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靖康之變”是北宋歷史上的恥辱,由於宋徽宗趙佶“角色上的錯位”,本來作為一國之君,應該把治理好國傢當作自己的天職,可是他偏偏成瞭一個優秀的“藝術傢”。

把國傢交給一些奸臣管理,自己卻研究起瞭琴棋書畫,你說國傢能強盛嗎?皇帝跑偏,國傢衰敗,金朝入侵。

徽宗(1082~1135年)面對亂局束手無策,於是趕緊把皇位讓給瞭他的兒子——欽宗趙桓(1100~1156年)。然而,北宋已到瞭病入膏肓之機,一切都來不及瞭,欽宗也無力回天。

公元1127年3月(靖康二年),金朝滅瞭北宋,徽宗和欽宗做瞭金人的俘虜。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宋徽宗

到瞭5月,金兵分兩路,押著徽、欽二帝、嬪妃、大臣以及幾十萬北宋百姓,心滿意足,浩浩蕩蕩打道回府瞭。

提起“靖康之恥”,徽、欽二帝滿眼是淚。做大宋的皇帝威風八年,從來是他欺負別人,沒被別人欺負過,從來不知道什麼叫痛苦。來到瞭金朝,二人總算嘗到瞭“生不如死”的滋味!

到瞭幽州以後,金人命令徽、欽二帝穿著孝服去阿古打(金太祖)廟行禮,回來後,披上羊皮,戴上羊的面具,更可笑的是,二人屁股後還按瞭個小尾巴,活脫脫的兩個小羊羔的樣子。

金人在旁哈哈大笑,然後被牽著去拜見金太宗,金太宗把這種儀式稱為“牽羊禮”。金太宗還學習宋代先王的做法,封徽宗為昏德公、封欽宗為重昏侯。

徽、欽二帝雖然心中充滿瞭屈辱,但還是連連叩首拜謝。講真金太宗冊封給徽、欽二帝的爵位帶有侮辱性質,但相較於歷史上的廢帝來說還算不錯的,至少給瞭俸祿還讓二人活瞭下來。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宋欽宗

徽、欽二帝心中明白,能夠茍活下來就感謝祖宗八代瞭,常言道:“好死不如賴活著,活著才是王道。”

“不是人改變環境,就是環境改變人”。別指望昏庸無能的徽宗會改變環境。接下來發揮他的“文藝”特長,為金太宗寫詩作賦歌功頌德。金太宗一高興賞給瞭他幾個番邦娘們。

這些番邦女人皮膚很粗糙,這是東北嚴酷的天氣所致,雖比不上中原那些細皮嫩肉的宮妃,但畢竟聊勝於無!

金太宗很聰明,他把徽宗的妃子和女人都分給瞭手下,讓這些功臣開開洋葷,把自己玩膩的女人甩給徽宗,徽宗還屁顛屁顛的感恩戴德。

為瞭感謝金朝皇帝的賞賜,徽宗寫瞭感謝信,時間一長,金朝把這些感謝信結集出版瞭一本《禦制詩集》,據說這本書很暢銷,還出口到瞭宋朝。

徽、欽二帝先後被囚禁在燕京、上京、韓城等地,最後關押到瞭五國城(今黑龍江依蘭縣)。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徽欽二帝被俘

五國城天氣很寒冷,冬季很長。面對漫漫長夜,徽宗和番邦女人抱團取暖,這些女人為他驅散瞭孤獨和寂寞。在沒有其它娛樂項目時候,徽宗開始瞭造人行動,在金朝關押的8年期間,徽宗和番邦女人先後生下瞭6個兒子和8個女兒。

從生兒育女這方面來看,徽宗的小日子過得非常愜意。其實到五國城後,徽宗除瞭沒有人身自由外,其他待遇都不錯。此時我估計,金太宗讓他回老傢,興許他還要考慮考慮呢。

所以親們不用擔心徽、欽二帝會凍著,說實話,二帝左擁右抱,溫香軟玉,冬天被窩裡可比我們這些屌絲暖和多瞭,不必為這些沒臉沒皮、沒有操守的人擔驚受怕,徽、欽二帝像變色龍一樣,早就適應環境瞭。

行文至此,我突然想到瞭一個故事。從前有一個犯人被關押到瞭監獄,這一關就是20年。

這20年中,他經常遭受到看守的辱罵和毆打,對於這種情況他早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瞭,就好像每天要吃飯睡覺一樣。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宋徽宗和番邦女人

過瞭幾年後,他被放瞭出來。到瞭社會沒有人打他、罵他,他卻不適應這個環境,於是他重新犯罪,進瞭監獄。

他要過20年前的那種生活。沒有人打他,罵他,他骨頭很癢很難受,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賤骨頭”。專業術語叫“閉塞適應癥”。

由此推之,徽宗也有這樣的情結,從金太宗逐漸喜歡和厚待他來看,徽宗沒有反抗精神,對金太宗產生不瞭任何威脅。

隨著感情的加深,金太宗和徽宗關系變得錯綜復雜起來。徽宗生下的女兒嫁給瞭金太宗的兒子,徽宗和金太宗是親傢關系;金太宗搶瞭徽宗的老婆,二人是連襟關系;金太宗搶瞭徽宗的女兒為妃,徽宗就是金太宗的老丈人。這種關系扯不斷理還亂。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宮妃

知道金朝為什麼最後被蒙古滅瞭嗎?

主要原因是:在靖康之恥以後,金人和宋皇室聯姻,造成瞭野性基因的喪失,後代血統不純才造成瞭被強悍的蒙古人所滅。哈哈……

當然這隻是開玩笑的,不過仔細琢磨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公元1134年(紹興五年)5月,徽宗在五國城病死。享年54歲(被金人囚禁瞭8年)

公元1161年(紹興三十一年),金主完顏亮與遼王、宋王等人一起喝酒,喝到盡興時,完顏亮將遼王耶律延禧射死瞭。後來,完顏亮在與諸王比賽射箭的時候,又將欽宗亂箭射死瞭。終年57歲。(欽宗被金人關押瞭34年)。

文/秉燭讀春秋


更多觀點:

微欽二帝通過自身實踐,去證明瞭什麼叫做“不作就不會死“這句至理名言,宋微宗趙佶繼位後,就沒搞過幾件正事,以自身愛好發展書畫藝術,還自創瘦金宋體字,生活也過得愜意瀟灑。他何曾想過十多年後,有人會結束他那瀟灑的日子。

那天,狼來瞭。

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金兵在滅遼後便分兩路大軍南下攻宋,直逼宋朝國都汴京(開封)。集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於一體的自稱道君皇帝的宋徽宗趙佶,在聞此訊息後,為瞭躲避金人對他的征伐,立即傳位於皇太子趙桓,自己當太上皇。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確實,在趙桓當皇帝的時候,他確實過上瞭安穩舒坦快活的日子。然而,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

去往北方,從此,被迫離鄉。

在靖康二年(1127年),由金國統帥完顏宗望和完顏宗翰兩人,分別監押他們兩父子去往北方,從此他們倆父子便被迫在北方過上瞭“淒慘”的生活。

靖康二年,四月一日,金軍在擄掠瞭大量金銀財寶後開始分兩路撤退。一路由完顏宗望監押,包括徽宗、鄭皇後及親王、皇孫、駙馬、公主、妃嬪等,已於前三日沿滑州北去;

另一路由完顏宗翰監押,包括欽宗、朱皇後、太子、宗室及孫傅、張叔夜、秦檜等幾個不肯屈服的官員,沿鄭州北行。被金人擄去的還有朝廷各種禮器、古董文物、圖籍、宮人、內侍、倡優、工匠等等,被驅擄的百姓男女不下10萬人,北宋王朝府庫蓄積為之一空。

四月的天,有些陰陰沉沉的,不時就下起瞭瓢潑大雨,雨水從車棚頂往裡滲水,趙佶坐在牛車車棚中,凍得瑟瑟發抖。此刻的他,已經無心去看那被金人和朝廷官員糟蹋過的破敗之城,無心去瞧那蕭瑟之景。

他隻想祈求駕車的胡人給他拿件可以保暖的衣服,卻因為語言不通,換來瞭一頓如同罵牛羊般的侮辱之話,隨即就是一車鞕打在身上,警告他不要耍花樣。

已經冷得報緊雙臂的趙佶,隻能閉嘴不再言語,任憑暴風擊身,牙齒打顫。

宗望問他:“金國好,還是你們大宋好?”趙佶哆嗦著身子,強擠出笑意違心的回答:“大金國好,大金比大宋好。”

宗望哈哈一笑,又問:“想你的妻妾嗎,也就是你們宋朝人說的皇後妃子。”趙佶如實回答說:“想,想她們。”

聽他說完,宗望冷著臉說:“以後,不準再想。”趙佶隻能回是,心中的酸楚瞬間化作淚水,從眼眶中流出來。

他明明看到瞭自己的妃子韋賢妃,卻不敢大聲呼喊,隻能憋在心裡,隻覺得五臟俱焚,潸然淚下。看著自己的才人曹氏被金人奸污,也隻能長籲短嘆,無可奈何。

看著那些想借金兵車棚躲雨,而被金兵糟蹋致死的宮女們,看著那些一起被俘去北方的大宋子民,官員隨從餓死半道上,他也隻能眼看著而已。

八日,抵達相州時,適逢大雨不斷,車皆滲漏,宮女借金兵帳避雨,又被金兵奸淫,死者甚多。

北上途中,食物匱乏,又連日風雨,一時宋俘餓殍滿地,慘不忍睹。

路途遙遠又顛簸,越往北,趙佶離故土就越遠,不過他不在乎,隻希望金人將他們盡快送到地方,從小在皇宮中長大,享受著榮華富貴的他,實在忍受不瞭這種顛簸之苦。

跟他一樣忍受不瞭的,還有他兒子趙桓。

趙桓的待遇似乎要比趙佶差許多,趙佶好歹有一輛牛車可坐,至少身上還穿著從皇宮帶出來的錦衣綢袍。可趙桓卻是隻能穿青佈衣,頭戴氈笠,騎馬而行。

金兵像趕奴隸一樣地驅趕著他,鞭子帶著風聲打在他的身上,痛得他渾身直抽抽,連哭都不敢哭出聲來,否則又是一記重重地鞭子咻咻而來。

隻有在金人短暫離開時,才悲從中來,仰天悲泣。

趙桓似乎真的失去瞭自由,就連晚上睡覺都被金兵給拘押在旁,害怕他逃跑。

至夜,金兵縶帝及祁王、太子、內人手足並臥。

到瞭五月下旬,他們已經渡過黃河北岸,趙桓騎馬的待遇也被剝奪瞭,直接被綁在馬背上繼續往北行走。隻是偶爾地才會讓他稍微得到寬待,將他從馬背上放下,吃些難吃的食物。

從四月初從開封出發,沿鄭州往北,到達燕京已經是七月下旬瞭。

不過,趙桓也在燕京見到瞭他爹趙佶。

父子倆一見面,便相互抱頭痛哭,訴說著這一路所受到的折磨和侮辱,訴說著這一路遭遇的種種不幸,訴說著這一路的顛肺流離之苦。

真道是:路漫長,身消瘦,無處話淒涼。

本以為,他們父子倆就此安定下來,將來要在這個地方生活瞭。

可是才過兩個月,九月的下旬,他們又被迫繼續往北,去往更遠的上京城。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這是因為,嶽飛和宗澤已經將他們打得連連敗退,而且嶽飛此時的口號,就是誓要迎回微欽二帝,失去對宋的交換籌碼。所以為瞭避免嶽飛將這倆父子迎回,金太宗命人將他們繼續往北遷移。

他們於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八月,才抵達上京。

抵達上京後,金人做出瞭讓二帝更受屈辱的事情,那就是參加獻俘儀式。

拜祭金太祖阿骨打廟,二帝穿孝服。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剛抵達上京,還沒來得及好好休息,金人就要求,不,是命令他們穿上孝服,去拜祭金人太祖皇帝完顏阿骨打。

孝服,在漢人眼裡,是隻有在親人長輩去世之後,才會穿上純白或者純黑孝服,那是對先輩的一種緬懷、哀思、尊重。

然而金人卻讓他們穿孝服,朝金人太祖皇帝進行祭拜,簡直就是一種對趙佶一行人的侮辱。

趙佶作為大宋皇帝,雖然被俘,可以不在乎自己被俘,但不能不在乎對金人太祖皇帝穿孝服去跪拜的事。

所以他們對此是拒絕的。

不過,隨行的秦檜卻堆著笑率先穿上瞭金人給的孝服,還挺合身,他又勸微欽二帝趕快穿上,不就是跪拜一下嗎?隻要能保住命就可以瞭。

加上金人威逼,趙佶和趙桓不得不穿上金人給的孝服,跪拜在阿骨打像面前,向阿骨打磕頭“認罪”。

至此,獻俘儀式結束。

見太宗,得公侯之封位。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金人又逼迫著他們去到乾元殿拜見金太宗完顏晟。金太宗看到這倆父子,如今跪拜在大殿之下,身體不停地顫抖著,一點也不像個帝王之像,倒是卑躬屈膝的小臣。

不過呢,他們到底也是一個國傢的皇帝,漢人的歷朝歷代,對於亡國之君都會封個什麼公,比如漢獻帝最後就是山陽公。

對於這宋朝兩個皇帝,也得封個公。

封什麼公呢?

金太宗稍微思忖一番就想到瞭,於是便當即封趙佶為昏德公,趙桓為重昏侯。昏德公,意思就是指趙佶當皇帝昏聵無能,沒有帝王之德行,以至於會被俘至北。而趙桓的重昏侯,意思就是即皇帝位,卻比上任皇帝更顯昏庸,爹是公爵,兒子自然就是侯爵瞭。金太宗這貶損微欽二帝的把戲也是中原歷代皇帝玩過的,比如隋文帝滅陳後,就封陳叔寶為長城公;宋太祖滅南唐之後,封李煜為違命侯。

封完瞭趙佶趙桓,金太宗又把他們身邊的朝臣以及其他隨從人員編入兵籍,秦檜為瞭不去當兵,主動願意給金太宗出謀劃策如何打宋朝當今皇帝趙構。

金太宗就把秦檜給暫時留瞭下來,委任他為參謀軍事,還讓他給宋朝(南宋)現在皇帝趙構寫勸降書。

至於像韋賢妃,還有帶來三百餘女人,則是被安排到瞭洗衣院,去當浣衣女,幫金人士兵洗衣服。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再行北上,安逸?命喪五國城。

在上京住瞭沒多久,金太宗又讓人將他們趕去荒涼的邊陲小鎮,名叫五國城。那兒人煙稀少,那兒風景“獨好”。

金太宗並沒有就此遺忘他們,給他們派來瞭金人的年輕女子,這些女子都是金國的宮女。而他們自己的皇後妃子,卻被金太宗分給瞭那些將士做為玩物。

生活安定下來後,不再擔心金人將他們再次被驅趕,於是愛好琴棋書畫的趙佶,又開始瞭讀書寫作畫畫,似乎自己此時已經是一個隱居的閑散詩人。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他跟金人賜予的宮女造完小人後(據傳在金國期間,他與金人一共生育瞭有十四個兒女),便又會拿起書本來閱讀,常常因此而廢寢忘食。有一次,他讀瞭唐代李泌的傳記後,知道李泌是為國盡忠,他復興社稷,卻不料最後被奸佞嫉恨。趙佶讀瞭這篇傳記之後,感觸頗深,並令身邊的大臣將其抄寫瞭一份,賜給瞭韋賢妃。

此時的他已經醒悟過來,可已經晚瞭。

在五國城裡,他常常跟趙桓飲酒賦詩,暢聊這人生之悲苦,借詩詞,來抒發心中的情感,想到在故國皇宮生活,又想到如今在這荒涼之地茍存著,想著想著,心中難免會因此而悲傷。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所有的情緒都寫在瞭詩中,表達自己的思鄉懷念之情,悲涼孤獨躍然紙上,其中最著名的要數《在北題壁》:

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

傢山回首三千裡,目斷天南無雁飛。

長期的抑鬱,孤獨和看不到回去的希望,使得趙佶整日苦悶無比,就算有金國女人日日做伴,也解不瞭他憂鬱之心。

在金國生活八年後(從公元1127年被俘去北方,到公元1135年)去世瞭,死在瞭那荒涼之地,時年54歲。

而在趙佶死後,金人拿趙佶的屍體燒做瞭燈油。趙桓悲痛欲絕,跪地痛哭,悲痛不已,身心遭受巨大打擊。

一度暈厥瞭好幾次。

趙佶死瞭,趙桓連同那些隨從俘虜們卻依然被金人拘押在此。

生活還要繼續,他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但卻依然存著幻想,存著希望。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宋朝,不想再這樣孤獨終老,或者死在這荒涼之地,如同他父親那樣死後還被燒做燈油。

南宋紹興十二年(公元1142年),金人將韋賢妃連同裝有趙佶、鄭皇後、邢後梓官的十餘輛牛車踏上瞭回歸南宋之路,將其送回大宋,趙桓急忙上前向抓住韋賢妃的手哭著說:“如果能回去, 他隻想做一太乙宮主,如此便足矣。”

願望是這樣,可他直到死前,這一願望也沒被實現。

據講史話本《大宋宣和遺事》記載,宋欽宗趙桓的死因是:

紹興二十六年(1156年)六月,金海陵王完顏亮命宋欽宗出賽馬球,趙桓身體孱弱,患有嚴重的風疾,又不善馬術,很快從馬上摔下,被亂馬鐵蹄踐踏死,時年57歲。

然而,宋欽宗趙桓死去的消息直到南宋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才傳到南宋。

得知宋欽宗趙桓死去的消息後,宋高宗趙構表面上痛不欲生,內心卻為無人威脅自己的皇位而暗自高興。

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七月,宋高宗趙構為趙桓上謚號“恭文順德仁孝皇帝”,廟號欽宗。

寫在最後:宋微宗的軟弱乞和,甚至向金人割地稱臣納貢,並沒有換來真正安逸尊貴的生活,最後還是被金人押向北方那荒涼之地,孤獨一生。

在金國,宋微宗趙佶也後悔過自己的曾經所作所為,可等他醒悟過來已經晚瞭,隻能吟詩作畫,以解思鄉之情。

他在金國的生活,還算是不錯,金人對他也並沒有天天折磨,讓他們在那裡還有“自由之地”,在這“自由之地”裡還能天天吟詩作畫,甚至金太宗還給他們配瞭不少的金國女人來服侍他們。

以至於他與金人生瞭十多個孩子,也許這正是金太宗為消沉他的志氣,不讓他有多餘心思去想回國,重整士氣,再度對金作戰而安排的吧。

微欽二帝的遭遇讓人同情,可這些卻都是他們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他們當時能夠挺起脊梁骨,重用忠臣猛將,也許就不會出現被俘的情況瞭。

向敵人示弱求恩,隻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痛苦和折磨。

國之滅亡,自身又有何所倚仗!


更多觀點:

作為兩位前後腳狠“作”,活活“作”沒大宋半壁江山,也把自己“作”成囚徒的昏君,宋徽宗宋欽宗這爺倆,還用其茍延殘喘的後半生,生動展現瞭其另一個強大技能:命硬。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有多命硬?自從“靖康之恥”起,包括宋徽宗宋欽宗在內的各位大宋“皇室貴胄”們,就陷入瞭悲慘的折磨裡。先是從1127年起,被集體押到北方,一路上受盡各種鞭打折磨,女眷們被羞辱更是常事。步步血淚的押送路上,幾乎隨時都有人倒下。

特別是1130年9月,當宋徽宗宋欽宗一行人被押到流放地“五國城”(黑龍江依蘭縣)時,隨行人員已隻剩瞭140多人。宋徽宗的皇後鄭氏到達五國城後去世,宋欽宗的皇後朱氏,早因不堪凌辱自盡。偏偏還是這爺倆活得歡實。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

(朱皇後畫像)

而且,看看五國城的地理位置,就更能感受到這爺倆的“命硬”:這可是位於黑龍江的冰雪大地,比中原要酷寒得多。兩位過慣瞭錦衣玉食生活的“皇上”,又怎麼熬這寒苦的北方嚴冬?可人傢還真熬得住:宋徽宗在五國城又苦撐瞭五年,直到1135年去世。宋欽宗則一直撐到宋金“和議”後,又被遷到金國上京(黑龍江阿城),最終又遷都燕京,最終死於1156年。離他爹死已過瞭21年。

為何如此命硬?一個重要原因是:比起之前流放路上的悲催人生來,宋徽宗宋欽宗自抵達五國城起,他們的處境,真是好太多。當年從汴京啟程的流放路上,他們一度每天都隻能靠吃豆餅充饑,走慢瞭就要挨鞭子,走不動瞭還要被捆著走。爺倆一度瘦得“枯槁不類生形”,甚至“欲死無路”,簡直是沒人樣。

但自從到瞭五國城後,境況就大不同瞭。

雖說在當時,五國城還十分荒涼,痛失愛妻的宋徽宗,還哭瞎瞭一隻眼。但對宋徽宗一行人的安置,這裡卻是高規格:1927年9月,依蘭縣當地就發現瞭周長200米以上的房屋遺址,還發掘出瞭瓷器等生活用具。經過學者王寶善等人的勘察,確定這就是當年宋徽宗一幹人等的住處。比起押解路上吃豆餅挨鞭子的苦日子,真是天上地下。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而以《北狩行錄》的記載,雖然五國城的冬天著實寒冷,往往大雪會下到數尺,爺倆在房間裡“頸膝相柱,聲顫不能言”,基本就是活受罪。但畢竟飲食有保證,每天能吃上一度飯,七月七這天還能喝點酒。金王朝有時也“賜”他們些衣服。所以雖然過的苦,活罪也沒少受,但活命還是沒問題。

更重要的是,比起押解生活來,五國城的金兵駐紮在松花江北岸,於是生活在松花江南岸的宋徽宗一傢人,過的還算自由。饑寒交迫的宋徽宗,還在五國城老樹開新花,一口氣生瞭三個兒子和八個女兒。由於生活安定,他的創作才思也再度噴湧,留下瞭多篇經典詩詞。諸如“傢山回首三千裡,望斷南天無雁飛”之類的名句,近千年後讀來,依然叫人唏噓不已。

可笑的是,都慘到這地步瞭。宋徽宗傢的窩裡鬥,還是不消停。他的兒子沂王以及女婿劉文彥聯合告發,誣陷宋徽宗要“謀反”。雖然事後兩個倒黴孩子被金人法辦,宋徽宗卻嚇得不輕,一哆嗦就把自己寫的一千多首詩詞燒掉。比比宋徽宗在位時大搞禁書,連讀李白杜甫詩歌都要挨板子的荒唐事,這場面,很反諷。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還是以《北狩行錄》記載:受夠瞭活罪的宋徽宗,最終在1135年悲憤自盡,沒想到自盡不成,又害自己生瞭重病。拿著茶葉當藥吃,反而把嗓子也堵住,連食物也咽不下,最終連病帶折騰,僵死在瞭土炕上。

而相比之下,作為兒子的宋欽宗,倒是更能熬,不但熬過瞭五國城的嚴寒,還熬來瞭宋金議和。他也隨著宋金的“和平”,在上京和燕京,又過瞭多年“公爺”生活。比起老爹宋徽宗來,確實好過得多。

如此“好過”,是不是金人發善心?當然不是!1130年金國名將完顏杲的遺言《臨終遺行府四帥書》,就解釋瞭原因:由於南宋軍隊的頑強抗擊,此時的宋金戰場上,金人已漸露頹勢。假以時日,倘若恢復元氣的南宋大舉北伐,那真是“復故土如反掌”。那金人該怎麼辦呢?最好的辦法就是好好養著宋欽宗,隨時扶持他建立傀儡政權,替金王朝擋刀。如此寶貴“肉票”,當然得給改善下生活,可不能輕易就“喂”死瞭。

以這個意義說,宋徽宗宋欽宗父子,自來到五國城後,那有所改善的“俘虜”生活,哪裡是金人發善心?又哪是靠某些君臣管人傢叫大爺?卻是多少大宋軍民,戰至流血凝肘而不退,浴血打出來的。

徽欽二帝被擄到金朝30年,他們是如何度過漫長寒冷的北方冬季的?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什麼《紹興和議》後,被俘金國多年韋太後歸國,得知“大小眼將軍”嶽飛已蒙冤而死後,會悲痛得要出傢懺悔——在北方做過俘虜受過罪的她明白,沒有哪次和平,是跪出來的。

隻可惜,這麼簡單的道理,這煌煌“富宋”,卻有太多的掌權人,跪倒亡國都不明白。

參考資料:巴曉峰,朱然《微歷史:風雅宋朝》、李之亮《教科書裡沒有的宋史》、周喜峰《北宋徽欽二帝在黑龍江》、李仁志《宋徽欽二帝北疆遺事》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