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奪門之變講的是明代宗朱祁鈺在病重之際,石亨、徐有貞串通宦官曹吉祥,在孫太後的默許下,帶兵潛入長安門,由曹吉祥做內應,打開宮門,進入南宮,迎接太上皇朱祁鎮復位。群臣早朝時,發現龍椅上坐著的竟是太上皇,驚恐萬分,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正在眾人猶豫之際,徐有貞站出來大喊太上皇復辟瞭!眾朝臣見此,隻好跪倒參拜。朱祁鎮就這樣重新登上皇位。這個事件史稱奪門之變,也稱南宮政變。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奪門之變發生時,於謙的官職是太子少保、兵部尚書,行首輔之權,可以說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且於謙在兵部尚書任上,還進行瞭一項軍事改革,從原來的三大營中挑選精銳,組建團營,訓練出瞭一支十分精銳的皇傢禁衛部隊。按道理說,於謙有足夠的條件獲取政變的預謀,也有足夠的能力阻止事變的發生。可是,政變發生前後,於謙什麼也沒有做,反而坐以待斃,最終以謀逆罪抄傢問斬。

於謙明明是有能力阻止明英宗復辟的,那他為什麼無動於衷呢?究其原因,還得從當時的特殊情況來說起:

明代宗當上皇帝是在特殊情況下無奈的選擇。但對於堅守皇統、讓皇位重回明英宗一脈,於謙是有所期待和做出過努力的。所以在朱祁鈺病危之際,朱祁鎮復辟重回皇位,他沒有理由反對。

土木堡事件後,明英宗朱祁鎮被俘,瓦剌太師也先率軍攻打北京,借機要挾敲詐大明王朝。朱祁鈺臨危受命,被於謙等大臣們擁立為皇帝,尊朱祁鎮為太上皇。朱祁鈺當皇帝後,於謙發動北京保衛戰,擊退瓦剌大軍,朱祁鈺也由此坐穩瞭皇帝大位。朱祁鈺在位八年,沒有太監弄權、也沒有奸臣當道,政治清明,國傢安定,氣象一新。在於謙等忠臣的輔佐下,朱祁鈺這個皇帝當得還真不錯。

可是在朱祁鈺廢立太子的事情上,於謙是有不同看法的。在朱祁鈺坐穩皇位後,廢掉原太子朱見深,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於謙當時極力反對。於謙認為,朱祁鎮雖被尊為太上皇,但皇統未變,太子還是合法的太子,皇位最終回歸英宗一脈才符合皇明祖訓。

可是,朱祁鈺堅持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偏偏朱祁鈺的兒子朱見濟不爭氣,立為太子僅一年就不幸夭折。按道理說,在朱見濟死後,朱祁鈺膝下無子,應該重新立朱見深為太子瞭吧,可是朱祁鈺不甘心,認為自己再努把力,還會有誕下皇子,所以一直讓太子之位空懸。直到他病危之際,也沒有盼來兒子。由此引發瞭大臣們對大明王朝國本的擔憂,也讓石亨、徐有貞等人有瞭不軌之心和可乘之機。

所以,在明代宗朱祁鈺病危且未立太子之際,於謙對於朱祁鎮復位,大明朝的皇位重回明英宗一脈,他沒有理由反對。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於謙的忠誠,不是簡單地對某一個皇帝的忠誠,而是對整個大明王朝的忠誠。於謙的忠誠,不是基於個人私利的狹隘的忠誠,而是對天下安定、百姓富足、皇統穩固、國傢太平的忠誠。不管誰當皇帝,都是大明朝的皇帝,所以他沒有理由反對。

於謙是永樂十九年的進士,他生性耿直,快人快語,忠誠無私,勤勉幹練。永樂大帝朱棣十分看中於謙的才幹,交代太子朱高熾要好好培養、好好歷練。但朱棣有一個心病,他的皇位是靠發動靖難之役從侄兒手中奪來的,所以他十分在意大臣們對靖難之役的看法。有一次,朱棣問於謙:如今永樂盛世,天下大治。可是還有一些文官諫臣仍然暗地裡罵我得位不正。於謙,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於謙知道朱棣出的題是個容易掉腦袋的題,但他也沒有含糊,直接說:太祖把皇位傳給建文,是鐵的事實,無法篡改。朱棣大怒,又問:既如此,那你為何還考我的進士,做我的官?於謙也不懼怕,反而接著說:我中的進士,是大明朝的進士。我做的官,是大明朝的官。朱棣氣得想殺瞭於謙,轉念一想又覺得於謙的話有大格局,所以也沒有計較。

在於謙的心裡,他首先效忠的是大明王朝,皇帝隻是大明王朝的守門人。所以,在朱祁鎮被俘時,他第一個提出來另立皇帝。而當朱祁鎮復位時,雖然皇帝換瞭,但大明王朝仍然是大明王朝。再加上朱祁鈺病危且沒有太子,太上皇復位又有何嘗不可呢?

所以說,於謙的忠誠首先表現在對國傢的忠誠,是一個種大格局的忠誠。當他看到朱祁鎮重回皇帝寶座時,眼前的皇帝還是大明朝的皇帝,天下還是大明朝的天下。那麼他又有什麼理由反對呢?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實際上,奪門之變發生後,於謙就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結局,他也十分坦然地接受這個結局。

他是有能力、有機會去阻止奪門之變的。可他清楚地知道,阻止和鎮壓奪門之變,會有一場更大的流血犧牲,會有一場更大的朝局震蕩。對大明王朝最好的忠誠奉獻,就是犧牲自己,以最小的代價讓大明王朝皇統延續。

死是忠臣成就名節的最好方式。嶽飛如此,文天祥如此,後世的袁崇煥亦如此。於謙對自己的清白有信心,對自己的人品有信心,對自己的忠誠有信心,就正如他的詩裡寫到的一樣: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更多觀點:

於謙,一位對於明朝有再造之恩的大臣。“土木堡之變”後的明朝精銳盡失、皇帝被俘、人心惶惶,呈現出一副亡國之相,與北宋“靖康之恥”前夕何其相似。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於謙一人力挽狂瀾,招各地兵馬入京拱衛京城,面對氣勢洶洶的蒙古騎兵,於謙絲毫不懼,將兵馬列於城門之外,誓與北京城共存亡。

戰場上往往越怕死的人,越容易死,而越不怕死的人,越不容易死。當時的明軍每一個士兵都抱有與國傢共存亡的決心,眾志成城,並肩作戰,將前來侵犯的蒙古騎兵悉數打回草原。

作為北京保衛戰的主要負責人,於謙得到瞭當時最高的榮譽——少保、蟒袍、寶劍。雖然這三樣東西並不比封侯來的痛快,但是從這三樣東西就可以看出於謙是當時滿朝上下最顯赫的一位大臣,沒有之一。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於謙有大功於社稷,按道理來說,像於謙這樣的大臣應當會善終,但事實是於謙並未善終,而導致於謙並未善終的源頭是“奪門之變”。

奪門之變

景泰八年正月十二,景泰帝朱祁鈺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臥病在床,按照規定,到瞭這個時候他是要親自去主持郊祀的,但很明顯這時的他已經無法親自去主持。

皇帝雖然臥病在床,但是郊祀一定要幹的。朱祁鈺找來在北京保衛戰中立下大功的武將石亨,叫他代替自己主持郊祀。

石亨這個人是一個典型的投機小人,他看到朱祁鈺病殃殃的樣子,知道朱祁鈺活不瞭多長時間,如果說朱祁鈺一去世,那麼繼承皇位的將有很大的可能是被囚禁於南宮的太上皇朱祁鎮之子朱見深,因為朱祁鈺並沒有兒子。現在有一個機遇就擺在面前,如果說發動政變,趁著朱祁鈺尚未駕崩,朱見深尚未被復立為太子,將朱祁鎮從南宮中解救出來,那麼定能成為取代於謙的一代重臣。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石亨說幹就幹,當即與死黨都督張軏、太監曹吉祥、太常卿許彬商討對策。許彬年事已高,不想參與其中,向石亨推薦瞭一個人,這個人善於各種陰謀詭計、天文地理,叫徐有貞,是副都禦史。

許彬向石亨推薦的這個徐有貞的的確確是個搞陰謀的人才。石亨找到徐有貞,向他解釋來找他的緣由後,他當即問石亨:“朱祁鎮知道你們的計劃沒有?”

石亨回答:“朱祁鎮不知道。”

徐有貞略有鄙視的說道:“必須要得到朱祁鎮的同意,計劃才能順利推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看朱祁鎮的意見,看他是否同意,在沒有得到朱祁鎮同意的情況下,貿然動手風險太大,要知道這可是政變,一朝失足,九族都有可能沒命,馬虎不得!”

石亨倒吸一口涼氣,讀書人想的就是周全。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正月十四日,徐有貞來到石亨的傢中,詢問有沒有得到朱祁鎮的同意,石亨回答朱祁鎮已經同意。

其實朱祁鎮根本沒有不同意的理由,這些年他已經受夠瞭自己的這位弟弟,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太上皇,可是自己的這位弟弟朱祁鈺待自己卻如同囚徒,將自己鎖在南宮當中,不得出入,最可恨的是連南宮中的樹都給砍瞭,一到夏天就好像待在燒豬爐中一樣,更可恨的是連平常的生活日用品都是能給少一件就給少一件。

七年的憋屈生活,朱祁鎮早就想反抗,但是奈何沒法反抗,現如今反抗的機會降臨,隻要朱祁鎮是個正常人,就會抓住這次反抗的機會。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正月十六日晚,奪門之變必須開始實施,因為於謙找到商輅起草瞭一份復立朱見深為太子的奏折,如果說十七日早上不出現意外,這份奏折將會送到朱祁鈺的手中,朱祁鈺一旦答應的話,那麼奪門之變就得胎死腹中,朱祁鎮怎麼樣都不會跟自己的兒子搶皇位。

石亨、徐有貞、曹吉祥、張軏利用邊境警報的消息,將一千人混在內城守衛軍中,從長安門混入內城,緊接著再把長安門關上。走到這一步,已經沒有回頭的可能,徐有貞為瞭表明破釜沉舟的決心,要麼一舉成名,要麼死無葬身之地,將長安門的鑰匙扔到陰溝裡。

囚禁朱祁鎮的南宮接近長安門,沒過一會兒,石亨一行人就到達南宮門前,但是由於南宮門的鎖被灌入瞭鉛,根本打不開。徐有貞吩咐一些人跳墻進入南宮內,另一些人用木頭沖擊,合力打開南宮的門。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南宮的門一開,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人當即跪在朱祁鎮面前,大聲呼喊:“請太上皇復位!”緊接著就將朱祁鎮扶到到轎子當中,往目的地奉天殿(上朝的地方)走去。

走到東華門時,石亨一行人發現瞭問題,那就是東華門身為內城當中最重要的一扇門,他們並沒有鑰匙,更加不敢強攻,一旦強攻,將會引來多於他們數倍的守衛軍,到時候必死無疑,他們一個個隻能站在附近跺腳。

關鍵時刻朱祁鎮大喊一聲:“我乃太上皇,趕緊開門!”守衛軍畢竟是守衛軍,太上皇在外怎敢不開門,城門一開,眾人歡呼雀躍,因為勝利已經來臨。

第一、朱祁鈺已經奄奄一息;第二、朱祁鎮是除朱祁鈺之外,最親近明宣宗朱瞻基的血統,當時的天下是傢天下,朱祁鎮復位,隻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提出反對意見。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於謙當時在哪,他為什麼不阻止奪門之變的發生?

於謙是北京保衛戰的主導者,又身為兵部尚書,如果說於謙提前知道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人要發動政變,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人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

於謙手中有權,朝中有威望,而且又是皇帝朱祁鈺最親近的親信,任他石亨、徐有貞、曹吉祥有天大的本事都翻不瞭天。

但可惜的是,“奪門之變”發生的當天晚上,於謙並沒有事先知道(朝中沒有黨羽,耳目就是這樣),所以也就沒有做出任何措施,跟往常一樣在傢睡覺。“奪門之變”宣佈成功的那一刻,於謙正拿著那份復立朱見深為太子的奏折,與眾大臣一塊站在宮墻下等待上朝。

於謙萬萬沒有想到等來的不是朱祁鈺,竟然是朱祁鎮。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為什麼要殺於謙?

石亨、徐有貞、曹吉祥殺於謙的罪名是“迎立外藩”,但事實是於謙並沒有動過迎立外藩的念頭,隻是動過復立朱祁鎮之子朱見深為太子的念頭。

於謙雖然沒有動過這種念頭,但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用“意欲”為名,在朱祁鎮的撐腰下,將於謙處斬。

“意欲”是一個很有趣的詞,這個詞的意思是:你雖然沒有做,但是你想過,與秦檜的那句“莫須有”有的一拼。

於謙這輩子壞就壞在太過於“清澈”,善於謀國,不善於謀己。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北京保衛戰過後,於謙雖然是最主要的功臣,但是得到的卻隻是榮譽,並沒有得到什麼實質性的東西。而身為於謙手下的石亨卻得到瞭“侯爵”,可以世代不愁吃喝。

石亨心裡過意不去,你於大人才是立功最大的人,但為什麼受益最大的卻是我呢?石亨打算幫於謙一把,在朝廷上向朱祁鈺進言,保舉於謙的兒子於冕為官。

石亨萬萬沒有想到,他保舉於謙的兒子,於謙竟然站出來怒斥他,說他以權謀私,應當懲罰。石亨火冒三丈,我保舉的是你的兒子,你竟然站出來怒斥我,還要罰我,行,於謙,我記住你瞭!就這樣於謙得罪瞭石亨。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徐有貞原名叫做徐珵,是“土木堡之變”後主張南遷派的領導人物,後來北京保衛戰在主戰派於謙的指揮下以成功告終,而此時主張南遷的徐珵一上朝就被眾臣嘲笑,戲弄,稱為“膽小鬼”。

徐珵知道由於自己在“土木堡之變”後主張南遷,現如今在每一位同事的腦中都已經留下不好的印象,想要升遷幾乎不可能。為求升遷,徐珵隻能去求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導致他被眾臣嘲笑戲弄的於謙。

於謙是個正直的人,他並沒有因為徐珵當初主張南遷,就看不起徐珵,而是答應幫徐珵(徐珵他很有本事),親自到朱祁鈺的面前,請求朱祁鈺升遷徐珵。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朱祁鈺一聽到這個名字,就想起這個人不就是當初那個主張南遷的那個人嗎?理他幹嘛?就這樣,徐珵的升官夢徹底毀滅。徐珵並不知道內幕,認為於謙是個兩面派,一面答應自己,一面又不拿自己當一回事,暗暗的記下這筆賬。

鬱悶的徐珵決定改名將名字改為徐有貞,畢竟當時朝上的大臣那麼多,皇帝朱祁鈺不一定會認得自己。

石亨、徐有貞記恨於謙的理由都很正常,沒有那麼低下,而太監曹吉祥記恨於謙的理由非常的低下,將太監醜陋的一面全部展現出來,他記恨於謙單單隻是因為於謙太過於受寵,眼紅、嫉妒。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結語

於謙是一個能臣毋庸置疑,但是對於他的同事而言,他卻是一個異類。身為當時最顯赫的人物卻從不貪污受賄,以權謀私,公公正正,最能體現出於謙兩袖清風的是,他的傢可以用傢徒四壁來形容。如果說於謙能夠稍微學一學後來的張居正,多多少少沾點圓滑,估計就能夠善終瞭。


更多觀點:

奪門之變時,明英宗朱祁鎮受徐有貞、石亨、曹吉祥等人的裹挾與脅迫,身不由己地成為他人謀取政治利益的傀儡;他並非始作俑者,當然,英宗也復辟瞭皇位,這有雙贏的意思。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景泰帝一病不起,他選擇的接班人又去世瞭,朝臣們心知肚明,到瞭討論未來繼任者的的時候瞭,這裡,包括彼有威望的孫太後。商議的結果,符合條件有三個人,原來的皇帝明英宗朱祁鎮是人選之一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明英宗朱祁鎮,因為聽信太監的話,禦駕親征,在土木堡之變中,不但損兵折將,自己還當瞭俘虜,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傢瞭,朱元璋地下有知早剝瞭他的皮;回還後皇傢尊嚴喪失殆盡的他深居南宮,自己羞於見人,早沒有瞭君臨天下的勇氣與打算,天下百姓也不會支持一個曾經的俘虜來主宰自己的命運。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但朝中有一小撮投機者卻給他創造瞭機會,徐有貞、石亨、曹吉祥認為,擁立明英宗朱祁鎮復位,等於恢復瞭朱祁鎮的政治生命,自己舉手之勞,就可以立下蓋世功勛;朱祁鎮蒞臨天子寶座後,政治方面的回報,肯定是豐厚的;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說幹就幹!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於謙呢?慮及國傢的前途,正極力勸說病重中的景泰帝朱祁鈺復立原太子朱見深(朱祁鎮的兒子)為儲君,並留下遺命;這心就操碎瞭,自己的安危硬是沒想過!此時,奪門之變發生瞭,當兒子向他匯報政變的時候,他鎮靜自若:“自有天命,汝第去”。
明代奪門之變那晚,於謙在幹什麼?為何不阻止這場政變?

盡管,他軍權在握,有能力鎮壓此次政變,但沒得到景泰帝的授權就發兵平叛,顯然有謀逆之嫌;尤其是奪門之變的主謀徐有貞等人的舉動得到瞭位高權重的孫太後的允諾與支持;於謙就沒任何理由來鎮壓叛亂瞭。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