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上甘嶺戰役:

首先,此戰結束後,我們看看中美兩軍對參戰戰士的表彰:

美方:兩臺內頒發三塊象征著軍人最高榮譽的“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而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隻頒發5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隻才頒發瞭4塊。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再看志願軍方面:志願軍15軍中立三等功以上的各級戰鬥英雄共12347人,占該軍總人數的27.5%!志願軍有至少38位有名有姓的志願軍戰士通過拉響炸藥(手榴彈,爆破筒)、舍身炸地堡、堵槍眼,等方式與敵人同歸於盡。無名英雄更多。

其次,我們看看雙方的彈藥消耗。

上甘嶺戰役發生在3.7平方公裡(3700000平方米)大小的山地上,美軍發射瞭190萬枚炮彈和5000枚航空炸彈,平均每2平方米,落下一發炮彈!要知道,一發105毫米榴彈炮彈的殺傷半徑是10米到20米左右。。。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戰後,我方固守的陣地被削低2米,許多坑道別削去五六米。有人在上甘嶺陣地上隨便抓起一把土,數出32粒彈片。

對於我守衛陣地的戰士來說,最喜歡的武器就是手榴彈,擲彈筒。這主要是因為機槍需要維護保養,同時,彈藥消耗大,後勤保障困難。四十五師一個師就消耗10.65萬顆手榴彈,4.6萬顆手雷和1500餘根爆破筒。

最後,再看看傷亡情況。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志願軍:投入4.3萬人,陣亡7100餘人,傷8500餘人。以1號坑道為例:前後投入三四百人,最後隻活瞭8人。這八人中,有兩人在撤退時犧牲瞭。活著走到軍部的6個人中,又有一人吃餅幹和罐頭撐死瞭。這個1號坑道,就是“一隻蘋果”故事裡的主角。

聯合國軍:投入4萬人,傷亡15000人。

此戰中,志願軍兇悍的戰鬥作風,讓美軍膽寒。

(文|勇戰王聊歷史)


更多觀點:

1947年6月19日,隨著一聲巨響,四平市電信大樓被東北民主聯軍用炸藥完全炸毀,樓內的蔣軍守軍全部陣亡。

這一天,蔣軍第71軍軍長陳明仁向城東突圍。

到21日,東北民主聯軍付出瞭傷亡八千人的代價,占領瞭四平一半的城區,指揮進攻的我軍將領沒有想到,剩下的進攻日子裡,形勢更加復雜和殘酷。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22日,1縱喪失戰鬥力撤出戰鬥,6縱全部投入攻擊。最後將蔣軍壓至城東北隅。

29日,蔣軍九個師逼近四平。30日拂曉,東北民主聯軍撤出戰鬥。

7月1日,101和102給毛主席的電報中說:四平戰鬥自十四日總攻開始到二十六日經十三天激戰,我軍俘斃傷敵三萬餘人,我傷亡一萬餘人。

老兵們講:

燃燒彈,照明彈,飛機投擲的曳光彈,被炮彈打著的民房和建築物,熊熊燃燒。夜裡滿城火光,如同白晝。白天濃煙滾滾,滿眼火紅和血紅。墻上濺著血,路邊溝裡和路上坑窪處汪著血。一場大雨,火滅血光,兩天後又是火紅血紅。被雨水泡得發白的屍體,在烈日下由白變綠變黑,吹氣兒似地膨大起來。

打完的人下來人就癱瞭,推都推不醒。

倔強的軍長

四平之戰有多慘烈呢?四野老兵都有這麼一個唏噓:陳明仁這小子.......

蔣軍第71軍軍長陳明仁這個人其實非常的不好管,脾氣很大,不怎麼聽話,所以也就不好駕馭,作為黃埔一期,到1947年的時候還隻是個軍長。這個多少和他的脾氣有關系。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對於陳明仁,大部分的史料都有一個這樣的評價:執著強悍。也就是比較頑固。

也就是說,他挺能打,脾氣不好。

1941年陳明仁帶部隊在昆明休整,那個時候他還是預備2師的師長,當他的部隊都在破衣爛衫修路的時候,很少下基層的老蔣看見他的部隊如此衣冠不整,當知道部隊主官是黃埔一期陳明仁之後,老蔣認為陳明仁實在是辱沒黃埔精神,就把陳明仁叫來大罵一頓。

陳明仁心裡也有氣,覺得校長不下基層不說還不體恤下屬,於是回敬道:"我的部隊衣服沒穿好,不怪我而怪你,衣服是你發的,質料這麼差,隻穿一個星期就破瞭,並且去年發給我們地還隻有四成新。"

老蔣罵道:"總是你不行,你怎麼不想想辦法?"

陳明仁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不認為我不行,我認為我什麼都行。"

這一下把老蔣給氣夠嗆,別人都拍我,你特麼捶我,隨後把陳明仁送去71軍當副軍長,沒瞭實際的兵權。

不過陳明仁確實很能打,在滇西大反攻的時候表現的很頑強,也是憑著一腔熱血參與打通滇緬公路。

結合各種資料看,陳明仁是個老實人,沒那麼多歪歪腸子,很實在。雖然71軍也是嫡系部隊,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東北蔣軍的江湖中,最嫡系的是新一軍和新六軍,所以有時候,71軍就成雜牌瞭,到處沖鋒陷陣。

1947年對於71軍來說是個悲慘的年份,其中在三下江南戰役以及夏季攻勢第一階段,光下面的88師就被殲滅瞭兩次,重建瞭兩次。

杜聿明總是忽悠陳明仁到處送人頭,東北民主聯軍打德惠,杜聿明說陳明仁才能解圍,然後88全軍覆沒、87師被打爛,夏季攻勢第一階段杜聿明說陳明仁最厲害,去解圍懷德一定成功,然後兩個師由被打沒瞭。

而這次東北民主聯軍打四平,守將陳明仁。

而進攻四平的,是一縱司令員李天佑,政委萬毅。

陳明仁兵力部署

當時陳明仁手頭的部隊有71軍的直屬隊、87、88師和前來增援的13軍54師。附屬的有5個保安團和公主嶺保安大隊,都是在我軍打擊下逃到四平的地方雜牌武裝。

71軍中沒有一個團是滿編的,軍部直屬隊各類部隊加起來也不過1700人,相當一個團兵力。隻有87師勉強可以一戰。而71軍下面的91師此時已經都灰飛煙滅瞭。88師在懷德幾乎被全殲,與暫編3師合並拼湊重建。

54師有兩個團在通化、本溪遭我軍打擊,也是損失過半。

總兵力18000人。

其實這個人數是有泡沫的,我說的這個泡沫,就是還有其他的戰鬥人員,當時四平這個城市是遼北省的省會,因為沒有解放,所以頑固分子特別多,城裡有很多的警察和特務,包括很多工作人員,保安隊之類的主武裝,這些人屬於那種還鄉團一類的人物,什麼覺悟我就不說瞭,這種人沒有督戰隊也拼命。結果,其實總兵力是34000人。

而且四平是咽喉,日偽時期就修建瞭完善的工事,而且在重武器方面,蔣軍還是占優勢的。

當時陳明仁感覺就是亡命徒瞭,除瞭打造各類陣地,還把每個陣地都設置一線和二線,命令一線死守,不準撤到二線去。

戰鬥情況

從各類資料裡面都能看到描述三打四平的內容,基本的標簽都是慘烈,因為夏季攻勢中攻無不克,連71軍都被打垮瞭好幾次,所以面對71軍的參軍還是認為他們士氣低落,沒把蔣軍放在眼裡。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當時沒有攻打大城市的經驗,畢竟四平是個省會,打下來的話能夠極大地震撼對手。

所以一邊是反動的蔣軍要玩命地求生,一邊是東北民主聯軍要擴大戰果,思想也就擦出瞭火花。

就當時的戰況來看,雙方就在一個突破口上反復爭奪。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當時李天佑向林羅的報告就可以看出來戰鬥一開始就有多激烈:

“我們於13日開始肅清主攻方向之敵外圍據點,14日黃昏在強大優勢步兵下實行突破。經三晝夜巷戰與打垮敵人反沖鋒,我1、2兩師各付出1500人以上之傷亡,但進占地區仍是狹小,俘虜不足千人。基本教訓如下:

一、西南主攻方向突破後支持三日激烈戰鬥,而西北之主攻及東北之助攻均未起到應有作用(突破)。因此敵人得以集中兵力、火器、飛機,打擊我之一點突破口。總之敵人對我突破口及占領之地區,是采取猛烈炮擊、大量燃燒及以飛機轟炸與反沖鋒,企圖驅出我突入部隊,恢復陣地。

二、我攻入城內,如果兵力過少,則不但難於擴大戰果,且更無兵力打擊敵人的連續反沖鋒;如果兵力過多,則形成兵多地少,每炮均可傷人。

三、日長夜短,24小時內隻有8小時之夜晚。如果白天不進攻,黃昏後調集部隊,則打一下天就亮瞭;但白天雖不能作戰,其傷亡之大,超過晚上作戰傷亡數目。越不能迅速發展擴大地區,越便於敵人飛機、炮兵集中轟擊我狹小地區,傷亡就必越大。

四、敵人采取火攻戰術,我占領之地區,大部燃燒起火。凡我向前發展一步,又燃燒一步,迫我毫無立腳之地。

五、每晨5時到20時為空軍活動時間,其出動飛機少為數架,多至18架,輪番轟炸掃射,整日不停。發現一人一馬亦打,妨害我運動,殺傷人馬;摧毀房屋工事,打擊精神,影響作戰極大。

就因為當時我軍缺少攻堅經驗,還愣是啃下半個城市,這一點想不說慘烈都不行。新任88師的師長可比前輩孫元良頑固多瞭,親自大沖鋒,自己受傷瞭不說,兩個營長都死瞭。

當時我軍進攻非常的兇狠,經常是用炸藥連樓帶人就把蔣軍全部端瞭。

當時正是盛夏6月,戰士打到最後吃不下飯,硝煙味和屍臭味直沖天靈蓋,後來聞不出來瞭,也隻能喝點湯。犧牲瞭那麼多人,眼睛都紅瞭,精神高度集中,人極其興奮,就想打。

至於當時的蔣軍為什麼這麼頑固,其實除瞭困獸猶鬥外,陳明仁也下瞭命令,這個命令就很那啥:

甲:不求援,不待援,自力更生,獨立死守,打光為止。

乙:凡轉移陣地之命令,僅司令官有權頒佈。以次各級指揮官發佈是項命令者,一概無效。其所屬不得奉行。又凡部下要求轉移陣地及增援,司令官常拒絕答復。示無新指示即系命令死守也。

丙:第一線部隊不準後退,僅準第二線部隊向前補充與增援。凡由前向後退者,即由後方部隊射殺之。

丁:夜間除汽車因公通行外,其餘不問匪我,所有行人概行射殺。

這個命令就很陳明仁瞭,符合他的脾氣秉性,倔強死硬。

除此之外,還有督戰隊,督戰隊都是這麼的畫風,和電視裡的一模一樣:狗操的,給我打!沖,不沖老子斃瞭你!

而且,每個碉堡裡都有老兵監視新兵。新兵一逃,老兵也制止不住,於是兵敗如山倒。

但是陳明仁絕瞭他們的後路,於是怕死的人也得拼命作戰瞭。

1縱1師2團的老兵說,快打到鐵路邊上時,前邊一隊10多個人,每人10多顆手榴彈開路。第二梯隊全是炸藥包,光著膀子,機槍掩護往上沖。

19日,我軍進攻銀行大樓和市政府大樓,光打退反沖鋒就打退瞭7次。

到20日20時,四平西區蔣軍被全部肅清,特務團團長,陳明仁的弟弟陳明信被俘。

8天血戰,傷亡8000人。

四平蔣軍的瘋狂

老蔣當時守四平也是玩瞭命,因為仗打成這樣,蔣軍的彈藥早就消耗得差不多瞭,但是蔣軍光給四平投瞭將近400噸的彈藥,包括300萬發子彈,迫擊炮彈3萬發,山炮彈6200發、手榴彈11萬顆,這就可以沒有顧及地打下去。

而我軍走向正規化時間不長,缺少攻堅經驗,一個一個地爆破堅固堡壘,經常出現手榴彈和炸藥包不足的情況。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由於巷戰激烈,有些蔣軍隔著墻對我軍戰士喊:別打啦,我們是老百姓呀!還喊:這裡有孩子呀,給點吃的吧,救救命呀!身上有幹糧的,就往那兒扔。八路不能不管老百姓。

聽聽,這不耍無賴嘛。

前面說除瞭正規軍外還有很多非武裝頑固力量參戰,陳明仁把獸力營的200多個馬夫都拉出來瞭,這些老兵都是兵油子,營長都50多歲瞭,很想表現一下,配上堅固的工事,守瞭四晝夜。

1946年我軍防守四平的時候,把老百姓都疏散瞭,結果這次蔣軍非但沒有疏散老百姓,還要被強迫修工事,運傷員,就因為這事,四平老百姓恨透瞭71軍。

當時在西城區軍部大樓的戰鬥中,71軍軍部的守軍都是陳明仁的親信,當陳明仁跑到東區後,6縱和蔣軍在軍部來回較量瞭十幾次,打的都是肉搏,一個連最後隻剩下8個人,最後是通訊員扛上來炸藥包才一炸定乾坤。

最後

由於四平蔣軍頑固,工事堅固,戰鬥時間拖長,外加外圍大批部隊向四平湧來,6月29日,101下達瞭撤退命令。

四平之戰,結晶出瞭城市攻堅戰的寶貴經驗,但也需要反思。


更多觀點:

金門戰役之失利,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的情報和電訊部門要負相當的責任,尤其是對胡璉第12兵團的動向掌握,將直接影響著渡海部隊的作戰成敗。不幸的是,我軍情報沒有做到及時和準確,從而錯誤影響瞭指揮員的判斷和決心,使金門戰役成為我軍最慘烈也最慘痛的一戰。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三野十兵團司令員葉飛)

大小金門兩島距離廈門很近,原守敵為蔣軍李良榮第22兵團,說是兵團級建制,其實實力還不如一個滿編軍。三野十兵團對敵情的判斷是:第22兵團部率第25軍附第201師駐大金門,第5軍之第200師及第146師殘部守小金門,全部兵力不過20000餘人(我軍情報部門估計敵作戰兵力最多12000人)。

番號都很眼熟是吧?沒錯,這都是淮海戰役中被殲後重建的部隊,第25軍是黃百韜的發跡部隊,而第5軍則是邱清泉的骨幹力量,這倆兵團司令斃命後主力軍番號得以保留,最後合編為第22兵團。以三野第十兵團第28軍的人員、裝備和戰鬥力(三野每個軍有30000到40000人),單獨擊敗該兵團毫無問題。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三野28軍副軍長蕭峰)

但問題是敵人的援軍動向,主要監視目標是原在廣東潮汕地區的胡璉第12兵團(也是淮海戰役後重建的)40000餘人,該敵是否增援金門、何時到達的情報至為重要。實際上早在清除廈門沿海的大塖島作戰中,我第28軍副軍長蕭峰,就意外地發現俘虜中有胡璉兵團的士兵,番號為第12兵團第18軍第11師第33團。

蕭副軍長親自審問兩名俘虜軍官得知,第18軍第11師已於10月9日到達金門,兵團其它部隊正在調動之中,面對如此重大情況,第28軍前指火速上報兵團司令部,司令員葉飛開始認真關註胡璉兵團的動向,最終得知該敵確已離開潮汕地區,於是再詢問情報部門胡璉所部是否到達金門?得到的回答是:胡璉兵團正在海上徘徊。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敵第12兵團司令胡璉)

電訊部門此時也上報瞭監聽到的電文,是胡璉發給蔣介石要求撤往TW的電報,於是葉飛的判斷是:一心想撤往TW的胡璉不願意增援金門,正在海上磨蹭呢,最好趁他沒有增援金門的時候,迅速攻占金門——這個判斷顯然是輕率的,更要命的是,電訊部門並沒有截獲到蔣介石隨後的回電,內容是嚴令胡璉堅決而迅速地增援金門。

1949年10月24日,我三野28軍前指召開登島前最後一次作戰會議,匯總的準備情況是登陸部隊共準備瞭300條船和維持三天作戰的糧彈。而實際上,一次性運送第28軍的全部作戰力量至少需要600條以上的船,至於三天結束戰鬥的想法更是過於樂觀而缺乏依據。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當前指會議向上級提交所擔憂的敵人援軍問題時,兵團司令部回復:根據內部電臺偵察報告,島上的守敵沒有增加,胡璉兵團的三個軍還在海上為究竟去哪猶豫不決,最後要求登島部隊:“我們一定要搶在胡璉兵團的前面拿下金門”!情報的錯失和盲目的輕敵,使金門之戰的悲劇就此註定。

戰役發起時間為10月24日午夜,第一批登島部隊8000餘人揚帆出海,而實際情況是,在大金門島上除原守敵之外,胡璉指揮的第18軍第11師和第118師已經於14天前開始登陸。至於情報所說“在海上徘徊”的部隊,其實是該兵團第19軍所屬的三個師,從汕頭趕來時因為風浪太大暫時無法靠岸。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胡璉)

解放軍發起進攻之前的10月23日深夜,敵第19軍也已經開始登島,至24日黃昏已有三個師部及五個團上岸,另外四個團也在緊急行動之中。因此,僅大金門島上的守敵,即已增加為沈向奎第25軍、高魁元第18軍、劉雲翰第19軍,總兵力不低於六個師50000餘人,對我第一批登陸部隊形成瞭至少六比一的兵力優勢。

慘烈的金門戰役持續瞭三天三夜,連同後續增援的少量部隊在內,解放軍三野第28軍、29軍共登島8736名指戰員,另有船工350名,共計9036人。他們與在飛機、軍艦和坦克掩護下的數倍之敵展開血戰,由於無處可以撤退和周旋,隻能在面積為124平方公裡的島上拼殺到底,最終約6000餘人犧牲,其它被俘或失蹤。

歷史上有哪些戰役打的是極其的慘烈的?

解放軍指戰員在金門之戰中,也予敵人以重大殺傷,根據胡璉的戰後報告,蔣軍在戰役中傷亡多達9000餘人 ,在如此彈丸小島上,兩軍出現18000餘人的傷亡,足見戰鬥之慘烈。而金門失利,也是第三野戰軍戰史上一個永遠作痛的創傷。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