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農民出身的朱元璋經過十幾年的奮鬥,建立瞭大明王朝,開國時,朱元璋封瞭六位公爵,這六位都是功勛卓著的大功臣,建立王朝之後的朱元璋以屠殺功臣著稱,那我們來看看這六位公爵最後都是什麼下場?

韓國公李善長

李善長是文臣,在朱元璋在外征戰的時候,為他留守後方,輸送糧草,建國之後卻被朱元璋認為是他的第一功臣,他就是朱元璋的蕭何。洪武初年被封為宣國公,到洪武三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將其晉升為韓國公,位極人臣。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李善長向朱元璋推薦瞭胡惟庸,洪武十三年胡惟庸因謀反被誅殺,李善長險些被牽連。洪武二十三年,李善長還是沒有逃過厄運,最終還是因為胡惟庸藍玉謀反案被殺,全傢七十餘人都被處死,隻有一個娶瞭公主的兒子免死,被流放。至此,韓國公的爵位自然也無法流傳瞭。

魏國公徐達

徐達是朱元璋的第一武將,為明朝開國立下汗馬功勞,他跟隨朱元璋東據張士誠,西滅陳友諒,1367年與常遇春一起統兵北伐,“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後攻克元大都,消滅瞭元朝。隨後又繼續征討北元殘餘勢力。洪武三年(1370年),晉封為魏國公。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1384年,徐達患瞭背疽,到次年二月病重去世,野史故事中多有傳聞說朱元璋得知徐達患瞭背疽之後還賜給他發物蒸鵝,導致徐達病重而亡,但是此事並無正史記載。徐達死後,為表示哀痛,朱元璋將其追封為中山王。

而徐達的後代不僅僅將魏國公的爵位傳到瞭明末,而且他的後代中還新增瞭一支公爵,定國公。

徐增壽是徐達的第四子,所以他沒有資格繼承父親的魏國公爵位,魏國公爵位由徐達長子、徐增壽的大哥徐輝祖繼承,原本徐增壽是與公爵無緣的瞭,但是恰恰碰到瞭朱棣發動瞭靖難之役,雖然朱棣起兵之初並不順利,但是最終在諸多內線的幫助下朱棣還是順利的取得瞭靖難之役的勝利,奪取瞭侄子朱允炆的皇位。徐增壽就是內線之一,後來被建文帝所殺。

等到朱棣進城登基之後,為瞭表彰徐增壽對自己的忠誠和貢獻,追封其為定國公,世襲罔替,令其子徐景昌繼嗣;而徐輝祖雖然站錯瞭隊且死不認錯,但是顧念其父徐達的功績,以及弟弟徐增壽的擁戴之功,仍保留其魏國公爵位。

這樣徐傢一門就有瞭魏國公和定國公兩個爵位,後來定國公一系跟隨朱棣遷都到瞭北京,而魏國公徐輝祖一系則繼續留在南京,兩支都一直傳承到明末,一門兩國公,分居兩京,也是曠古未見之奇景。

曹國公李文忠

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外甥,但是他的公爵並不是靠裙帶關系而來的,而是他自己一刀一槍拼來的,他是朱元璋開國的重要將領,十九歲從軍,跟隨朱元璋東征西討,後來跟隨常遇春北伐元朝,在常遇春病逝之後,代替常遇春繼續北伐,俘獲瞭元順帝的孫子以及後妃,宋、元兩朝的玉璽等寶物。被封為曹國公。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洪武十六年冬天,患重病,朱元璋親自前去探望並囑咐太醫護理用藥,洪武十七年病逝,被追封為岐陽王。

後來,李文忠的兒子李景隆繼承瞭爵位,在靖難之役中李景隆表現很差,身為建文帝一方的他在多次戰鬥中失常,損兵折將,最終還在防守南京城的時候獻城投降,因而也得以保留爵位。永樂二年因被告發“大逆不道”而被削去爵位。嘉靖十一年,李文忠的六世孫李性封臨淮侯,降瞭一等。

宋國公馮勝

馮勝原名馮國勝,起初在元末亂世之中他與哥哥馮國用一起結寨自保,後來投靠朱元璋,開始瞭傳奇的一生。他參與過朱元璋的歷次重大軍事行動,如救援安豐、與陳友諒決戰鄱陽湖、俘虜張士誠等。洪武初年,率軍北伐,連戰連捷。後又參與明朝遼東的軍事行動。馮勝因為戰功而被封為宋國公。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洪武二十七年,因為藍玉案被牽連,以藍黨被賜死。

衛國公鄧愈

鄧愈,明朝開國名將,鄧愈的主要軍事戰績在江南、江西一帶,在著名的“洪都保衛戰”中配合朱文正防守洪都,阻止瞭陳友諒的進攻,為朱元璋回師救援爭取瞭時間。之後,在徐達、常遇春北伐的時候,從河南出兵配合大軍北伐。洪武三年,又攻克烏斯藏部,招降瞭吐蕃,因功被封為衛國公。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洪武十年,因病去世,年僅41歲。朱元璋聽到消息後十分悲傷,追封其為寧河王。

鄧愈長子鄧鎮襲封衛國公,改封申國公。其妻是李善長的外孫女,李善長因為胡惟庸案獲罪,鄧鎮受牽連坐罪被殺。1532年(嘉靖十一年)四月,鄧愈的後代續封定遠侯,世襲爵位,直到明末。

鄭國公常茂

常茂,是常遇春的兒子,因為常遇春在北伐過程中病逝,朱元璋感念常遇春的功勞,將其兒子封為鄭國公,可惜常茂並沒有繼承他父親的軍事才能,卻有著一般官二代的驕傲自大,後來因為和嶽父馮勝一起出征納哈出時,納哈出投降,在宴會上常茂得知納哈出準備逃跑,於是他不聽嶽父指揮,擅自行動,結果導致納哈出部潰散,後被解除兵權,安置到龍州。

洪武二十四年,常茂病逝。常茂無子,其弟常升襲爵,後因牽涉藍玉案被殺。

所以,真正傳到明末滅亡時還是公爵的隻有魏國公徐達一傢,而且還多瞭一傢公爵,可謂是明朝除瞭朱傢以外最成功的傢族瞭。


更多觀點:

大明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經過十六年的艱苦征戰,當年的淮西貧苦農民朱重八、參加義軍後改名為朱元璋的吳王終於掃平瞭南方的各個競爭對手,在應天府(今南京)正式登基稱帝,建立瞭大明王朝,朱元璋即大明開國皇帝——明太祖。同一年,明軍在征虜大將軍徐達、副將軍常遇春的率領下,舉兵二十五萬出征,發動瞭統一全國的北伐作戰。

至閏七月,明軍先後攻克直沽、通州,包圍瞭大都,元順帝於閏七月二十八夜,率皇室後妃及文武大臣等自大都健德門逃往上都,元朝由此放棄瞭對中原漢地的統治。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初二,明軍進入大都,南北一統,太祖下詔改大都為北平,大明宣告成為天下新的主人。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攻克大都後,徐達、常遇春繼續率軍西征,擊破元山西守軍,收復山西。此後,徐達和常遇春分兵,徐達向西進攻,先後收復陜西、甘肅、寧夏等地,常遇春則回師北平,聯合副將軍李文忠部,擊敗北元南下進攻北平的軍隊,然後率軍千裡追擊,直驅北元上都,迫使元順帝放棄上都逃到應昌(今內蒙古克什克騰旗西北達裡諾爾),常遇春隨即率軍攻克北元上都開平府。

就在兩路明軍接連獲勝的時候,北伐明軍副將軍常遇春在洪武二年(1369年)七月初,自開平府勝利南歸、行至柳河川時,突然在軍中患急癥,不治而亡,年僅四十歲。太祖接到常遇春病逝軍中的噩耗後大為震悼,下詔命常遇春長子常茂迅速北上,迎接其父的靈柩,運回應天府,賜葬於鐘山之下,太祖親自出席常遇春的葬禮,並奠酒舉哀、致祭。

而徐達率領另一路明軍,則在隨後趕來的征虜右副將軍馮勝、左副將軍鄧愈支援下,西征接連獲勝,在平定山陜、甘寧及河西諸城後,回師自雲州(山西大同)、居庸關等地出塞,經野狐嶺、興和(河北張北)、駱駝山(河北沽源境內),兩路包抄進攻應昌。

洪武三年(1370年)五月,元順帝在應昌病逝,北元皇太子愛猷識禮達臘(即北元昭宗)放棄應昌,北逃和林(今蒙古國前杭愛省西北部)。明軍李文忠部率先攻克應昌,擒獲北元文武大臣數百人、及北元昭宗次子買的裡八剌(身份存疑,或許是元順帝之子)。李文忠克應昌、率軍回師途中,又破北元殘餘勢力駐守的興州(今河北灤平),俘降元軍三萬餘人。徐達、馮勝、鄧愈、及常遇春病逝後由李文忠代管的各路北伐明軍會師後,奏凱而還,勝利回到京師應天府(南京)。

北伐大軍在徐達的率領下、勝利返回京師時,太祖親自到龍江迎接,並在皇宮中舉行盛大宴會,給功勛卓著的諸將慶功。

之前,洪武二年(1369年)的時候,太祖為瞭給起兵以來就追隨自己,奮勇作戰、出生入死的諸開國功臣們酬功,已經在京師雞籠山上提前建造瞭“功臣廟”,以“起兵以來、立有大勛諸臣,其戰歿者塑像供奉,在世者虛位以待”為設立前提,在功臣廟內設立瞭二十一個神位,以供奉、褒獎那些為建立大明王朝而立下汗馬功勞的功臣們。不過彼時太祖還沒有正式給各功臣賜爵位、賞名號、定歲祿。

至洪武三年(1370年),明軍北伐大獲成功,北方及西北各地都被大明收復,天下初定;於是,太祖在這一年的十一月,舉行瞭大明王朝第一次大封功臣典禮,將立下瞭赫赫戰功的武臣們,以及部分居中策劃、運籌帷幄的高級文官們各自授予公、侯、伯三等爵位,以示對開國功臣們的酬庸、記功之意。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在洪武三年(1370年)十一月的這一次大封功臣中,太祖在開國文武群臣中共冊立瞭公爵六人、侯爵二十八人、伯爵二人。其中,最高等級的公爵為:韓國公李善長、魏國公徐達、鄭國公常茂、曹國公李文忠、宋國公馮勝、衛國公鄧愈;諸位公爵在日常朝會、宴饗、大典時的排班中,皆以韓國公李善長為排名第一者。

得以在太祖第一次封爵中獲授公爵、成為勛臣之首,這六人都有著各自的優勢條件,其中,徐達、李文忠、馮勝、鄧愈四人是高級武臣,並在太祖建立大明前就緊隨其南征北戰、建功立業,大明建立後又率軍北伐、西征,打下瞭北方大片疆域,因此得以起兵元從、赫赫武勛的功業封授公爵。

鄭國公常茂,是征虜副將軍常遇春的長子;常遇春和徐達、李文忠、馮勝、鄧愈等武臣一樣,在大明建國前後,追隨太祖出生入死、親冒矢石,九死一生,同樣立下瞭赫赫戰功,並在北伐做戰時千裡追擊、攻克北元上都開平府,其功勞幾乎和北伐主帥、大將軍徐達一樣大。隻是常遇春在南歸途中突然於洪武二年(1369年)病逝軍中,沒有趕得上第二年的大封功臣典禮,因此太祖將本應授予常遇春的爵祿榮譽,轉由其子常茂代領,冊立常茂為鄭國公,排名公爵第三,以示不忘功臣、蔭及子孫之意。

至於開國公爵中排名第一的韓國公李善長,則是唯一的文官(其實是勛臣,李善長並非以科舉入仕,而是主動投軍、參加瞭當時還是紅巾義軍中層將領朱元璋的隊伍),從至正十四年(1354年)起就追隨於朱元璋麾下,十餘年間為朱元璋出謀劃策、參與決策、主管糧秣後勤;朱元璋未登基前,每次率軍出征時,都由李善長留守大營,主持後方政務,使將士們順從,百姓們安然。朱元璋能夠在不占優勢的情況下最終由弱變強、逐一消滅南方各個割據勢力,建立大明王朝,李善長作為第一心腹文臣,所起到的關鍵文治作用和創建的制度成績居功至偉。

因此,太祖建國後,常常將李善長比喻為“朕之蕭何”,並在洪武三年(1370年)大封功臣時,以“善長雖無武勛之功,然事朕日久,謀劃運籌,供給軍食,其功甚偉,宜晉封大國”為由,將李善長定為開國功臣第一位,排名於所有武臣之前(另外兩個獲得爵位的文臣,是誠意伯劉基、忠勤伯汪廣洋,和李善長的公爵差太遠瞭)。

在給六位開國功臣封授公爵的同時,太祖也一並賜予他們功臣號、散官號、免死鐵券,及歲祿標準,分別為————

李善長:開國輔運推誠守正文臣、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師、中書左丞相、韓國公,歲祿四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劉基、汪廣洋的伯爵歲祿隻有二百四十石)。

徐達: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右柱國、太傅、中書右丞相、參軍國事、魏國公,歲祿五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

常茂:欽承祖業推誠奉義武臣、特進光祿大夫、鄭國公,歲祿二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其父常遇春已封奉天翊運推誠宣德靖遠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太保、中書右丞相,追贈開平忠武王,配享太廟,在明初功臣中第一個追封王爵)。

李文忠: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大都督府大都督、參軍國事、曹國公,歲祿三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

馮勝: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參軍國事、宋國公,歲祿三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

鄧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參軍國事、衛國公,歲祿三千石,子孫世襲,授鐵券。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開國六公爵中,李善長是文臣左丞相,沒有“參軍國事”、即參與軍事作戰行動計劃的身份;常茂是代替父親常遇春受封爵位,年輕無經驗,因此也沒有“參軍國事”的頭銜。除瞭他們兩人之外,其餘四位公爵都是明軍頂級將領、元勛武臣,擁有“柱國、參軍國事”的頭銜,明軍的大小軍事行動,太祖都會和他們商議、制定作戰計劃,同時,委派他們其中的一位或者幾位率軍出征,他們也是明軍最早的“帥臣”。

衛國公鄧愈在洪武十年(1377年)任征西將軍,率副將軍沐英出兵征討西蕃。鄧愈、沐英領兵自甘肅進攻川藏,深入西蕃,追殺千裡,一直打到昆侖山才返回,俘虜、斬首數萬人,獲牲畜二十餘萬,開辟疆土數千裡。

但就在班師途中,鄧愈在壽春發病去世,年四十一歲。太祖聞訊悲慟不已,輟朝三天,親迎鄧愈靈柩返京,追贈鄧愈為寧河武順王,賜葬雨花臺,配享太廟。洪武十三年(1380年),鄧愈之子鄧鎮襲爵,改號為申國公,以承鄧愈爵祿。

曹國公李文忠封爵後,先後率軍出征四川明夏、北元,洮州西番等地,戰功赫赫。洪武十七年(1384年),李文忠去世,年四十六歲。太祖追贈外甥李文忠為岐陽武靖王,配享太廟。洪武十九年(1386年),李文忠長子李景隆襲爵曹國公。

魏國公徐達以征虜大將軍、中書右丞相身份長期領兵出外征戰,留在京師的時間很少,洪武六年(1373年),胡惟庸在李善長的舉薦下,晉升中書右丞相,徐達免除右相,專任征虜大將軍。此後徐達常駐北平,戍守邊防,數年後才回到京師。

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爆發,太祖誅殺謀反的胡惟庸後,下旨罷黜中書省,廢丞相,將皇權和相權全部集中到自己手中。此時徐達正以征虜大將軍的身份鎮守北平,太祖下詔,召徐達回京師應天府,參與議政;不久後,北元再次南侵,太祖命徐達率湯和、傅友德出征,討伐北元,並返回北平駐守。

洪武十七年(1384年),徐達在留守北平時得瞭背疽,經過一番調養後稍微有所緩解。但次年(洪武十八年、1385年)二月,徐達的病情突然加重,醫治無效後,在北平去世,年五十三歲。

徐達去世後,太祖下旨追封他為中山武寧王,贈三世祖先都為“中山王”,將其靈柩運回京師舉行盛大葬禮,並親至致祭,以示悲瘍之情。然後賜葬徐達於鐘山之陰,配享太廟,並把徐達列為開國第一功臣。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徐達長子徐輝祖襲爵魏國公,任中軍都督府左都督。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洪武四年(1371年),韓國公李善長因因老病向太祖辭官,請求歸居老傢。太祖同意瞭李善長的請求,賜其臨濠(即鳳陽)佃戶一千五百傢,儀仗衛士二十傢。並命他負責修建臨濠宮殿(即中都),李善長因此留在臨濠數年。

洪武九年(1376年),太祖將皇長女臨安公主嫁給李善長長子李祺,授李祺為駙馬都尉;另外,李善長的弟弟弟李存義,侄子李伸、李佑也分別被封為太仆寺丞及群牧所官。李氏一門顯貴。

當時的中書省左丞相胡惟庸,是在寧國知縣的任上被李善長發現並舉薦,才逐漸得到太祖的賞識,先後晉升湖廣僉事、太常少卿、太常卿、中書省參知政事,最後於洪武六年(1373年)接任中書省左丞相。因此,胡惟庸對李善長感恩戴德,相互往來密切,胡惟庸還把自己的侄女嫁給瞭李善長的侄子李佑,兩傢結成瞭兒女親傢。

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因為多年獨掌相權(中書省其他文臣丞相,都因為犯法被太祖賜死或誅殺,徐達則早已免去丞相,專任征虜大將軍),權力、私欲和野心都逐步膨脹,由此生出異志,居然想要謀反作亂,並著手聯系外倭及北元,並多次遊說李善長參與。李善長開始時不同意,後來在胡惟庸及弟弟李存義的再三勸說下,采取瞭默許態度。

太祖以靜制動,並沒有過早打草驚蛇、驚動胡惟庸一黨,而是在準備就緒以後,才突然發動,將胡惟庸及其死黨全部捉拿下獄,粉碎瞭他們的作亂陰謀,並以“枉法誣賢”、“蠹害政治”、“聚眾謀反”的罪名將胡惟庸誅殺、夷三族。

但胡惟庸當時的罪行還沒有全部暴露,因此太祖並沒有以此案牽連太多人,隻將禦史大夫陳寧、禦史中丞塗節等胡黨一並誅殺。李善長的弟弟李存義、侄子李佑雖然是胡惟庸的姻親,也沒有因此被治罪,擔任原官如故。李善長本人則以左柱國、太師、韓國公的身份代掌禦史臺,權勢不減。

洪武十八年(1385年),有知情人向太祖告發李存義父子為胡惟庸黨羽,曾經參與過謀亂,太祖查明後,看在李善長為自己鞍前馬後半生的面子上,沒有處置他們,而是下詔免去李存義、李佑的死罪,把他們流放到崇明島。但李善長並沒有因此向太祖上表謝恩,而是裝聾作啞,太祖因此大怒,從此對李善長心有忌恨,不再像以前那樣器重、尊崇李善長。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洪武十九年(1386年)、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胡惟庸當年派出聯絡外倭、北元的使者林賢、封績等都被抓獲,經過錦衣衛的審訊,胡惟庸謀反案水落石出。太祖震怒之下,下詔肅清胡案逆黨,因此株連誅殺者達三萬餘人,其中就有:延安侯唐勝宗、吉安侯陸仲亨、滎陽侯鄭遇春、平涼侯費聚、南雄侯趙庸、宜春侯黃彬、河南侯陸聚、靖寧侯葉升八位開國侯爵。

在徹查胡案的審訊中,之前就和胡惟庸有過私下聯系的韓國公李善長,也因為傢奴盧仲謙的自首告發,而被牽扯進此案中。太祖深恨李善長受皇恩二十餘年,雖有微功,但獲悉胡惟庸陰謀叛逆卻不檢舉,反而執徘徊觀望心態,實屬心懷叵測、大逆不道。而當時正好欽天監觀天象時,預測將有星變、導致災禍發生,問卜的結果是這災禍當降臨在元勛重臣身上。

於是,太祖在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下旨,將開國公爵第一位的韓國公李善長全傢,除瞭其長子駙馬都尉李祺及其兩個兒子李芳、李茂(臨安公主所出,太祖的外孫)之外,其餘李善長的妻女弟侄等(含其弟李存義,其侄李伸、李佑)七十餘人一並下獄,論罪處死。李善長被殺時,年七十七歲。

李善長全傢被誅滅之後,其長子李祺因為是臨安公主的丈夫,得以免死,但被剝奪瞭官爵,和妻子臨安公主、兒子李芳、李茂一起遷到江浦安置。不久後,李祺抑鬱而終,太祖掛念女兒和外孫,授予李芳留守中衛指揮使、李茂旗手衛鎮撫,但兩個外孫都被取消瞭承襲韓國公資格。因此,李善長的韓國公爵位就此斷絕。

二百多年後的崇禎二年(1629年),南直隸績溪縣有一位名叫李世選的人,自稱是李善長十世孫、李祺和臨安公主九世孫,手拿太祖當年的“龍封禦筆”進京,向崇禎帝上奏,要求復封韓國公。崇禎帝將此事發給諸臣審議,最終也沒有得出結果,李世選因此被關在刑部獄中十年。直到崇禎十二年(1639年),經過刑科給事中李清的上疏,崇禎帝才將遺忘在大牢中十年的李世選釋放,“龍封禦筆”之事就此不瞭瞭之。

在窮究胡惟庸案、並因此株連到韓國公李善長全族的同時,寧河武順王之子申國公鄧鎮因為是李善長的外孫女婿,也因此被牽連進來,於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全傢被殺,申國公爵位被廢除。

不過,太祖顧念鄧愈當年的功勛,以及對功臣之傢的眷顧,並沒有株連鄧傢其他人,鄧愈其餘諸子鄧銘、鄧鐸、鄧銓傢族都安然無恙,沒有加罪。鄧銘之前出征陣亡在軍中,其子鄧源被傢族長輩做主,過繼給絕嗣的大哥鄧鎮為嗣子,但太祖命其不得承襲申國公(或衛國公)爵位。

百年後的弘治五年(1492年),鄧鎮嗣曾孫、鄧銘之孫鄧炳被明孝宗授予南京錦衣衛帶俸指揮使的官職,以承寧河王鄧愈之祀。 嘉靖十一年(1532年),鄧炳之子鄧繼坤被明世宗續封為定遠侯,歲祿一千石頭,子孫世襲。至此,鄧愈的後代終於恢復瞭 世襲爵位,雖然沒有復封申國公或者衛國公,但總歸是煊赫的侯爵,相比李善長的後裔來說,已經很幸運瞭。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鄧氏定遠侯此後傳承瞭五代,最後一代定遠侯鄧文明在崇禎十七年(1644年)的時候死於農民軍攻破京師之時,之後,鄧愈的後裔永遠成為瞭平民。

鄭國公常茂在洪武三年(1370年)代替父親常遇春受封公爵後,因為年紀尚幼,不能單獨領兵出征作戰,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隨同其他父輩元勛宿將從軍作戰,尤其是宋國公馮勝,因為是常茂的嶽父,因此多次帶領常茂出征。但常茂少年富貴,又受封顯爵,和嶽父爵祿相等,因此在軍中驕縱跋扈,不聽號令,多次頂撞馮勝,翁婿之間關系緊張。

洪武二十年(1387年),常茂隨隨馮勝出征遼東,擊敗並迫使北元遼東守將納哈出歸降。但在之後的招待宴會上,常茂誤會納哈出想要逃跑,因而魯莽拔刀,砍傷瞭納哈出,致使其屬下的降卒紛紛潰散,明軍本來可以平安收降遼東,卻因此不得不繼續出兵平亂,得不償失。太祖得報後,惱怒常茂不識大體、又驕橫傲慢,才會導致大軍無功而返,因此於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削去瞭常茂的爵位,流放到廣西龍州安置,以其弟常升襲爵,改號為開國公,承襲開平王常遇春的爵祿。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常茂在龍州軟禁地抑鬱而終,年三十六歲,無嗣。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被太祖寄予厚望的皇太子朱標突然患病去世,這就造成太祖籌謀許久的承襲計劃被徹底打亂,如果不馬上采取措施應對的話,大明社稷或將因此而不穩。

皇太子去世時,太祖是六十五歲的老人瞭,而皇太子在世的長子朱允炆隻有十五歲,年幼稚嫩、沒有任何政治威望,不能駕馭在朝的重臣們。

自知時日無多的太祖為瞭保證自己死後,大明江山不至於被外人篡奪,因此下定決心,將原本為瞭穩固皇太子的地位,而大力扶持的涼國公藍玉、開國公常升(藍、常都是皇太子外戚,藍玉是太子元妃常氏的母舅,常升則是太子元妃之弟)全部清除掉,以免日後皇太孫登基後,壓不住這些功臣元勛外戚,從而導致江山傾覆,社稷改姓。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太祖授意錦衣衛指揮蔣瓛告發涼國公藍玉恣意驕縱、橫行不法、並有勾連黨羽意圖發動叛亂的謀逆之舉,然後以謀反罪將藍玉逮捕下獄,並以“居功自傲、橫行不法、不尊人臣之禮、勾連黨羽意圖謀反”等罪名,將藍玉抄傢、夷三族,藍玉本人被剝皮實草。而開國公常升,及懷遠侯曹興、景川侯曹震、會寧侯張溫、普定侯陳桓、鶴慶侯張翼、舳艫侯朱壽、全寧侯孫恪、定遠侯王弼、永平侯謝成、徽先伯桑敬、東莞伯何榮等一公九侯二伯也被牽扯進藍玉謀逆案中,全部下獄誅殺或賜死。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開國公常升因涼國公藍玉謀反之案被誅殺後,開國公爵位被廢除(也有記載說,常升並未死於洪武大案時期,而是在建文四年(1402年),奉建文帝詔命抵抗燕王大軍,失敗後被流放雲南,死在瞭當地。)

常升獨子常繼祖,在永樂初年被安置到雲南,以平民身份在當地生活。此後常繼祖生子常甯、常甯又生子常復,祖孫三代在雲南生活瞭近八十年。

百年後的弘治五年(1492年),明孝宗下詔尋訪配享太廟的開國功臣後裔,並說:“太廟配享諸功臣內、其有贈王者,皆佐高皇帝平定天下、立有功勛;而其子孫或不沾寸祿,淪於氓隸,朕不忍,有司可求其世嫡,量授一官,以奉先祀。”

之後,禮部考封司官員在雲南找尋到瞭常遇春的玄孫、常升的曾孫常復,此時常復已經垂垂老矣,年過六十。明孝宗授予常復南京錦衣衛帶俸指揮使官職(和同時找到的鄧愈玄孫鄧炳一樣的待遇),奉開平王常遇春之祀。 嘉靖十一年(1532年),常復的曾孫常玄振被明世宗續封為懷遠侯,歲祿一千石,世襲。常遇春的後裔即使沒有復封為鄭國公、開國公,但得以世襲侯爵,一樣能夠告慰先祖。

崇禎十六年(1643年),常玄振玄孫、第五代懷遠侯常延齡自請率京營兵赴江西九江協守,以抵抗農民義軍,崇禎帝準許瞭,常延齡因此離開京師南下。後來在崇禎甲申的巨變中,常延齡輾轉來到金陵(即南京),參與建立南明弘光政權。弘光政權失敗後,常延齡沒有投靠新朝,而是以平民身份帶著傢眷隱居在鄉野中,佈衣灌園,蕭然終老。在明亡後的大明諸勛臣後裔中,隻有常延齡保持瞭這樣的氣節。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宋國公馮勝封爵後,以征西將軍的名義率副將軍陳德、傅友德等西征甘肅、河西,擊敗北元守軍,一直打到哈密等地,西拓疆域千裡之地。此後馮勝率軍出山西征討北元,得勝後鎮守陜西、河南,還曾北上會合駐守北平的徐達練兵。

洪武十七年、十八年(1384、1385年),大都督曹國公李文忠、大將軍魏國公徐達先後去世,衛國公鄧愈也早就病逝,馮勝成為開國公爵中碩果僅存的武臣元勛(韓國公李善長是文官、鄭國公常茂年輕沒有經驗),因此,太祖更加倚重馮勝,命他時常提攜、教導後輩勛貴。洪武二十年(1387年),太祖決定遣大軍再擊北元,並克復遼東,於是授予馮勝為第二任征虜大將軍,以潁國公傅友德、永昌侯藍玉為左右副將軍,率步騎二十萬出征遼東;鄭國公常茂、曹國公李景隆、申國公鄧鎮、南雄侯趙庸等都隨軍出征,跟隨馮勝出征並學習指揮作戰。

此後馮勝大軍一路出征,作戰順利,北元遼東守將納哈出在明軍步步緊逼、四面圍攻下不得不向馮勝請求歸降。馮勝派副將軍藍玉迎接納哈出,並設宴款待。但在宴會中,馮勝的女婿鄭國公常茂誤以為納哈出是詐降(也並不是沒有可能),誤會中砍傷瞭納哈出,導致納哈出的部眾在這之後大驚潰散,明軍想要順利接管遼東的企圖破滅,明軍都督濮英所部在彈壓潰兵過程中全軍覆滅。

常茂魯莽犯錯之後,馮勝向太祖上疏說明遼東降軍激變的經過,太祖大怒,派出使者前往遼東,將常茂象征性下獄,帶上械枷。常茂不甘心被降罪,於是也上疏太祖,攻訐嶽父馮勝在作戰中藏匿良馬、派門人向納哈出之妻酌酒、強娶北元王子之女等事,並強調納哈出因此才因失去降附之心,想要逃走。

馮勝、常茂翁婿之間彼此攻訐後,太祖對二人都大失所望,先是革去常茂的公爵、流放到廣西龍州,改立常茂之弟常升為開國公,以承常遇春之祀。馮勝則被收回征虜大將軍印,統兵權移交給副將軍藍玉,離開軍中,到中都鳳陽府居住,定期奉詔赴京師覲見,無事不必來京。此後,馮勝再也沒有統帥過大軍。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太祖在誅殺瞭涼國公藍玉的當月,就把宋國公馮勝從鳳陽召回京師,軟禁於城內,監視居住。此時,宿將穎國公傅友德已被太祖逼迫自殺,朝中元勛公爵中,隻剩下宋國公馮勝還在世。馮勝另一個女婿是太祖第五子周王朱橚,之前馮勝在鳳陽居住時,曾私會女婿周王,太祖知道後心裡非常不滿;後來馮勝在鳳陽又多次侵占民田、私馭兵士,地方深受其擾。

太祖一是擔心自己死後,馮勝會憑借元勛功臣、宗室外戚的身份,勾結女婿周王覬覦皇權,不利於皇太孫;二是覺得朝中功臣們幾乎都被自己清除,馮勝獨善其身,地位最高,將來或許會在自己去世後以勛戚之首把持朝政,進而效法前朝權臣的模樣,篡奪大明社稷。因此,太祖痛下決心,在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下旨賜死瞭宋國公馮勝,消除瞭自己認為潛在的隱患。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馮勝被賜死時,大致年過六十,其諸子雖然沒有一並被殺,但宋國公的爵位不許他們承襲,都被貶為平民,安置於馮勝女婿、周王朱橚的封國河南開封居住。

成化十一年(1475年),馮勝的後裔在聚居的開封府祥符縣新昌坊內,給先祖建祠以為紀念,民間稱之為“馮勝祠”。二百年後,明末農民軍攻打開封時,掘河堤水淹開封,馮勝祠堂被毀。

因為馮勝是被太祖賜死的,所以沒有配享太廟的資格,更加沒有追贈王爵,明孝宗在弘治五年尋訪配享太廟的國初功臣後裔、並對他們授官以承其祖先祭祀時,馮勝的子孫雖然還生活在開封,但沒有資格被授官,此後也沒能被明世宗在嘉靖十一年續封爵位,一直都是平民身份。一直到崇禎十七年(1644年),南明弘光政權才追贈馮勝為寧陵武壯王,配享太廟,不過,此時大明也已經走到瞭盡頭。

馮勝的後裔一直生活在河南以及北直隸等地,近代以後,馮氏後裔中出瞭一位直系軍閥首領、大總統,以及他的曾孫,現代著名相聲演員。

就這樣,大明最初的開國六公爵中,韓國公李善長牽扯胡惟庸謀反案,導致全傢(除長子李祺及兩個孫子李芳、李茂外)被殺,韓國公爵位被廢除;宋國公馮勝因太祖猜忌而被賜死,宋國公爵位不允許其子孫承襲;衛國公鄧愈則因為長子鄧鎮被妻外祖父李善長株連,全傢被殺,爵位停止傳承(近百年後鄧氏子孫得以續封,但降爵為定遠侯);鄭國公常茂因為驕橫魯莽、橫行不法而被革爵流放、抑鬱而死,其弟常升襲爵後,又牽扯進涼國公藍玉謀反案,因此被殺,兒子被流放雲南,鄭國公(開國公)爵位停止承襲(和鄧愈後人一樣,常氏子孫也在之後續封爵位,降爵為懷遠侯)。

所以,至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太祖駕崩時為止,大明開國六公爵中,隻有魏國公徐達的長子、第二代魏國公徐輝祖,以及曹國公李文忠的長子、第二代曹國公李景隆這兩位二代勛貴還保有由父輩所傳下來的爵位,延續著大明國公的榮耀。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第二代曹國公李景隆很受建文帝的重用,數次受建文帝派遣,參與“削藩”行動,並在建文朝廷和燕王激烈交戰的“靖難之役”初期,以大將軍身份率五十萬大軍北征燕軍。但在和表叔燕王朱棣(李景隆之父李文忠是太祖外甥、燕王的表哥)的交戰中,李景隆屢戰屢敗,先後在鄭村壩、白溝河大敗給燕軍,喪師數十萬,使得建文朝廷元氣大傷,再難組織大規模軍事進攻,燕軍則士氣高漲、並繳獲大量戰利品,靖難之役攻守形勢由此逆轉。

建文二年(1400年)十月,李景隆被建文帝召回京師,但沒有加罪,依舊予以重用。建文四年(1402年),燕軍在燕王的指揮下一路南下,渡過長江進逼京師,建文帝命李景隆守衛京師金川門,防備燕軍。但李景隆在燕軍圍城的緊要關頭卻向燕軍投降、獻金川門放燕軍入城,京師陷落。

燕軍入城後,皇宮燃起大火,建文帝在亂軍中不知所蹤,燕王朱棣獲得瞭靖難之役的勝利,奪取瞭皇位,即明太宗(成祖),改當年為洪武三十五年年,以明年為永樂元年。而李景隆則以“默相事機之功”,被成祖授為奉天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子太師,並在曹國公歲祿三千石的基礎上,再加歲祿一千石。朝廷大典、朝會、宴饗,李景隆都位於百官之首。

對於原先的敵手、如今的新貴李景隆因為投機而得到的待遇,不止原建文朝廷的官員,就連跟隨成祖靖難的諸功臣們都為此而憤憤不平。

永樂二年(1404年),在建文帝削藩時,被李景隆借機打擊欺壓過的周王朱橚給成祖上疏,揭發李景隆當年曾“至邸受賂”,同時刑部尚書鄭賜也彈劾李景隆“包藏禍心,圖謀不軌”,排名靖難功臣第二的成國公朱能也彈劾李景隆與其弟弟李增枝“蓄養亡命”、陰謀叛逆。在諸多文武大臣們的接連彈劾下,成祖明白李景隆這是犯瞭眾怒,於是削去李景隆的勛號,停止他上朝的資格,隻以曹國公的名義領取俸祿。

之後,禮部尚書李至剛再次上疏給成祖,繼續彈劾李景隆:“景隆在傢,坐受傢人伏謁叩拜,如君臣之禮,實屬大不敬禮。其弟增枝多立莊田,蓄養僮仆千百人,有叵測之意。”成祖見李景隆已經為滿朝文武所鄙視、且自己也實在忍受不瞭他的背主求榮舉動,於是順水推舟、將李景隆的曹國公爵位褫奪,把李景隆、李增枝兄弟及李氏妻妾子侄數十人一同軟禁在傢中,抄沒除李氏私宅和岐陽王李文忠墳園祭田之外的其他全部傢產。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李景隆被革爵抄傢後,羞愧難當,曾經絕食數日,想要自盡,但始終沒有死成。之後李景隆再也沒有尋死的想法,而是照常起居生活,一直活到永樂末年才去世,時年大概五十餘歲左右。

李景隆死後,他的子孫後裔被解除軟禁,但沒能承襲曹國公爵位,隻以平民身份在南京生活。弘治五年(1492年),明孝宗尋訪開國功臣後裔、“量授一官,以奉先祀”,李景隆的孫子李璇被授予南京錦衣衛帶俸指揮使官職(和鄧愈、常茂後裔的待遇一樣);嘉靖十一年(1532年),李璇的孫子李性被明世宗續封為臨淮侯,歲祿一千石,世襲。

崇禎十七年(1644年),第八代臨淮侯李祖述在京師(北京)失陷後,從北方逃回南京,第二年在南京投降新朝,成為平民,臨淮侯傳承就此完結。

第二代魏國公徐輝祖,原名徐允恭,後來避建文帝名諱,改名徐輝祖。自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承襲魏國公後,徐輝祖就隨開國元勛馮勝、傅友德等人練兵、備邊、“防衛西番”,在軍中屢立戰功,頗有徐達之風。太祖常常讓徐輝祖陪侍於皇太孫朱允炆左右,侍奉、護佑衛皇太孫,因此徐輝祖和皇太孫之間關系極為融洽。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太祖駕崩,皇太孫繼位,即建文帝。建文帝對徐輝祖倍加信任,繼位當年就晉封徐輝祖為太子太傅。

建文元年(1399年),燕王朱棣發動瞭靖難之役,並先後擊敗瞭建文帝所派去討伐大的耿炳文、李景隆兩路軍隊。徐輝祖是燕王的內弟(燕王正妃徐氏,是徐輝祖之姐、徐達之女),但並不以至親而偏袒燕王,屢次向建文帝請求帶兵征討姐夫燕王。建文帝於建文二年(1400年)派徐輝祖帶兵三萬北上,協助大將軍李景隆征討燕軍。

徐輝祖北上抵達德州時,恰逢李景隆在白溝河之戰中慘敗於燕軍,損兵折將十多萬,糧秣輜重丟棄無數,狼狽潰逃至德州。徐輝祖在李景隆潰兵到來後,率軍殿後,讓李景隆等部先行撤離,自己則帶著後衛軍隊緩緩退兵,燕王得知是內弟押陣撤退後,也不敢輕易進攻,徐輝祖因此全師而還。

此後,徐輝祖和南軍諸將鐵鉉、盛庸、平安等人駐守山東、直隸(南直隸)北部一線,勉力支撐和燕軍的戰線,雖然不能擊退燕軍,但互有勝負,尤其是建文四年(1402年)四月的齊眉山之戰中,徐輝祖指揮南軍靈活作戰,伏擊瞭孤軍南下的燕軍,斬殺瞭燕軍驍將李斌等,使南軍獲得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而燕軍由於離開北平根據地、長驅南下導致糧草不濟,及暑熱折騰,一時陷入瞭窘境,燕王甚至有就此撤軍北返的意思。

關鍵時刻,建文朝廷內部誤傳燕軍已經兵敗北逃,京師不可無良將鎮守,於是建文帝將徐輝祖召回京師(事後也有其他說法,是建文朝廷中有人嫉妒徐輝祖,於是向建文帝進讒言,稱徐輝祖因和燕王是至親,所以作戰時未盡全力,導致燕軍雖敗,但未能徹底將其消滅,建文帝因此對徐輝祖產生懷疑,故而將其調離前線)。

徐輝祖被調回京師後,南軍防線因此空虛,士氣也大受打擊,駐守淮北前線的何福、平安等軍失去瞭有力的支援,因此在隨後的靈璧大戰中被燕軍大敗,全軍潰散,燕軍得以一直南下,直接攻到長江邊,並於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渡江包圍京師。金川門守將、曹國公李景隆在關鍵時刻開金川門放燕軍入城,京師因此陷落,建文帝也在大亂中失蹤,燕王朱棣由此取得瞭靖難之役的勝利。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燕軍自金川門入城時,徐輝祖還在浦子口指揮南軍迎擊燕軍,得知京師陷落後,徐輝祖自知無力回天,才放棄抵抗,回城退居魏國公私邸,閉門自守,不願去見姐夫燕王。

燕王獲勝、並奪取皇位,成為皇帝,即明太宗(成祖)。之後,成祖命人去請內弟徐輝祖前來相見,但徐輝祖守在私邸中父親徐達的祠堂內,就是不肯出門和成祖見面。成祖大怒,直接命人將徐輝祖下獄,然後親自去召見詢問他,徐輝祖始終一言不發、不承認成祖已經繼位為帝。法司官員強行要他供述,徐輝祖憤而直書“高皇帝欽命:中山王開國功臣、其子孫免死!”

成祖對徐輝祖這種完全不配合的態度火冒三丈、幾次想要把他論罪處死,但思前想後,顧及到嶽父中山王徐達、以及徐王妃的面子,最後還是忍住火氣,把徐輝祖釋放回傢,但是革去瞭他的魏國公爵位和俸祿,軟禁於傢中。

永樂五年(1407年),軟禁中的徐輝祖因病去世,時年大約四十歲左右。成祖在徐輝祖死後下達詔命:“昔年,輝祖與齊、黃之輩謀危社稷、戕害宗室,朕念中山王有大功於社稷,因而曲赦之。今輝祖既死,中山王不可無後,其長子徐欽,可襲魏國公,以奉中山王之祀。”

因為身為成祖外戚(嶽父)身份、以及成祖本人的寬縱,徐達的魏國公爵位這才得以留存,並在第二代魏國公徐輝祖嚴重冒犯皇權後,也沒被革爵廢封,而是繼續由孫子徐欽承襲。此後,魏國公的爵位在徐輝祖的後裔中傳承瞭九代,並世代擔任南京守備要職,直到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第十一代魏國公徐文爵在南京投降新朝,旋即被廢為平民,魏國公世系這才宣告結束。

另外,徐達第三子徐增壽,在徐達在世時就被太祖選為勛衛,此後又逐漸晉升,最後官至右軍都督府左都督。燕王發起靖難之役時,徐增壽暗中交通姐夫燕王,為其傳遞、密告京中的部署。後來,建文帝發覺徐增壽的私下舉動,於是將其關押。建文四年(1402年),燕軍渡長江攻破京師,建文帝在宮中大火燃起時,親手持劍將徐增壽殺於左順門內,然後在亂軍中失蹤。

燕王入城後,得知內弟徐增壽已經死於建文帝之手,頓時悲痛不已,急忙趕到左順門外,抱著徐增壽的屍體大哭,並吩咐厚葬內弟。燕王登基成為明太宗(成祖)後,第一個追封的功臣就是徐增壽,封他為武陽侯,賜謚號“忠愍”。

永樂二年(1404年),成祖大封靖難功臣,其中徐增壽被加授欽承父業推誠守正武臣、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晉封定國公,歲祿二千五百石;由其長子徐景昌承襲定國公爵位,子孫世襲。此後,定國公爵位在徐增壽的後裔中傳承瞭八代,最後一代定國公徐允禎於崇禎十七年(1644年)被農民起義軍所殺,定國公世系完結。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徐達及其後世子孫之所以能夠在大明開國六公爵中,成為唯一保有爵位、且獲封兩傢公爵的顯赫勛貴,一是因為徐達生前功勛卓著、又在恰到好處的時候去世(沒有被牽連進胡惟庸、藍玉兩案),因此不被太祖所猜忌(相對於同是宗室親王外戚的傅友德、馮勝、藍玉來說,徐達的運氣太好瞭),留下的爵位得以安全度過太祖時期。

然後,徐達的三個女兒又是三位親王之妃(燕王妃、代王妃、安王妃),其中燕王朱棣還獲得瞭靖難之役的勝利,奪取皇位成為瞭皇帝,因此徐氏成為皇室外戚,身份不單單是勛戚這麼簡單,爵位也更有保障。即使徐輝祖對抗燕王、並拒不承認姐夫的皇位,成祖看在嶽父和妻子的面子上,最多針對徐輝祖個人,但徐氏傢族的富貴還是有保障的。

最後,徐達第三子徐增壽對姐夫燕王起兵之事積極效力、甚至為此付出瞭生命代價,成祖靖難成功後,感念(另一個)內弟的忠誠和功勞,自然推恩給他的子孫,因此徐增壽及其後代得到瞭定國公的爵位,徐達一系由此也有瞭兩個公爵世系。大明歷代異姓功臣勛貴中,再也沒有比徐達傢族更加煊赫、更加尊貴的瞭。


更多觀點:

洪武三年,朱元璋在奉天門大封功臣,共封六公二十八侯。

其中,韓國公李善長、魏國公徐達、曹國公李文忠、宋國公馮勝、衛國公鄧愈、鄭國公常茂(常遇春已去世)並為六公。

後來,藍玉等人因戰功也晉為公,但一般將洪武三年所封的公侯並稱為開國六公二十八侯,視為開國功臣的代表。

這些被封的公侯,都獲得瞭世襲憑證,可一直傳下去,又得到鐵券,可以免指定次數的死罪(各有不同)。

然而,有瞭世襲憑證,未必確保真能世代傳承,有瞭鐵券,未必真能保得不死。

開國六公,有五公的爵位很快就丟瞭。

隻有徐達是個例外。

徐達的爵位不但傳瞭下去,而且後人又多搞出來一個公爵爵位。如此,徐達後人帶著兩個公爵爵位一直走到明末。

這是怎麼回事呢?

被廢的公們

1、被朱元璋解決:3公

劉邦、朱元璋,都有屠殺功臣的惡名。

然而,劉邦的沛縣功臣,除公開造反的盧綰等人外,大多得以善終,劉邦所屠的功臣,多為韓信、英佈、彭越這樣的“外人”。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朱元璋的“開國六公二十八侯”,多是淮西人士,而“六公”更全為淮西人。

然而,朱元璋殺起來依然毫不手軟。

開國六公,有三公的爵位甚至在朱元璋時期就斷瞭。

(1)、李善長。

開國六公中,“而善長位第一”,被認為是首功之臣。他得鐵券,免李善長本人二死,免其其子一死。

朱元璋認為“與善長相比,蕭何未必過也”,將李善長比作漢初蕭何。

想不到的是:漢高祖雖然也有屠戮功臣的惡名,但蕭何仍得以善終,而李善長,卻不得善終。

1390年,受胡惟庸謀反案的牽連,李善長連同其妻女弟侄七十餘人一並處死。

李善長的兒子李祺因娶瞭臨安公主,公主夫婦及其子得以幸存下來。

後來,李祺的兒子李方、李茂仍為指揮、鎮撫之類的官職,但其世襲權力已被剝奪。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李善長已經位極人臣,該有的都有瞭。如果說他自己相當皇帝,意圖謀反還說得過去,怎麼可能去支持胡惟庸謀反呢?

因此,李善長被殺次年,就有人上書辯解,表示李善長的事情有爭議,死得有點不明不白,希望朱元璋引以為戒。

朱元璋沒有加罪上書人。

看來,雖不能說李善長全無過失,但總體上仍然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是一場政治清洗。

南明弘光政權,追謚其“襄愍”。

“襄愍”,也就是平反昭雪的意思。

然而,一切都沒有意義瞭。

(2)、鄧愈。

李善長出事,把鄧愈一系的爵位也連帶弄沒瞭。

比李善長稍幸運的是,鄧愈本人還是得以善終瞭。

洪武十一年,鄧愈去世。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當時,朱元璋痛哭不已,追封其為寧河王,並以其子鄧鎮襲國公爵。

不過,鄧鎮是李善長的外孫女婿。

李善長出事,鄧鎮也牽連進來,奪爵被殺。

150年後,嘉靖年間,嘉靖以其後人鄧繼坤為定遠侯。

定遠侯的爵位,傳瞭五代,直到明末。

(3)、馮勝。

李善長、鄧鎮出事,好歹還有個“說法”。

搞死馮勝,朱元璋連個“說法”都沒給。

“勝功最多,數以細故失帝意”,最多也就是一些小事,讓天子不滿吧。

藍玉死後,馮勝被召回,次年被賜死,“諸子皆不得嗣”。

當然,比如常遇春的後人來,馮勝不算“莫名其妙”。

2、莫名其妙丟爵:1公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常遇春在朱元璋大封功臣前已經去世瞭,不過,老朱沒有忘記他的功勞。

因此,常遇春的兒子常茂被封“鄭國公”。

常茂為人比較囂張,一起作戰時,跟馮勝、藍玉都不對付。

後人,常茂和馮勝撕逼,撕到朱元璋那裡去瞭。

朱元璋正愁沒機會收拾大將,遂各打五十大板,收瞭馮勝兵權,讓常茂到龍州去瞭。

龍州,在廣西,路途遙遠。

隨後,常茂去世,卻有當地人報告說常茂沒死。

朱元璋派人討龍州,才知道常茂已經死瞭!

常茂去世時,沒有兒子,常遇春的另一個兒子常升改封開國公,仍為國公。

常茂的死,雖然費盡周折,但好歹最後搞清楚瞭。

而常升的死,卻成瞭謎。

有人說常升在靖難之役中,與徐達之子徐輝祖一起抗擊燕王軍,死於永樂初年。

也有人說常升早在朱元璋時期,就死於藍玉案瞭。

常升的結局說不清楚,但他的國公位沒有傳下去是確定的。

常升的兒子後來在雲南為將,但已非國公。

到嘉靖年間,嘉靖追封功臣之後,以其後人為懷遠侯,直到明亡。

當然,常遇春後人丟爵的具體原因不知道,但值得註意的是:常遇春的長女是太子妃,是建文帝的嫡母,其丟爵或許受此影響。

3、被朱棣解決:1公

李文忠於1384年去世,其子李景隆襲其爵。

朱元璋去世後,李景隆被建文“以肺腑親任”,待遇在乃父之上。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然而,在靖難之役中,李景隆卻表現垃圾,丟盡瞭父輩的臉,幾乎成瞭一個“笑話”。

靖難之役的最後時刻,李景隆打開金川門,迎燕王軍入南京。

朱棣奪位後,以李景隆有“默相事機之功”,得到厚報,甚至在朝議時位列班首,位在靖難功臣之前。

不過,他到底不是朱棣自己人,僅僅2年後,朱棣以“陰蓄奴仆”、“圖謀不軌”等莫名其妙的罪行,將其軟禁,並奪其爵位。

李景隆絕食抗議無用,活到瞭永樂末年。

他的國公之爵,也就沒有瞭。

同樣到瞭嘉靖十一年,他的後人被封臨淮侯。

他們的侯爵,直到明滅亡才絕。

徐達後人的命運

其實,徐達後人的命運也一度是極為波折的。

不過,徐達的運氣比較好。

徐達的女兒,正是朱棣的皇後。

這層關系,使徐達傢族經得起命運的波浪。

徐達去世後,其子徐輝祖承爵。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在靖難之役中,徐輝祖數敗燕軍,表現良好。在燕軍渡江後,他依然引兵力戰。

燕王入南京後,徐輝祖不去迎接,有官吏來審其罪,他隻說其父功勛及鐵券免死之事。

朱棣大怒,將其削爵幽禁。

好歹有皇後這層關系在,徐輝祖死後,朱棣表示:徐輝祖這傢夥謀危社稷,但中山王(徐達)功勞大。徐輝祖死瞭,中山王不可無後!

於是,徐輝祖的長子承瞭公爵。

後來,徐欽又引起朱棣憤怒,一度又罷為民,但明仁宗即位後,又恢復瞭他的爵位。

這個公爵,一直傳承到明亡。

而出人意料的是,不但徐輝祖這一公爵傳瞭下去,朱棣還給徐達後人另弄出瞭一個公爵。

徐達的四子徐增壽,在靖難之役時暗中幫助朱棣。

建文察覺後,親手誅殺瞭徐增壽。

朱棣奪位後,追封其為武陽侯,謚“忠愍”。

其後,又進封其為定國公,並令其子景昌嗣爵。

這一支後來也一直傳瞭下去,直到明末。

“洪武諸功臣,惟達子孫有二公”。——《明史.徐達傳》

徐達後人爵位得以保全的原因

明初功臣及其後裔,主要有兩道坎要過:朱元璋、朱棣。

明初功臣遭難,其罪狀大多頗有爭議,甚至有的連罪狀都沒有好好羅織。

因此,他們所作所為或確實有不法之處,但遭處分主要還是涉及敏感的皇權。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朱元璋要替太子、太孫拔刺,要處理一批功臣。

朱棣也是造反得位,自然也是要處理一批不放心的洪武舊勛。

而徐達及其後人,基本“躲”過瞭這兩場災難。

1、徐達躲過朱元璋的打擊。

徐達在軍時,令不二出,但在朱元璋面前,則“恭謹如不能言”。

這樣的謹慎、謙恭,自然是徐達“保命”的重要原因。

不過,徐達得以善終,主要是他沒有成為朱元璋的主要打擊對象。

朱元璋打擊功臣,主要分為兩個階段。

1380年以前,皇權的主要威脅是:君相矛盾。

明建立之初,大政方針,需通過丞相下達,兵部等六部與皇帝之間,隔著丞相一級。

因此,天子與丞相之間,天然存在軍權之爭。

所以,李善長、胡惟庸,以及與他們有一定親密關系的武將(如鄧愈),都可能成為朱元璋毫不手軟的打擊對象。

而徐達的立場是明確的:“大將軍徐達深疾其奸,從容言於帝”。完全站在朱元璋一邊。

因此,徐達在胡惟庸案中,得以全身而退。

為什麼朱元璋的開國六公爵,隻有徐達的爵位能延續到明朝滅亡?

在胡惟庸案爆發後,朱元璋趁勢廢除中書省及丞相制,並改大都督府為五軍都督府,完成瞭一次集權。

1388年以後,皇權的主要威脅是:君將矛盾。

原本,君將之間,隔著一個相,在相的問題解決後,君將矛盾又直接起來。

尤其是:朱元璋認為太子朱標“仁弱”。朱標死後,皇太孫就更缺乏威信瞭。

因此,朱元璋晚年,“春秋高,忌功臣”。

藍玉、馮勝等人,又成瞭其主要打擊對象。

如果徐達此時仍在,即便其性謹慎,也未必能得善終。

不過,徐達在1385年已經去世。

其子徐輝祖能繼承徐達之爵,卻不可能具備徐達的威望、資歷。

因此,徐達一系始終沒有成為朱元璋必拔的刺。(至於野史所載的吃朱元璋所贈蒸鵝而死,全當故事聽吧)

2、躲過朱棣的打擊。

在靖難之役中,徐輝祖算是抵抗到底,“頑固不化”。

然而,徐達的女兒,是朱棣的皇後。

徐皇後不是一般的皇後,她是與朱棣是共患難過來的,關系極為密切,並曾共患難,甚至在北平保衛戰中親率城中婦女披甲上陣,在諸子、靖難功臣中的影響力非常大。

更重要的是,朱棣的幾個有可能繼承皇位的兒子,都是徐皇後所生。

徐傢男人此時已經離開權力中心,不構成任何權力威脅。

這種情況下,治徐傢的罪,治皇後傢族的罪,削太子舅舅的爵,對朱棣是弊大於利的。

何況,徐傢人對朱棣也是有功的,徐增壽為瞭暗中幫助他,甚至付出瞭生命的代價。

所以,朱棣不爽的,隻是徐輝祖這個人,而不可能是徐傢。

因此,朱棣不爽徐輝祖,對他削爵幽禁,但到徐輝祖去世,國公的爵位還是要繼續下去的。

相反,對於徐增壽的功勞,朱棣更是大為褒獎,另立一公。

渡過朱元璋、朱棣這兩道坎後,大明的皇權集權已經穩固,皇位交接也基本和平進行,不再有大肆清洗的必要,徐傢的公爵也就一直保留瞭下來。

個人以為,徐達的爵位能一直傳到明末,關鍵詞是“幸運”。

徐達的性格謹慎,自然是其得以自保的重要原因,但其實其幾公,也未必真的各個都罪至可殺,而徐達如果多活幾年,也未必不會成為朱元璋必拔的刺(徐傢可是燕王的姻親呀)。

徐傢躲過朱棣的打擊,主要依賴徐太後。

可是,當時,功臣女多為王妃,誰又能預料到燕王妃會成為皇後呢?

開國六公二十八侯,多死於非命,像徐達傢族這樣的,確實是“小概率事件”。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