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節度使這個制度是可行的,因為唐朝是一個戰爭帝國,國祚290年,幾乎年年都在打仗。安祿山純屬野心使然,安史之亂後,以渾日進、李抱玉,李元諒,烏重胤為首的蕃將身兼數鎮節度使,也忠心為唐戍邊。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經過唐初的軍事擴張後,從高宗、武後以來,均田制漸趨破壞,流民、逃戶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玄宗時期曾采用很多種辦法試圖解決。一是重申均田法令,嚴禁流徙;二是檢括客戶,聽其所在落籍;三是招募流民客戶充軍。在這幾種辦法中,前兩種都失敗瞭,而募流民客戶為兵的辦法雖能誘得“通逃者”“爭出應募”,暫時解決瞭社會問題,卻使這批人漸漸成為雇傭兵而不可卒去。於是,由於均田制度的崩潰,導致瞭唐兵制從府兵的征兵制,向募兵制演化。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在這以前,唐在厲兵秣馬擊敗瞭東突厥之後,實際上對外用兵一直都是保持著旺盛著擴張進攻的。唐初先後擊破瞭東突厥,薛延陀,降伏漠北諸部,設立都督府; 此後,又打敗西突厥,滅高昌國,於其地設立州縣治理,奠定瞭唐朝遼闊的疆域。但進攻的步伐還沒有停止,顯慶年間又平西突厥賀魯,設立二都護府統其地。又在新疆以西,波斯以東的地區分置都督府十六、州七十二,縣一百一十。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但是從高宗儀鳳年間開始,到景雲、開元之際,邊疆形勢就逐漸發生變化瞭。與吐蕃、大食、後突厥、契丹、奚等遊牧民族作戰,唐政府再次對西北、東北邊境的軍事行政體制進行改革,將節度使任職長期化、職權轄區化、鎮所固定化、官銜正式化,即把那裡的數州並為一個軍事戰略防區,組建邊防重鎮,命大總管或大都督等持節長期鎮守。唐廷的目的變成瞭守住開拓的疆土。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世人對藩鎮割據誤解很大,實際上隻有河北三鎮不尊皇命,775年,唐代宗集合諸道討伐河北最為跋扈的田承嗣,並從其手中奪回瞭被吞並的昭義軍,一定程度上打擊瞭藩鎮的囂張氣焰。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唐德宗建中削蕃,雖急於求成,以至釀成涇源兵變攻陷長安,出現四王二帝反叛的局面。但是這此也不是徒勞無功,取得瞭一系列成果有利於唐朝今後百年的發展。

河北方面,對魏博的攻伐收效甚微,魏博仍然是半獨立狀態,但遏制瞭其囂張氣焰直到唐亡,對外戰爭魏博也是積極響應。

成德鎮,戰後被一分為三,朝廷以張孝忠,統易,(今易州)定(今定州)二州為義武節度使,程日華統滄,景(皆在今河北東部)二州為橫海節度使。二鎮成為朝廷直接任命的藩鎮,抵制河北的割據。多次參加對河北三鎮叛亂的討伐,成為遏制河北三鎮的橋頭堡。

成德節度使王武俊歸降後對朝廷也頗為忠順,憲宗削蕃時王承元納土入朝。

盧龍鎮,在平定朱泚之後,劉坪,劉濟,劉總三代先後為節度,其傢族早年在長安後為盧龍牙將。在河北三鎮中對朝廷最為忠心,元和削蕃時,劉濟和劉總父子率本鎮兵馬討伐叛藩,淮西之亂平定後,劉總自請入朝。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唐武宗會昌年間北伐回鶻,軍隊主力皆為河北三鎮兵馬。

淮西鎮,是唐朝為瞭防止安祿山叛軍南下設置的方鎮,初期轄區很大。許州(今河南許昌)、申州(今河南信陽)、光州(今河南潢川)、鄭州、蔡州(今河南汝南)、陳州(今河南淮陽)、潁州(今安徽阜陽)、亳州、壽州(今安徽壽縣)、安州(今湖北安陸)、沔州(今湖北安陸)、蘄州(今湖北蘄春)、黃州(今湖北黃岡)、汴州(今河南開封)、曹州(今山東菏澤)、宋州(今河南商丘)、徐州、泗州(今江蘇盱眙)、隋州(今湖北隨州)、唐州(今河南泌陽),這二十個州都一度受過淮南西道的節度。安史之亂結束後,淮南西道的多數州郡被分割。

大歷末年,李忠臣接任節度使後,開始不聽朝廷的敕令,大歷十四年(779年)三月,李忠臣被族侄李希烈驅逐,此時淮西轄區隻剩六州——申州、光州、蔡州、壽州、安州、唐州。唐德宗建中年間,李希烈平定山南東道梁崇義,開始反叛唐朝,稱皇帝,國號楚,與朱泚遙相呼應。

786年,李希烈被陳仙奇所殺,陳仙奇歸附朝廷。陳仙奇旋即被吳少誠所殺,重新割據。朝廷在這期間收回瞭壽州、安州、唐州三州。

淮西鎮僅剩三州,被大大削弱,即使後來吳氏割據,也未造成大患,元和削蕃,裴度、李愬平定淮西,生擒吳元濟,次年唐憲宗下詔廢除淮西節度使,全境為中央管轄。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建中削蕃雖然功敗垂成,但是其極大削弱瞭藩鎮力量,之後唐德宗在各藩鎮設立宦官監軍,分割節度使軍權,監軍為天子耳目,且分割大鎮為小鎮,互相制衡,加強中央集權和對諸鎮的控制。

至此,中央和藩鎮達成微妙的平衡狀態。

唐朝安史之亂後能繼續存在145年,一個原因是中央地方的平衡,其次就是意識形態的兼容並蓄有條不紊。還有,強一會沒什麼,扛得住安史之亂的折騰,到晚期還收復失地,滅掉能夠動員數十萬兵力的好幾個對手,這就是地方節度使的功勞瞭。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隴右三川地區的藩鎮負責防禦,江東嶺南藩鎮保障供給,河南藩鎮監視討伐河北三鎮。

強弩之末的唐朝仍然絕地反擊的原因何在呢?靠地方積極性。試舉幾例:

773年8月至10月,吐蕃大舉進攻靈武、宜祿、鹽倉、百城等地。郭子儀和馬璘擊破吐蕃軍隊數萬,渾瑊救回敵軍所掠朔方俘虜200餘人,百姓700餘人,駝馬數百匹。

779年5月唐德宗繼位,10月上發禁兵四千人,使晟將之,發邠、隴、范陽兵五千,使金吾大將軍曲環將之,以救蜀。東川出軍,自江油趣白壩,與山南兵合擊吐蕃、南詔,破之。范陽兵追及於七盤,又破之,遂克維、茂二州。李晟追擊於大度河外,又破之。吐蕃南詔饑寒隕於崖谷死者八、九萬人。

788年,吐蕃二萬寇清溪關,一萬攻東蠻。韋皋命韋晉鎮要沖城,督諸軍以禦之。巂州經略使劉朝彩等出關連戰,大破之。

789年,韋皋遣其將王有道將兵與東蠻、兩林蠻及吐蕃青海、臘城二節度戰於巂州臺登谷,大破之,斬首二千級,投崖及溺死者不可勝數,殺其大兵馬使乞藏遮遮。

792年,吐蕃入侵,開府儀同三司,興元尹嚴震主動出擊,於芳州擊敗吐蕃,又攻取黑水堡,焚毀吐蕃的軍糧積儲。韋皋率軍攻打吐蕃,俘虜吐蕃大將論贊熱。

793年,唐德宗頒詔派兵三萬五千人修築鹽州城,還頒詔命令涇原、山南、劍南各自派兵深入吐蕃地區,以便分散吐蕃的勢力,多有斬獲,不久鹽州城復築。

797年楊朝晟與吐蕃交戰,修築馬嶺城後率軍返回,開辟土地三百裡。

詔涇原節度使劉昌築平涼故城,以扼彈箏峽口。浹辰而畢,分兵戍之。昌又築朝谷堡。甲子,詔名其堡曰彰信,涇原稍安,韋皋收復巂州。

800年韋皋拔吐蕃末恭城、顒城。

801~802年渡瀘之戰和維州之戰使大唐對吐蕃的被動挨打轉向瞭戰略反攻徹底扭轉瞭戰局。

渡瀘之戰,大破吐蕃、大食、康國聯軍,降伏兩萬餘人。韋皋屢破吐蕃,轉戰千裡,凡撥城七,軍鎮五,焚堡百五十,斬首萬馀級,捕虜六千,降戶三千。吐蕃遣其大相兼東鄙五道節度使論莽熱將兵十萬解維州之圍,西川兵據險設伏以待之。吐蕃至,出千人挑戰,虜悉眾追之,伏發,虜眾大敗,擒論莽熱。

渡瀘之戰,大破吐蕃、大食、康國聯軍,降伏兩萬餘人。(貞元十八年802年正月)皋遣使獻論莽熱,上赦之。賜第崇仁裡。

元和十三年(818年)10月4日,吐蕃軍隊進攻宥州。十二日,朔方節度使杜叔良率駐靈州唐軍出兵,在定遠城向吐蕃軍隊發起進攻,擊敗吐蕃軍隊2萬人,殺2千人,俘節度副使1人,判官長行39人,此外,獲得大量牲畜。14日,平涼鎮遏使郝毗也向吐蕃發起進攻,擊敗吐蕃2萬人,收復瞭憲宗曾多次與吐蕃交涉的三州之一的原州,獲取大量羊、馬。同時,夏州節度使田縉於靈武擊敗吐蕃3千人。11月1日,夏州後軍擊敗吐蕃軍隊5萬人。靈州唐軍攻破吐蕃長樂州的羅城。劍南西川節度使王播率唐軍收復峨和城、棲雞等城。

元和十四年(819年)十月,吐蕃節度論三摩及宰相尚塔藏、中書令尚綺兒共率領15萬軍隊大舉進犯,包圍鹽州城數重,黨項首領也發兵幫助吐蕃作戰。鹽州刺史李文悅率軍竭力拒守27天,戰事異常激烈,靈武牙將史奉敬率軍2500人深入吐蕃腹地,從吐蕃軍隊背後突然襲擊,吐蕃軍方撤圍離去,史奉敬乘機大敗吐蕃軍。

843年,石雄擊敗烏介可汗於殺胡山,回鶻潰滅。

847年,吐蕃論恐熱乘武宗卒後,唐廷忙於治喪,誘黨項及回紇餘部侵擾河西,宣宗命河東節度使王宰率代北諸軍討擊。宰以沙陀酋長朱邪赤心為前鋒,與論恐熱戰於鹽州,恐熱率眾逃奔。

848年——861年,唐軍克復,清水城和扶州以及河隍三州七關和西域伊州。唐歸義軍節度使張義潮,沙洲起義,終將吐蕃擊裂為百,使西域吐魯番、哈密,及青海到甘肅的河西走廊,得以光復。所謂“六郡山河,宛然而舊,十郡遺黎,悉出湯火”。

866年,張義潮率軍深入西域收復西州,輪臺,庭州,清鎮,等地區,唐安南大都護高駢,平定南詔,收復交趾,設靜海軍。

867年西川近邊有六姓蠻,常在唐朝與南詔之間搖擺不定,隻有卑籠部蠻盡心效忠於唐朝,與群蠻各族姓世代為仇,朝廷賜卑籠部姓李,任命為刺史。西川節度使劉潼派遺將領率軍幫助卑籠部,討伐六姓蠻,焚燒六姓蠻族的部落帳蓬,斬蠻人首級五千餘。

870年2月南詔攻伐川蜀,顏慶復率兵進軍新都(位於成都府北45裡),十二日大破南詔軍,殺2000餘人。老百姓數千人手執割草刀、木棒協助官軍,呼喊聲震天動地。十三日,南詔驃信派步騎數萬增援。這時,唐右武衛上將軍宋威率忠武軍2000人趕到,與諸軍合兵會戰,南詔大敗,死5000餘人,退保星宿山(今四川成都北),宋威進軍沱江驛(今四川成都北),南距成都30裡。驃信派使臣楊定保與支詳商定請和。支詳說應先解圍退軍。可是使者回去後,南詔軍圍城如故,而且攻城尤多,驃信以下諸將立矢石之間親自參戰。十八日,唐援軍趕到,奪升遷橋。當晚,南詔兵自燒攻具遁逃。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這是唐晚期比較關鍵的幾次勝仗,都是靠藩鎮力量。

在外敵侵略時,藩鎮和中央會堅決的一致對外,共同禦敵,有著自己的底線。所以在全局利益一致的情況下,中央和藩鎮達成瞭默契,節度使是唐朝最好的護身符。


更多觀點:

不可行。

唐朝的節度使,東漢的州牧,南宋的制置使和安撫使,明朝的經略和督師,性質其實是一樣的。

大體都是中原王朝在頻繁戰爭,且戰事不太順利的背景下,被迫對地方放權,給予地方官員一定的行政權、軍事權,以及財政權自治權的產物。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想想看,如果不是沒得選瞭,朝廷實在是搞不定內憂外患瞭,漢靈帝願意設州牧?

如果不是金兵屢屢南侵,實在沒招瞭,宋高宗願意讓武將自己招兵?

如果不是八旗軍不堪大任,實在是拿太平軍沒轍瞭。咸豐、慈禧兩口子願意見到湘、淮兩系在江南坐大?

肯定不願意瞭,哪個統治者願意與自己的臣子分享權力?

但是話又說回來瞭。不願意又如何?

沒得選啊。不願意對下面妥協,那就隻能等著被敵人抄傢瞭。

唐朝設立節度使的初衷和過程,也是如此。

唐初,是沒有節度使的。

如遇戰爭,皇帝指派某人為前線主帥,臨時封其為“某某道行軍大總管”。指揮由朝廷臨時征召的府兵作戰。

比如唐朝進攻高句麗的戰爭,唐高宗任命李勣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指揮唐軍在遼東地區和高句麗軍作戰。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李績當時的“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就是一個皇帝臨時任命給他的官職。

戰時,他有前線的軍事指揮權。但沒有前線地方政府的財權和行政權。

戰爭結束後,軍事指揮權收回,他的行軍大總管職務也一並撤銷。士兵回到各自的折沖府待命。

這麼做,與漢朝設立刺史、州牧,明朝設立巡撫、總兵的初衷,如出一轍。

地方官搞不定瞭,皇帝派欽差到前線,統籌指揮,解決問題。

由於皇帝臨時委派的大將(欽差)與地方官不熟,士兵也是中央的,很難起兵造反,繼而威脅中央。

所以這種操作的好處是很明顯的。

可是,這種操作的缺點也很明顯。

由於行軍大總管是朝廷臨時任命的職務,朝廷派出去的將領,雖說大都熟知兵法,但由於長期不在戰區,不一定瞭解前線的實際情況,如地形、水源、敵我兵力部署、風土民情等等。

這樣一來,如果行軍大總管不熟悉情況,不瞭解自己的士兵。是很容易吃敗仗的。

舉個例子,大非川之戰。

唐高宗任命薛仁貴為邏娑道行軍大總管,指揮唐軍進攻吐蕃。

薛仁貴是唐軍的名將,戰績輝煌。但他貌似並不是特別瞭解大非川,以及吐蕃軍隊的詳細情況。而這就導致瞭唐軍在作戰中,出現瞭輕敵的情況。最終,唐軍被吐蕃軍隊切斷糧草,慘敗而歸。

相對而言,皇帝設置節度使,讓節度使長期待在前線,自己招兵,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這類問題的產生。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當然,僅憑這點,唐玄宗也不可能在全國全面鋪開節度使。

行軍大總管這一官職退出歷史舞臺,節度使取其而代之,關鍵原因還在於唐玄宗時期邊疆形勢的變化,以及府兵制的崩潰。

邊疆形勢的變化,很好理解。

唐初,是對外擴張時期,唐軍對周邊國傢和少數民族采取主動進攻的態勢,經常能“一戰滅一國”。

在這種輝煌戰績下,皇帝自然沒有設置節度使的必要。

然而,隨著唐朝版圖的日漸擴大,當版圖擴張到瞭極限後,唐軍在邊疆的軍事戰略,自然就要從進攻轉變為防禦。

而防禦戰,又必然會產生反復拉鋸的攻防戰和治安戰。

這種情況下,再像以前一樣,軍隊臨時從關隴地區抽調府兵,皇帝臨時任命行軍大總管指揮作戰,顯然就不合適瞭。

怕是朝廷的軍隊還沒趕到前線,襲擾邊境的胡騎早跑沒影瞭。

府兵制崩潰,也很好理解。

古代的土地是私有制。

當府兵制的基礎——均田制,因為土地兼並而崩潰後。府兵制自然就崩潰瞭。

而府兵制崩潰瞭,府兵都逃跑瞭,朝廷招不到兵瞭,自然隻能是以“募兵”代之。

由於這三點因素,所以節度使和募兵在唐玄宗時期便全面取代瞭行軍大總管和府兵。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當然,唐玄宗也沒那麼傻。

把人事權和財權都交給節度使,他也知道後果的嚴重性。

所以在節度使之外,他還設置瞭度支使、轉運使、處置使、經略使、安撫使等職務,在前線制衡節度使。

但唐軍制度上的變革帶來的連鎖反應,是唐玄宗無法扭轉的。

首先,唐軍由府兵改為募兵,那唐軍的主力就都待在前線瞭。

以安史之亂前的形勢來說。

60萬大軍,其中有49萬在邊境。前線這麼多兵力,吃喝要靠誰來養活?

靠中央從內地臨時調撥?

一方面,這顯然來不及。

如果每次作戰,錢糧都要先經由中央再運到邊境,怕是黃花菜都涼瞭。

另一方面,中央從地方收稅,再由中央給邊防軍提供後勤,中間的損耗實在太嚴重。

而且,中間環節肯定還存在官僚貪污腐敗的情況。

本著一切為戰爭服務的原則。於是,節度使們在擁有募兵權和軍隊指揮權後,就逐漸又擁有瞭駐軍當地的財權。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其二,節度使控制瞭財權,那行政權要不要也給他兼任瞭?

本著一切為戰爭服務的思路,顯然是讓節度使兼管行政權,更便於作戰。

於是,節度使後來幹脆就連駐軍當地的行政權也接瞭手。

至於度支使、轉運使、處置使、經略使、安撫使、采訪使,則全部靠邊站。或是這些職務直接由節度使兼任。

其實,不單是唐朝。後來的宋明清,在面臨邊患頻仍之際時,也都是如此。皇帝派專人在前線,把財、政、軍權一把抓。

這些人,權力大的很。

比如說明朝的袁崇煥,不跟崇禎打招呼,直接就弄死瞭毛文龍。

還比如說湘軍。朝廷三令五申,湘軍攻克南京後,繳獲要上繳。結果湘軍故意在南京放瞭一把火,謊稱沒有繳獲。慈禧任命派馬新貽為兩江總督,調查其中內幕,結果堂堂朝廷的從一品大員,竟然大庭廣眾之下被刺殺瞭。而且慈禧迫於形勢壓力,竟然還不敢徹查。

不誇張的說,清末的湘軍、淮軍,比唐朝的藩鎮軍隊還要兇。

曾國藩、李鴻章想造反,也是可以的。

隻不過,宋明清吸取瞭唐代教訓,前線軍區統帥多由文臣擔任,或是由皇帝親信擔任。

而文官在考慮事情時,往往會比武將要深思熟慮。造反的可能性要低很多。

所以像前線大將造反這類情況,在宋明清三朝便不怎麼常見。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總而言之,節度使這種制度在設立之初,必然有其合理性。但它的出現,往往代表一個王朝存在統治危機。如若不然,皇帝也不可能自願下放權力。

而隨著危機的加深,節度使制度必然會背離設計者的初衷。

因為受生產力所限,一個中央集權的古代國傢必然是無法長期有效控制距離國傢核心領土太遠的邊境武裝力量的。

所以說,節度使制度是不可行的。

它就像一劑春藥,能暫時解決問題。但從長時間看,用久瞭,終究會傷身。

但話又說回來瞭。不可行,也沒辦法。皇帝沒得選。

不這麼幹,那就隻能主動收縮戰線瞭。放棄西域,放棄漠南,修長城,窩在中原腹地嚴防死守。

但是,看看宋朝就知道瞭。此舉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春藥呢?


更多觀點: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節度使制度,無論在什麼朝代都是不可行的。

讓一個軍頭擁有兵權和地方行政權力,等於是將一個赤裸的美女塞入一個壯漢的被窩。

不排除有個別壯漢能夠控制住自己,不去亂來。

但放在嘴邊的肉,幾乎人人都會吃,至少也是舔幾口。

其實尚且不要說,同皇帝毫無血緣關系的節度使。

歷史上告訴我們,無論中國外國,哪怕是皇帝的親兄弟,隻要像節度使一樣在地方擁有兵權和行政權,建立自己的國中之國,也是極為危險的。

他們反叛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甚至可能造成亡國滅種。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晉朝八王之亂,核心人物有汝南王司馬亮、楚王司馬瑋、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東海王司馬越八王。

這些親王在地方都掌握兵權,又可以控制行政權,自行收稅養兵。

於是,八王聯合造反,僅僅死亡的軍人就高達50萬人,全國大部分地區都遭到破壞。

這場戰亂持續長達十六年,導致全國受到滅頂之災。

資料中這麼寫:這些戰事都對全國不少地區都造成嚴重破壞,饑荒、疫病頻生,亦令不少人被迫離開傢鄉謀生,成為流民,國傢陷入嚴重的混亂中。更重要的是,戰亂後期,晉朝中央政府其實已經失去對大部分國土的控制。中國國內客居的匈奴、羯族、羌人、氐族、鮮卑族等趁機作亂,隨後就出現瞭五胡亂華的可怕局面,北方被胡人控制長達200年之久。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唐朝之所以存在節度使,是收到南北朝影響的胡人風氣,以最大程度提高軍隊作戰能力。

但是,軍隊作戰能力強,有時候是雙刃劍。如果軍隊不服從你,你編組這樣的軍隊,等於是作繭自縛,自尋死路,養著敵人打自己。

唐代的節度使制度,導致大唐最後幾年實際上皇帝隻能控制長安城,全國都已經失去控制。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隨後節度使朱溫篡位,連大唐皇帝都殺瞭,而中國又陷入節度使爭權的五代十國時期。

而五代十國時期,可以說是節度使制度的最好表現。

由於節度使太多,皇帝被節度使殺掉篡位、或者架空篡位,如傢常便飯一樣。

在五代十國,最危險的職業就是做皇帝,很少能有善終的。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所以,到瞭宋代以後,趙匡胤聽從大臣的建議,徹底取消節度使制度,采用以文官控制武官的制度。

此舉雖造成大宋軍事實力的衰弱,卻讓大宋內部非常穩定。除瞭少數敵人入侵的戰亂時期,北宋、南宋南部很少出現戰亂,尤其很少出現武將叛亂現象。

就是因為內部比較穩定,南宋雖弱,仍然能夠和強大的蒙古軍隊作戰40多年才亡國。

如果沒有安祿山的反叛,節度使這個制度可行嗎?

從某種意義上說,今天無論中國美國的軍事制度,也是最大程度上避免出現節度使一樣的軍頭。

以美軍為例,將軍雖可以指揮軍隊,但後勤補給一切都依賴於軍隊供應。隨意美國將軍不存在擁兵自重,興兵造反的可能,因為他無法解決造反後軍隊生存問題。

但你要給美國將軍兼任州長或者市長看看,他們一樣會成為軍閥造反。

其實不要說將軍,大傢看過《現代啟示錄》嗎?

那個美軍上校帶著軍隊深入柬埔寨,建立瞭自己的根據地,有瞭地方行政權和軍隊指揮權,就幹脆自立為王,不服從美軍高層的指揮。

美軍高層無奈,隻能派上尉去殺掉他。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