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武松絕對可以打死盧俊義,而且,極有可能是秒殺盧俊義。

這就不對瞭,盧俊義不是梁山武功最高的人嗎?為何竟然被武松秒殺呢?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盧俊義到底是步將還是騎將

我這樣設問,恐怕又有朋友要發笑瞭,盧俊義肯定是騎將啊,怎麼可能是步將呢?沒錯,在續書《征四寇》中,盧員外確實是一員挺槍躍馬的馬上戰將,而且,武功絕對碾壓所有的梁山好漢。當然,也包括武松。因而,在煞費苦心污蔑梁山好漢的《征四寇》中,武松絕對不可能打死盧俊義。

但是,在施耐庵原著中,盧俊義極有可能是步將。盧俊義所打的第一仗,就暴露瞭他不是騎將,武功也不咋地,與武松的差距實在是太大瞭。

盧員外中瞭吳用的計,或者說,吳用說穿瞭他的不法勾當,便要活捉梁山好漢。於是,盧俊義趕走十輛太平車前往梁山。在梁山口,盧俊義與十條好漢鬥樸刀,打的就是步戰。盧員外為何不騎馬呢?路途如此遙遠,又準備去捉梁山強人,如果他真的如續書寫的那樣,馬上武功精熟,那就得胯下戰馬,八面威風地去拿梁山賊人,正好出出風頭呢。

盧俊義不僅不騎馬,也沒有用“天下無對”的棍棒,而是藏著一把類似於柴刀的樸刀,以李固所帶的桿棒做刀柄,與梁山好漢大戰。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這不是很搞怪嗎?盧員外出門時是帶著一條棍棒的,李固也提瞭一條桿棒,上陣打仗,卻舍棍棒不用,扛著把柴刀,難道是去砍柴嗎?

看來,宋江是在吹噓盧俊義的武功,此人根本就不會棍棒。因而,梁山派出十個頭領與他步戰。每鬥三個回合,便輕松地脫離戰場,把盧俊義當猴耍。盧員外累得一身臭汗,然後,宋江放出人馬,嚇得他驚慌失措,還被花榮一箭射落瞭帽纓。

宋江哪裡是請盧俊義,分明是在教訓這個狂妄自大的玉麒麟。

後來,盧俊義按照吳用的計謀,埋伏在平川上,活捉瞭史文恭。這一仗,除瞭吳用計謀而外,還有公孫勝做法,晁天王顯聖,盧員外撿瞭條死魚而已。而且,盧員外也沒有騎馬,是在步下一樸刀砍在瞭史文恭的退股上,把他搠下馬來。

書中早已交代,盧俊義是帶著五百步軍,去平川埋伏的。所以,這一仗,盧員外還是步戰。

武松極擅長步戰,大概梁山之上除瞭魯智深,他就是排名第二的步戰高手瞭。盧員外也是一員部將,這兩人正好公平地打一架。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比棍棒,武松絕對打死盧俊義

上文講瞭,盧俊義是不會用棍棒的,施耐庵的原著中,沒寫他用過棍棒。續書污蔑盧俊義,也沒有看懂原著,甚至就沒看清楚“盧員外一身好武藝,棍棒天下無對”這句話,因而,也沒寫盧俊義用棍棒打仗。

其實,盧員外的“棍棒”隻是一個象征隱喻,暗藏的是一個皇帝。這也是續書《征四寇》為表達其忠君思想,故意醜化盧員外,把他寫成瞭一個隻會武功的盧二愣子,遭到趙宋官傢毒死的緣故。

這個回答,咱們隻講武功,不討論人物以及兵器背後的隱喻,讓盧俊義先跟武松來一場棍棒大戰。

盧員外不會棍棒,那麼,武松會嗎?景陽岡打虎時,那條哨棒倒是用過一回,但卻打在瞭樹枝上,折為兩段而沒派上用場。如此,便不能說武松會用棍棒瞭。

讀書應當嚴格遵照文本,說梁山好漢誰會什麼武功,必須有文本做依據。那麼,武松與盧員外比棍棒,能行嗎?當然能行,書中可是寫瞭武松會棒法的。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這個細節,就是武松在張都監府時,中秋節之夜吃瞭幾杯酒和一些食物。武松從張都監傢宴回到住所,為瞭消食,便拿出哨棒,在院子裡打瞭幾個輪頭。輪頭,說的是按照套路,從頭到尾打瞭幾遍。可見,武松不僅會棍棒,而且,棒法還不錯,是個正規的練傢子,而絕不是所謂的野路子。

武松不僅會棒法,還會槍法,回到住處練棍之前,張都監在喝酒時,向武松“問瞭些槍法”。書中的都監,都是會武功的,而且,武功都還不弱。張都監跟武松討教槍法,武二郎不會作假,必定是對答如流。

武松的槍法瞭得,刀法也是非常厲害的,那對雪花鑌鐵戒刀斬殺飛天蜈蚣便是明證。所以,武松的武功不僅限於拳腳、棍棒,他的綜合實力非常強。

盧俊義從來就沒有用過棍棒,隻是宋江誇口說瞭那麼一句。而武松則是個棍棒高手,練傢子打外行,一棍就要瞭他的命。

之所以說武松能夠一棍將盧俊義打死,還有一個重要條件,那就是武二郎一身神力,劈頭一棒打來,恐怕連老虎的天靈蓋都敲碎瞭,何況盧俊義?

因而,題主的提問沒有問題,武松就是可以打死盧俊義。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比拳腳,武松秒殺盧員外

盧俊義“棍棒天下無對”沒有著落,武松的拳腳可是《水滸傳》獨一無二的存在。書中說,“玉環步”、“鴛鴦腳”是武松的生平絕學,非同小可。這就厲害瞭,所以,武松無論跟誰打,都是在三招之內解決戰鬥。

醉打蔣門神時,武松先是虛晃一招,然後就是玉環步、鴛鴦腳,連續三年泰嶽爭跤無敵手的蔣忠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武松放翻瞭。

武松打蔣門神是為瞭幫助施恩奪回快活林,不打算殺人。假如武松要殺蔣門神,即便是踢不死他,也可以在他倒地之後,像打老虎那樣,幾拳打死蔣門神。

蔣門神逃過瞭這一劫,西門慶就沒有這樣幸運瞭,武松是抱著為哥哥報仇,必定要置西門慶於死地的決心,這才殺到瞭獅子樓。原本,武松是想一刀結果瞭西門慶,卻被西門慶一腳踢飛瞭手中的尖刀。沒瞭器械,武松便可施展生平絕學瞭。西門慶一拳打來,武松根本就不避讓,直接攻入,將西門慶舉瞭起來,摜下瞭獅子樓。武松接著一躍而下,揮刀斬殺瞭西門大官人。

施耐庵之所以要寫武松的尖刀被踢飛,大概有兩個原因,首先,便是要佐證武松的拳腳功夫。其次,武松不善於用這些器械,他的兵器是後來的雪花鑌鐵戒刀。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武松的強項就是拳腳,即便是把他的雙手捆綁起來,也是無敵的存在。大鬧飛雲浦時,就是戴著枷,以玉環步、鴛鴦腳秒踢蔣門神的兩個徒弟。

先別說盧俊義與武松比拳腳,就以盧俊義像林教頭那樣,在董超、薛霸的水火棍下受死的德行,他就沒有能力挑戰武松。假如是董超、薛霸遇到武松,捆住瞭手腳,也能將這兩個惡差踢死。

所以,無論比什麼,武松都能打死盧俊義。一隻白額吊睛猛虎都被武松打死瞭,盧員外比老虎還厲害嗎?

其實,施耐庵的《水滸傳》不是專門為寫武功而寫武功,那個被杜撰出來的“王道生”,又杜撰瞭一篇施耐庵墓志,這篇墓志中根本就沒有提到《水滸傳》,而說施耐庵寫瞭《江湖豪客傳》。後面的人為瞭把施彥端搞成施耐庵,便在《江湖豪客傳》後面加瞭幾個字“即水滸”。

《水滸傳》根本就不是江湖豪客傳,而是隱藏著北宋、大明王朝滅亡的歷史。因而,盧俊義以“棍棒”象征瞭北宋(一條桿棒等身齊,打四百座軍州都姓趙)。武松則以他的故事,隱喻瞭大明王朝靖難之役的秘史。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這兩個人背後的隱喻,才是他們“武功”的真正實力,可謂勢均力敵,旗鼓相當,打三百回合都難以分出勝負。


更多觀點: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絕對是盧俊義厲害。

武松是一個魁梧的大漢,身大力不虧,拳腳功夫又厲害,兵器也是比較擅長。

普通的人就算專心練武多年,也絕對不是武松對手。

我們看西門慶,其實拳腳功夫是不亞於武松的。

武松拿著刀去殺西門慶,被西門慶一腳踢飛瞭手中的刀。

可見,西門慶拳腳很厲害。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如果是倒過來,武松未必能踢飛西門慶的刀。

隻是,在絕對力量面前,技巧是沒用的。武松依靠抗擊打能力的強悍和無比的力量,通過拳腳還是秒殺瞭西門慶,更別說武松拳腳本來就很厲害。

所以說,任何人想要通過拳腳擊敗武松,是非常困難的。

但盧俊義也絕對不亞於武松。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盧俊義目炯雙瞳,眉分八字,身軀九尺如銀。威風凜凜,儀表似天神。慣使一條棍棒,護身龍絕技無倫。京城內傢傳清白,積祖富豪門。殺場臨敵處,沖開萬馬,掃退千軍。更忠肝貫日,壯氣凌雲。慷慨疏財仗義,論英名播滿乾坤。盧員外雙名俊義,綽號玉麒麟。

可見,盧俊義也是一個大漢,強壯程度不亞於武松。自然,盧俊義年齡稍大,應該有30多歲,體力上不如武松這個20多歲小夥子。

就徒手搏鬥來說,兩人是旗鼓相當,要看臨場發揮才能決定誰贏誰輸。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但武松並不是真正的武將,他隻是一個都頭,類似於今天刑警大隊長。

而古代武將作戰都是騎馬的,馬上武功同陸地是完全不同。

武松馬上功夫就比較一般,而盧俊義就恰好相反。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顯然盧俊義學過馬上的武功,所以才能“殺場臨敵處,沖開萬馬,掃退千軍”。

可以說,如果兩人騎馬對戰,盧俊義肯定打贏。

所以武松主要是帶著步兵作戰,而盧俊義則是騎馬。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而步兵一般是鬥不過騎兵的!

有的水滸版本中,武松是被方臘騎兵沖擊,被一馬刀砍斷瞭手臂。可見,武松這麼強的陸軍頭領,面對騎兵仍然是架不住的。


更多觀點:

武松和盧俊義都是《水滸傳》中的頂級高手,武松尤其擅長步戰近身搏擊,其勝率可以達到百分之百;武松雖然沒有馬戰經歷但是他曾通過步戰的方式以雷霆萬鈞之勢殺死過馬上大將耶律德重、方貌、貝應夔,這從側面反應瞭武松步戰能力的恐怖與強悍。武松景陽岡打虎、大鬧飛雲浦、血濺鴛鴦樓、夜走蜈蚣嶺、大戰妖道包道乙都是展示其強大實力的經典之戰。

盧俊義號稱棍棒天下第一,尤其馬戰實力尤為驚人,他最值得一吹的戰績就是單槍匹馬以一敵四力戰遼國大將四耶律,雙方激戰兩個小時,盧俊義大發神威怒殺一人,另外三個膽怯之下倉皇逃竄。這一戰奠定瞭盧俊義馬戰第一高手的地位。盧俊義其他戰績還有活捉史文恭;一槍紮死王慶手下大將王翰等。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這就有意思瞭,步戰第一高手和馬戰第一高手碰到一起會碰撞出怎樣火星撞地球的精彩火花呢?我覺得武松和盧俊義的特點完全不同,盧俊義擅長正規作戰和常規作戰模式,在正面戰場上可以大殺四方,無敵於天下。但是他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江湖經驗和閱歷極為欠缺。

在生死戰中哪是君子戰哪是小人戰,沒有這一說,能打勝仗就行,能把對手幹掉就行。盧俊義缺乏江湖經驗跟他的出身身份有關,盧俊義是河北大名府的名流,是當地的富豪員外,平時養尊處優,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盧俊義的生活狀態決定瞭他的思維相對單純乃至呆板,根本就不懂得江湖中的生死存亡之道以及江湖上五花八門的殺人技。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最能體現盧俊義愚鈍的地方有好多例子。被騙例子一,吳用裝扮成算命先生到盧俊義傢算卦。吳用憑借三寸不爛之舌一通忽悠說他有什麼血光之災,要想躲避災難就得到千裡之外的泰山廟裡去燒香才行。吳用的意圖是讓盧俊義路過梁山然後設計將其擒拿逼其入夥。

被騙例子二,盧俊義被吳用鬼話所迷惑,輕易就相信瞭陌生人吳用,也不問是非曲直,匆匆忙忙帶著管傢李固和若幹夥計押著十輛大車向泰山進發,雖然燕青再三勸阻不為所動。到瞭梁山腳下,盧俊義又中瞭梁山的引蛇出洞之計,他分別與李逵、魯智深、武松、劉唐、穆弘、李應等梁山好漢交手,這些好漢隻跟盧俊義打三個回合就往下撤,盧俊義腦子就跟進水似的越追越遠,累的滿頭大汗一個都沒追上。

當盧俊義返回來時十輛大車加夥計全被梁山好漢劫持走瞭,盧俊義又氣又急前去追趕。到瞭一個山坡又遇到朱仝和雷橫,倆人故技重施跟盧俊義鬥瞭三個回合轉身就跑。盧俊義又去追,轉過山坡一看山頭上正是宋江吳用等梁山首領。盧俊義氣急敗壞破口大罵,小李廣花榮拈弓搭箭“颼”地一箭,正射落盧俊義頭上氈笠兒的紅纓,盧俊義吃瞭一驚,回身便走。這時霹靂火秦明、豹子頭林沖,引一彪軍馬從東山邊殺出來;雙鞭將呼延灼、金槍手徐寧也領一彪軍馬從山西邊殺出來。嚇得盧俊義掉頭就跑。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被騙例子三,盧俊義看看天又晚,腳又痛,肚又饑,正是慌不擇路,望山僻小徑隻顧走。走著走著遇見一片蘆葦蕩,盧俊義急於過河逃命,正好河裡駛來一條小船,盧俊義毫不猶豫的上船,這時又來瞭兩隻小船。這三隻小船上正是阮氏弟兄、張橫張順弟兄和李俊等梁山水寨首領。這下盧俊義可倒黴瞭,堂堂的玉麒麟根本就不會水。李俊等將船打翻,盧俊義落水被灌瞭個飽,當盧俊義醒來時已成梁山階下囚。

這就是梁山好漢采取的典型的非正規作戰方式也可以說是江湖套路,盧俊義在這種作戰方式下猶如白癡,根本就是個菜鳥。這樣的盧俊義如果遇到江湖老手武松,倆人如果上演生死戰焉有盧俊義的命在。盧俊義能耐再大發揮不出來等於是零,再者說即便盧俊義正常情況下使出全力也未必是武松的對手。

武松自幼父母雙亡,由大哥武大郎撫養成人,缺少父愛母愛的孩子一般都野性十足桀驁不馴,武松也不例外。他從小就在街頭打架鬥毆,後來他把人打傷以為是打死瞭人。由於怕吃官司武松年紀輕輕就流亡江湖,是實打實的江湖老手,這就是為什麼武松能輕松識破孫二娘的蒙汗藥的原因,見多識廣什麼江湖伎倆武松沒見過?

武松能打死盧俊義嗎?

後來武松入少林寺學藝八年,練成鐵砂掌鷹爪力;鐵尺排肋,油錘灌頂的硬功,而且他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武松不但是正規戰的高手更是非正規戰的高手。如果打個比方的話,盧俊義就好比是普通士兵中的高手,隻能按部就班地打常規戰,而武松更像是特種兵高手,不但精通常規戰更精通艱苦條件的非常規戰。

結語:馬戰不提單說步戰,武松火力全開會打得盧俊義死無葬身之地!武松的霸氣、硬度、信念、殺氣都不是盧俊義所能比的,盧俊義被刺配沙門島時的懦弱表現就是明證!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