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喬峰初識段譽便提議結拜為兄弟,隻因段譽內心坦蕩,真性情。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此時的段譽初到江南,初入江湖,他毫無經驗,沒有心機城府,行為做事率性自然。而喬峰則是已歷經瞭無數場的戰鬥和陰謀的錘煉,是名滿天下的大高手,統率丐幫,麾下高手如雲。

他們兩人的身份地位、武功謀略都是千差萬別的。按理說兩人不應該有深厚交情,但人與人間的緣分就是這麼奇怪,他們一見如故,義結金蘭瞭。


其實,他們二人相識至結拜的過程,一直都是喬峰主導的,他對段譽還是存在“考驗”的。
第一眼

段譽自認為在燕子塢受到瞭從未有過的冷落輕慢,心中鬱悶,獨自上酒樓,一個人正覺孤寂淒涼時,他看到瞭喬峰。隻第一眼,他就為其氣度折服,判定對方是“燕趙北國的悲歌慷慨之士”,稱得上“英氣勃勃”。

因此,他便招呼跑堂的過來,說把喬峰的酒菜錢算在自己賬上。

喬峰當時的反應是:“回頭微笑,點瞭點頭,卻不說話”。

可見,此時喬峰的心中,段譽乃是富傢公子,屬於路人甲,他並沒有對段譽起結交之心。


邀約同飲

丐幫人物向喬峰低聲匯報幫中事務,段譽無意中聽見瞭,並且被喬峰發覺瞭。

喬峰開始懷疑段譽的身份和動機。他邀約段譽移桌同飲。

其實,這也是一種試探,假如段譽心虛,自然不敢過來。不料,段譽正愁沒人陪著說話解悶呢,當即答應。

——段譽笑道:“最好,最好!”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鬥酒

喬峰是豪爽漢子,飲酒也是豪邁非凡,喜歡大碗喝酒,大壇暢飲。

依照段譽平日的性子,肯定是不會如此牛飲的,但此時恰巧他心中正暗暗與“慕容公子”鬥氣,眼見喬峰目光似乎有譏嘲輕視之色,以為喬峰也是慕容復那一路的,因此賭氣答應。

——當即胸膛一挺,大聲道:“在下舍命陪君子,待會酒後失態,兄臺莫怪。”說著端起一碗酒來,咕嘟咕嘟的便喝瞭下去。

然後......段譽發現瞭“六脈神劍”這個作弊神器,可以將酒水逼出體外......於是,見證奇跡的時刻到瞭,他不停地喝,不停地充當酒水在身體中的“搬運工”。

喬峰頗為意外,繼而大喜,兩人各自喝瞭四十碗酒。

俗話說“酒品見人品”,段譽和喬峰對飲時如此“豪爽”,博得瞭喬峰的百分好感。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誤認

鬥酒完畢,兩人結伴下樓,喬峰存心試試段譽輕功,兩人比試。

......這麼試瞭幾次,那大漢(喬峰)已知段譽內力之強,猶勝於己,要在十數裡內勝過他並不為難,一比到三四十裡,勝敗之數就難說得很,比到六十裡之外,自己非輸不可......

到這個時候,在喬峰心中,眼前這個武功不遜於己的翩翩公子,自然就是與自己齊名的“南慕容”瞭。

——他哈哈一笑,停止說道:“慕容公子,喬峰今日可服你啦。姑蘇慕容,果然名不虛傳。”

上面這些場景,假如真的換成是慕容復,喬峰對他會如何呢?

我認為,喬峰同樣會對慕容復好感滿滿,但不會結拜。

因為丐幫此去江南,正是為找尋殺害副幫主馬大元的真兇而來,其死於自己的成名絕技“鎖喉擒拿手”下,而慕容復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具有最大嫌疑,在真相大白之前,喬峰是不會貿然行事的。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神轉折

喬峰心中已經認定眼前人百分百是慕容復,但居然......不是!

段譽來自大理段氏,來自另外一個與喬峰沒有利害沖突的勢力,並且,他還是一個江湖初哥,啥都不懂,連響當當的“北喬峰”這個名頭都沒聽見過。

......段譽忙道:“小弟姓段名譽,兄臺認錯人瞭。” 那大漢神色詫異,說道:“什麼?你……你不是慕容復慕容公子?” ......那大漢驚詫之色尚未盡去,說道:“正是,在下喬峰。”段譽道:“小弟是大理人氏,初來江南,便結識喬兄這樣的一位英雄人物,實是大幸。”......

段譽毫不隱瞞自己被鳩摩智擒住的“倒黴醜事”,也坦白瞭自己武功的缺點,他對喬峰毫不防備,就像幼弟信任兄長一般。

——喬峰聽後,又驚又喜,說道:“段兄,你這人十分直爽,我生平從所未遇,你我一見如故,咱倆結為金蘭兄弟如何?”段譽喜道:“小弟求之不得。”


更多觀點:

金庸的《天龍八部》裡,蕭峰與慕容復在江湖上是齊名的“北喬峰,南慕容”(蕭峰原來叫喬峰)。

蕭峰和段譽不是很瞭解就結拜,是因為蕭峰主要看中的是段譽的人品!段譽給蕭峰的印象是翩翩風度,豐神俊朗,俠義心腸 ,親和友善,出手大方。

而姑蘇慕容復是個心高氣傲城府極深的人,對於蕭峰這樣與他同等名氣的大俠,他是不會主動示好結交的。蕭峰在結識慕容復的前期雖然比較認可慕容復,也有惺惺相惜的感覺 。但蕭峰覺得其性情孤傲,有令人琢磨不透的味道,所以蕭峰就沒有和慕容復結拜兄弟。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更多觀點:

說到蕭峰和段譽結拜,那時,蕭峰還是“北喬峰”,還是名滿天下的“喬幫主”。

喬、段初相識。

結拜前,喬峰對段譽真的是很不瞭解嗎?我們來看一看倆人從相識到結拜的全過程。

喬、段二人相識是在江南“松鶴樓”。

第一步,嘆氣。

這時段譽剛從慕容傢的聽香水榭被“趕”出來,離開王語嫣,心中鬱悶無處發泄,獨自喝悶酒;而喬峰到江南則是為瞭赴慕容傢的約會,弄清副幫主馬大元的真正死因。

段譽嘆氣引起喬峰註意,這時喬峰是什麼反應?

西首座上一條大漢回過頭來,兩道冷電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臉上轉瞭兩轉。

第二步,請客。

因為被註視,段譽也註意到瞭喬峰。

段譽正感寂寞無聊,有心要結交朋友,便招呼跑堂過來,指著那大漢的背心道:“這位爺臺的酒菜帳都算在我這兒。”

段譽想通過請客和喬峰結交,此時不外兩個原因:第一是自己正不自在,想找人聊天;第二是喬峰本身形狀吸引人。

被請客,喬峰又是什麼反應?

那大漢聽到段譽吩咐,回頭微笑,點瞭點頭示謝,卻不說話。

想要搭訕喬幫主,並非這麼容易。

第三步,偷聽。

丐幫幫眾前來匯報工作,喬峰環顧四周,發現段譽“偷聽”自己和幫眾的談話。

當然段譽並不是故意偷聽,而是內力太深厚,想聽不見也不行。

第四步,拼酒。

因為感覺對方似乎“用意不良”,喬峰開始主動出擊。

那大漢有意無意的又向段譽一瞥,見他低頭沉思,顯是聽到瞭自己的說話,突然間雙目中精光暴亮,重重哼瞭一聲。段譽一驚,左手微顫,當的一響,酒杯掉落在地,摔得粉碎。那大漢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兄臺何事驚慌?請過來同飲一杯如何?”

首先段譽外形文弱,本身就不像特別能喝的,飲而不醉,出乎喬峰意料,興趣自然增強。

其次喬峰本身擅飲,酒逢知己自然也就惺惺相惜。

這一拼酒,就消耗瞭三十斤高粱,直到段譽承認酒錢不夠。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第五步,腳力。

兩人出瞭松鶴樓,喬峰見段譽步速不弱於自己,便提出比比腳力。

這麼試瞭幾次,那大漢(喬峰)已知段譽內力之強,猶勝於己,要在十數裡內勝過他並不為難,一比到三四十裡,勝敗之數就難說得很,比到六十裡之外,自己非輸不可。

第六步,相認。

從外形、愛好、功力幾方面進行判斷,喬峰基本確認段譽的身份。

不過,喬峰開始誤認為段譽是慕容復。

他哈哈一笑,停步說道:“慕容公子,喬峰今日可服你啦。姑蘇慕容,果然名不虛傳。”

需要註意,如果你是姑蘇慕容,那喬峰隻是佩服你,並沒有想要結拜。

相認的結果,喬峰得知段譽是大理段氏子弟,那麼難怪如此瞭不起。段譽沒有江湖閱歷,得知喬峰是喬峰,還是自己眼中的英雄人物,並沒有什麼不同。

第七步,結拜。

促進二人結拜有一個關鍵點,是段譽說出瞭自己的糗事。

段譽道:“說來慚愧,小弟是為人所擒而至。”便將如何為鳩摩智所擒、如何遇到慕容復的兩名丫鬟等情極簡略的說瞭。雖然長話短說,卻也並無隱瞞,對自己種種倒黴醜事,也不文飾遮掩。

段譽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實誠。正是這點,真正打動瞭喬峰,讓他動瞭結拜的念頭。

喬峰聽後,又驚又喜,說道:“段兄,你這人十分直爽,我生平從所未遇。你我一見如故,咱倆結為金蘭兄弟如何?”

從以上整個過程可以看出,喬峰和段譽結拜,並不是在很不瞭解的情況下,而是對段譽的身世、愛好(這個鬧誤會瞭,喝酒的問題段譽後來說清瞭原因,還是內功強)、武功都做瞭充分判斷,認定雙方義氣相投,值得結交,才提出結拜。

喬峰識人

我們對喬峰的一般印象是什麼?豪氣萬丈,義薄雲天,本身在江湖上聲名卓著。

喬峰選擇結交朋友,必然是值得自己敬佩的。

比如,大理段氏,獨步天南;姑蘇慕容,名滿天下。

不過,這些僅是社會聲譽。喬峰行走江湖結交朋友,並不把門第觀念擺在首位。更重要的需要自己親眼所見,性格中有令人敬佩的成分。

比如風波惡和挑糞鄉農賭賽,卻不傷人性命。

比如完顏阿骨打,隻身打虎,豪氣萬丈。

擁有以上特質,算得上“大好男兒”,則列入可結交的范疇,可結交,卻不一定要結拜。

另外,喬峰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精明。

從喬、段相識的過程可以看出喬峰精明的一面,識人並不僅憑江湖傳聞,而要經過自己實際驗證。

另外,喬峰對事情的判斷也並不人雲亦雲,而是有獨立的思考。江湖傳言,丐幫副幫主馬大元和其他門派數名高手都被姑蘇慕容所殺,喬峰始終心存懷疑,要先行調查再下判斷。及至後來面對幫眾質疑,仍然堅持自己的判斷。

段譽點瞭點頭,心想:“大哥外表粗豪,內心卻什精細,不像霍先生、過彥之、司馬林他們,不先詳加查訪,便一口咬定慕容公子是兇手。”

因為精明,對於朋友是否值得結交乃至結拜,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出迅速判斷。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喬峰選擇結拜,更看重義氣相投,是條好漢。

《天龍》全書中,喬峰一共結拜瞭三個人。第一是段譽,第二是耶律弘基,第三就是虛竹。

和段譽賭酒比輕功,段譽展現出來的“實力”都在喬峰之上隻是一方面,真正促進結拜的是段譽“實誠”。

耶律弘基投降不輸氣節,喬峰看重他氣度豪邁,是條好漢。

和虛竹結拜比較隨機,不過當時少室山上,蕭峰陷入重圍,虛竹不怕艱難,挺身而出,官宣三人結拜,蕭峰迅速判斷出虛竹是“重義輕生的大丈夫、好漢子”。

除瞭義氣相投,決定結拜,都和喬峰當時的情境有關,有這麼一個契機。

和段譽結拜,是蕭峰自己提出的,這時喬峰是意氣風發的。

蕭峰藝成以後,便即入瞭丐幫。幫中輩份分得什嚴,自幫主、副幫主以下,有傳功、執法長老,四大護法長老,以及各舵舵主、八袋弟子、七袋弟子以至不負佈袋的弟子。他向來隻積功遞升,從沒和人拜把子義結兄弟,隻在無錫跟段譽一場賭酒,相互傾慕,這才結義為金蘭之交。

和耶律弘基及虛竹結拜,都是對方提出的,這時,蕭峰是陷入困境的。

這時聽那紅袍人這麼說,想起當年在中原交遍天下英豪,今日落得蠻邦索居,委實落魄之極,居然有人提議結義,登生知己之感,又見這紅袍人氣度豪邁,著實是條好漢子,便道:“什好,什好,在下蕭峰,今年三十一歲。尊兄貴庚?”

至於虛竹,少室山上,喬峰率領煙雲十八騎和中原武林對抗,困境難度更不必說瞭。

喬峰為什麼沒有和慕容復結拜?

至於這點,就比較簡單。

“北喬峰、南慕容”並立已久,丐幫和慕容傢的糾葛也早就因副幫主馬大元的死展開。可是喬峰和慕容復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

這時,喬峰已經是蕭峰,經歷瞭丐幫叛離、血戰聚賢莊、阿朱去世、報仇無果、回歸大遼……

這時的蕭峰,已經是契丹人身份,帶領燕雲十八騎站在少室山上。

蕭峰開始對段譽不是很瞭解就和他結拜,慕容復在前期蕭峰是對他很認可的卻沒結拜!為何?

初次相見,慕容復面對契丹人蕭峰,面對和中原武林結下血仇的蕭峰,選擇的是加入中原武林戰隊,把蕭峰作為異族對抗。

這種情況下,喬峰又怎麼可能和慕容復結拜呢?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