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相聲界有種說法:北侯南張中少林。

這三人分別是侯寶林、張永熙、孫少林,侯寶林長居北京,張永熙主要在南京地區發展,而孫少林是濟南晨光茶社的穴頭,所以從位置上給這三位大師標註瞭一個南北中,跟麻將牌沒啥關系。

北侯南張中少林除瞭相聲技藝都很高超之外,他們還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柳活全都在行業中有口皆碑,在南北中這三個方位上,幾乎沒人敢跟他們叫板柳活的。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當然從名氣上來說,知道侯寶林的人,大概比後兩位加起來還要再乘個一百也不嫌多。畢竟相聲大師侯寶林對於愛好者來說,那就是神一樣的存在,能夠牽頭將相聲登堂入室,成為新相聲的領軍人物,侯寶林大師的貢獻絕不是簡單的柳活可以囊括的。

但如果單論柳活,侯大師在這三人中,可能要居於末席。正因為後兩位基本上就是業內公認的大拿,所以將三人放一起評判的時候,專業性的聲音會更大一些。而且相聲界還有一種“柳活三個半”的名單,三個是孫少林,張永熙,王樹田,侯大師直接變成瞭二分之一個。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而孫少林跟張永熙在業內比侯大師評價要略勝一籌的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就是相聲本身的地域性限制,業內有句話說“過河減半,過江全完”。意思就是相聲這玩意兒越往南走,受眾就越少。而孫少林跟張永熙都在南方紮根,而且還是以柳活征服瞭南方觀眾,這就非常難能可貴瞭。

另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孫少林跟張永熙會的曲目跟種類比侯大師多。孫少林不但精通各種曲藝跟戲曲,他還擅長武把勢,上臺能翻跟鬥、吊毛、使各種大身上。無法腦補的去看少馬爺的《大保鏢》,那也是孫少林常使的一塊活。

另外孫少林不但藝高,而且膽子也特別大。以前相聲行有個規矩,那就是如果臺下坐著唱戲的,那麼這場活就要避開學唱,免得讓人挑毛病給你一通刨。有一次裘盛戎來濟南演出,找個空擋去晨光茶社聽相聲,孫少林知道後故意選瞭一塊學唱活《鍘美案》,這是裘派最拿手的一段,孫少林唱完後不但全場觀眾叫好,就連裘盛戎本人也直誇“比我唱得還好”。

大概就是因為有這種底氣,所以孫少林某次見到侯寶林之後,當面問侯大師“你給學幾句花臉聽聽”,侯大師被溫懵瞭“咱哪有那嗓子啊~”孫少林用鼻子發聲表示不屑“那你還有臉說雜學唱,糟踐好東西!!”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而張永熙則是堪稱戲曲寶庫,不但京評梆越樣樣精通,還能使各種樂器,大鼓也有專業水平。

眾所周知《戲劇雜談》這節目是侯大師的保留曲目,1983年首屆春晚專門放瞭這節目的錄像,可見其在全國觀眾心中的受歡迎程度,當年馬季一直想學侯寶林的《戲劇雜談》,但侯大師隻給瞭一個文本,沒有舍得親自給說活。而張永熙的《戲曲雜談》更勝侯大師一籌,當年張永熙在山東青州演出,跟他在同一個場子的是方榮翔帶領的山東京劇團,按理說京劇團下午演完後,晚上張永熙就沒法再演戲劇類節目瞭,畢竟業餘的不能去碰瓷專業人士。但張永熙專門挑瞭《戲劇雜談》當壓軸節目,結果全場1500名觀眾掌聲如雷。就連方榮翔也帶著京劇團看瞭,演完後專門去後臺找張永熙,表示您掌握的戲曲知識比我們多太多瞭,臺上的步法動作比我都強,明天要不您去我們團裡指導指導工作~

專業的被業餘的唱服瞭,張永熙的技藝高超可見一斑。後來有一次張永熙來北方某城市錄相聲,當地文藝部門領導拍張永熙馬屁,說“張先生久仰大名,您可是南方的侯寶林啊!”張永熙聽完臉就垮瞭“應該叫他北方張永熙!!!!”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所以說,相聲柳活的好與壞,除瞭唱腔優美,曲調準確,跟相聲段子完美結合之外。你會的多與少也是重要的評判標準,侯大師雖然已經堪稱戲曲百寶庫,感覺就沒他拿不動的曲目,就連周信芳先生都說侯寶林學得比本尊還好。但中華戲曲博大精深,侯大師無法一己之力全部囊括,難免會有己方劣等馬被對方上等馬懟死的尷尬局面。

除瞭北侯南張中少林之外,羅榮壽劉文亨等也是以柳活見長,劉文亨先生更是把學唱的專業性發揮到極致,本來先天嗓子就好,外加從小就對戲曲有濃厚興趣,所以劉文亨先生可謂是京評梆越跟地方戲無一不通,各大流派無一不精,他能夠做到一句一個名傢,一句一個流派,就算專業人士聽瞭都覺得沒毛病。

侯大師堅持認為相聲演員“學得像”並不是一板一眼的照搬,而是要唱出“京劇演員在相聲舞臺”那種效果,得唱出包袱才是相聲的學唱。而劉文亨先生則堅持“就要最大限度像京劇名傢本人,否則就會玷污名傢的招牌”。正因為這種堅持,劉文亨先生的柳活雖然在包袱上有所欠缺,但光聽那優美的唱腔也能博得滿堂彩。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這些相聲名傢在柳活領域都有各自的建樹,雖然都無法盡善盡美,但也都最大限度發揮瞭自身優勢,也通過努力彌補瞭自己的不足,讓觀眾聽到瞭不同風格的柳活之美。

但有一種比較特殊的相聲大明星,由於自身學藝的經歷限制,所以隻會梆子跟評戲兩種曲目。按理說你會得少就多學習唄,但這位又不那麼愛學習,把所有精力放在瞭“如何讓我成為行業標桿”上,玩瞭命的給自己立人設。自己隻會太平歌詞,所以太平歌詞就成瞭相聲演員最重要的衡量標準。自己唱什麼都狂頂高音,任何曲目都帶著評戲味兒,於是乎就專門挑那種費嗓子的唱段,京劇用嚎、評戲用嚎、梆子用嚎、各個地方戲也一通嚎,張嘴就漏湯,撒得一屋子狗血。粉絲聽完後就記住瞭一陣陣的驢叫喚,以及爆發出“XX又拯救瞭某個曲種”的扭曲心態。

這種另類的柳活,隻能從最後開始數,一下子就能看到評梆調的大宗師。

中國相聲界,誰的柳活最好?


更多觀點:

我認為現在的相聲演員劉俊傑的柳活最好,有一年春節他和唐傑忠表演的相聲戲迷,用瞭好幾個劇種演唱沙傢浜,有京劇,評劇,河北梆子,山東呂劇還有越劇,每一個劇種唱得都韻味十足,堪稱經典,有時間可以看看。


更多觀點:

侯寶林京劇有味,師勝傑嗓子好唱啥都行,現在的是說誰也繞不開德雲社,郭德綱,張雲雷,陶陽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