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作書之人書其精華,不贅其繁泛,方成經典。讀書之人,汲其文髓,悟其理念,方醒通篇。伯樂識馬,君王擇才,必苦其觀察,踐其反復,才能定驗。若馬不馳騁,伯樂無力去識,人不施展,擇帥人無能擇帥。因此,問答,韓信沒怎麼打仗,蕭何是怎知他懷將帥之才?道理就很明白,隻是史書不敘之平淡,不贅其枝葉,才讓作者生疑,追根尋源。將帥之人舉止言行,施放的量,即如同駿馬在奔騰,帥才在施展。韓信言行聚焦此作帥之能,蕭何才敢於幾番舉薦給劉邦,而劉邦也必數經小戰而驗,隻是不值史書贅寫罷瞭。從韓信不得重用,怒而棄君出逃,蕭何屈尊曰夜追趕,,,從蕭何進言,俗將好得,此將失而不會再生,可以想見,識將選將過程中的艱辛和不易。此寫法取重棄輕,聚精去繁,神來之筆,點晴龍活,這正是作者著書的過人水平,給讀者充足的想象空間。不知此答能否讓作者解其困惑?達成共識?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更多觀點: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同樣的道理,實踐也是檢驗人才的唯一標準,一個人是不是人才?手底下見真章,說得通俗點,就是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就是好貓。

所以韓信是不是人才,隻要讓他去實踐一下就知道瞭,但問題是,蕭何在韓信沒有實踐之前,就斷定瞭韓信是人才,那麼韓信有什麼過人的地方呢?

其實蕭何發現韓信是個人才,並且是一個國士無雙的人才,與現代的企事業單位招聘人才的過程非常相似,蕭何判斷韓信是個難得人才可以分為三個過程:一看,二交談,三試探。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蕭何不是第一個發現韓信是人才的人,韓信的第一個伯樂其實是劉邦的車夫夏侯嬰,當懷才不遇的韓信因為在項羽那裡得不到重用時,韓信因此在劉邦被封為漢中王時投靠瞭劉邦。

請註意這個細節,韓信是在劉邦被封為漢中王,從關中進入漢中時,投靠劉邦的,要知道劉邦當時的情況是因為要到漢中的封地去,蜀地在當時地處偏遠,人跡罕至,當時絕大部分劉邦手下的人都在逃離劉邦有,然後韓信卻是反其道而行之,卻在這個時候投靠劉邦,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對韓信的行動產生懷疑。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懷疑就會有好奇,韓信雖然投靠瞭劉邦,但是現在還沒有人發現韓信是個人才,隻不過在劉邦的軍中擔任一個接待賓客的小官吏,結果因為犯瞭法要被處斬,而當時的監斬官就是劉邦的禦用車夫夏侯嬰。

輪到斬韓信時,韓信就表現得與眾不同,當著夏侯嬰的面大喊瞭一句:漢王不是想成就統一天下的功業嗎?為什麼要斬壯士!

在處斬的時候,韓信說出瞭這句話,可是相當例外的,然後夏侯嬰大概也是感到奇怪,所以就打量瞭韓信瞭一番,請註意這個細節,夏侯嬰是仔細地打量瞭韓信的外表,發現韓信是一個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人,於是夏侯嬰就與韓信交談,發現韓信談吐不凡。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看到沒有,夏侯嬰對韓信的判斷也是一看,二交談,於是認為韓信是個人才,這是夏侯嬰的判斷,雖然夏侯嬰認定韓信是個人才,但顯然與蕭何說的國士無雙是有差距的,夏侯嬰的與韓信的交談也應該並不深入,畢竟隻是劉邦的車夫,思考問題的角度也不一樣,但是夏侯嬰還是把韓信推薦給劉邦瞭,劉邦就把韓信任命為治粟都尉,也就是掌管生產軍糧的官員。

韓信因為夏侯嬰,不僅免掉瞭死罪,而且還升瞭官,這整個過程中,韓信隻是通過外表與交談而獲得的,可見外表與交談在當時,是判定人才的方法之一。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夏侯嬰將韓信推薦給劉邦後,劉邦也曾與韓信交談,但劉邦並沒有發現韓信有什麼特殊的才能,所以才封瞭韓信一個治粟都尉的官員,當然瞭,也許是劉邦並沒有在意,隻是礙於夏侯嬰的推薦給個面子而已,但劉邦的這個任命卻為蕭何發現韓信提供瞭機會。

蕭何在當時是丞相,韓信是治粟都尉,治粟都尉管的又是糧食生產,身為丞相的蕭何當然也要管糧食生產,於是兩人有交集,有瞭交集,就會打交道,於是就會有交談,和韓信在工作中處事的一些方式方法。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韓信確實是個人才,因此才會在工作中與交談中表現得處處不一樣和與眾不同,蕭何是丞相,手下有一幫的官員,誰有能力,誰沒能力,蕭何非常清楚,蕭何在與韓信的打交道過程中,發現瞭韓信與眾不同的才能,韓信能夠講出其他將領講不出的理論,能夠將工作做得比其他官員還要好,這就是才能。

蕭何仍然是通過一看,二交談,三試探的方式來判斷韓信的,看,就是看外表,千萬不要小看外表,古人就是以相貌取人,韓信不僅長得身材高大,而且是相貌堂堂,試想一個外表非常好的人,在古人眼中就是半個人才瞭。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第二,就是交談。韓信的才能主要體現在軍事上,韓信為瞭得到重用,當然會一個勁得與蕭何講軍事戰略理論,而且韓信所講的,都是蕭何從來沒有聽過的,是蕭何手下乃至劉邦整個軍中其他將領從來沒有講過的,所以蕭何就對劉邦說韓信是國士無雙,國士無雙的意思就是一國之中獨一無二的人才。

至少在劉邦領導的集團中,韓信講出的軍事戰略理論是沒有任何一個將領有水平說出的,而且韓信針對劉邦目前的困境作出瞭大量的可行性分析,提出瞭解決方案,讓蕭何看來是非常切實可行的,所以蕭何對劉邦說:您如果要東進統一天下,就一定要用韓信,如果隻想偏安漢中,就可以不用韓信。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第三,就是試探,蕭何與韓信交談或工作,肯定會出一些難題讓韓信來解決,這些難題可能是蕭何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解決的問題,但是韓信能提出解決方案,並完美的解決瞭問題,這就不得不讓蕭何暗暗稱奇瞭,這真是個國士無雙的人才啊!

所以才有瞭蕭何的月下追韓信,蕭何幹嘛要追韓信啊?還不是為瞭劉邦的統一大業,蕭何明顯知道劉邦不可能一輩待在漢中這個地方,蕭何為瞭整個集團的政治利益,所以才把韓信追回來,想著法子讓劉邦重用韓信。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蕭何把話說得如此之重,劉邦顯然也對韓信開始重視起來,劉邦再次與韓信深入交談,發現韓信確實是個人才,講的都是一些非常高深的戰略問題,劉邦雖然封韓信為大將軍,但是心裡還是沒底,因為打仗可不比其他的,畢竟韓信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如果重用韓信,讓韓信率領大軍打仗,如果韓信打成瞭趙括那樣,豈不是全軍覆沒,誰敢說韓信一定贏呢?

所以劉邦選擇瞭一個折中的辦法,在還定三秦的戰爭中,劉邦讓韓信提供謀略,但是行軍打仗和人員佈置還是劉邦本人負責,直到彭城之戰,都是劉邦負責的,如果彭城之戰,劉邦擊敗瞭項羽,那麼歷史上,就沒有韓信這號兵仙瞭,正因為劉邦在彭城被項羽打得慘敗,才有中國歷史上傢喻戶曉的兵仙。


更多觀點:

韓信從來沒在蕭何面前表現過自己的軍事才能,蕭何為啥就認定瞭韓信是個人才呢?還非要大晚會上冒著被誤解為跑路的危險,把韓信給追回來?

其實這也是大傢的一種誤解,並不是說,蕭何剛見到韓信,就立刻意識到這傢夥是個人才。肯定是通過瞭一段時間的接觸以後,才會認定你是人才。

雷佈斯曾經說過:我絕對不會投資陌生人。

本來就是這麼個道理嘛!都不瞭解你這個人,憑什麼就要花巨資投你的項目呢?當然是在接觸久瞭以後,認可瞭你的能力和人品,才會投資你。

同樣的道理,蕭何認識韓信的這個過程,其實也不能說太短暫。而且是通過一些具體的事情,才讓蕭何意識到,韓信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一、韓信逆流而行,這是蕭何詫異的。

劉邦被封為漢王,這無異於是項羽在羞辱劉邦。把劉邦發配到蜀地,以此斷絕劉邦出來給項羽搗亂的機會。

這麼一來,劉邦就帶著自己的大軍進入蜀地瞭。可是這路上就出現瞭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逃兵不斷的問題。

劉邦本來就是豐縣人,在沛縣起傢。算起來也就是淮河地區的人,他手下的兄弟們,大多都是淮河流域的人。這一下從淮河給人傢幹到瞭四川盆地,一般人都適應不瞭。

所以劉邦的手下人不斷開始逃離,他們似乎也覺得跟著劉邦不會有前途的。與其在蜀地終老,倒不如跑回傢好瞭。

就在大傢都打算跑路的時候,有這麼一個人卻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韓信。韓信早年是跟著項羽混的,項羽覺得這個傢夥太自大,所以隻讓他擔任執戟郎。

所謂執戟郎就是給他拿武器的人,韓信心裡當然不服氣。再加上仗都打完瞭,似乎留在項羽這兒沒什麼事情可以搞瞭,於是韓信就跑劉邦這兒來搞事情瞭。

人傢都逃跑,偏偏你要跑過來,這事兒你說有意思吧?當然瞭,混飯吃的糊塗蛋,有時候也會犯傻走錯方向。蕭何估計隻是稍微註意瞭一下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二、滕公夏侯嬰,成為瞭韓信的第一位伯樂。

夏侯嬰是給劉邦開車的禦用司機,由於駕駛技術高超,又常年陪在劉邦身邊,所以被封為昭平侯,地位已經今非昔比,他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

當時韓信已經投奔到瞭劉邦這兒來,可是隻做瞭一個倉庫管理員,沒有受到重用。估摸著是太無聊,犯瞭法,韓信就被逮瞭去殺頭瞭。

在快要殺掉韓信的時候,韓信突然看到瞭夏侯嬰。這可是救命的稻草,於是韓信大喊著:難道漢王不想得到天下嗎?為啥要殺壯士呢?

這話一說出來,釋放出瞭兩個信號。第一個信號是韓信知道劉邦心裡想著的是什麼,自然是天下。第二個信號是韓信自認為自己可以幫助劉邦完成這個心願。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如果入蜀之前,有人說這話,大傢隻會呵呵一笑,隨後繼續殺頭。可是入蜀以後,項羽已經把劉邦集團逼入絕境瞭,再有人說這話,等於是說出瞭所有入蜀之人的心聲。

夏侯嬰覺得這個韓信很有意思,所以就把韓信給救瞭下來。在跟韓信聊瞭一段時間以後,果斷認定韓信是個人才,因此就把韓信推薦給瞭蕭何。

有夏侯嬰這個老司機作保,你覺得蕭何會怎麼看待韓信呢?當然是刮目相看瞭!所以說夏侯嬰是韓信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貴人。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三、蕭何跟韓信也聊瞭很久。

夏侯嬰跟韓信到底溝通瞭多少時間,這一點史料裡沒有做記錄。但是我認為他們入蜀以後實在是太無聊,肯定是沒事兒就喝酒聊天。

因此夏侯嬰估摸著是在深入瞭解瞭韓信的為人以後,才會把韓信推薦給蕭何的。畢竟蕭何事情比較多,一般人是不會接見的。

蕭何遇到韓信以後,也跟他坐下來聊天。這個級別就不一樣瞭,漢國的丞相跟你一個無名小卒坐著聊天,還一連聊瞭好幾次,你說蕭何是不是真的對韓信感興趣?

打仗這種事情,他蕭何的確不會做。但是知人用人,那可是丞相的本分。所以蕭何肯定是在深入瞭解韓信的為人以後,才會篤定地認為,韓信是個人才!

所以我們會發現,韓信不光打仗厲害,這口才也是相當瞭不起。連續跟夏侯淵、蕭何聊天,便相繼征服瞭這兩個人。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四、蕭何原來的態度是,先留著,萬一有用呢?

蕭何通過聊天,意識到韓信是個人才。但是這個人才必須要通過實踐,才能驗證是否真的有用。於是蕭何暫時擱置瞭任用韓信的事情。

因為當時也沒仗可以打,劉邦那兒也沒給個軍事任務讓手底下的人去完成。蕭何暫且把這事兒給忘瞭。

韓信這邊可就不自在瞭,說好的要在劉邦那兒為我美言幾句的呢?難道因為我沒塞紅包,就刻意把我給匿瞭嗎?

氣憤之餘,韓信索性跟著一幫新鮮出爐的逃亡將領們一起跑路瞭。蕭何得知又有人跑路瞭,這裡面包含瞭韓信,那叫一個詫異!

為瞭不釀成大錯,蕭何這才馬不停蹄地去追趕韓信,差點讓劉邦誤認為,蕭何也跑路瞭!蕭何為啥非要留住韓信呢?

其實蕭何這麼做,倒不是說堅信韓信能幫劉邦做什麼大事,他隻是不希望劉邦錯過這麼一個機會罷瞭。幫助劉邦抓住任何一個可以復出的機會,這就是蕭何要做的事情。

蕭何把韓信追回來,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先留住人才。甭管這個人才是否真的管用,總之不能舍棄。


韓信之前根本沒怎麼打過仗,蕭何是怎麼知道他有將帥之才的?

總結:蕭何最後的舉薦,那也是在搏一把。

劉邦還有什麼出路嗎?躲在蜀地一輩子,似乎就沒有什麼發展瞭,劉邦本人也特別頹廢。因此蕭何在劉邦跟前著重推薦韓信,就是為瞭給劉邦帶來一點希望。

韓信做大將軍,這件事看似滑稽,但是所帶來的震撼感,那是今非昔比的。蕭何等於是給瞭漢軍上下所有將帥士兵們一個希望,告訴他們劉邦唯才是舉!

如果提拔樊噲、夏侯嬰這些老熟人做大將軍,一點新意都沒有,還是會有人逃跑。可是提拔韓信做大將軍,那些基層軍官們,可就看到希望瞭,逃跑率自然就下降瞭。

況且,萬一韓信真的像他的口才那樣厲害呢?反正也沒有其他出路,倒不如讓韓信試一試。如果韓信辦成瞭這件事,蕭何也是他的大恩人!

參考資料:《史記》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