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唐朝安史之亂,二十萬唐軍精銳在靈寶被叛軍全殲。

皇帝不敢應戰,丟下文武大臣不管,連夜帶著老婆、太子跑路。

事後,群臣憤慨,皇帝人心盡失,被迫靠勒死老婆而轉移矛盾。

太子也趁機與其分道揚鑣,自立為帝。

一時之間,唐廷亂到瞭極點。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靈武一個皇帝,成都一個皇帝,大傢都不知道該向誰效忠瞭。

這種情況下,中央對地方失去瞭掌控嗎?

並沒有。

河北義軍在與中央失去聯絡的情況下,仍然堅持與叛軍作戰。直至平定叛亂。

睢陽守將張巡在中央失去聯絡,且被叛軍團團包圍情況下,仍然堅持與叛軍作戰。不管叛軍如何勸說,言明京城已淪陷,皇帝已逃跑,他都拒不投降。直至最後彈盡糧絕,英勇就義。

郭子儀、李光弼、仆固懷恩等將領,並沒有因為老皇帝人心盡失,新皇帝羽翼未滿,就擁兵自重,割據一方。他們仍效忠於大唐王朝,最後助皇帝剿滅叛軍。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宋朝靖康之變,河北、河東盡喪。京城禁軍被金軍重創。皇帝,太上皇,以及三千多王公大臣,被金軍打包帶走。

一時之間,宋室近支皇族幾乎被團滅,僅九皇子趙構一人逃脫。

這種情況下,中央對地方失去瞭掌控嗎?

並沒有。

趙構於商丘登基後,很快又組織起朝廷,與金廷分庭抗禮。

地方官員和將領,其實分得清是非,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向哪個朝廷效忠。

反倒是在中央扈衛趙構的苗傅、劉正彥等將領搞出瞭兵變事件,要逼趙構下臺。

最後,還是各地將領紛紛表示瞭勤王平亂的立場,出兵鎮壓,趙構才保住皇位。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第二次鴉片戰爭,江南有太平天國,河南有捻軍起義。天津被英法聯軍攻陷,北京受到軍事威脅。

這時候,最忠於皇帝的八旗軍不能打。科爾沁蒙古騎兵能打,但打不過英法聯軍。南方的團練武裝也能打,但遠水救不瞭近火。

手上無兵可用。無奈之下,皇帝隻好帶著老婆兒子逃往承德避暑山莊,留下幾個炮灰與英法聯軍談判。

當然,皇帝逃跑,能叫逃跑嗎。那叫“北狩”。

但逃跑就是逃跑,再華麗的詞藻,也掩蓋不瞭逃跑的本質。所以事後,當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皇帝在賣國條約上簽字後。皇室的威嚴降至瞭谷底。

也正是因此,皇帝一命嗚呼。隻留下瞭一個六歲大的兒子和兩個寡婦苦苦支撐。

這種情況下,中央對地方失去瞭掌控嗎?

並沒有。

清政府不僅沒有失去對地方的控制,反而在其後又延續瞭50年國祚。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單看土木堡之變,確實很慘。

大量能征善戰的武將戰死,二十萬京軍,傷亡過半,陣亡三分之一,餘者潰散。就連皇帝也被俘虜。

怎一個慘字瞭得。

但從歷史縱向上來看,也就是把土木堡之變與唐朝、宋朝、清朝遭受的外來打擊,進行對比來看。

可以發現,土木堡之變,其實不算什麼。

皇帝雖然被俘瞭,可太後、太子還在。隻要明廷願意,隨時都能另立新君。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而看看北宋,那才叫慘呢。

皇帝被俘瞭,太後和太子也都被俘瞭。大傢想立新君都不可能。因為朝廷也沒瞭。朝廷和文武大臣也被一網打盡瞭。

趙構在商丘繼位時,實際是沒有法統的。他甚至就連國璽都沒有。

後來是金人扶持的傀儡皇帝張邦昌主動把大宋國璽獻給趙構,又把宋哲宗的老婆,也就是元祐皇後孟氏請出來垂簾聽政,給趙構撐腰。趙構才樹起瞭自己的執政法統。

土木堡之變,大量能征善戰的武將和大量京軍戰死,確實很慘。但明朝九邊軍鎮體系都還完好,京軍也並沒有全軍覆沒,朝內也還有於謙等能撐得住場子的帥才。

事後,京城也仍然能湊出十萬兵。

這是什麼?這就是鎮場子的資本!

地方敢不聽招呼?找死。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而看看唐朝和清朝,那才叫慘呢。

唐玄宗和咸豐帝,都是光桿司令。

助唐玄宗、唐肅宗、唐代宗平叛的,都是唐朝地方軍隊。也就是藩鎮軍隊。

所謂平定安史之亂,其實就是藩鎮打藩鎮。

整個過程壓根就沒唐朝中央軍什麼事。

助同治、兩宮太後穩定政權的,也都是清朝地方武裝。

在平定太平天國和捻軍的過程中,也壓根沒有清朝正規武裝什麼事。

但唐朝也好,清朝也罷,中央都沒有失去對地方的掌控。

所以說,土木堡之變,慘歸慘,但沒有慘到朝廷要玩完的地步。

不至於說皇帝被俘虜,京軍損失慘重,朝廷就對地方失去掌控。

明軍後來能打贏京師保衛戰,其實就已經證明瞭,明朝的政權結構非常穩定。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隻要朝廷本身不滑坡,老實人總比滑頭多。

隻要朝廷擺明瞭態度,還有主心骨,地方上沒人敢亂動。

總的來說。中國歷史上的大一統王朝,隻要江山是憑本事一刀一槍打下來的。政權結構都比較穩固。

唐宋清是如此,明朝也是如此。

明朝開國皇帝從乞丐至天子,這就註定瞭明朝皇帝具有超強的合法性。不是到瞭山窮水盡的那一步,天下永遠有忠臣義士願意為皇帝和朝廷續命。


更多觀點:

土木堡之變之所以廣為人知,主要還是因為明英宗禦駕親征反被敵俘,畢竟這樣窩囊的事,縱觀中國古代幾千年,也沒幾件瞭。不過,對比北宋時的"靖康之難",明朝的"土木堡之變"卻與之大不一樣。同是皇帝被擄走,北宋直接亡國,之後雖有南宋立國,但也是偏安江南,茍存半壁江山而已。而明朝,面對禦駕親征失利,皇帝被虜,北京被圍的"絕境",不僅守住瞭都城,還守住瞭江山,國傢也沒有因此分崩離析,實在是令人驚奇。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確實,單從基本保存住瞭完整國傢這一層面來看,"土木堡之變"後,明朝的一系列反應堪稱"完美自救"。不過,這些應對舉措也是建立在與之相稱的"可能"上的。換句話說,此時的明朝也確實還是有些"自救"實力的。

首先,守衛京師的軍事力量仍然存在。雖然英宗出征時所率基本皆為京軍,但是土木堡一戰,迎戰的明軍大部分隻是損失慘重,卻也並未全軍覆沒。許多明史專傢認為,出於維護本朝的目的,當時的史料對此次兵敗的記載有所誇大,據研究,在土木堡的十萬明軍,可能有近一半都在那場戰鬥中成功突圍並逃回瞭北京。另外,英宗所率也並非全部京軍,仍有部分留守京師,專傢估算,當時留守的京軍大致有五萬。因此,在之後的北京保衛戰中,明朝捍衛北京的軍事力量應該有近十萬。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其次,地方軍隊仍受中央調控。能做到這一點,要歸功於明代的軍事制度。明朝的兵制仿照宋制,是典型的軍、權分離的制度。防止瞭地方將領專權、割據一方、尾大不掉,加強瞭中央對全國軍隊的控制。具體看來,明朝國傢最高軍事機關為五軍都督府,但是其長官——都督並無調兵、發兵之權,隻負責平日的訓練事宜,國傢的軍事行動要由兵部發出,然而兵部卻不直接統管軍隊。這樣一來,國傢的兵權全部都集中到瞭聽命於皇帝的兵部。兵部在接到皇帝的調兵命令後,會對都督府進行下達任命、糧草籌措等更為具體的安排部署,之後再自都督府開始一級一級地下達命令安排。由此可見,明朝的軍事決策與指揮系統主要是由兵部和都督府組合而成的。因此,雖然皇帝擁有帝國的最高權力,但是如果沒有皇帝,帝國的軍隊仍然會有所管制。有瞭這樣的軍事制度作為保障,這對於明朝應對土木堡之變後的危機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底氣。事實也確實如此,在英宗被俘之後,明軍的最高指揮權被牢牢掌握在瞭兵部和都督府手中。也正是因此,在驟失天子之後,國傢才能沒有陷入混亂,這也保證瞭地方仍在中央的管控之下。

但是制度的作用隻是機械的,帝國的最高兵權不能一直空懸。群龍不能無首,沒有皇帝,對於明軍士氣而言也十分不利。在英宗被俘之後,大臣們很快就意識到瞭這一點,為穩固國本,朝廷裡群臣群策,方案眾多。最終,於謙在關鍵時刻力排眾議,擁立瞭英宗之弟為新皇帝。新皇登基,國本既定,一切也漸漸步入正軌。為拱衛京師,各地勤王之師紛至沓來。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雖說之前英宗在位時期,明朝軍隊的作戰能力較之立國時有所下降,但是從人數上看,當時的明軍人數比瓦剌軍還要多出數倍。據史料記載,明朝建國之初,全國共有大小衛所329個,至永樂年間又增加至493個,到瞭英宗時,明朝衛所情況大致如前,以明朝每衛大致5千人的情況來估算,至土木堡之變,明朝的兵力總數應超兩百萬。

當時擁有完善兵制和兩百萬兵力的大明王朝,是有能力壓制叛亂、對抗瓦剌的。土木堡之敗,就明朝方面而言,也算不得是元氣大傷。英宗戰敗被俘的悲劇,很大程度上是明軍輕敵的結果。在土木堡,瓦剌軍隊與明軍對戰,占盡騎兵機動優勢,這一點瓦剌首領也先也很清楚,大明軍事是不容小覷的,因此他當時並沒有計劃與明朝進行生死決戰。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經歷南下圍攻北京的嘗試失敗之後,也先更是堅定瞭這一點。在此之後,眼見大明迅速擁立新皇、士氣大漲,勢頭漸盛,而瓦剌內部各部落漸漸心思不一,也先對各部的控制也越來越難,於是也先決定放回英宗,為大明制造內部矛盾,以達到壓制明朝發展的目的。的確,土木堡擄走英宗並沒有達到瓦剌擊垮大明的目的,不僅如此,大明上下也沒有因此爆發什麼沒有大的禍亂,這也是瓦剌選擇放回英宗、制造矛盾的重要原因。

不過,如果我們隻是將"中央失去地方的控制"理解為在土木堡之變後,大明國內沒有發生大的內亂兵禍,那似乎有些思考地過於表面瞭。長遠來看,土木堡之變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雖然當時的人們在形式上確保瞭王朝的基本完整,但是也為以後漸漸失去地方控制埋下隱患,甚至改變瞭大明王朝此後的走向。

自大明立國始,皇帝管理帝國所能依靠的主要有三種力量:一是文官,二是武將,三是宦官。其中,宦官集團的勢力日漸未顯現,文武兩方則更顯強勢。文臣在歷代都是統治者維護統治時的重要力量,明代科舉制復興,文臣地位和勢力都有所提升。至於明朝的武官集團,其中堅力量是那些曾為大明立國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勛貴將領以及後代,這部分力量憑借自身的軍功和爵位,可與朝廷上的文官集團、宦官勢力相互制衡。

然而,土木堡戰敗使得此前大明朝廷內部的政治平衡被打破。僅就土木堡一戰而言,當時,不但是皇帝被擄走,隨英宗出征的文官也大都死於非命,大太監王振也被擊殺,迎戰的武將則更不用說,成國公朱勇、英國公張輔皆戰死沙場,其餘大小將士折損無數。隻此一戰之中,明朝內部的三方政治勢力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在此之後,文官勢力驟增。突臨大變,於謙成瞭留守京城的朝臣們的主心骨,這些飽讀詩書的儒士文臣,自動肩負起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為守衛國傢、保衛京師籌謀計劃。最終,在經過多方權衡與較量之後,以於謙為首的文臣成功推立郕王為新皇。不僅如此,他們還將大太監王振的餘黨全部誅殺,任命於謙為兵部尚書,掌握大明軍隊的指揮權,組織武將抵禦瓦剌軍的入侵。

之後,明朝在北京保衛戰大獲全勝,以於謙為代表的文臣集團功不可沒,這也使得文官在此之後地位得到大大提升。帝國內部的權利大部分被文官掌握,與之相應的,武將權力便隨之下降瞭,"文武相制"的局面漸漸被"以文馭武"所代替,並且這種勢頭越演越烈。不論是國傢大事還是皇帝傢事,很多情況下文臣往往都有著很大話語權。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文官的職權在無形中膨脹,甚至限制瞭皇權。以賦稅為例,文臣以"增賦害民"為由,限制朝廷向百姓征稅,中央所收賦稅入不敷出,國庫空虛。但是,許多文臣在打著"為民請命"的幌子的同時,卻往往以權謀私,欺壓百姓,侵奪民田。許多文臣一面勸說皇帝節儉愛民,一面卻與民爭食爭利。甚至在與皇帝意見相左時,以"死諫"的方式來威脅皇帝妥協。

皇權受限,進一步影響到瞭中央對地方的控制。與中央情況相似,明朝地方政權組織也是文臣武將相結合的形式。然而,文臣的地位壓過武將,這使得地方上的武將也遭遇瞭與高層武將相似的境遇。這也意味著,地方上的文官勢力大肆擴張,鑒於在京的文臣高官都有使皇帝妥協的可能,地方上的形勢可想而知。許多文臣之間,或連結師友,或聯絡同鄉,在地方上形成一張張緊密又碩大的關系網,勢力繁復。

勢力愈盛的文臣也成為瞭明代土地兼並的重要群體,在土地兼並的社會大潮流中,失去土地的廣大平民,被迫成為流民。有明一代,流民問題一直存在,甚至越來越嚴重,到瞭明代後期更是積重難返。衣食不保的流民群體越來越龐大,無疑使得大明王朝社會內部不穩定性增加。流民成寇屢見不鮮,這既造成瞭地方社會的混亂,給百姓帶來災難,也導致瞭中央對地方控制的削弱。與此同時,流民造反帶來的戰亂也會給地方帶來一系列問題,最典型的情況就是流民為寇給百姓帶來災難的同時,也使得許多普通民眾因受戰火影響而被迫成為流民,這也成為瞭明代社會難以解決的"惡性循環"。

面對這樣棘手的流民問題,明朝廷一直沒能妥善解決,其原因之一就在於,在朝中占據話語權的文臣集團為維護自身利益不願過多讓利於民,因此流民問題一直無法得到有效控制。流民成災,大大影響王朝對地方的控制,而流民之禍也最終葬送瞭大明王朝。也難怪崇禎皇帝臨死前仍然聲稱:諸臣誤朕,文臣皆可殺!


更多觀點:

正統十四年(1449年)六月,瓦剌太師也先率軍入侵明朝邊境,明英宗在太監王振慫恿下禦駕親征,在土木堡遭遇埋伏,二十萬大軍全軍覆沒。

這二十萬大軍是明朝政府軍主力,遭遇慘敗後,明軍隻剩下十萬老弱病殘守衛京師。

也先獲勝後,大舉南侵,包圍京城,明朝統治岌岌可危。

可是在於謙的領導下,北京軍民同仇敵愾,打退瞭也先對京城的進犯,延續瞭明朝200年統治。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一般來說,政府軍的全軍覆沒標志著皇帝即將對全國失去控制,一個政權將土崩瓦解。

為什麼明朝能在主力失去的情況下,還保持著對全國的控制?

明朝餘威仍在,也先心有餘悸

朱棣(明成祖)即位後,對蒙古殘餘武裝寸步不讓,采取堅決打擊的戰略。

從1410年到1424年的14年間,明成祖5次禦駕親征,北伐蒙古,大獲全勝。

1410年(永樂八年)明軍在飛雲山大戰中將5萬蒙古鐵騎打得潰不成軍,蒙古本部的韃靼心驚膽戰,表示不再進犯明朝,並向明朝稱臣納貢。

4年之後,(永樂十二年),明成祖再次禦駕親征,征討瓦剌武裝,在忽蘭忽失溫(今蒙古國烏蘭巴托東南)大敗瓦剌首領馬哈木率領的蒙古武裝,馬哈木隻身逃遁。

1422年(永樂二十年)三月,明成祖力排眾議進行瞭第三次北伐,打擊目標是蒙古阿魯臺所部;結果再次獲勝,阿魯臺倉皇逃遁。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1423年(永樂二十一年)七月,第四次北伐,再次親征阿魯臺,在行進途中得知蒙古各部內訌,停止行動。

但是這次行動也讓蒙古其他部落心生恐懼,也先在上莊堡向朱棣投降,俯首稱臣,被封忠勇王,賜名金忠。

1424年(永樂二十二年)正月,韃靼部入侵邊關,朱棣組織進行第五次北伐,基本達到作戰目的。

經過五次北伐,蒙古各部隊明朝產生瞭忌憚心理,患上恐明癥。

土木堡之變發生時,距離明成祖第5次北伐不過25年,雖然也先大軍獲勝,但長期形成的心理障礙還沒有克服,沒有足夠的信心顛覆明朝政權。

瓦剌戰略目標保守,沒有南下設想

明朝存續與否,一是在於明朝軍隊戰鬥力,二是在於也先的戰略目標。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換言之,如果也先的戰略目標向北宋末期的金國那樣,是攻城略地,明朝內部就可能生亂,朝廷就會失去對地方的控制,政權就可能滅亡。

但是縱觀那個時期的明朝和蒙古戰爭,蒙古武裝發動戰爭的目的,僅僅是搶掠,並沒有制定消滅明朝或者占領明朝疆土的戰略。

土木堡之變的起因,僅僅是源於一場貿易糾紛。

也先每年都要向明朝提供貢馬,明朝政府都要向其支付一筆費用;

除瞭按照馬匹支付,還要按照前來的人數付費。

事變發生這年,太監王振發現也先部下提供的貢馬以次充好,人數也虛報很多;一怒之下扣除瞭百分之八十的款項,引起也先方面的不滿,開始在邊境地區制造事端,成為戰爭的導火索。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實事求是地說,在中國歷史上,遊牧民族和農耕民族較量,大多數時間處於上風。

一是因為他們的戰馬品種優良,爆發力強;二是遊牧民族四海為傢,沒有任何顧慮;三是他們長期在險惡環境中生活,狼性十足。

而農耕民族第一沒有天然牧場,養出來的戰馬沒有爆發力,也缺乏耐力;第二,農耕民族有老婆孩子熱炕頭和土地,非常戀傢,患得患失;第三,皇帝為瞭維穩,長期進行儒傢思想教育,讓農耕民族變得溫順如綿羊,失去鬥志。

在此情況下,如果遊牧民族的戰略目標是攻城略地或者是推翻中原政權,明朝的統治就會受到嚴重挑戰,內亂就有可能發生。

但是遊牧民族有時候是格局不夠高,沒有這樣的野心;有時候是因為內部紛爭,難以團結一致;總之,他們沒有制定這樣的戰略,無論軍事上如何取勝,也難以擴大戰果。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換言之,也先軍隊即使在土木堡之變中大獲全勝,即使後來兵臨北京城下,他們的最高目標,也不是問鼎中原,將明朝政權取而代之。說穿瞭,他們發動戰爭的目的,僅僅是像強盜那樣為瞭綁架、勒索贖金。

事實上也先也沒有想到,不經意間打敗瞭明軍主力,還俘虜瞭明朝皇帝,對於突如其來的勝利,瓦剌太師也先沒有思想準備。

他又憂又喜,喜的是竟然俘虜瞭明朝皇帝,憂的是下一步戰略目標是什麼,非常茫然;而且這個皇帝不知道該殺還是該留。

倒是他的弟弟伯顏帖木兒提瞭一個建議,認為明英宗是張牌,也是個人質,留下他的性命,好向明朝索贖金。

也先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便將英宗關押起來。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站在也先本人的角度講,他也不願意擴大戰爭規模。

打個比方,也先就是東漢末年的曹操,有不臣之心。

但是也先的姐夫、瓦剌領導人脫脫不花卻不是漢獻帝,手裡還有部分實權,不甘心受其擺佈。

因此也先雖然垂涎汗位,欲立自己外甥"為太子",姐夫脫脫不花堅決不同意,兩人明爭暗鬥,最後大打出手。

脫脫不花開始與弟阿噶多爾濟結成聯盟,與也先殺得不可開交。

脫脫不花死後,也先自稱"天聖大可汗",建號"添元",但是其他各部不服,戰爭不斷。

總而言之,瓦剌內部不是鐵板一塊,註定不能采取積極戰略,沒有滅亡明朝的打算,也先當時的戰略和金國入侵北宋時有所不同。

靖康之恥時,金兵雖然沒有吞並北宋的野心,但有攻城略地的行為,也有扶植傀儡張邦昌取代宋廷的打算。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即便如此,南宋各地武裝還是效忠朝廷的,沒有出現失控局面。

而瓦剌因為內部不團結,他的戰略目標就是搶掠,打一下就跑,根本沒有乘勝追擊、入住中原的打算。

在此情況下,各地將領更不敢輕舉妄動。

太後、於謙反應迅速,政府繼續運作

北宋皇帝欽宗被俘屬於突發事件,被俘之後趙氏皇族幾乎被一網打盡,國傢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面。

金軍從東京北撤之前,扶植太宰張邦昌為帝,建立瞭偽楚政權,但張邦昌不敢稱帝,請出宋哲宗廢後孟氏(元祐皇後,即後來的隆裕太後)垂簾聽政。

在孟氏的推動下,欽宗的弟弟趙構接班,出面收拾殘局。

土木堡之變時的形勢要比靖康之恥時好得多,明英宗禦駕親征,指定瞭其弟郕王朱祁鈺留鎮京師。

英宗八月十五日(9月1日被俘,明英宗生母孫太後和於謙反應非常迅速,在十八日(9月4日)作出決定,讓郕王朱祁鈺監國。

從英宗被俘到郕王朱祁鈺隻用瞭三天的時間,反應不可謂不迅速。等於說國傢沒有出現權力真空,政權一直在有序運作,迅速穩定瞭軍心民心,消除瞭不穩定因素,即使有野心傢也不敢輕舉妄動。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於謙等人針對當時的嚴峻形勢,果斷將招致土木堡之變的責任人王振繩之以法,打擊閹黨氣焰,平息瞭民憤。

同時於謙急調兩京和河南的備操軍,以及沿海的備倭軍,江北和北京諸府運糧的官軍,來到北京勤王,使京城兵力大增,從數萬增至22萬多人,為度過危機,打贏北京保衛戰創造瞭條件,也穩定瞭全國局勢。

在此背景下,即使有分裂勢力也無法抬頭。

大明王朝蒸蒸日上,沒有失去民心

明英宗是明朝第6位皇帝,當時明朝剛剛建立90年,經過朱元璋、朱棣的努力,經濟得到恢復;當時的明朝就像早晨的太陽,充滿活力,蒸蒸日上。

英宗之前的幾十年,明朝沒有出現影響深遠的外部和內部危機,黨爭也沒有形成氣候,也沒有發生關於國傢大政方針的路線鬥爭。

而英宗的爺爺和父親(仁宗和宣宗皇帝)不是昏君也不是暴君,非常重視國計民生。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仁宗朱高熾非常註意休養生息,主張徭役要在農閑之時;宣宗朱瞻基非常註意官員廉政教育,提出"省事不如省官";兩位皇帝還非常註意減輕百姓負擔,多次下旨為民解困,減免弱勢群體的稅負。

經過幾代皇帝的努力,官員辦事效率大大提高,廉政建設初見成效,經濟空前繁榮,國力得到增強,人民生活得到瞭根本改善,出現瞭堪與西漢文景之治媲美的“仁宣之治”。

在此情況下,明朝政府凝聚力非常大,分裂不得人心。

英宗時期的明朝,形勢不但比靖康之恥時期的北宋要好,也比安史之亂時期的唐朝形勢要好。

安史之亂發生時期,政治腐敗。黨爭激烈,唐玄宗不思進取,沉迷酒色。

即便如此,唐朝統治者還沒有失去合法性,權威尚在;因此安祿山發動叛亂的時候,各地將領紛紛抵抗,沒有出現大規模軍閥割據的局面。

安史之亂平定後,大唐還存續瞭150年左右。

一個政權失去對軍隊的控制,往往是過瞭極盛期,走向衰落,到瞭奄奄一息的時候。

這時候政治高度腐敗、民不聊生、內憂外患;政權合法性受到質疑,隻要一根稻草,就能壓垮它。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隻有在這時候,手握重兵的將領才敢擁兵自重,挑戰中央政府的權威,發動叛亂。

而英宗時期的明朝,政治相對清明,百姓也沒有到無路可走的地步,朝廷權威還在;所以即使有野心傢也不敢鋌而走險。

分封制度設計合理,將領無法專權

軍隊發生叛亂相當一部分是王爺擁兵自重,挑戰中央政府權威。

朱棣自己就是王爺造反的典型,所以他非常重視削弱藩王權力,不容許靖難之役重演、

朱棣吸收瞭建文帝削藩的經驗教訓,在宗藩問題上采取瞭豢養藩王的政策。

宣宗時期,經過漢王朱高煦叛亂,藩王權力受到進一步削弱。

經過瞭到瞭英宗時期,藩王已經沒有兵權,隻有在封地的稅收權,也不能參與朝政和地方事務,整天無所事事,像拔掉牙齒的老虎。

那時候的王爺隻能生活在劃定的范圍內,隻能當個文藝青年,或者吃喝玩樂。

如寧王朱權寫出瞭作品《卓文君私奔相如》,成為劇作傢;鄭王朱厚烷的後代朱載堉寫出《算學新說》、《樂律全書》成為音樂傢和數學傢。

王爺沒有權力,不能興兵作亂。那麼軍隊將領如何,他們有條件發動叛亂嗎?

明朝也是高度集權,朱元璋防范將領比任何一個朝代的皇帝都嚴。

明朝軍隊的訓練、調動、車輛、武器管理以及軍官的選拔授予等則由明朝兵部管轄,而兵部則聽命於皇帝。

軍隊調兵權歸皇帝所有,沒有皇帝的印信,各衛所將領不能調動一兵一卒。

發生戰爭時,皇帝才會把調兵的憑證如兵符等發給將領,戰爭結束後立即收回。

兵部與5軍都督府互相制約,各都督府管理地域之間,相互掣肘。

為什麼明朝土木堡損失掉瞭京軍主力,中央還沒有對地方失去控制?

統率軍隊權力與調動軍隊的權力相分離;而且將軍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對調,將領和基層軍官以及士兵互相不熟悉,明朝將領根本無法作亂。

明軍分為京軍和地方軍,地方軍由衛軍、邊兵和民兵組成,邊兵主要部署在明朝北方邊境九個戰略要地,防備蒙古騎兵的襲擾,民兵是軍籍之外的主要維持地方治安的武裝,。無論是邊兵還是民兵,戰鬥力非常差。

京軍是明政府軍的主力和精銳,洪武初期京軍有48衛軍,這其中有12衛軍是皇帝的禁軍,是國傢精銳部隊,裝備精良,戰鬥力超強,由皇帝親信親軍指揮使司統轄,親軍指揮使司不受五軍都督府的節制,而是由皇帝直接統領。

在如此嚴密的制度設計下,將領根本無法反叛。明朝中央權威的保持,也是自然而然的瞭。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