代表)、邵力子、劉斐、章士釗、黃紹竑、李蒸等人赴北平進行談判,最終談判破裂,這些頂級知識分子,最終成為瞭建設新中國的一份子。

陳佈雷是一個老派知識分子,“忠君”思想害瞭他,反而是像胡適那樣把靈魂賣給美國人的人,在蔣介石還有挺直腰桿的機會。


更多觀點:

“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這是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老蔣廬山講話最知名最精彩的一段,而這等慷慨激昂的語句,老蔣自己是寫不出來的,它實際出自“委員長侍從室第二處”主任陳佈雷之手,作為國民政府當時最高的權力中樞機構,侍二處主管政治和黨務,你還能說陳佈雷僅僅是個“智囊”嗎?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電視劇《解放》裡的陳佈雷)

老蔣第二次下野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次年初復出後並沒有重任國民政府主席,而是專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但掌握實際權力,因此始建於1933年的“委員長侍從室”成為真正的權力中樞。該機構逐漸擴為三個處與侍衛長室,性質類同於清代中期出現的“軍機處”,而陳佈雷從1936年1月擔任侍二處處長直至抗戰勝利整整九年,堪稱最受信任的核心幕僚,而主管軍事的侍一處主任卻換瞭N個。

陳佈雷乃是浙江慈溪人士,本名陳訓恩,“佈雷”是叱吒上海報界時的筆名,以後也就叫開瞭。1911年陳佈雷自浙江高等學堂畢業後即投身上海報界,因才華橫溢以及筆鋒犀利,很快就成為享譽上海灘的知名記者,年僅22歲,後轉到《商報》做編輯主任,是批駁北洋軍閥黑暗腐朽統治的文化先鋒,頗受當時文化界和報界的推崇,名動上海灘。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那麼這個文人是如何入仕的呢?乃是北伐軍打到南昌時,老蔣頗感身邊缺乏過硬的筆桿子,而曾受孫中山嘉許的陳佈雷成為非常合適的人選,遂遣元老邵力子去上海邀請陳佈雷、潘公展兩位報界名人去南昌會面,蔣在談話中很有禮賢下士的姿態,陳佈雷大受感動,自此留在帳下以供驅使,不久即為老起草瞭著名的《告黃埔同學書》,文章一氣呵成,老蔣欣賞之極,這還是1927年夏天的事情。

所以陳佈雷首先是老蔣的所謂“領袖文膽”,同時也逐漸成為“GMD內第一支筆”,從1927年到1948年整整二十一年中,老蔣發表的絕大部分文告,皆出自陳佈雷之手。不過在早期,陳佈雷還算不上老蔣的“頭號智囊”,這個位置屬於後來橫死武漢街頭的楊永泰,僅就軍事和政治大勢而言,陳佈雷並非職業政客和權謀傢出身,尚不能給老蔣在大政方針上出謀劃策,更多的是一個“幕僚”的角色。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陳佈雷)

陳佈雷為人正直清廉幾無私心,所以個人操守非常之好,加之唯蔣之命是從,因此是老蔣非常欣賞的那種核心和貼身幕僚,逐漸成為國民政府在宣傳戰線上的“總參謀長”,也幹過好些違心的事情,比如為蔣編寫《西安半月記》,美化其在西安事變中的表現等等。對此陳佈雷自己也比較痛苦,曾言及:“不能用我的筆達我所言”,為人捉刀是苦惱的”。

楊永泰被暗殺後,陳佈雷也有參與政治事務當中,比如兼任宣傳部副部長、GMD中央秘書長等職務,他從政的本意是以文字為政治服務、為老蔣個人服務,然而隨著老蔣獨裁權力的不斷增大,陳佈雷的位置也越來越重要,在政治中也越陷越深。從擔任侍從室二處主任起,他已事實上成為老蔣的“軍機大臣”,但更多體現在文化和宣傳領域,以及處理方方面面的關系,軍政大事涉及不多,畢竟是外行。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文武二陳)

陳佈雷身處權力中心,然能行事謹和廉潔自律,恪守自己的行為準則,並且痛恨重慶政府、南京政府官員的腐敗現象,在GMD內算是一股清流,他對老蔣忠心耿耿,而老蔣也對其比較尊重,其良好的政治操守連周公都表示贊許。但是陳佈雷與楊永泰不同,他在老蔣的軍政決策中不起主要作用,更多是一名執行者的角色,但是確為老蔣的獨裁統治服務也是歷史事實,尤其是在粉飾老蔣形象、在反G的政論方面,還是有一定責任的。

侍二處其實涵蓋的業務不少,下轄侍四組、侍五組、侍六組共三個組,在陳佈雷的領導下,分別負責政治、經濟、黨務等領域,也包括老蔣親自交辦的其他機密案件,而侍六組則是後成立的情報單位,是重慶當局各類特務組織的會議召集單位,組長唐縱更是老蔣的紅人。所以侍二處那是連戴笠都不敢招惹的部門,財政部長孔祥熙一旦看見“侍二處”請款的條子,從來不敢耽誤立馬給錢,可見陳佈雷的地位和權勢。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電影裡的陳佈雷)

抗戰後期侍從室還成立瞭一個機要組,由老蔣直接掌握同時由陳佈雷指導,專門處理老蔣的機密往來電報,以蔣的秘書毛慶祥兼任組長,可謂軍機重地。抗戰勝利以後,委員長侍從室雖然名義上撤銷,但各處各組都轉劃入國民政府主席直轄的軍務局和政務局,權力仍然不小,比如侍一處就被改制為軍務局,1948年再改稱“總統府軍務局”,仍以俞濟時擔任局長。

作為一個舊知識分子,陳佈雷內心深處“士為知己者死”的封建思想很嚴重,到解放戰爭期間,他目睹瞭蔣政權的政治黑暗、官員腐敗和失去民心,但仍然秉承從一而終的態度繼續為蔣服務,當然,其所見所聞對內心的沖擊和撕裂也是非常大的。他不介入派系傾軋,也不許自己的兒女從政,結果女兒陳璉1939年就秘密成為瞭共產黨員,1946年曾遭逮捕,而老蔣卻親自下達瞭特赦令,這待遇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陳佈雷嗜煙,恐怕也是敢在老蔣面前吸煙的少數幾人之一,而且長期超負荷的工作,也使他的健康狀態每況愈下,他在給老蔣的遺書中曾經寫道:“今春以來,目睹耳聞,飽受刺激,入夏秋後,病象日增,神經極度衰弱”。所以,陳佈雷最終選擇自殺身亡,原因其實是多方面的,既有心理上的矛盾,也有身體上的痛苦,尤其是眼見大廈將傾而自己又無力回天的時候,或許“死諫”是唯一的解脫辦法。

電影《大決戰》裡面陳佈雷嘗試勸諫老蔣的橋段也並非完全杜撰,從他的日記來看,抗戰勝利以後老蔣越來越剛愎自用,根本聽不進別人的意見,所以他的勸諫更是無濟於事。1948年11月13日,淮海戰役打響一周後,萬念俱灰的陳佈雷在病情的折磨下,在南京寓所選擇服用安眠藥自殺,年59。

陳佈雷被稱“智囊”,他是怎樣的人?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