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水滸傳》和《腦殘水滸》從觀念角度來講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我說這句話並不是要貶低程善之先生的著作,而是說《腦殘水滸》的整體思想較《水滸傳》更接地氣,下面邏輯文史姨就簡單說說我的讀後感。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清末俞萬春有感於各地的起義及暴亂行為,就大筆一揮把梁山好漢定義成無惡不作的強盜,最終讓他們全員團滅。而民國程善之寫《殘水滸》也是有感於到時某些行動的,所以我們就發現《殘水滸》中的好漢們過於熱血與理智,仿佛個個被主體思想輻射一般。而《水滸傳》原著中有許多不可思議的情節和矛盾在《殘水滸》中被“合理”的解釋開來。比如說為什麼有的好漢純粹是被騙上山卻也心甘情願的聽從宋江和吳用的調遣,有的人被梁山“兄弟”殺瞭全傢也很樂呵的為水泊效力,程善之抓住這些矛盾點開始大肆的展開頭腦風暴,自然,一些我們覺得壓根就不是好漢的人被自己的“兄弟”所殺就快感無比瞭。

在小說的開篇,程善之先是從梁山供給問題著手,說我們不能在這方圓八百裡內坐吃山空,應該占領幾個城池去拓展業務,於是梁山小分隊就開始規劃自己的地盤擴展計劃瞭。其實程善之這麼處理就已經背離施公的主旨瞭,在施公筆下梁山好漢確實並非都是好人,但頭領宋江是堅定的愛國人士,不會主動做這種的攻城拔寨的造反之舉的(逗比程善之,讓武松和李逵、項充、李袞去劫軍餉,還讓武松掛瞭彩,原著中武松會做這種事?)。這不打不要緊,一打就打出情懷瞭,林沖和舊友王進相遇,得知王進一直在老種下辦事,二人相談甚歡,這也為之後林沖、史進、曹正、魯智深、武松、施恩、焦挺投靠老種埋下瞭伏筆。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其次,程善之開始為大傢解釋原著中一些矛盾點,比如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患者扈三娘病好瞭,她殺瞭李逵為傢人報仇,還把人頭擺在宋江面前,氣的宋江哇哇大叫;程小姐知道董平是殺父仇人,先把自己弄流產瞭,再用毒酒毒死董平,最後自己自殺;而秦明也知道瞭青州時間的始作俑者,於是對小舅子花榮冷眼相看,花榮愧疚無比鬱鬱而終;而欒廷玉和扈成則成為瞭梁山的克星,死在欒廷玉手下的好漢近10人。

緊接著,我們一直關心的派系問題在《殘水滸》中也被很清晰的排開,全書大致分為朝廷派系、宋江派系、綠林派系三類,而後期宋江派系中的吳用又“自立為王”,帶著一些不想死的好漢投奔瞭朝廷,這樣一來宋江註定無法洗白,於是程善之也參考俞萬春的手段,給宋江安排瞭36個和他一起逃跑的好漢,最後讓張叔夜將其一網打盡。除此之外朝廷舊將仍官復原職,接受招安的人也各自為官,而反對招安的人幾乎都被殺,還有幾個長相奇怪的人直接去瞭金國。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總的來說《殘水滸》的思想更接近現代正常人,難免有穿越之感,就整體文筆而言敘事的場面太多,打鬥的場面太少,並且各好漢的結局也很是牽強,為瞭寵吳用過度的黑宋江。如果《水滸傳》打100分的話,《殘水滸》也就55分吧。


文/邏輯文史遊

《蕩寇志》65分,《水滸後傳》80分。


更多觀點:

程小姐毒死瞭雙槍將董平。這個殺她父母,搶她為妻的梁山好漢。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她在梁山100多個魔王面前,面色不改,侃侃而談:“失身不是失節,失身是沒有力量,失節是沒有志氣。沒有力量,是無可奈何,志氣不改,總有一天復仇機緣到手……”

說完,一股鮮血從她口中噴出,染紅瞭整個忠義堂。

魔王們長嘆:“巾幗烈女,羞殺我等。”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這是《殘水滸》唯一能勝過原著的地方。

這段話看似是女性意識覺醒,反抗封建禮教的束縛,但要是您瞭解故事創作的時代,就會讀出別樣的味道。

《殘水滸》的作者為近代小說傢程善之,1933年首次在報紙連載,1942年連載完畢。

1933年到1942年,正是日寇鐵蹄踐踏我華夏河山之時。

程善之寫這程小姐的意圖到底是什麼,不得而知,也許有心,也許無意。但放在當時的環境下,的確鼓舞人心。

嬌嬌弱女都能志氣不改,中華兒女又怎能甘心當亡國奴?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至於《殘水滸》其他方面,隻能說是用近現代的視角,去強行續寫《水滸》。

咱們現代人看《水滸》,會覺得裡面很多情節都有些別扭,甚至是不能接受。

比如,李逵為瞭逼朱仝上山殺死瞭四歲的小衙內;

宋江設計陷害,逼秦明入夥;

張順殺李巧奴,逼神醫安道全入夥;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扈三娘全傢被李逵所殺,但是後面卻心甘情願地上瞭梁山,當瞭宋江的義妹,嫁給猥瑣的王英……

這些人明明和宋江有深仇大恨,可他們不但最終上瞭梁山,還誇宋江義氣過人,任宋江驅使。

這就讓咱們現代人有些看不明白瞭,滅門之恨,陷害之仇,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描淡寫地帶過去?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而《殘水滸》,就是對這些看似不可思議,違反人性的情節,用近現代人的眼光,把故事發展下去。

一步步暴露梁山內部的矛盾,揭露宋江暗害晁蓋、柴進的真相,偽造石碣碑文的騙局……

這些情節,雖然看著大快人心,但終究不是原著的味道,讀起來更像是穿越小說。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重要的是,《水滸傳》這些看似不合理的地方,卻恰恰是最真實的地方。施耐庵隻是用平靜的筆觸,書寫瞭他的所見所知。

比如逼朱仝上山這段。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明朝思想傢李贄這麼評價——

朱仝畢竟是個好人,隻是言必信行必果耳,安有大丈夫而為一太守作一雄乳婆之理?即小衙內性命,亦值恁麼,何苦為此匹夫之勇、婦人之仁,好笑好笑。

明朝出版傢袁無涯這麼評價——

朱仝是個正氣伶俐人,非用此古俠割愛之法,必不能入夥

小衙內性命,亦值恁麼?婦人之仁,可笑?古俠割愛之法?

可見,在古人眼裡,小衙內就是一個阻礙朱仝發展,讓他喪失志氣的小龍套。李逵殺他,是讓朱仝醍醐灌頂,迷途知返。

所以,《殘水滸》拋去程小姐那一段,完全就是一部迎合近現代人道德標準和眼光的爽文。其文學價值和可讀性差原著最少十萬八千裡。

註:《殘水滸》裡,扈三娘殺李逵,看起來真的很爽,很痛快。畢竟,咱們現代人看李逵,就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人渣。

殘水滸怎麼樣,是否勝過原著?


更多觀點:

作者說,他標題中的“殘”表示的是梁山內部派系的鬥爭以及分裂。所以全書也就成瞭一部充滿卑劣算計的陰謀論式作品:梁山頭領原本暗自盟誓起兵擁戴後周子孫柴進為主,但是宋江的個人野心最終使他將柴進視為最大的對手,欲除之後而快;宋江假托史文恭之名謀害晁蓋,令林沖和吳用不寒而栗;所謂的天書隻是宋、吳二人為瞭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強迫金大堅和蕭讓假造的(有趣的是,施蟄存先生有個短篇寫的就是類似的故事);盧俊義和燕青上山之後便聯絡梁山中昔日的軍官,他們決定遠離殺人越貨的強盜,重新投向朝廷的懷抱,這種離心離德使得吳用再也不能輕易調兵;在不得已招安的時刻,吳用拋棄瞭宋江,獨自與種師道達成協議,導致瞭梁山最後的分裂,使得宋江和忠於他的三十六人輾轉投降張叔夜(註:一,《宋史》中無宋江一夥共三十六頭領的詳細人數記錄;二,據《宣和遺事》,宋江投降張叔夜之時,吳加亮、李進義等仍為他的部下,在三十六人之內)。

我覺得從情節來說,這版續書實在非常曲折,但是考慮到如此復雜的故事竟能在短短十幾回內講完,其突兀與粗糙也就可想而知——似乎一夜之間梁山上的所有人便全部識破瞭宋江的偽善,也再也談不上什麼弟兄義氣,隻是各懷其志地暫時在梁山棲身而已。我個人並不反對用陰謀論解釋梁山上發生的一切,但是前提應該是故事發展要符合原著,而這一點作者做得並不好:比如擁立柴進和派系鬥爭的情節就很難在原著中找到蛛絲馬跡,而描繪宋江整天因為害怕陰謀敗露而惶惶不可終日、畏首畏尾就更為誇張瞭(在原著中宋江應該算是梁山人馬凝聚力的所在,而在《殘水滸》中恰恰是因為他始終不得舊軍官之心而導致瞭梁山的分裂)。當然《殘水滸》的情節不都令人費解:宋江謀害晁蓋似乎就是一種常見的觀點,而且也能跟晁蓋古怪的遺囑相呼應;至於吳用最終拋棄宋江也算符合邏輯,畢竟這位秀才在心狠手辣方面遠勝王倫啊。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