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錢鐘書的小說《圍城》對人物的刻畫非常細膩也很深刻。錢大師刻畫人物,話語不多但總是“入木三分”。

對方鴻漸的“不討厭但全無用處”的評價,出自趙辛楣之口。

在方鴻漸和趙辛楣等人經過千辛萬苦即將到達“三閭大學”的時候,趙辛楣突發感慨:像咱們這種旅行,最試驗一個人的人品……經過長期艱苦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做朋友……所以說,結婚以後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顛倒的,應該先同旅行一個月,一個月舟車仆仆之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破,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婦保證不會離婚……

趙辛楣滔滔不絕,方鴻漸打斷他:我問你,經過這次旅行,對我的感想怎麼看?覺得我討厭不討厭?

趙辛楣脫口而出:你不討厭,可是全無用處。

方鴻漸討瞭個沒趣,悶悶不樂,不懂為什麼“說話坦白算是美德”。

實際上,在男人之間看來“不討厭”已經是很好的評價瞭。

在女人面前,方鴻漸可不是“不討厭”那麼簡單。

作為一個有海外留學背景的“遊學生”,方鴻漸是一個很討女人喜歡的“暖男”。這樣的男人,是很受女人喜歡的。

方鴻漸的前丈母娘無不醋意大發的說:瞧不出你這樣一個人倒是你搶我奪的一塊好肥肉!

方鴻漸還真是“你搶我奪”。

給鮑小姐當“備胎”,方鴻漸就是鮑小姐心目中理想的備胎。會讓鮑小姐感到“很有面子”——鮑小姐是一個“自以為很能勾引別人,所以很快就被勾引”的女人。

這說明,方鴻漸是一個“善解人意”特別是“善解女人意”的男人。

高冷的蘇文紈看上的是方鴻漸“資歷傢世都還不錯,人也有趣”,於是有意親近,實際上是想塑造一個“理想的追求者”,因為追求她的趙辛楣看起來沒有方鴻漸那麼“平易近人的可親”——那個趙辛楣太能“裝”,蘇文紈不需要她仰視的男人,而方鴻漸可以不用她“仰視”,在方鴻漸身上,她可以找到“被追求”的滿足感,當然這種滿足感是她“想象出來的”。

在蘇文紈的心裡,方鴻漸是個“善解人意,又落落大方,又平和謙虛,還幽默風趣”的理想“居傢丈夫”。

而唐曉芙是方鴻漸的最愛,這個女孩的純潔,開朗又純情讓方鴻漸神魂顛倒,也是方鴻漸唯一的做好“真心戀愛”準備的“主動追求”。

但蘇文紈的強烈控制欲,讓她不顧一切的的用盡辦法在方鴻漸和唐曉芙之間制造障礙和誤解。最終,方鴻漸放棄瞭,他的骨子裡的傲氣讓他不願意回頭看一眼。盡管這一眼是唐曉芙一直在等著的。

在錢鐘書老先生的筆下,方鴻漸是一個中國典型的“第一代知識分子”,也就是接受瞭西方的知識和科學,但沒有放棄傳統舊文人習氣和思維的知識分子的代表形象。

和中國傳統文人相比,他們有西方紳士的派頭,也學會瞭“平等對待女性”的“平等思想”,和中國傳統文人有瞭本質的區別。

中國傳統文人對待女性秉持的是兩種極端:敬而遠之——眼觀鼻,鼻觀口,口問心,這是對待長輩婦女和朋友之妻。另一個極端就是:放浪形骸,風流倜儻,這是對待女人為玩物的態度。

所以,方鴻漸的善解人意,謙虛平和,紳士風度和幽默睿智,都是非常討女人喜歡的。

對於後來成為他的妻子的孫柔嘉,方鴻漸其實是由關心到關懷到陷入孫柔嘉的“溫柔陷阱”,和唐曉芙的失敗愛情,讓方鴻漸在“愛”這個問題上徹底心灰意冷,對於孫柔嘉的感情按照方鴻漸的解釋就是“瞬間有那麼一點耳紅心跳,但這個紅並不是紅葡萄酒的熱烈,隻是葡萄汁裡的紅色,沒有溫度”。而他的懦弱,猶豫,甚至是舊文人的尖酸刻薄,讓他在婚後慢慢的顯現出來的,成為瞭他婚姻關系的“殺手鐧”。

作為知識分子的一個典型,方鴻漸的刻畫,很生動,也很有意義。


更多觀點:

《圍城》的故事發生於1920到1940年代,故事主要寫抗戰初期知識分子的群相,當不同學歷背景的知識分子相遇,情感是貫穿錢老這部書的主要線索,沒性感開放的鮑小姐,清高強勢的蘇文紈,清純可愛的唐曉芙,功於心計的孫柔嘉,這四個女性對方鴻漸的情感深淺程度各不相同,卻都能喜歡上這個"不討厭但全無是處"的方鴻漸,其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每個人的性格不同,更多的是與這些女性所處的社會環境、人際環境的圍城中,卻又想逃出來,渴望通過自己未來的另一半,開拓一方新的生活天地。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1、在圍城邊緣徘徊的蘇文紈

蘇文紈,作為留學歐洲的女博士,無論是相貌、傢世,還是學歷,都是那個時代令無數男人愛慕,令無數女人向往,卻又嫉妒的女性。大多女人沒有她那樣的學歷和背景,她做慣瞭高高在上被人仰慕的舒適區,所以,當鮑小姐勾引方鴻漸,並與他發生關系的時候,她先是覺得媚俗低俗,更覺得惡心,甚至看不起鮑小姐的情感,這種追求情感的態度與其追求的高雅愛情截然相反。但是,鮑小姐和方鴻漸的感情火熱並被船上的人所知的時候,她開始羨慕這種感情,並且對鮑小姐的態度慢慢轉好,開始關心鮑小姐,離開的時候,也覺得不舍。

蘇小姐作為大傢閨秀中的赫然獨立的女性,她留學期間必定見過外國人的性感和開放,必定會慢慢質疑自己的愛情觀,渴望回國後能有一份自己向往的愛情,卻不料遇到像方鴻漸和鮑小姐這樣如此開放的愛情觀,所以,她也慢慢接受著渴望一份這樣的愛情,她大膽過,她敢於對趙辛媚嗤之以鼻,敢於離開一場隆重的宴會,敢於向方鴻漸索吻,甚至當自己得知表妹與方鴻漸之間的關系後,開始向唐曉芙說明方鴻漸的愛情經歷,蘇文紈為瞭方鴻漸,不惜坦露方鴻漸的愛情灰幕,她知道單純的表妹不會接受這樣一個不完美的方鴻漸,而自己可以,因為蘇文紈的愛情觀發生瞭改變。

可最後,她卻在圍城邊緣徘徊,不敢真正解放自己,與方鴻漸在一起。最終堅信瞭自己原有的愛情觀,嫁給瞭一個能夠"仰頭看她"的丈夫。

2、逃離圍城的唐曉芙

唐曉芙,是錢老筆下完美的女性形象。楊絳先生說:"唐曉芙顯然是作者偏愛的人物,不願意把她嫁給方鴻漸。"但是他們兩個確實是真心的互相相愛,在他們看來,愛情不是兩個人相遇,而且兩個心相遇。

方鴻漸老實善良,正直又不諳世事,這種性格與當時的時代格格不入,卻正是唐曉芙這個未涉世、也不喜歡世俗的女子的喜愛,她喜歡沉浸於自己的小小天地,所以鴻漸瞭解她,與她相處覺得輕松,又能展示自己,他們用最傳統的方式——寫信來表達對彼此的愛慕,把愛情過成瞭詩,追求愛情的簡單與純潔。

唐曉芙作為那個摩登時代的罕物,鴻漸熟悉並且渴求這種青春單純的人,脫於當時的世俗與不羈,追求安靜而浪漫。正是這一點追求純粹的本性,才讓唐曉芙得知自己愛上的那個所謂"單純浪漫"的男人,原來也有如此骯臟的一面,蘇文紈抓住表妹的缺點,一次又一次的打擊,最終讓唐曉芙望而卻步,失望至極,一直到故事最後,方鴻漸遇到當年所有的人,也沒有再遇到過唐曉芙,宛若我們每個人當年的初戀,隻剩下點點想念。

唐小姐說:"我愛的人,我要能夠占領他整個生命,他在碰見我之前,沒有過去,留著空白等待我。"唐曉芙逃離愛的圍城之後,方鴻漸的愛熄滅瞭燈,心圍一座城。

3、自願進入圍城的孫柔嘉

都說孫柔嘉工於心計才讓方鴻漸上瞭自己的船,進瞭愛情的城。

其實並不然,他們之間的愛情更逼真,更現實,更能凸顯出錢老對愛情生活錙銖必較後本真的透露。

孫柔嘉害怕不被人愛,所以孫柔嘉像千千萬萬個生活在我們身邊的適婚女孩一樣,想要一個傢,一個愛人。卻一直沒有遇到那個人,退而求其次的去觀察身邊的適婚男士,在心裡反復的權衡各方條件,最後追上方鴻漸。而方鴻漸把所有對愛情的沖動、美好向往都給瞭唐曉芙。孫柔嘉與方鴻漸的結合,恰巧隻是在對的時候裡,方鴻漸經歷瞭愛情、事業的接連失意,朋友的遠走,此時他的心早已死去。他需要一個情感的寄托。孫柔嘉,趁虛而入。

錢老筆下的三個女性人物均愛上瞭那個"一無是處"的方鴻漸,但是他卻老實善良正直,這是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傳統美德,無論是什麼樣的生活,人都應該保持這種秉性,這是錢老筆下男性角色之外的唯一一個能夠體現真善美的角色,也是在那個中外思想"渾濁"時代中的本色,是每個中國人所應該擁有的本性!


更多觀點: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圍城》裡有兩句用來形容婚姻的名句:

結婚仿佛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瞭局。這是英國古話。

還有一句法國古話,說婚姻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沖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是《圍城》中的三位女性,她們都喜歡方鴻漸,但隻有工於心計的孫柔嘉笑在瞭最後。那麼這些女性是真的喜歡方鴻漸,還是想從方鴻漸身上實現自己的婚姻理想呢?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蘇文紈是一尊需要膜拜的“佛”

小說中的蘇文紈是一個強勢的女性,不過她的強勢相當有底氣。她自己是海歸女博士,又是豪門大傢出身,相貌也很出眾,學歷、出身和外貌成為她傲視群雄的資本。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盡管她已是一個大齡未婚女青年,也著急恨嫁,但她對自己的擇偶標準一點也沒降低。

蘇文紈有一位青梅竹馬,就是小說中的趙辛楣。他從小暗戀蘇文紈,要學識也有,相貌也不差,出身比方鴻漸還要強,那麼蘇文紈為何對這位青梅竹馬視而不見呢?

答案就是因為太瞭解瞭,蘇文紈早已將趙辛楣摸透瞭,他不是她要找的類型。但盡管如此,蘇文紈還是很喜歡男人們因為她爭風吃醋的感覺,在小說中有這樣的名場面:

她喜歡趙方二人鬥法搶自己,但是她擔心交戰得太猛烈,頃刻就分出勝負,二人隻剩一人,自己身邊就不熱鬧瞭。她更擔心敗走的是方鴻漸;她要借趙辛楣來激發鴻漸的勇氣,可是方鴻漸也許像這幾天報上戰事消息所說的,保持實力,作戰略上的撤退。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這個場面寫出瞭蘇文紈的虛偽,同時也體現出趙辛楣的存在極大的滿足瞭她的虛榮心。同時也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在蘇文紈的眼中,男人都是滿足她自己欲望的工具。

如果她真的喜歡方鴻漸,她不會讓他陷入這種尷尬的境地。如果她不給趙辛楣念想,趙也不會執迷不悟的暗戀她十多年。

蘇文紈就是喜歡那種被包圍被欣賞被視為中心人物的感覺,在這種女王思想下,也就催生出她的婚姻觀:在她的婚姻中,愛情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丈夫要像奴仆一樣圍著她轉,而她自己始終要保持高高在上的地位,且不能動搖。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很顯然,趙辛楣不屬於這種男人,那麼她眼中的方鴻漸就是這種男人嗎?她一開始是這麼認為的,但後來發現他不是。

在小說中,當她得知方鴻漸與鮑小姐的私通之事時,她還罵他們無恥。但在下船之後,她就可以馬上重燃對方鴻漸的熱情。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在蘇文紈的眼中,方鴻漸外形還算不錯,學識雖然是假的,但在國外混瞭四年卻是真的,傢世也還算過得去。那麼,方鴻漸是個聽話的男人嗎?是否能滿足她的女王心態呢?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方鴻漸心裡裝得不是她,而是她的表妹唐曉芙,這樣一種局面也就決定瞭,方鴻漸不可能對蘇文紈百依百順,自然也就不能達到她想要的效果。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方鴻漸承認蘇文紈是理想型的女朋友,但他卻沒有選擇她。蘇文紈的女王氣場他是體會到的,蘇文紈在與他交流的過程中,身與心是分離的。她既想要方鴻漸屈從在她的石榴裙下,又不能完全發起主動型進攻,當方鴻漸遲遲沒有表白時,她又步步緊逼,拿趙辛楣來激他。這種進退維谷之間的曖昧最是危險。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那麼,蘇文紈對方鴻漸的矛盾心理從何而來呢?這正是源於她內心的情感,她至少是喜歡方鴻漸的,但卻又看不起他。所以,她不可能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去全力以赴的拿下方鴻漸。這也導致重視感覺和緣分的方鴻漸最終放棄瞭她,選擇瞭逃離。

從上述來看,蘇文紈對方鴻漸的喜歡是有條件的,在他們的相處模式中,她必須占主導地位,男方必須仰視她,像佛一樣對她頂禮膜拜。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唐曉芙--永遠不可能到達的遠方

唐曉芙是蘇文紈的表妹,也是大傢出身。方鴻漸的女人緣就是這麼好,從周傢死去的女兒,到船上遇到的鮑小姐,再然後是蘇文紈,唐曉芙,孫柔嘉,這些女性都喜歡他。

在這些女人當中,方鴻漸曾真心愛慕過的女性隻有唐曉芙,錢鐘書的夫人楊絳曾說過,如果讓他們兩人結婚,然後再讓他們經歷由愛生怨,最後再分手,才真正符合“圍城”的字面意義。但如果真這樣寫,恐怕《圍城》不會如此成功,正是錢鐘書的不落俗套才成就瞭《圍城》。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她頭發沒燙,眉毛不鑷,口紅也沒有擦,似乎安心遵守天生的限止,不要彌補造化的缺陷。總而言之,唐小姐是摩登文明社會裡那樁罕物——一個真正的女孩子。”

唐曉芙是方鴻漸的理想中的愛人,但也正是由於她過於理想化,導致瞭這段愛情的無疾而終。她在方鴻漸心中就像一塊完美無暇的美玉,她自然美麗,純潔活潑,這些女性的優點恰好落在方鴻漸的審美點上。


那麼唐曉芙喜歡方鴻漸什麼呢?實際上,唐曉芙對方鴻漸的興趣,最初則是緣於她的表姐蘇文紈。方鴻漸對她一見傾心,女人的第六感完全能體會的到,更何況她的傢人把她稱為交際明星,這說明她雖然長相清秀,但在交際場上也不是新手。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雖然蘇文紈在方鴻漸面前說唐曉芙的壞話,說她本領大得很,手裡抓著一把男朋友在玩弄著,故意破壞方鴻漸對唐的好印象,但唐曉芙明明看穿瞭方鴻漸與表姐不清不楚的關系,不僅沒有避嫌,反而她在言談舉止間給瞭方鴻無限的曖昧與希望。


當然,在這其中,唐曉芙並不討厭方鴻漸,但她的言行並不排除對表姐蘇文紈的嫉妒之心。當她被表姐喜歡的方鴻漸獻殷勤時,心裡多少充滿瞭一種勝利感,再加上蘇文紈總是幹涉她與方鴻漸聯系,這更激起瞭她的逆反心理。所以,唐曉芙不但不拒絕方鴻漸對她的好,甚至還故意讓他示愛。

“方鴻漸又不是她的,要她這樣看管著?表姐愈這樣幹預,自己偏讓他親近。”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但一個人的情感是做不瞭假的,她為自己設定瞭一個底線,“決不會愛方鴻漸”,但她在與方鴻漸的交往中還是動瞭真情。不過這段真情最終還是毀在瞭蘇文紈手裡,毀在瞭她那幼稚的愛情觀裡:

“ 我愛的人,我要能夠占領他整個生命,他在碰見我以前,沒有過去,留著空白等待我”,但“方先生的過去太豐富瞭”。

從上所述,唐曉芙的確喜歡過方鴻漸,而方鴻漸也的確炙熱的愛過她,然而兩情相悅未必結果就是步入婚姻,用他自己的話說,愛情就像狗咬著的骨頭在水裡的影子,人追求的是骨頭的影子,是一個美麗的烏托邦,如果真要是吃瞭那現實中的骨頭就會感到味道不過如此,所以最美的還是那影子。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孫柔嘉:婚姻的泡沫

孫柔嘉出場最晚,但她卻笑在瞭最後,如她所願的得到瞭方鴻漸。對於他們的結合,趙辛楣有句話說得很明白:

辛楣道:“······孫小姐——唉!這女孩子刁滑得很,我帶她來,上瞭大當——孫小姐就像那條鯨魚,張開瞭口,你這糊塗蟲就像送上門去的那條船。”

而方鴻漸為什麼會上當,普魯斯特說,男人在年輕的時候渴望占有他所愛的女子的心,到瞭後來,隻要你感覺到一個女子心上有你,就足以使你對她產生愛情。但是還要補充一句,實際上這樣的愛情並不能排除它是一種假象。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孫柔嘉對方鴻漸的感情,與蘇文紈差不多,但有一點不同,她是屬於主動進攻型的,比如她領著方鴻漸走獨木橋時,就讓方鴻漸體會到瞭她的溫柔體貼。

孫小姐道:“方先生怕麼?我倒不在乎。要不要我走在前面?你跟著我走,免得你望出去,空蕩蕩地,愈覺得這橋走不完,膽子愈小。”鴻漸隻有感佩,想女人這怪東西,要體貼起人來,真是無微不至,汗毛孔的折疊裡都給她溫存到。

她從一開始就看透瞭方鴻漸的弱點,自然也就發現瞭把他弄到手並不是很難。我們說愛情至少是欣賞彼此的優點,包容弱點,但到孫柔嘉這裡正好反瞭。價值觀的不一致,不能欣賞對方的優點,這也就為他們的婚姻埋下瞭隱患。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婚後的孫柔嘉本性畢露,她惡毒的貶低方鴻漸,逐漸把婚姻過成瞭最庸俗不堪的爭吵。由此可以看出,她對方鴻漸絕對沒有愛,喜歡也隻是一時的,有的隻是占有和操控。

那麼方鴻漸是如何被孫柔嘉蒙騙入局的呢?方鴻漸對清純少女似乎有一種心理依賴,孫柔嘉就是這樣包裝自己的。

比如在去三閭大學的船上,她天真地問方鴻漸有沒有見大鯨魚,表現出一副純情天真的樣子。當她收到陸子瀟的肉麻情書時,她故意裝做不知所措,然後向方鴻漸請教如何拒絕的法子。當她和方鴻漸並肩走在校園時,巧遇瞭陸子瀟和李梅亭,這時,她抓住瞭機會,伸手勾住瞭方鴻漸的胳膊,從此坐實她與方鴻漸的情侶關系。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孫柔嘉以一個弱勢沒有主見的形象出現在方鴻漸的世界裡,將方鴻漸哄得團團轉,以為她有多麼需要他,於她是多麼的重要,但自打他們訂婚後,她的面目就逐漸開始暴露瞭。再到婚後,方鴻漸也發現,孫柔嘉不是沒主見,而是太有主見瞭。

如果說蘇文紈是想要占有和控制方鴻漸,那麼孫柔嘉還多一條,那就是對方鴻漸的改造。孫柔嘉的傢庭背景沒法與蘇文紈和唐曉芙相比,當她發現方鴻漸背離瞭她的期望時,婚姻本身也就沒有剩下什麼值得留戀的東西瞭。

《圍城》中的蘇文紈、唐曉芙和孫柔嘉為什麼都喜歡“不討厭但是全無用處”的方鴻漸?

方鴻漸隻是一個普通人,而且還是一個懦弱型的典型代表,他的懦弱、無能、隨波逐流,或許也註定瞭他得不到想要的人,也過不上想要的生活,不論在愛情婚姻還是事業上,人生的欲望大抵都是一座圍城,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沖進去。

綜上所述,可以說,蘇文紈唐曉芙孫柔嘉,這三個女人,她們都喜歡方鴻漸,但她們各自有自的目的,反倒是讓這位老實的方鴻漸變成瞭一條感情裡的可憐蟲。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