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當然是道臺比知府大瞭。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明清兩朝,地方行政分為省、府、縣三級。

省一級的最高行政長官,在明初,最早是佈政使和按察使。

佈政使主管民政,俗稱“藩臺”,從二品。

按察使主管司法,俗稱“臬臺”,正三品。

這兩個長官,雖然級別上有高低之分,但政治地位是一樣的,都是知府的直接上級,皇帝的直接下級,對皇帝直接負責。

明初,皇帝之所以要把省一級的管理權限進行分割,主要是為瞭讓佈政使和按察使在基層相互制約,避免像元朝那樣,封疆大吏在地方上一傢獨大,造反威脅朝廷。

但這樣的分權管理,也存在一些問題。

那就是如果碰上難搞的事情,比如一定規模的農民起義或外患入侵,佈政使和按察使可能會相互推卸責任。辦不成事。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明朝中期,藩臺衙門和臬臺衙門就經常扯皮推諉。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於是乎,後來的明朝皇帝就在佈政使和按察使之上,增加瞭巡撫。(明朝地方還有一個都指揮使,與佈政使和按察使合稱三司)

每當地方上出現難搞的事件時,皇帝就派巡撫下去,統籌指揮三司解決問題。

巡撫這個官職,俗稱“撫臺”。

起初是不固定的。需要的時候,皇帝才臨時設立。派京官下去。不需要瞭,就撤銷。把官員再召回朝。

後來,明朝皇帝覺得常設巡撫,更便於對地方進行管理。於是,巡撫才變成瞭一個固定的職務,成為一省最高領導,管理三司,常駐在地方。既管理地方的行政、司法、經濟,也管一部分軍事。

又後來,到瞭明末。由於戰爭的規模是越來越大。外患或內部的農民軍,經常是跨幾個省運動作戰。

於是,皇帝在巡撫之上又設立總督,負責兩到三個省的行政、經濟、司法和軍事。

總督這個官職,俗稱“制臺”。

起初也是不固定的。需要的時候才設立,不需要瞭就撤銷。

後來,也是因為皇帝覺得常設總督,更便於管理地方。於是總督也變成瞭固定職務,成為兩至三個省的最高領導。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與佈政使和按察使的關系一樣,總督和巡撫雖然級別上有高低之分,但它們沒有行政上的隸屬關系。他們都直接對皇帝負責

區別隻在於,總督往往統轄數省的行政、經濟和部分軍事權。而所有的巡撫都隻統轄一省行政、經濟和部分軍事權。

需要註意的是,雖然佈政使和按察使是總督和巡撫的下級。但總督、巡撫對佈政使、按察使沒有任免權,隻有評價權

也就是說,朝廷考察佈政使、按察使時,總督和巡撫的評價,能影響佈政使、按察使的升遷或降級。

但是,督撫不能直接任免藩臺和臬臺。二司長官的任免權,在皇帝手上。

這一點在很多歷史劇中也有演繹。

比如《雍正王朝》中,江蘇巡撫李衛要在轄區內推行“攤丁入畝”。

他讓江蘇按察使落實政策,但按察使黃倫故意頂著不辦。李衛無法撤換黃倫,最後隻能想別的辦法,才搞掉瞭黃倫。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清朝入主中原後,大體借鑒瞭明末官制。

總督、巡撫、佈政使、按察使,均保留。

佈政使依然是從二品。

按察使依然是正三品。

巡撫固定為從二品,與佈政使一樣。但如果巡撫加兵部待郎銜,則為正二品。

總督固定為正二品,比巡撫高半級。但如果兼兵部尚書銜,則高配至從一品。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如果說清朝的總督和巡撫相當於現在的省書記或省長。那清朝佈政使和按察使,就相當於副省長。

既然是副省長,那佈政使和按察使,自然就有助手瞭。

佈政使的助手,在明朝叫左、右參政。品級為從三品

左、右參政之下,還設有左、右參議。品級為正四品

按察使的助手,在明朝叫按察使副使。品級為正四品

按察副使之下,還有僉事。品級為正五品

這些左、右參政,左、右參議,按察副使,僉事。其實就是“道臺”的前身。

他們的工作就是替佈政使和按察使,下到府縣巡查工作。負責收稅和監督。

隻不過,他們當時的正式職務還是佈政使參政或按察使副使,還不是道員。

他們的身份也是佈政使或按察使的屬官。還不是獨立的一級。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清朝入關後,起初和明朝一樣。

但到瞭乾隆時期,估計考慮到佈政使和按察使的工作任務也很繁重,無法對每一個州府廳都能做到有效的管理。於是便幹脆把各省劃分為若幹道,把佈政使和按察使的副手派到各道坐鎮。

佈政使派出的副手,叫“守道”。

按察使派出的副手,叫“巡道”。

另外,漕運總督和河道總督之下,也有道員派到各道,分別為“河道”和“糧儲道”。

於是,之前所謂的佈政使左、右參政;佈政使左、右參議、按察副使等職務,就全部一並取消瞭。隻留下守道和巡道,全部統稱為道員,一律為正四品

而這樣一來,道員就脫離瞭兩司,從佈政使和按察使的副手,變成瞭佈政使、按察使與知府中間的獨立的一級

道員變成正式的一級後,知府若有文書,必須要先上呈給道臺,由道臺轉送兩司,最後再由兩司呈報給督撫。

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清朝的知府,就降瞭半級。從明朝的正四品,降為從四品。從佈政使和按察使的下級,變成瞭道臺的下級。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值得一提的是,清朝中後期,道臺還有瞭向皇帝密奏的權利,是皇帝監視總督、巡撫和兩司長官的眼線。而這種皇權特許的密奏之權,是知府不具備的。

所以說,道臺比知府地位高。無論是品級還是實權,都比知府高。

當然,這裡說的知府隻是一般知府。如果是順天府尹和奉天府尹,那又另當別論。

因為這兩個府的知府,地位特殊,都是正三品官階,比道臺要高。


更多觀點:

道臺是清朝特有的一個官職,可別小看道臺,其地位要比知府大上不少。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道臺又稱道員,是清朝一個特有的官職,其他朝代並不存在,而在清朝,道臺屬於一個“萬金油”般的角色。

清朝時,對於地方上的行政級別劃分共分為省、府、縣三級,其中,省的級別為最高,而省裡最高一級的行政長官,就是我們熟悉的總督和巡撫。

不過,總督和巡撫兩者之間,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比如,清朝總督的官階,一般是正二品,而巡撫的官階,大多數則是從二品。

除瞭官階高低有所不同之外,兩者所能行使的權力范圍同樣也有區別。

清代的巡撫,一般是掌管所在省的軍政、民政、吏治、刑獄、關稅、漕政等,而總督有時候可能會督管多省。

尤其是在清朝,總督督管多省的現象十分普遍,我們在電視劇中也會經常看到,比如直隸總督、兩江總督、湖廣總督等。

像李鴻章、張之洞以及袁世凱,就曾經先後擔任過湖廣總督。

清朝之所以要設置負責多省事務的總督一職,就是希望通過總督,來加強對地方上的管理,並且,總督最大的作用,就是協調各省、各縣,以達到統一事權的目的。

同時,有一個負責多省的總督存在,還能起到防止各省之間互不相熟,遇到事情互相推諉的情況發生。

除瞭地方上的總督之外,清朝還設有專管某項具體事務的總督,如漕運總督、河道總督等。

這類總督的最大特點,就是隻負責與職務相關的具體事宜,而不是像地方上的總督那樣全面抓,因此行政級別也就相對低瞭很多。

不過,不管是總督也好,還是巡撫也好,其設立的根本,還是古代皇帝鑒於協調統籌地方事務才來的。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也就是說,總督和巡撫最早的性質,是屬於“特派員”性質,比如像明朝時,就是在朝廷需要處理某項事務時,委任某個官員擔任總督去辦理,而該項事務辦理完畢後,總督一職也會被撤銷。

隻不過,到瞭後來,明朝的皇帝看這種特派方式比較好使,才逐漸將這兩個官職給固定瞭下來,而清朝入關後,沿襲瞭明朝的官制,因此總督也就繼續被沿用。

而在明清兩代的官制中,除瞭總督和巡撫外,省一級地方上,還存在有佈政使和按察使。

佈政使一職,源自明朝洪武年間,朱元璋登基稱帝後,為削弱和分割地方上的權力,撤除元代的中書省,設立佈政使司,並設左右兩名佈政使,分管全省民政事務。

當然,一個省的行政事務,不僅僅隻有民政,還有十分重要的“刑名”,而為瞭不讓佈政使專權,按察使就派上瞭用場。

按察使這個官職,早在唐代就已經存在,不過,當時的按察使,主要職責是巡察、考核吏治,說白瞭就是皇帝派出去的督察員。

而到瞭宋代,按察使不再負責考核吏治,而是專一負責一省的司法刑獄。

朱元璋建立明朝後,官制仿照宋朝,不過,在一省的行政長官中,又增加瞭都指揮使,也就是說,最初明朝一個省的最高行政長官,是佈政使、按察使和都指揮使。

這三者中,佈政使管“民政”,按察使管“刑名”,都指揮使則管“軍務”,三者統稱為“三司”。

清朝入關之後,裁減掉都指揮使司,隻設佈政使司和按察使司,因此也被稱作為“二司”。

通過上述我們可以得知,總督、巡撫、佈政使和按察使,均為省一級的行政長官,而在他們之下,就是我們常說的知府。

知府這個官職,起源於唐代,最早叫做府尹,其具體職責為“掌宣教化,歲行屬縣,觀風俗,錄囚徒”等。

但從工作主要職責上來看,唐代的知府與後世朝代的知府大同小異,不過,行政級別卻相差不少。

唐代時,知府為從三品,但在宋代和明代,知府改為正四品,到瞭清代再次降級,變為從四品。

而在知府之下,就是地方上最後一級行政單位,也就是縣令,又稱作知縣。

說完省、府、縣這三個級別的行政長官,我們再來說說清朝一個獨有的官職,也就是前文所說有“萬金油”之稱的道臺。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在清朝之前,是沒有道臺這個官職的,道臺真正意義上出現的時間,大約是在順治年間。

前文講過,地方上的最高行政長官,固定的是佈政使和按察使,而既然作為一個省的最高長官,那麼身邊自然有助手,來幫助他們處理日常政務。

這些佈政使和按察使的助手,在清朝分別叫做“參政”和“按察副使”。

而在“參政”和“按察副使”之下,還設有參議和僉事,其工作職責同樣也是協助佈政使和按察使處理各項地方上的事務。

比如下去收稅,再比如監督各縣,代表佈政使和按察使對官員進行巡查,說他們是一省之長的秘書也不算為過。

而這些人,就是清朝道臺的前身。

乾隆登基後,考慮到佈政使和按察使的工作繁重,就有心想幫助他們減輕部分工作負擔(其實也是為瞭監督和分解地方長官的權力),就有意把參政、按察副使等助手級別的官員,單獨劃分出來。

如何劃分呢?就是把全省分為若幹道,並把參政、參議等助手,分別派往各府各縣去坐鎮,以監督當地官員。

這樣一來,原本是助手角色的參政、參議,就成瞭一個獨立的官職,因其負責的是一個或者多個道,所以也被稱作道員。

需要註意的是,清代的道員分工非常詳細,河、糧、鹽、茶等事務均由不同的道員負責,而其官職名稱也跟隨其負責的事務不同而不同。

比如負責糧食的就叫做河道,負責鹽茶的就叫做鹽茶道等,另外還有“守道”和“巡道”。

而從行政級別上來說,道員是低於總督、巡撫以及佈政使和按察使的,但同時又高於知府,因此,道員要比知府大上一級。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另外,清代的道員官階一般為正四品,這也比知府的從四品要高。

那麼,道員在日常工作中,是如何與上下級之間進行運作的呢?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某個地方的知府,有事情需要向該省的佈政使匯報,就需要先看所匯報的事情屬於哪一道。

確定完哪一道之後,比如糧食問題,知府就會將文書遞交給相關的道員,也就是糧道,再有糧道審核之後,遞交給上一級的佈政使。

之所以說道員是”萬金油“,是因為其本身就具備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地方上的事務,需要道員向上傳遞,而省裡有什麼指示,同樣也需要道員向下傳達。

到瞭後來,也就是乾隆末年和嘉慶初年時,道員的權力得到瞭增加,當時朝廷下令,道員有密折封奏的權力,這就讓道員地位更高。

因此,為瞭以示尊敬,逐漸有人開始稱呼道員為道臺,久而久之,道臺這個稱呼也就流傳開來。

不過,道臺有一點很特殊,他雖說比知府級別要高,但卻不像知府那樣具備地方行政單位性質,從嚴格的意義上來講,道臺與最早的總督在性質上類似,都是屬於“特派”性質。

隻不過,總督是朝廷特派,而道臺則是由省裡特派。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要是套用在我們現代,道臺的行政地位,有點像省級的事業單位一把手,比如稅務局一把手、水利局一把手等。

也就是說,道臺所能行使的權力,僅限於其負責的那個業務領域,而在這個業務領域之外,道臺是無權插手當地事務的。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清代各省的道臺數量不一,並且道臺的設定,也會根據該省的經濟、人文,甚至包括所在區域的不同而設定。

比如,在江南等地,由於這裡是糧食和財稅重地,因此糧道官就會相對多一點,而在沿海城市,則設立有內地沒有的海防道,這種情況,在清朝十分常見。

由此也可以看出,道臺本身確實具備“特派”性質,說白瞭,道臺就是省級行政機構的派生物。

而由於負責的區域和業務范圍不一樣,導致瞭清代的道臺級別不一,有些道臺因為所處重要之地,其級別就很高,甚至還有人做到瞭二品的地步,而有些偏遠處的道臺,沒有什麼能夠對其進行支撐,因此級別就很低,隻能止步於四品。

而這種品階高低不一的情況,就造成瞭有些時候尊卑不分的事情發生,在光緒年間,就有大臣李慈銘對此提出瞭反對意見。

在他看來,當前的道臺在品階上“ 尊卑不別,等級不明” ,常有越級加封的例子,這樣就會讓其他官員心生不滿,並且還會造成官員們對朝廷的官位晉升失去敬畏之心。

因此,李慈銘就建議,應該把道臺固定在某個品級,不能出現太高品階的事情。

不過,他的建議最終並未獲得批準,而在此之後,由於清廷大量缺乏人才,因此跳級加封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最終形成泛濫。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綜上所述,清代的道臺,屬於是省級行政機構為瞭更進一步的細分權力,所衍生出來的派生物,是介於省級與府級之間的一個特有官職,而由於其行政權力的特殊,因此道臺就要比知府大上一級。


更多觀點:

清朝設立省、府、縣三級行政機構,統治者全國設瞭18個行省,設府188個,設縣1546個。

而在編織裡,裡面沒有“道”一級行政機構。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道的地位非常微妙,說它是地級市,卻又不是;道臺的身份一言半語也說不清楚,有時候它是四品官,有時候是三品,甚至是二品、一品。

首先可以確定的是,大清朝道臺是四品官,而且最低為正四品官,甚至有的道臺是從三品官,個別情況下道臺還是二品;知府也是四品官,但最高是從四品,道臺當然比知府大。

說起清代的官職,最廣為人知的怕是知府,所以才會有那句膾炙人口的“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

道臺知名度雖然不那麼高,但是他們的俸祿比知府高得多,年收入(年俸 祿米 養廉銀)在是知府的兩倍左右。

所以說同為地方官,大清的“道臺”,比知府的“人氣”高得多。

比如蒲松齡小說裡有王道臺,馮驥才小說裡有賀道臺,陸士諤小說中有風流道臺。

魯迅小說《故鄉》裡雖然沒有道臺這個角色,但也有道臺一詞出現。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迅哥兒的老鄰居楊二嫂曾經非常羨慕地說“阿呀呀,你放瞭道臺瞭,還說不闊?你現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門便是八抬的大轎,還說不闊?”

《故鄉》描述的是民國時期的場景,宣統皇帝已經退位,百姓還對道臺津津樂道;道臺的牛氣可見一斑。

清朝末期的劊子手徐錫麟,就是捐道臺的資格去安慶任職,進入大清官場。

清末首富盛宣懷的大公子,曾是湖北候補道(候補道臺),官至二品。

盛宣懷的合作夥伴,有打工皇帝之稱的清末巨富鄭觀應,在富可敵國的情況下,也買瞭個侯補道的官。

就連慈禧的弟弟桂祥,也夢寐以求當粵海關道員。

“道臺”(道員)魅力為什麼這麼大?

道臺,是大清首創的官職,在清朝建立之初稱為“道員”。

清代的地方機構跟中國歷代沒有什麼不同,也是分"省、府、縣"三級。

省的最高官員為總督和巡撫,他們是最高地方行政長官,其中總督為正二品,巡撫為從二品。省下面一級是府,府的首長是知府,知府最初為正四品,後來降級為從四品。

縣是封建王朝最低一級地方行政機構,縣衙的長官是知縣,級別是正七品,即人們常說的七品芝麻官。

清朝建立之初,道員官階並不固定,是臨時性的兼差;直到乾隆時期(乾隆十八年),道員的官階才固定下來,一律定為正四品的地方長官。

個別情況下,道臺也有成為正三品甚至正二品的,比如盛宣懷的大公子。

紅頂商人胡雪巖,也曾經捐瞭個道臺,級別就是二品。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甚至在個別朝代,比如在乾隆嘉慶時期,個別道臺還像欽差一樣,代表皇帝行使職權,到各地完成使命,手握“密折封奏”的大權。

到瞭光緒時期,道員的級別更高;光緒時期的禦史李慈銘曾經說過“今則外官道員多至二品,其封皆至一品矣.”

能賺“十萬雪花銀”的地方知府,權力顯然不能跟道臺比肩。

之所以那麼多人對道臺趨之若鶩, 不僅僅是因為它的級別高,而是權力大,是個肥得流油的差事。

道臺級別雖然是介於總督、巡撫和知府之間,但嚴格地說,道並不是一個純粹的地方行政機構;或者說道臺不完全具備地方政府性質,實際上它不過是省級行政機構的派生物,怎麼說都比知府級別高。

以《光緒會典》記載,清代的道臺,分為兩種,一種是“分巡道”,另一種是“分守道”,即“民事行政道臺”和“具有特殊職能的行政道臺”。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前者是省級督撫和地方府縣官員的承上啟下的聯系人,既有“觀察”(監督)地方行政的權力,也有署理河務、水利等地方事務的職能。

後者則專門負責特殊事務,即外快非常多的行業,比如“糧道”、“鹽道”、“河務道”、“提學道”、“茶馬道”、“分巡道”、“海防道”、海關道,屯田道等。

在清代的地方行政體系裡,“道臺”責任重大,權力不小;他們既肩負著監督行政官員的責任,又負責多項關乎國計民生,油水很多的事務。

官大一級壓死人,知府見瞭道臺,都是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為有時候他們不僅掌握轄區經濟資源,還掌控那裡的人事組織資源和司法資源。

比如《官場現形記》中何藩臺是鹽法道的道臺,在任期間讓幾個兄弟、幕友充當掮客,進行公開賣官。

不僅如此,道臺中的巡道還主管理刑名訴訟諸事,負責糾正冤假錯案。

即使地方駐軍將領,也要看道臺臉色,不敢得罪他們。

因為部分道員還額外加兵備銜,此類道員皆可節制所轄境內的都司、守備、千總、把總等軍隊將領,成為該轄區最高的文武長官。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而且在特定時期,有的道臺本身就是更高級別的官員兼任,其職權可想而知。

從某種意義上說,道是地方行政的樞紐,地位非同小可。

所以也就不難理解,清朝末期,那麼多風雲人物,都要對道臺一職趨之若鶩,不遺餘力要捐一個道臺,以此為榮。

即使不在關鍵部門的道臺,手中掌握的實權也比知府要大,掌握的資源也比知府多:而且最叫知府羨慕的是,他們管的具體事務少,肩膀上的責任輕,活得逍遙自在。

比如的所謂的“糧道”,每年工作的重中之重,不是運糧,而是負責省一級行政機構的應酬,即招待官員,籌備宴席。

把上級藩臺臬臺(省級最高長官)各衙門都叫來聚餐,交流工作經驗。

清末哈爾濱的道臺府,裡面有16個廚子,長年忙得不可開交,負責招待各路官員、各國使節,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

京城的官員等重要客人到道臺府,一般都用“鰉魚宴”招待,宴席的主菜是鰉魚,體長可達5米,重逾千斤。

由此可見,道臺的工作壓力主要是胃部壓力非常大,對健康的危害可想而知。

盡管壓力山大,但大傢越是艱險越上前。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曾經擔任光緒年間江西道員的張集馨,在《道咸宦海見聞錄》中直言不諱地說:自己作為陜西糧道的“道臺”,為避免失去工作,每年要給西安將軍送五次禮,每次白銀在800兩以上。這還不算,每個季度還要給陜西巡撫送禮,每次白銀不低於1000兩。

至於給門包等人的“禮金”同樣非常可觀,甚至高於給上司送禮的金額。

“道臺”如果用自己的俸祿送禮,恐怕早就傾傢蕩產瞭,他們合法收入不吃不喝也不夠花的。

但他們還是樂此不疲,因為投入產出比太高,送禮的錢沒有一分錢需要自己掏腰包。

無論是“糧道”“鹽法道”還是“河道”,都是大清朝支出最高的項目,(清王朝每年花在“河工”上的錢,幾乎占瞭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而且河道和鹽道根本沒有辦法核查賬目。

洪水來瞭,不顧一切加固堤壩、抗洪救災,你能算出往河裡投入多少石頭和沙袋?

至於食鹽,在運輸途中也是要損耗的,損耗多少怎麼計算,誰說瞭算?

如此“肥缺”誰都舍不得失去,它是聚寶盆,能招財進寶,為瞭保住它就要舍得付出,上下關系打點好。

這就造成瞭一個怪現象,越是投入多,洪水越是泛濫成災;越是損耗大,運到的官鹽量卻逐年減少。

清朝的道臺是個什麼官,比知府大嗎?

晚清《見聞瑣錄》裡更做過統計:每次清王朝治河的經費,“河督去十之一,河道、河廳、師爺、書辦、青役 以次亦各去十之二。”基本啥活沒幹,就給分個精光。《清俾類鈔》也記載,隻要有“河工”,“河道”必然組織宴席,一頓宴席要吃三天三夜,宴席上雲集各種奇珍。類似“折騰”裡,“道臺”們都是其中連接各方利益的“中堅力量”。

如此特殊角色,也就不難理解“道臺”們為何受歡迎,甚至惹得晚清有錢人們砸錢買。

晚清小說《官場現形記》裡有一句入木三分的話:“江南有三多,婊子多,驢子多,候補道多。”

道臺是大清行政官員,應該為君分憂,為國盡職,為民楷模。

可是事實上他們早就忘瞭自己的職責,幹的是中飽私囊的把戲,表面道貌岸然,背地裡骯臟無比。

從早年的“朝廷樞紐”,到與“婊子”“驢子”成為一丘之貉,叫人啼笑皆非。

由此可見,道臺不但級別比知府高,貪腐起來也比知府厲害;三年清道臺,何止萬兩雪花銀?

大清“道臺”們的墮落,何嘗不是晚清王朝興衰的一個縮影?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