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這個問題老梁來回答。

瞅著這題目,俺突然想到瞭《我的團長我的團》那個扣瞭鼻屎都要擱嘴巴裡吮一吮的龍文章,這個波皮無賴似的糙漢子。

“你們是沙子做的軍隊嗎?一個能卷走十個,十個能卷走一百個!”即痛又恨:“回去!打回去!告訴河對岸的孫子,咱手裡的傢夥什不是燒火棍!你們還想讓他們挖瞭你們的祖墳,糟蹋你們的姐妹嗎?”

他在怒其不爭,恨其不爭,為什麼會這樣?

但這又能如何,依然阻擋不住被恐懼所籠罩的潰兵,他們害怕,他們怕死,而且怕的要命,哪怕能多活一秒,他們也樂意。

“砰!”盒子炮一槍打爆瞭潰兵中跳的最歡的。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在潰兵的眼中,出現瞭一個利用死亡威脅他們的混蛋。

“打!打回去!沖!沖回去!俺們不要把屁股對著小鬼子。”

吃自己人的子彈,還吃小鬼子的子彈,選一個!

能拆瞭骨頭的重機槍就擺在眾人的眼跟前,前後都是個死,打小鬼子也許還能賺一個。

此刻的龍文章扮演的就是一個督戰隊的形象。不得不說,龍文章是一個短兵相接的天才,俺喜歡這個占人便宜還特別不要臉的傢夥。

挨他一個大耳瓜子,還得跟著他玩命的沖鋒:“媽媽呀!”挨一個耳光還得賠上一條命,值瞭!

刀子捅到鬼子的身體裡,那種暢快,奔跑中盯著鬼子因為恐懼流露出來的害怕,那種痛快,死也要死在沖鋒的路上。

說實話看到這個鏡頭的時候,俺哭瞭,看著他們滿足的笑容,看瞭十次流瞭九次淚!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如果當年大華夏多幾個這樣的傢夥,咱能被鬼子不要臉的喊出三個月占領大華夏的妄語嗎?不能!

恐懼何嘗不是戰場最後一支強心劑,兵法上把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戰場的決鬥往往取決於下場雙方的意志,誰能堅持到最後一刻,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那麼督戰隊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應用而生的。

督戰隊往往擁有精良的裝備,素質超強的士兵來擔當,在大華夏軍閥混戰的時候,督戰隊還被分為大刀督戰隊,手槍督戰隊,以及機槍督戰隊,可謂手段多樣。

但督戰隊,真的能夠起作用嗎?

要俺看,一支沒有靈魂的軍隊,他需要督戰隊,需要他們去維護,去監督整支軍隊的運作!

但一支擁有靈魂的軍隊,督戰隊?這是一個沒有用的擺設,還不如將他們投入到敵對的正面戰場,後方不需要他們。

舉個例子,做個對比,大傢夥就心知肚明瞭。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賀勝橋之戰。這是國民革命軍北伐戰爭路上的一場著名戰鬥,戰鬥雙方是國民革命軍和吳佩孚。

話說吳佩孚的軍隊崩潰瞭,那叫個兵敗如山倒,你跑俺也跑。

陣地眼瞅著就沒瞭,吳佩孚急眼瞭,這就命令他的大刀督戰隊,機槍督戰隊架到瞭賀勝橋上。

在暴怒中的吳佩孚,幹掉瞭十幾個團長,旅長掛在橋頭上示眾。

就算是這樣,依然阻擋不瞭潰兵的腳步。步槍響瞭,手槍響瞭,機槍也響瞭,大刀也砍瞭過來。

而潰兵卻拿起瞭手中的武器,對準瞭昔日的長官,一場自己人的廝殺可就開始瞭。

最終吳佩孚被自己的潰兵逼上瞭火車跑瞭。

這就是一直沒有靈魂的軍隊,面對督戰隊,當敵人給予的恐懼大於督戰隊給予的恐懼,啥督戰隊不督戰隊的,這就是敵人。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潰兵很少攻擊督戰隊,這是在督戰隊的恐懼大於敵人的恐懼,或者督戰隊壓根不會成為潰逃路上的絆腳石的前提下。

如果是面對其他時候的督戰隊,潰兵依然會舉起他們手中的槍,幹掉督戰隊。這種事不在少數。

當年朝鮮戰場上,大宇宙帝國韓國每次要潰逃的時候,他們總是先幹掉督戰隊然後在跑,這已經形成瞭規律瞭。你們不得不說他們的奇葩。

那麼一支有靈魂的軍隊呢?

上甘嶺戰役,躲在地道裡的大華夏軍隊,在夜以繼日的炮擊中,在饑餓的籠罩中,在口渴的煎熬中,他們有督戰隊嗎?

長津湖之戰,面對飛機的轟炸,坦克的炮擊,機槍的掃射,一個連隊的堅持下,能活下來的沒幾個,他們有督戰隊嗎?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在零下四十幾度的嚴寒中,穿著單衣,槍口瞄向大橋的連隊中,他們有督戰隊嗎?到死他們都在盯著那座橋。

不哭!淚水會結冰的,不睡!不然趕不上戰鬥瞭!需要督戰隊嗎?不需要。

他們知道隻要堅持下來,勝利就是俺們的。國傢已經打瞭好多年瞭,他再也經不起折騰瞭,俺們這一代戰鬥已經打多瞭,所以戰鬥在他們這一代結束就好瞭。

不就是命嗎?玩的起!俺死瞭,至少這個國傢還在,這個民族還在,至少他們不用再打仗瞭。

這就是一支擁有靈魂的部隊,他們壓根就不需要督戰隊。

所以抗洪的時候,將軍可以跳入缺口用身體築人墻,士兵也可以!因為他們是一支有靈魂的軍隊。

好瞭,今天就寫到這裡,喜歡的朋友加個關註,順手點個贊呦!


更多觀點:

誰說潰散的軍隊很少攻擊督戰隊的?!這要說說督戰隊的作用機制,從古到今,無論中外,督戰隊的作用就是以少數人,借軍隊組織的力量,用執行戰場紀律威壓多數人,戰場是個讓人高度精神緊張的地方,是真正需要直面生死的地方,再強的軍隊,都無法完全制止有人在臨戰時,精神崩潰,出於本能的潰逃,而戰場一有人逃,更容易帶動一大批人逃,結果明明可以打贏的仗,就這麼崩瞭……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這時督戰隊的作用就體現出重要性來,無論戰前怎麼做動員工作,怎麼強調戰場紀律,一但上戰場,督戰隊就是軍紀的最後底線,它的作用機制就在於最早發現動搖份子,一有苗頭,立即嚴厲警告,當兇狠的警告,稍被質疑,就會直接當場處死動搖者,用他的人頭,來震懾潛在的動搖者,穩定全軍軍心。所以督戰隊最關鍵的作用就是要發現及時、處理果決,不能有絲毫猶豫,必需有殺氣沖天的權威性。至於說潰散的軍隊,不敢攻擊督戰隊,這是一個偽命題瞭:當一支軍隊,還有督戰隊,逃兵還頭腦清醒,知道不能攻擊督戰隊時,絕不是一支潰散的軍隊!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所謂潰軍,那是兵敗如山倒,完全沒有組織建制,發狂一樣隻知逃跑,會瘋子一樣的攻擊擋在他逃跑路線上的一切。歷史上就發生過一場很離奇的戰事,後金建奴第三次入關劫掠,兵鋒一直直指山東,前鋒某營紮營後,第二天因大霧,沒有出動,隻是派偵騎外出哨探,不料數裡外就是山東總兵劉澤清因恐懼後金,蝟集成一大坨的山東地方兵馬,發現後金偵騎後,全軍崩潰,競相逃命,誰知大霧裡遇到的是反方向回營的後金偵騎,十幾萬人朝後逃,卻是朝後金前鋒營方向逃跑,結果十幾萬人在個位數的偵騎追趕下,在大霧裡居然莫名其妙把有兩千多人的後金營沖垮,踩踏如平地,形成後金該次入寇最大損失。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我國古代兵法都有窮寇莫追、歸師毋竭的總結,面對一支崩潰的軍隊,勝利者從後面追擊掩殺才是最好最大限度擴大成果的方式,要堵在前面,即使勝利,也要付出更大代價,這是作為勝利者的敵方,而崩潰散兵己方的督戰隊,在這種時候,試圖阻攔潰兵,根本就無需潰兵攻擊,直接就會被人潮踩死!所以督戰隊必需在部隊最初有不穩跡象時,就鐵血鎮壓住,這時候鎮不住,等崩潰發生,那就無力回天瞭。


更多觀點:

一般情況下不敢,二般情況下不敢把督戰隊生吞活剝瞭。

督戰隊古已有之,古人不叫督戰隊叫監軍。

土木堡之變後,蒙古軍隊圍攻京城,形勢萬分危急,總司令於謙下達一道命令“"臨陣,將不顧軍先退者,斬其將;軍不顧將先退者,後隊斬前隊"。

誰來執行?督戰隊。

古今中外,絕大多數軍隊都有這玩意,有的不承認而已。

為什麼一般情況下,散兵不敢攻擊督戰隊?

如果你問逃兵,他們一定帶著哭腔說:俺一是不敢,二是打不過他們。

一般來說男兒上戰場都是為瞭建功立業,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嘛。

先把信仰放一邊,男兒的血性,軍人的榮譽,都不許自己當逃兵。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當孬種。

什麼情況下會潰散?

敵眾我寡,敵人太多瞭,打累瞭;戰鬥 時間太長,沒有糧食和彈藥瞭;敵人武器精良,攻勢如潮,頂不住瞭。

總而言之,逃兵的精神狀態極差,精神崩潰瞭,意志垮瞭。

督戰隊都是以逸待勞,雙方激戰的時候,他們在嗑瓜子,說風涼話。

而且督戰隊武器精良,戰鬥力超強。

還有,督戰隊大都占據有利地形,居高臨下,易守難攻。

無論是彈盡糧絕,還是精神崩潰,都沒有條件也沒有決心跟督戰隊開戰,攻擊督戰隊也根本沒有勝算。

如果有決心、有槍彈攻擊督戰隊,還不如跟敵人酣暢淋漓,痛痛快快幹一場。

因此,一般情況下,潰敗的士兵輕易不會攻擊督戰隊。

但是二般呢?

什麼情況下,潰兵敢攻擊督戰隊?

潰散士兵人數少的情況下,他們不敢攻擊。

如果人數多瞭,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天王老子也敢殺。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俗話說,兵敗如山倒;像潮水一樣潰退的士兵,如果遇到瞭督戰隊開槍,他們會像踩死螞蟻一樣幹掉他們。

因為督戰隊人數比作戰部隊人數要少得多,不會10萬人在前線,30萬人當督戰隊。

真正遇到這樣的情況,督戰隊如果敢開槍,那是活膩瞭。

我們知道,蘇德戰爭爆發後,前幾個月,戰鬥民族就有380萬士兵投降,基輔戰役一戰就有60萬蘇軍被俘。

蘇軍的督戰隊哪裡去瞭?

或者是跟大軍一起投降,或者是被碾壓成粉末瞭。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基輔戰役蘇軍戰俘

即使是斯大林發佈瞭駭人聽聞的227命令,對臨陣脫逃和投降者格殺勿論,還要株連傢屬,戰爭後期還是有200萬蘇軍被俘。

要知道潰散的人數肯定要比當俘虜的人數還多,因為當俘虜是叛徒,性質更嚴重。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戰鬥民族不怕督戰隊,中國軍隊(軍閥、國民黨)自然也有這種現象發生。

最典型的攻擊督戰隊,發生在北伐期間的賀勝橋之戰。

此戰國民革命軍主力是葉挺將軍率領的獨立團,打起仗個個如餓虎撲食,吳佩孚軍隊根本擋不住。

北伐軍攻破吳佩孚的第一道陣地後,吳大帥急瞭,他親率督戰隊、大刀隊、機槍手列於賀勝橋上誰退殺誰。

但潰兵報名要緊,才不管你那麼多呢。

吳大帥怒目圓睜,下令機槍手"向退卻者掃射,積屍累累,血流成河。"

因為橋面狹窄,敗軍起初無法跟督戰隊硬拼,紛紛扔掉槍支,跳水逃跑者。

吳大帥氣急敗壞,連砍10餘個旅、團長的腦袋,讓人掛在電線桿上示眾,對著逃兵高喊:看見沒有,這就是逃跑的現場。


這樣一來,逃兵們急瞭:老子是來賺軍餉養老婆孩子的,不讓老子後退,老子死瞭傢人誰養?他奶奶的,老子和你拼瞭!

潰兵後退無路,反戈一擊,紛紛向督戰隊開火。

於是,敵軍內部,開始瞭互相殘殺。

國民革命軍一看大喜,乘機奪取賀勝橋。

吳佩孚見大勢已去,倉皇驅車逃跑,跑得再慢點,恐怕老命也搭進去瞭。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無獨有偶,在南京保衛戰中,類似的情況也發生過。

唐生智在開戰前表示要跟南京共存亡,看形勢不妙,自己先撤瞭。

由於倉皇逃竄,督戰隊沒有接到撤退命令。

扼守長江北岸和挹江門的督戰隊36師,對於撤退的國軍大開殺戒。

潰退士兵急瞭,老子是奉命撤退,你們這是咋的瞭。

拼瞭吧,弟兄們。

結果雙方展開激戰,殺得血流成河,日軍看見樂壞瞭。

為什麼有人說潰散的軍隊基本上很少敢攻擊督戰隊?

說句良心話,在大局已定,不能翻盤的時候,一個合格將軍應該愛惜士兵的生命,不要讓士兵做無謂的犧牲。

該撤撤,該投降投降,這是為瞭保存實力,日後再戰。

太平洋戰爭菲律賓戰役中,溫來特將軍,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果斷下令7.5萬名巴丹半島守軍(其中美軍9300人)向日軍投降。

盡管這些美軍受到瞭日軍虐殺,但畢竟大多數士兵還是保全瞭性命。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