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在唐太宗李世民二十三年的為帝期間,出現瞭一個很明顯的分水嶺,這就是貞觀十九年的親征高句麗事件。如果說之前的太宗皇帝是精明強幹的、英明神武的,那麼從高句麗戰場上回來的太宗皇帝就是疲勞多病的、安於享樂的。

人在死亡面前很容易妥協,轉而變得易怒、多疑,並且開始享受人生,即便享樂的代價是沉重的。比如說太宗皇帝,他在貞觀末期的驕奢享樂一直成為世人攻擊他的證據,甚至很多人忘記瞭他所做的那些政績,而津津樂道於他如何如何昏庸,須知昏庸是相對的,太宗皇帝的昏庸隻是相對於他為帝前期開創的貞觀之治而言的,實在不應該大加苛責。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武德九年,一場玄武門之變成就瞭李世民的皇帝夢,在登上皇位的同時,伴隨著李世民的就是永遠的爭議,皇位得來不正這件事是無論如何抹殺不瞭的,況且李世民還殺死瞭自己的兩個兄弟。但正因為如此,李世民在為帝期間更加的嚴格要求自己,希望向世人證明他這個皇帝是最合適的。而李世民也的確做到瞭,由他和他的團隊開創瞭貞觀之治,雖然不能稱之為盛世,但是正是因為李世民為後來的大唐盛世打下瞭堅實的基礎,這一點是不可以否認的。

這樣一個文治武功的時代,是令後世懷念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李世民善於納諫,這是極為難得的,魏征和王珪這兩個東宮舊臣時刻不忘規勸李世民,而李世民也願意納諫,留給瞭後世一段非常好的佳話。但後期李世民逐漸不再納諫,變得獨斷專行,這一方面是因為李世民對於自己建立的功績開始自信起來,另一方面自然就是李世民為帝日久聽不進去別人的勸諫。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令人耿耿於懷的就是李世民在魏征去世後推到瞭他的墓碑,起因就是李世民得知魏征生前曾將進諫的時間和內容等拿給褚遂良看,目的很可能是為瞭青史留名,而且魏征推薦的杜正倫和侯君集接連犯下大錯。這讓太宗皇帝覺得自己被魏征蒙蔽瞭,因此在為魏征親筆題寫墓碑之後又將其推倒,但在後來,李世民發泄完心中的不滿後還是下令為魏征重修墓碑。

重修墓碑這件事發生在親征高句麗之後。從貞觀十八年開始,李世民就打定主意要親征高句麗,並在派出李績和張亮的兩路大軍之後,於貞觀十九年的春天帶領十萬大軍親征高句麗。李世民征高句麗這件事被看成是李世民貞觀末期的窮兵黷武,實際上這還真算不上窮兵黷武。李世民在最初繼位之後並沒有開始對外戰爭,而是第一時間改革內政,發展經濟,實行均田制和租庸調制,既減輕瞭農民的負擔,又最大程度發展瞭農業。為瞭先提升國力,李世民甚至忍下瞭渭水之盟,為的就是在國力充足的條件下對外開戰。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而經過幾年的發展,國力確實大大提升,然後李世民才開始收拾騷擾邊境的小國傢。並數次取得勝利。攻滅高句麗是中原王朝從隋煬帝開始就有的夙願,但是很不幸的,李世民親征高句麗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並沒有達到預想的結果,雖然攻下瞭十餘座城池,但是高句麗並沒有就此滅亡。但李世民的身體卻遭到瞭致命的打擊。

實際上在回師的路上李世民就病瞭,從此之後,李世民再也沒有真正好起來,太子李治開始長時間的監國。至於病因則是多方面的,但最大的因素就是勞累過度。他20歲隨李淵晉陽起兵,之後的數年之間一直征戰沙場,天下平定之後就是和太子李建成爭權並發動玄武門之變,再之後就是勤勉政事,一直到貞觀十七年李祐、李承乾、李元昌、李泰等等謀反的謀反,謀嫡的謀嫡,給李世民帶來瞭沉重的打擊。再加上李唐皇室遺傳的風疾,終於在持續近一年的高句麗戰場上爆發瞭出來。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李世民感受到瞭死亡的威脅,他開始享樂,比如大興土木,將終南山上的太和宮重修擴建為翠微宮,將仁智宮重修擴建為玉華宮,做為李世民的避暑行宮(李世民一直很怕熱)。兩處宮殿都是富麗堂皇,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更是不可勝計。

李世民的另一個顯著的變化就是開始尋找長生不老藥,而年輕時候的他曾恥笑過秦始皇求長生不老。這很可能就是病魔和死亡帶來的恐懼,讓李世民想抓住一切可能讓他繼續活下去的可能,為此他寧願相信曾經不肯相信的東西。但他不知道的是,服食長生不老藥反而加速瞭他的死亡。

貞觀二十三年的五月,李世民在翠微宮含風殿去世,時年52歲。


更多觀點:

說起中國古代的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可能是最有名的一位瞭,在很多人眼中,他甚至可以稱得上中國最偉大的皇帝。

他不僅協助李淵建立瞭唐朝,而且還開創瞭“貞觀之治”,為唐朝之後的繁榮盛世打下瞭基礎,其美名流傳千古。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李世民劇照)

但是,這樣一位明君,到瞭晚年卻也晚節不保,做出瞭許多昏庸之事,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讓我們來看看吧。

首先來為大傢介紹一下李世民其人。

李世民,是李淵的嫡次子。

正如許多傳奇人物一樣,李世民從出生起便不同凡響。他四歲的時候,傢中來瞭一位相面的書生。

書生見到李世民後,大加誇贊,稱其“龍鳳之姿,天日之表,等到二十歲時,必能濟世安民。”

李淵聽瞭,便以世民兩字為其名。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李世民)

李世民少年時期便從軍瞭,武功超乎常人,尤其擅長騎射,立下瞭無數戰功,被封為秦國公。

後來,李淵推翻瞭隋朝的統治,建立瞭唐朝,李世民也因此成為秦王。

在建唐後,他平定四方割據勢力,鞏固瞭李傢的統治。

不過,軍功赫赫的李世民並沒有得到李淵的青睞。

李淵曾在太原起兵時承諾立李世民為太子,但後來卻違反約定而立李建成。

李世民自然是不甘心,兩派之間明爭暗鬥許久。直到武德九年,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誅殺太子和李元吉及其族人,逼迫李淵讓出皇位。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玄武門之變)

盡管得位不正,但李世民確實擔得起明君這個稱號。

李世民接手皇位時,國傢還沒有從隋煬帝造成的大亂中完全恢復過來。

楊廣昏庸無道,大興土木,造成瞭國庫空虛。光是開鑿大運河一項,就耗費錢財無數,而且人們苦於徭役,無數人因此而死,可謂是民不聊生。

再加上隋末各地割據勢力興風作浪,貞觀初年,人口隻有兩百萬戶。

據史書記載,貞觀初年 “茫茫千裡,人煙斷絕,雞犬不聞,道路蕭條。”

可以說,李世民接過的是一個爛攤子。但他卻成功地把一副爛牌打活瞭,這與他的個人能力是分不開的。

李世民最出名的一點,就是他任人唯賢,積極納諫。

李世民重用魏征的故事,大傢都很瞭解瞭。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這句名言,正是出自李世民之口。

他鼓勵諫官積極進言,其中魏徵廷諫瞭200多次,在朝堂上直陳皇帝的過失,李世民不但不生氣,反而積極地聽從他的觀點,勵精圖治。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魏征)

在李世民的治理下,唐朝從一窮二白逐漸變成“貞觀之治”的盛世清明景象。

那麼,李世民晚年又做瞭什麼昏庸之事呢?

其實,李世民的昏庸,是相對於他早期理政的賢明而言的。

對於這樣一位明君,再昏庸,也不可能昏庸到隋煬帝那個地步。

隻是,李世民晚年做的一些事,存在一些過失。 首先,李世民晚年大興土木,修建瞭許多華麗的宮殿。在李世民看來,百姓不做事,便會產生惰性。

以此為名,他命人修建瞭翠微宮、玉華宮等富麗堂皇的宮殿,實在是勞民傷財。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翠微宮)

其次,沉迷酒色。

晚年的李世民逐漸沉溺於女色當中,不僅招收瞭大批美貌女子入宮,而且還霸占瞭弟弟李元吉的妻子,荒淫無比。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瞭什麼地步?

(李世民後宮佳麗)

再者,以善於納諫著稱的李世民,晚年也不再聽從諫臣的意見,剛愎自用,甚至對他們產生猜忌。

在魏征死後,他還派人推倒瞭他的墓碑,可見其怨恨之深。

最後,和秦始皇一樣,李世民也想追求長生不老。

一位印度和尚宣稱自己會長生不老之術,李世民便對其倍加禮遇,賞賜他數不盡的榮華富貴,還在全國派人搜尋珍貴藥材,勞民傷財,而最後卻反而中毒,誤瞭自己性命。

總而言之,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李世民雖然晚年有一些過失,但在其執政幾十年中,總體而言,是功大於過的。

在歷代君王中,他可以稱得上一位合格的君主。

歪眼小史工作室

文:微隌


更多觀點:

李世民出生在一個貴族傢庭,那麼我們可想而知,他肯定從小就會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他受的是當時門閥貴族典型的儒傢教育,這在他之後作皇帝時充分表現瞭出來。所以,李世民深通經、史,而且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書法鑒賞傢。

與他的兄弟們一樣,李世民在年輕的時候就接受瞭第一次戰爭,早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隨父親多次出征,平服發生在今山西省內的各種叛亂以及抗擊東突厥人的入侵。從中,年輕的李世民也學到瞭很多軍事上的知識和才能。

李世民在位早期,就不僅體察民情,對民眾非常的同情,更是善於接納朝臣的意見和覲見。不僅是這樣,他還經常為缺乏治國的才能而經常表示擔憂,此外,他還多次聲明由於他早年從事軍旅,沒有受過做帝王的專門教育,害怕自己不能治理好國傢。所以,唐太宗李世民在群臣面前采取謙恭下士的態度,經常聽取大臣的見解,並渴望從中學習一些治國的才能,他還主動征求大臣的意見和對自己做的不對的地方做出的坦率的批評。

總的來說在唐太宗的早期統治期間,他傾註於治國的精力是驚人和令人贊嘆的,他還盡力要求群臣和他一樣為治理好國傢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唐太宗經常下令宰相們輪流在中書、門下省值宿,以便能不分晝夜地隨時召對。更令人驚訝的是,當諫書多起來時,太宗就把它們粘在寢室墻上,以便能對它們審查和思考,有時候,他還為此徹夜不眠。

在唐太宗即位的早期和中期,他謹遵儒傢的教導,使士大夫參與國事並有權有責,事實證明,他對文人的諫諍和壓力非常敏感而盡職盡責。即位沒多長時間,唐太宗就令諫官參加門下和中書兩省大臣們的國事討論,以便有失誤時可及時糾正,還讓所有的官員都來議論政事而不必擔心說錯話或者出現什麼錯誤,並使他們能更方便地直接向皇帝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

唐太宗不隻對群臣嚴格要求,最重要的是他還通過自己多方位的努力,與他們建立瞭密切的個人關系,這就是讓他們覺得,在制定政策和處理國事方面,他們是起瞭非常重要作用的。

另外,太宗即位初年所自覺尊奉的另一個儒傢美德就是節儉。他剛剛上位就嚴格地削減瞭大型公共的正在建設中的工程,為的是減輕民眾的勞役負擔和賦稅。他在即位後幾個月內對群臣說:“君依於國,國依於民。刻民以奉君,猶割肉以充腹,腹飽而身斃,君富而國亡。”他這樣說,更體現瞭他宣揚節儉和關心民眾疾苦,可以說這在古代帝王之中是十分少見的,正因為這樣為唐太宗的統治贏得瞭民心。

從以上我們看出,唐太宗李世民在統治前期和他的早年,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明君,但是這個良好的形象也隻屬於這個時期,因為到瞭太宗統治的中後期,隨著國傢力量的強固和帝國邊境的擴展,太宗對他自己的治國之術變得越來越自信,一個人要是對自己過於自信,那麼他就很難聽進別人的意見和建議,唐太宗也是如此,所以當時他獨斷專行和自以為是開始發展。另外,連帶他早年的節儉和愛惜民力的經濟政策也開始削減,取而代之的是,他開始大修宮苑和廣興土木。

公元629年和630年這兩年中,很多大臣一再上書勸告他,不要大規模地重修洛陽的隋代宮殿,因為這樣容易重蹈隋末的覆轍,更會造成勞民傷財,最後腫會造成國庫的虧空,國傢勢力也會隨之減弱。但是,唐太宗一句也沒有聽進去,他照樣命令整修隋代宮殿。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當他看到完工後的宮殿過於華麗和奢侈時,又覺得這樣確實不是一個明君所為。於是,又下令把它拆毀。

但是,他這樣的荒唐做法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因為在同一年,太宗又開始命人大力重修鳳翔府的隋代仁壽宮,接著又建造瞭不少於四個新的宮殿。這些宮殿耗資耗時相當巨大,就單單一個襄城宮的建造,就用瞭將近二百萬個工時。就算是這樣費工,當641年竣工時,太宗發覺宮殿是建立在非常炎熱的地方,他非常不喜歡,於是,又命令將其夷為平地,並把主持建造的工匠降瞭級。果然如一些大臣所料,由於太宗靡興土木,造成國庫一度空虛,於是這也成瞭推遲預定在次年舉行封禪主要原因。

從以上唐太宗大修宮殿我們可以看出,他已經變得不再節儉和賢明,而這僅僅是其中的一方面,這還現在其他方面。他在即位初期,很少舉行父親李淵和弟弟李元吉喜愛的那種隆重的大狩獵活動。這種狩獵,看似隻是單純的捕獵活動,但事實上它是大規模的軍事演習,是對當地人民來說是勞民傷財的事情。

但是,唐太宗在位的後半期,狩獵又變成瞭非常經常的事,為此他還長期離朝在外。公元637年,有一個皇子因沉溺狩獵而被降黜。太宗在朝宣稱說:“權萬紀是太子的老師,他卻沒有盡好他的職責,才造成瞭太子今天的錯誤,他的罪過可以問斬瞭。”但是禦史柳范聽瞭他的話,卻冷冷地回奏說:“房玄齡為陛下效勞,也,沒有能夠阻止您去狩獵,怎麼能隻處決權萬紀呢?”唐太宗聽後,立即無話可說瞭,於是隻好悻悻地退朝瞭。

就這樣,太宗的群臣中漸漸的有人對他放棄早年的良好品格開始表示不滿。到瞭公元637年,這種擔心的呼聲更大而且變得公開化瞭。也就是在這年,唐朝的重臣馬周抱怨勞役過於重,而且嫌棄唐太宗越來越不關心民眾的疾苦,他還呼籲應該恢復唐太宗早年的政策。魏征在第二年也向唐太宗陳訴說,自公元627年以來他的施政作風發生瞭徹底的改變,越來越獨斷專行、而且過於自負和奢侈浪費。

但是,盡管是這樣,隨著唐太宗權力的日益鞏固,他開始更加專斷而不顧群臣的意見。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過去和群臣建立的個人良好關系也開始出現裂痕,更為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他開始對批評置之不理,並威嚇那些和他意見不同的人們。

公元648年,宰相房玄齡臨終時難過地說,現在朝廷已無人敢犯顏強諫瞭。因為唐太宗過去對顧問大臣們的謙虛態度已經被帝王的專斷所取代瞭,他無法擺脫身上存在的一些帝王驕橫的習性,他晚年經常炫耀自己早年的武功和強大瞭唐朝的偉大功績,他還自認已超過以前的其他偉大君主,因為這樣,一些大臣為瞭迎合他的虛榮心,也不得不阿諛之辭來滿足他的驕傲和自以為是。這也致使他統治的中後期,唐朝的國力有所下降。

總的來講,唐太宗李世民統治的早期創造瞭“貞觀之治”的繁盛時期,但是到瞭晚年由於他對自己早期的功績過於自滿,而造成瞭後期統治的不足。人都有功過是非,但是他的一些早期的良好的做法和政治才能還是值得我們去稱贊的。

歷史自有點評,關註點滴紀,互相學習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