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在拿破侖的故事裡,原本我以為有個事情是常識,然而每次看到相關討論時,發現在網上熱議拿破侖的群裡,這個事並不是常識,而是僅比冷知識略微熱那麼一丁點的知識點:這就是拿破侖的身份問題。

很多人以為拿破侖就是法國皇帝,打下瞭歐洲大片土地,所以對拿破侖的軍事、政治行動的諸多認知,就從根子上開始產生偏差。不是的,拿破侖他不是法國皇帝,或者說他不僅僅是法國皇帝,他是合法的,神受君權的歐洲皇帝,或者叫羅馬皇帝!這個帝號因為歐洲歷史的復雜性,翻譯上的很多爭議,所以這麼說可能也不是很正確,但大至就是那麼一個意思,像後來法國又冒出來的路易十八,拿破侖三世什麼的,那才是法國國王。請註意,歐洲國傢尚保留君主制的,或者歷史上那些君主,都被稱為“王室”,間或有人用皇帝稱號,有我國一些作品翻譯和應用上的不嚴謹,也有一些是自己強行加冕偽稱。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歐洲的歷史有點古怪,因為教皇國的存在,宗教因素的作用,羅馬帝國死而不散,大至上相當於我國一直把春秋的歷史狀態延續下來,許多人看春秋戰國的故事,不是很在意裡面人物的什麼“鄭伯”,“隋侯”,“襄公”,“莊王”,這些都是職位,一開始鄭伯的鄭國近幾,各方面發達一些,有兵車百乘,即可威壓四方,但總的來說最後都是大國封地的那些“公”,才有資格爭霸,到戰國,開始稱王,很多實際上是名不正言不順的,特別是齊國的齊王。戰國末期,還有秦國騙齊國稱帝的鬧劇。

歐洲的情況也大至如此,比方俄國自稱沙皇,但是起傢就是基輔大公國,後來覺得自己實力越來越牛叉,就稱帝瞭,這也是歐洲人不愛鳥他們的一個總要因素,實際上沙皇一直到尼古拉二世全傢團滅,他們合法的,被公認的職位還是大公。

拿破侖不一樣,他是那個死而不散的羅馬帝國合法皇帝,歐洲各國再不心甘情願,但是彼時都是捏著鼻子承認過的,所以他可以合法的把自己的兄弟和戰友分封為丹麥國王,意大利國王什麼的,他失敗後,這些分封依舊有法律效果,仍舊是合法分封。歐洲歷史上無數野心勃勃的君王都有一統歐洲,成為羅馬皇帝的夢想,但是,在羅馬帝國崩潰後,隻有拿破侖一個人做到瞭這一點,雖然短暫,但他就是唯一被公認做到這一點的羅馬皇帝。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這些並不是廢話或者題外話,隻有確認這一點,才能知道拿破侖帶領法國軍隊東征西討,橫掃歐洲,並不是侵略他國,而是合法的征討不臣!我們現在很多網絡小白爽文,給年輕人灌輸瞭隻要拳頭大,隻要實力足,就能為所欲為的觀念,並不知道政治這種事,人力有窮盡,到瞭一定程度或者高度,你以為虛幻的“民心”、“名正言順”,非常非常之重要。當時歐洲各國組建的七次反法同盟,才是非法組織。

這裡面還有極其復雜的新興資產階級,與各封建王國貴族勢力之間的階級鬥爭在裡面,總的來說,拿破侖是代表新興資產階級的利益,繼承瞭法國大革命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使命,因此一開始,這股新興勢力奉他為明主,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樂》,最初就是獻給他的,但是後來拿破侖似乎有向封建貴族妥協,或者轉化的跡象,貝多芬極其憤怒,才改名為《英雄交響樂》。事後上帝視角看拿破侖,他是受不瞭歐洲皇帝這種封建特權階層的誘惑,也有政治上跟封建貴族妥協的地方,但總方針跟總路線,確實都是站在新興資產階級勢力一邊的,隻是到瞭他的高度,各種政治勢力之間的互相妥協,已經是勢不可免,確實說不上拿破侖背棄瞭當初的理想。

拿破侖的失敗,也正是資產階級胎裡就帶來的軟弱性,新舊兩個勢力的對決,在反法同盟各自內部與新勢力達成妥協後,新勢力居然反過來支持代表封建貴族的一方,而拿破侖一方的新興勢力,也厭倦瞭常年戰爭給他們帶來的拖累,所以拿破侖其實才是那個被背刺和出賣的人。但是戰爭與政治交易的雙管齊下,新興資產階級勢力,在歐洲大陸,已經與封建貴族勢力達成妥協,有資格坐下來參與決策。同時封建貴族也不是傻子,包括惠靈頓,早就在戰爭中領教瞭資產階級的厲害,比資產階級自己都更知道誰代表瞭那個時代的先進生產力,所以掉過頭來,自己就以封建大貴族的身份,投身於資產階級先進的經濟活動,和工業投資當中,成為貴族與資本傢為一身的雙面人,所以這場戰爭的輸贏,也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歐洲自中世紀黑暗年代走出,一個文藝復興,一個拿破侖戰爭,都是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裡程碑,因此拿破侖這個人物,在歐洲各國歷史上,都是一個正面人物,包括特別不喜歡法國人,不願意說法國人貢獻和榮譽的英國讓,德國人,以及吃過拿破侖大虧的俄國人,在他們的歷史裡,也泛著酸味承認拿破侖的功績。那麼在拿破侖當時,他是戰敗,但是他沒犯罪,他的法國軍隊出身資產階級平民子弟,在當時是相對有理想,有榮譽感和紀律的部隊,不能說他們當中完全沒有對平民有犯罪行為,但肯定遠比反法同盟的封建軍隊少,因此這方面不能抓拿破侖的痛腳。另一個,就是他們反法同盟才是導致戰爭的罪魁禍首,一生征戰的拿破侖,即使帶著軍隊在他們土地上作戰,那也是皇帝遠來征討不臣,沒辦法把諸如侵略,戰爭狂人之類的罪名戴到他頭上,所以隻能放逐,甚至都不能剝奪他的皇帝頭銜。

而且新舊雙方已經妥協,已經無需在為已經失勢的拿破侖再添波瀾,流放是最完美,各方最能接受的方案。


更多觀點:

凱旋門至今依舊是法國人的驕傲,其實就足以證明,拿破侖在法國人心目中的影響力有多大瞭。

既然聯軍沒有滅亡並且瓜分法國的意思,那麼就必須要處理好拿破侖戰敗後的善後事宜。在法國人心目中,拿破侖是大英雄,悍然處死法國人心目中的英雄,對法國的穩定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任何一個政治傢,首先要考慮的就是穩定。因為隻有穩定下來,才能妥善按照他們的套路去發展。可如果拿破侖被殺,引起瞭法國人的公憤,那可就虧大發瞭!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一、拿破侖兩次戰敗,按理說足以處死。

在很多人印象中,拿破侖在攻打俄國的時候,兵敗滑鐵盧,所以戰敗瞭。其實拿破侖這一生中,有兩次巨大的失敗。

第一次戰敗,拿破侖被流放到瞭厄爾巴島。

巔峰時期的拿破侖,占領瞭歐洲大陸上絕大多數國傢。剩下的反法勢力,主要是英國、普魯士、奧地利和俄國組建而成的。

公元1813年,聯軍共計30多萬人,與拿破侖手下的15萬大軍,在萊茵地區交戰多日。最終法軍遭到瞭聯軍殘酷的打擊,隻剩下瞭5萬多人。

萊茵聯邦解體後,聯軍進入法國境內。拿破侖拒絕和談,再次召集瞭10萬大軍,可對方有35萬人之多。

這個時候拿破侖還扳回一局,在佈倫納城擊敗瞭普魯士大軍。稍微找回瞭一點自信以後,拿破侖又打瞭幾場勝仗。

隻不過很可惜的是,對方人太多瞭!人傢拖住你的同時,依舊可以抽調人馬朝著巴黎進軍。1814年3月31日,聯軍攻占巴黎。

拿破侖無奈,隻好選擇無條件投降。此時他簽署瞭退位詔書,宣告法蘭西第一帝國滅亡。拿破侖本人不僅沒有被處決,而且還保留瞭“皇帝”的稱號,隻是被流放到瞭厄爾巴島,而這座小島,同樣也是聯軍賞給他的領土。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第二次戰敗,拿破侖被流放到瞭聖赫勒拿島。

1815年2月,拿破侖就從厄爾巴島逃出來瞭,我們看《基督山伯爵》裡,就有這樣的情節。當時主人公基督山伯爵被誣陷,為拿破侖傳遞復辟的消息,結果釀成瞭冤獄。

不甘心失敗的拿破侖,回到巴黎的路上,不斷招兵買馬,因此1個月以後,他再次擁有瞭14萬正規軍和20萬志願軍。

歐洲各國得知以後,連忙組建瞭第七次反法同盟。這回他們動用瞭70萬大軍,打算把拿破侖摁在地上狠狠揍一頓。

雙方在滑鐵盧戰役中,都付出瞭巨大的代價。結果正當威靈頓公爵和拿破侖一較高下時,普魯士的大軍突然殺出,打瞭拿破侖一個措手不及。

滑鐵盧戰役戰敗以後,拿破侖的“百日王朝”也徹底宣告結束瞭。拿破侖也因此第二次宣佈退位。這回他可沒能留下“皇帝”的稱號,被毫不客氣地流放到瞭聖赫勒拿島。

你知道這座島在哪兒嗎?厄爾巴島好歹在意大利半島附近,旁邊就是他的老傢科西嘉島,這也是拿破侖能回來的原因。可聖赫勒拿島,遠在南大西洋,遠離非洲海岸線,這實在是太孤獨瞭。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二、拿破侖的威望太高,不適合公開處決。

拿破侖和歐洲各國的關系雖然很差,但是法國作為歐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很難被徹底消滅的。既然聯軍無法徹底消滅法國,那麼就隻能去考慮拿破侖戰敗以後的事情。

比如說,一直打算復辟波旁王朝的國王路易十八,其實和聯軍的關系很不錯。後來路易十八,也兩次被聯軍送回法國,成為瞭新任國王。

可是你會發現,當拿破侖第二次兵敗以後,法國人民,包括法國政府內部的絕大多數大臣,都要求他留在法國,繼續統治法國。同時希望能夠推翻議會,讓拿破侖實行專政。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由此可見,拿破侖在法國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如果聯軍貿然將拿破侖殺害,那麼聯軍所扶持的路易十八,真的能夠管理好法國嗎?

我想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畢竟民眾和大臣們的心,都在拿破侖那兒。他們肯定會考慮為拿破侖報仇的事情。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三、拿破侖是羅馬教皇親自加冕的皇帝。

你別看歐洲那麼混亂,到處都是諸侯。其實真正能成為皇帝的,壓根就不多。大部分國傢,隻是公國或者王國。

能被大傢公認為帝國的國傢,真心不多。就連英國,其實也隻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並不是帝國。

而且,拿破侖這個皇帝,可不是自己冊封的,而是羅馬教皇親自跑來給他加冕的。這意義又不同瞭。

當時歐洲各國臣民,都是基督教徒。即使分成瞭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可說到底,大傢還是一傢人,都是基督教徒。

那麼羅馬教皇所認可的皇帝,自然也就是基督教世界所公認的皇帝。你想啊,歐洲歷史上,有多少正兒八經的皇帝被處死的呢?

有瞭這麼一層身份,就相當於擁有瞭一道免死金牌。按照他們的理論來看,即使世俗世界容不下他,世俗世界也無法審判他,他的生死,隻能交給上帝。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四、方便別人的同時,也是在方便自己。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歐洲當時各國都有自己的國王或者皇帝,他們作為主宰者,難道能夠保證,自己永遠不會面臨拿破侖的窘境?

即使自己不會遇到,那麼他們的子孫後代呢?如果遇上瞭,那該怎麼辦呢?

所以說,當時這幫頂級貴族,肯定要考慮自身的利益問題。萬一將來不湊巧,自己也落得個戰敗投降的下場,是否也能保住一命呢?

這或許就是拿破侖能夠活下來的原因,畢竟大傢都不希望把事情做太狠,萬一哪天自己不走運瞭,好歹能留條小命。

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兩次戰敗都是流放,歐洲人為何不選擇處死他呢?

結局:拿破侖最終還是非自然死亡。

拿破侖被流放到聖赫勒拿島以後,在這裡又過瞭6年十分無聊的時光,直到1821年,52歲的拿破侖在這裡淒慘死去。

關於拿破侖的死因,其實有很多種說法。

第一,拿破侖死於嚴重的胃潰爛,這是英國的醫生,在屍檢以後得出的結論。第二,拿破侖是被毒殺的!因為他身體內的砷含量超標100倍。第三,拿破侖被蒙托隆伯爵給害死瞭。因為拿破侖曾經在遺囑中,將200萬法郎留給蒙托隆伯爵,以此報答他在這6年裡,對拿破侖的照顧。而他不願意在這裡幹耗青春瞭,再加上200萬法郎的遺產誘惑,這哥們鋌而走險很正常。

不管哪種死法,拿破侖終究是無法復國瞭。即使拿破侖去世瞭,統治法國的奧爾良王朝,也不得不在法國民眾的要求下,重新為拿破侖塑像立碑。


更多觀點:

其實這個問題還是比較簡單的。拿破侖是皇帝,是羅馬教宗冊封的皇帝。而歐洲的皇室之間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點親戚關系。所以在法國大革命之前,對於君主的處置往往都比較人性。唯一一次是克倫威爾處決英國國王,最終結果克倫威爾的結局也不是太好。

歐洲有點像中國的春秋時代。君主之間或多或少都是朋友或者親屬。比如秦國跟趙國兩傢更是同宗。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