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薛嶽率部取得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大捷後,日寇第11軍元氣大傷,從1942年1月算起大概兩年半的時間裡,再無力南犯長沙。第九戰區司令長官有點飄,而戰區參謀長吳逸志則有點閑,閑瞭就無聊,無聊就生事,吳參謀長寫瞭一篇《論亞洲戰場的重要性》的文章,呈報給重慶軍事委員會“禦覽”。老蔣其實並沒有認真看,但是為瞭鼓勵將領們在戰略上多思考,還是在文章上批字簡單鼓勵瞭兩句,這下子中將參謀長吳逸志也有點飄瞭。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吳逸志的這篇論文,還附帶瞭一份加強亞洲戰場聯合作戰的具體方案,其中有中國軍隊應在閩浙沿海(第三戰區)增加兵力開辟新戰場,同時派出五到十個師的精銳部隊投入到太平洋戰場,配合美軍對日作戰雲雲,多少有點異想天開的意思。接到老蔣的鼓勵後,吳逸志大為興奮,恰好他有個表弟在國民政府外交部工作,於是再通過表弟把文章和方案轉給瞭美方,還真就輾轉到瞭羅斯福手裡。

羅老總統跟老蔣的態度差不多,作為軍隊統帥,對下面人勤於思考的習慣總要勉慰的,哪怕思考出來的東西未必可行,尤其是中國戰場上的重要將領來信那更得客氣客氣,所以也回瞭封短信,言及會讓參謀長聯席會議研究研究,其實這都是客套的官話。但是吳參謀長當真瞭,美國總統的親自復信讓他大為興奮,立即將此事電告老蔣,心想一份通令嘉獎或者一枚勛章是跑不掉瞭,這事多給老蔣長臉吶?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結果吳逸志等來的卻是一個晴天霹靂,老蔣在電文上的批示是:“免職,交軍法執行總監部嚴辦”!這事真不賴老蔣,吳逸志確實是不懂政治的自作自受,老蔣最忌諱中國軍隊的將領私下與美方接觸和交流,比如後來的孫立人比吳逸志權柄聲望大上許多,也是因此失去信任的。接到軍法執行總監部的通知後,薛嶽又好氣又好笑,隻能出面跟重慶方面斡旋,一番操作下來,吳逸志總算免瞭牢獄之災,但是戰區參謀長兼幹訓團教育長是肯定幹不成瞭。

最終的結果是吳逸志被免職,調任軍事委員會高級參議的閑職,不得不離開長沙赴重慶上班,這是1943年12月的事情,次年10月間,再被保送到陸軍大學將官班進修。不過吳逸志也算是因禍得福,因為僅僅半年之後,薛嶽走麥城的第四次長沙會戰就爆發瞭,日本人糾集瞭十個師團20餘萬人的兵力發起“一號作戰”湖南段的作戰,如此空前規模的敵人,再加上薛嶽的漸次驕狂,第九戰區的失敗已經不可避免。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吳參謀長被拿下後,原戰區司令部的參謀處長趙子立少將遞補,於1943年12月底被任命為第九戰區中將參謀長(職務軍銜),相比較於保定六期的吳逸志,趙子立的資歷可是差瞭許多,他僅僅是黃埔六期生,戴笠、廖耀湘等小字輩的同窗。趙子立之前也不是跟薛嶽混的,而是關麟征第52軍的作戰參謀,1938年陸軍大學畢業後,才分配到薛嶽的第一兵團擔任少將高級參謀兼作戰科長。

趙子立是有些軍事才華的,早在武漢會戰的南潯線作戰中(萬傢嶺大捷就是此間)就初露鋒芒,期間首先指出兵團司令部對俞濟時的74軍使用不當,然後建議抽調兵力組成二線預備隊,並力主拒絕老蔣調走兩個軍的命令,最後又果斷提出抽調32軍和66軍參加萬傢嶺圍殲戰役。這讓薛嶽對其刮目相看,遂連續提拔為副參謀處長、參謀處長,如今吳逸志去職,又被薛嶽保舉為戰區參謀長。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然而趙子立與薛嶽的關系,卻與職務晉升恰好相反,一路在下降,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關鍵的,是他跟薛嶽沒有吳逸志那般的私人情誼。吳逸志跟薛嶽那是“哥們加老部下”,從加入粵軍追隨孫中山開始,吳逸志就一直在薛嶽的手下,“粵軍三劍客”分別擔任大元帥府警衛團的營長時,吳逸志就是薛嶽第一營的連長,同是廣東人同是保定生,兩人關系自然非比尋常。

“老虎仔”薛嶽是個挺狂的人,尤其是位高權重以後,除瞭老蔣和陳誠之外,他幾乎誰的面子都不怎麼給,連理論上有權指導第九戰區作戰的桂林行營主任、軍委會副總參謀長白崇禧,都根本指揮不動他。在作戰指揮中,薛嶽向來比較喜歡積極主動地攻擊,但是也養成瞭獨斷專行的風格,所以當他的首席軍事幕僚,其實是挺痛苦的一件事,也隻有吳逸志這樣的老兄弟、老朋友,薛嶽才顧忌幾分給予一定的尊重。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可惜趙子立不是,黃埔畢業生跟保定軍校生差著輩份呢,比如吳逸志跟薛嶽同庚,到1944年都已經年近五旬(1896年生人),而黃埔少壯派的趙子立年僅36歲,並且還是北方的河南人,方方面面都跟薛嶽不在一個頻道上。趙子立擔任參謀軍官時間較長,行事周密小心,更比較融入黃埔生的系統,與桀驁不馴的薛嶽根本不是一個圈子的人。實際上到抗戰後期,薛嶽是很有政治野心的,並不喜歡老蔣的黃埔嫡系。

另外一個問題則涉及官場上復雜的人際關系瞭,當趙子立僅僅是一個參謀或者參謀處長,對作戰指揮隻有建議的資格時,薛嶽會以欣賞的眼光去有選擇的傾聽和接納,所以兩人之前的關系尚可。然而當趙子立一躍成為戰區司令部的二號人物時,那是具有一定的軍事決策權的,這就影響到瞭薛嶽的獨斷專行,再加上趙參謀長不太附合的性格,薛嶽是越看越不順眼。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兩人的矛盾集中爆發於1944年5月,彼時各方情報顯示日軍必然要有大的動作,趙子立判斷鬼子的這次進攻不比尋常,以第九戰區的現有兵力恐怕不足以應對,應當盡速報告重慶並請求增援(第九戰區的兵力在1944年有很大削弱)。可惜薛嶽不相信日本人在1944年還有什麼能力發動大規模攻勢,並且對自己的“天爐戰法”又過度自信,根本聽不進趙子立的意見,還訓斥小趙:

“你職位越高,越沒有膽氣瞭,還記得武漢會戰的時候嗎?你不是這樣的,在第九戰區,敵寇進攻是常態,但為什麼過去兩年他們沒有進攻?前年他們主要打第三戰區(浙贛會戰),去年一年都在打第六戰區(鄂西會戰和常德會戰),不能說全賴第三次長沙會戰之威懾,但敵軍膽怯亦是事實。現在雖有風吹草動,但兵來將擋水來土屯,我軍以不變應萬變,其奈長沙何”?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趙子立試圖解釋和勸說道,目前戰區的野戰兵力僅有60個團,情況與兩年前大不相同,一旦日軍以大軍來襲,勢必無法復制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因此著重指出,應該問重慶多要一些能戰的部隊,同時應該把決戰地點後移,改在衡陽附近最妥。在薛嶽看來,這就等於是在教他怎麼打仗瞭,並且冒犯瞭他的軍事權威,犟脾氣上來甩下一句“想要援兵你自己要吧”,拂袖而去。

趙子立知道已經勸不動薛嶽,隻能盡量挽回和自保,於是通過王耀武聯系到瞭侍一處主任林蔚,表達瞭自己的擔心,然而在重慶當局來回的扯皮之下,第九戰區最終也沒有及時調整部署,當日酋橫山勇以“反天爐戰法”加強兩翼殺來時,第九戰區前線部隊紛紛潰敗,長沙瞬間成為一座危城。到1944年6月14日,第四次長沙會戰敗局已定,薛嶽決定將嶽麓山戰區指揮所撤往耒陽,臨走前對趙子立說:“我先去後方,你在這裡照料一下”。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這就是把小趙給撇下瞭,兩個人關系的惡化程度可見一斑,留是留下來瞭,卻又沒有明令趙子立全權指揮長沙守軍,這更是有些奇葩。當趙子立發現第四軍軍長張德能的防禦部署大有問題時,曾經要求張軍長變更部署,結果張德能兩眼一翻說是薛長官的交代,趙子立怒氣沖沖要通薛嶽的電話問:“我在這裡是否指揮第四軍”?薛嶽回答:“你不要指揮它”,趙子立越聽越糊塗,說那我在這裡有什麼用,不如也去耒陽吧。

薛嶽卻說:“你留在那裡聯絡”,趙子立氣個半死,我一個堂堂戰區參謀長搞什麼聯絡,那何不派個聯絡參謀就好瞭?薛嶽根本沒搭理他就掛瞭電話。在張德能以主力守城區而非嶽麓山的錯誤部署下,堅守瞭近七年之久的長沙城,僅僅一天即被日軍攻陷,第四軍也完全潰敗。長沙城破後,趙子立迅速趕到桂林,向白崇禧匯報瞭前因後果,同時還有王耀武等證明人,因此戰後追責時,張德能被審判槍決,而趙子立免除瞭責任。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老蔣的手令是::“趙參謀長即未負實際指揮責任,應毋置議”,最後處理結果是免職,然後保送陸軍大學將官班甲級第一期學習,也就是說,長衡會戰失利後,趙子立便離開瞭第九戰區和薛嶽身邊,到陸大學習去者,兩個人的交集和矛盾就此告一段落。由於這次經歷,趙子立逐漸跟白崇禧越走越近,解放戰爭後期成為第127軍軍長,隸屬於華中剿總的作戰序列,但是他又不是桂系的班底,所以也得不到真正的信任。

1949年12月26日,第127軍軍長兼第2路綏靖總指揮趙子立,在四川巴中宣佈起義,後來成為全國政協的委員和常委。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更多觀點:

吳參謀長事跡很多人都知道瞭,因為和薛嶽關系不錯,倆人配合地也比較默契,就是因為得得瑟瑟地給羅斯福寫瞭一封信,然後沒請示老蔣,導致被老蔣革職。

而且還要被送到軍法處。

可見老蔣當時的心情如何。

1943年的時候老蔣正在和史迪威鬧矛盾,兩個人對於這個指揮權等問題爭執不下,誰也看不上誰,老蔣提出來要把史迪威換掉,這個時候吳逸志還在這個節骨眼上使勁舔美國,老蔣當然是震怒瞭。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所以吳參謀長就鬱悶瞭,最後還退出瞭軍界。

吳逸志是粵軍出身,對於這個薛嶽也是言聽計從,薛嶽這個人脾氣不好剛愎自用,而且極其具有控制欲,人品也差,要求所有參謀都得聽他的話,對於一些上級,比如白崇禧的電報,他也置之不理,一般都寫個閱或者胡說之類的詞。

但是薛嶽這個人膽子大,能幹,經常整“將在外”的這一出戲。

所以第九戰區打仗機動靈活,全在薛嶽的掌控之下,換成一個黃埔系將領,可能就完瞭。

而趙子立就是黃埔將領,還是黃埔六期。

這個趙子立就是個典型的參謀人才,有眼光,也有想法。黃埔身份加上他的業務能力和性格,自然和薛嶽就八字不合瞭。

人傢吳逸志是保定生,自然有資本和薛嶽一起談笑生風,而且倆人關起門來還是一傢人,趙子立呢,黃埔畢業,陸大畢業,臉上就寫瞭一個“蔣”字,後生晚輩而已。

其實薛嶽挺欣賞趙子立的,一步一步的臺階給他上,但是到瞭關鍵時刻,這個趙子立有自己的想法自然就會頂撞薛嶽。

趙子立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都沒有兵權,都是以這個參謀人員的身份出場。

其實薛嶽後來有些飄瞭,作為戰區司令長官,又在全國的主戰場湖南,手底下都是最能打的部隊,還取得瞭很多戰績,自以為能夠打大兵團作戰瞭,對手又是日本純野戰部隊第11軍,一下子有點暈的找不到北,什麼話都聽不進去。

而趙子立當他的參謀長之後,居然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怎麼行。

而趙子立是自己提拔起來的,但是趙子立居然不和他自己站隊,總是提出與自己相左的意見,薛嶽和趙子立二人關系越來越差。

之前倆人都相互容忍,也算是和平共處,畢竟薛嶽對趙子立欣賞,趙子立給薛嶽幹活也有平臺,但是這個事還是埋下瞭伏筆。

這個伏筆就是1944年五月第四次長沙會戰。

倆人居然在司令長官部裡面打開瞭嘴仗,進而又發展到電話隔空罵街。

當時河南戰場大敗,湖南出現瞭日本的坦克部隊,這一看就是大戰前兆。

趙子立把事情和薛嶽說瞭,咱們向軍委會報告吧,咱們得小心啊。

薛嶽就聽著很不爽,你這是給我上課嗎?你是司令長官還是我是司令長官,趙子立你變瞭,變得膽小瞭,最近這兩年他們為什麼不敢打長沙,經常跑到第三戰區和第六戰區,因為他們被我打怕瞭,他們來瞭,我還有天爐戰法。

聽聽這話說的,迷之自信。

薛嶽根本就不瞭解國際形勢的變化,日軍打六戰區和三戰區很大程度上是為瞭毀掉中國軍隊的空軍基地以及補給基地。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薛嶽卻說是因為怕他,這就很無語。

而且趙子立還說他的天爐戰法是“老架子”,這不就是再說薛嶽是吳簽嘛,還非常自信地顯示自己“我很大,你忍一下”。

趙子立說你大啥啊,兩年沒打仗瞭,戰區隻有60個團,別的部隊都調走瞭,哪門子的大?!

結果,日軍這次挺大,一下子來瞭7個師團,一下子就把薛嶽的防線給沖破瞭,薛嶽在戰後也就成瞭孤傢寡人。

但是薛嶽還不服。

趙自己給他出主意,說是在衡陽決戰,薛嶽不聽,還覺得是給桂系守大門,他反正就是看不上白崇禧。

最後長沙隻剩下薛嶽的內褲第4軍。

薛嶽問哪個部隊來守長沙,第4軍這個部隊善攻不善守。

趙子立裝糊塗,因為因為他想起來前任吳逸志的話:要知道第四軍和薛嶽的關系,什麼事情,不要等薛嶽自己開口說話。

但是,趙子立就是不吱聲。

他準備拿薛嶽的第4軍來威脅他,你不不想去衡陽嘛,那第4軍留在長沙,不想去衡陽也不行瞭。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薛嶽最後還是拿第4軍來守長沙,這個臺階他自己直接跪著下瞭。

為啥呢,他不讓趙子立來指揮第4軍,這就把趙子立的計劃給打破瞭。

第4軍軍長張德能對趙子立說:“參謀長,實不相瞞,長官臨走前有交代,部隊仍歸他指揮,現在的佈陣是他的命令,如果你想變更部署,先給長官打電話吧。”

趙子立就給薛嶽打電話,結果倆人氣的各自摔瞭電話,薛嶽說你不能指揮,趙子立說那我留著吃瓜嘛。

薛嶽說你留下來聯絡,趙子立說我一個大參謀長當聯絡參謀?

趙子立仍給張德能提建議,讓他別往長沙增兵,後者仍不敢違背薛嶽的命令,說:“長官叫我以主力守長沙,我隻好以主力守長沙。”

薛嶽最後能倔強到這樣,把部隊就是固執地留在長沙城裡,可見他心眼有多小。

後來,第4軍在長沙灰飛煙滅,薛嶽跑到瞭湘西,成為瞭孤傢寡人。

所以這事吧,也怪薛嶽。


更多觀點: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說。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薩沙對趙子立是頗有意見的。

在我寫抗戰系列叢書的時候,看過很多趙子立的回憶錄。

非常奇怪的是,作為薛嶽的參謀長,趙子立在回憶錄中有大量攻擊薛嶽的內容,而且一些情節系道聽途說的編造,他卻言之鑿鑿,比如會戰的傷亡數字。

為瞭搞清楚趙子立說的這些情節的真偽,薩沙花費瞭很大的精力查詢原始資料,以及其他人的說法。

這其實做的都是無用功,僅僅是搞清楚趙子立的一些胡說八道而已。

個人曾經非常疑惑,張為什麼會如此信口開河,似乎毫無意義。

後來才明白趙為什麼這麼做,主要是兩方面原因。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第一,趙子立曾經被用來擋槍。

在第四次長沙會戰期間,薛嶽知道長沙守不住,又不敢隨便放棄長沙,自己帶著司令部轉移,留下趙子立帶著幾個人坐鎮長沙城。

趙子立雖是參謀長卻沒有指揮權,軍長張德能又不聽他的,擅自從長沙撤退。

隨後蔣介石追究責任,將張德能槍斃,趙子立被囚禁起來,差點掉瞭腦袋。

好在趙子立的同學較多,有人拿出趙子立沒有實權的證據,才被釋放,但也被免職,去瞭陸軍大學將官班甲級第一期學習。

這個事件後,趙子立對薛嶽極為痛恨,認為薛嶽是留下他背黑鍋,對他恨之入骨。

此次學習以後,趙子立沒有再去跟隨薛嶽,轉而跟隨鄭州綏靖公署主任劉峙,擔任中將參謀長。

薛嶽雖傲慢自大,能力比劉峙那是強瞭百倍。沒多久,劉峙因為定陶戰役作戰不力被撤職,趙子立也連帶倒黴去做瞭教官。

後來趙子立投靠瞭桂系白崇禧,隨後又將白崇禧的部隊拉著投靠瞭中央軍。

結果在四川退無可退,被迫在巴中向解放軍投降。

從趙子立一些操作來看,此人不是個好軍人,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壓根不懂得軍人應該忠貞不二的道理。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第二,趙子立戴罪立功。

趙子立在解放戰爭初期,首先是幫著劉峙多次圍剿解放軍,是非常重要的參謀長。

後來投靠桂系,也是帶著部隊和解放軍作戰。

更重要的是,當年他的上司張軫起義,向解放軍主動投降,趙子立卻不願意投降,拉走瞭一個軍回到桂系陣營。

隨後他又把部隊拉到中央軍那裡,對抗解放軍到1949年12月。

他這種人雖然也是主動投降,是窮途末路的投降,所以後來很慘。

1951年鎮壓反革命運動開始後,趙子立被逮捕判刑,直到1975年才被特赦,關押瞭整整24年。

根據官方資料,趙子立特赦後被聘任為全國政協文史專員,主要任務就是寫回憶錄。

而趙之前就寫瞭一些回憶錄,這就是回憶錄中對國軍、薛嶽各種蔑視、攻擊,甚至自辱的原因。

這種回憶錄,更像是特殊時期的交代材料。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至於趙子立和薛嶽的矛盾,說起來很簡單。

薛嶽是個非常固執傲慢的人,能力也超群。在之前多次戰役,他和趙子立有軍事上的分歧,趙也很固執,但事實證明都是薛嶽正確。

薛嶽一是認為趙子立能力不足,二是認為趙子立經常同他對著幹,曾經將其免職,改為“戰時後方辦事處”主任。

僅僅是因為誰都知道薛嶽不好合作,沒有願意做這個參謀長,趙子立才恢復瞭職務。

在第四次長沙會戰開始之前,薛嶽得到情報不準確,沒有得知日軍的龐大規模,認為長沙還是守住的。

趙子立認為日軍規模可能很大,長沙未必受得住,雙方再次出現分歧。

薛嶽的參謀長吳逸志調離後,繼任的趙子立因何不受薛嶽待見?

期間,趙子立犯瞭一個很大的錯誤。

他唯恐長沙丟失以後,蔣介石會追究薛嶽以及他兩個人的責任,竟然跳過薛嶽,托戰區副司令王纘緒、侍從室主任林蔚、24集團軍司令王耀武向蔣介石說瞭自己的觀點。

這個觀點無論對錯,在當時是絕對不被允許的,薛嶽的勃然大怒也可以理解。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