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確實有一個人逃脫瞭,而且還是紅樓夢裡的關鍵人物。這位一早就提前佈局並最終全身而退,逃脫瞭紅樓夢結尾“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幹凈”的悲慘命運。

第二回“賈夫人仙逝揚州城,冷子興演說榮國府”,冷子興話語中就道出瞭賈府即將衰敗。

原文摘錄:

......子興嘆道:“老先生休如此說。如今的這榮、寧二府,也都蕭索瞭,不比先時的光景。”

接著冷子興又道:“......誰知這樣鐘鳴鼎食之傢,翰墨詩書之族,如今的兒孫,竟一代不如一代瞭!”

不僅如此,秦可卿死後給鳳姐托夢,也有“登高必跌重”、“樹倒猢猻散”的話語。

可見賈府將來的敗落,已在不少人的預料之中。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新紅樓夢》秦可卿劇照

坐在冷子興對面聽到這番說辭的,正是賈雨村,並因此而知曉賈府正在逐步走向衰亡。

不僅如此,賈雨村在聽完冷子興演說後,也講到“(甄賈寶玉)這等子弟,必不能守父祖基業、從師友規勸的”,此時的賈雨村,就已看出偌大賈府,已是後繼無人。

賈雨村此人,在書中出場極早,在全書有著提綱挈領般的重要作用,同時他也是紅樓夢中一個謎一般的人物。

而圍繞在他身上的眾多謎團中,最為核心的一點就是:

賈雨村與賈府究竟是什麼關系?

第二回中賈雨村帶著林如海的推薦信,到賈府拜見,一是為求官,二是受林如海所托,將林黛玉帶到賈府。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林黛玉

賈政對雨村,那是全力相助,賈政自己才是個從五品的工部員外郎,卻給賈雨村謀個瞭四品應天知府的官位。

切不可小看應天知府,明清時期,南京是江南地區當之無愧的中心,應天知府的含金量極高,等同於封疆大吏。

這可是個奇事,小官居然給別人活動瞭個大官出來。

秦可卿死時,賈珍為瞭葬禮風光些,給賈蓉捐瞭個五品龍禁尉的候補閑官,都花瞭1200兩銀子,似應天知府這等實缺大吏官位,活動下來定是代價不菲。

所以,賈政必是動用瞭整個賈府的力量乃至巨額銀兩,才能有這般效果。

賈府憑什麼要為一個外人花這麼大的代價?賈雨村又是用什麼打動的賈府,靠才華麼?

賈府裡男主人們想當官的多瞭去瞭,為何這些人反而得不到賈府的支持?

這些問題,都沒有合理的解釋。

但是,書中並非沒有給我們留下線索,賈雨村先生,他是姓賈的!

紅樓夢中人物姓名,均有深意,賈雨村為何不叫張雨村、李雨村(此處絕沒有諧音誰),卻偏偏要姓賈呢。

這賈府,與賈雨村的關系,恐怕並不簡單。

賈雨村,很可能正是賈府遠支旁系族人。

因他中瞭進士有瞭功名,對賈氏傢族有瞭巨大價值,所以賈府才會如此不遺餘力地支持他。

隻有這樣,才能講得通這一系列的事件。

賈雨村,因為冷子興一番話,第一個意識到賈府正在走向衰敗之人,並因此進行瞭一番佈置。

在後文中,他雖然幫助賈府,卻是在暗中進行,比如助賈赦奪石呆子扇子等事,在明面上,他是與賈府做瞭切割的,這正是在為將來避禍作準備。

由於紅樓夢止步前八十回,所以我們無法確切得知賈雨村的最終結局,全文沒有關於他的判詞,脂批中也沒有透露隻言片語,但從書中佈局來看,賈雨村最終應是躲過瞭賈府的抄傢。

原因不復雜,賈雨村與賈府間的關系,是暗中往來居多,表面上雙方並沒有太多聯系,所以後來賈府獲罪,牽連不到賈雨村身上。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風雪中的大觀園

賈雨村,應是紅樓夢主要人物中,結局最好的一個,即使在目前尚有爭議的癸酉本裡,他也是到瞭晚年才被流放。

他早早便看出瞭賈府大廈將傾,中途與賈府交往中又明哲保身,賈府倒後以其性格也定是見死不救,最終逃脫瞭“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幹凈”的結局。如果用老好人甄士隱的經歷和他做對比,正應瞭那句老話: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這就是紅樓夢,看似一個不起眼的對應,也在揭露著世界的真相。

(若覺得本文還行,請記得輕輕點個贊)


文章推薦重磅深度大文:《紅樓夢》的作者究竟是不是曹雪芹?


更多觀點:

怱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最先覺察到賈府這種異象的,是金鴛鴦和老太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賈府敗傢前,金鴛鴦和老大太已經看出瞭許多端倪。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賈府入不敷出,甚至有人算計到瞭老太太的體己。

鴛鴦去鳳姐那裡探病,正在跟平兒閑聊,不巧賈璉回來瞭,說正要找鴛鴦呢。賈璉先是問上年老太太生日收到的蠟油凍佛手哪去瞭,鴛鴦說老太太送給鳳姐瞭。賈璉竟毫不知情,他垂頭含笑想瞭想,自我解嘲說“我如今竟糊塗瞭!丟三忘四,惹人抱怨,竟不大象先瞭”。其實賈璉明白,鳳姐已經挪用瞭數次老太太的東西補虧空,鴛鴦在打掩護。

賈璉又求鴛鴦一件事,說是老太太生日用瞭幾千兩銀子,現在堵不上虧空,委婉地說“姐姐擔個不是,暫且把老太太查不著的金銀傢夥偷著運出一箱子來,暫押千數兩銀子支騰過去。不上半年的光景,銀子來瞭,我就贖瞭交還,斷不能叫姐姐落不是”。連賈璉也學起風姐來瞭,想動用老太太的體己,因為老太太隻信鴛鴦一個,鴛鴦在賈府的經濟地位非同一般。在瀟湘館,老太太看到黛玉的窗紗顏色舊瞭,說“我記得咱們先有四五樣顏色糊窗的紗呢,明兒給他把這窗上的換瞭”,還說這叫“軟煙羅”,有四個顏色。這麼精明的老太太,急麼會弄不清楚自己的體己?老太太還吩咐鳳姐,可以把自己的壽禮給妥善處置瞭。道理明擺著,老太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吩咐鴛鴦見機行事,隨時替賈府的兒孫們挪用這些財物,拆東墻補西墻。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賈府的人勢利,安全也有隱患,必不長久。

喜鸞和四姐是窮親戚,老太太關照大傢不要“一個富貴心,兩隻體面眼”,不要慢待她倆。金鴛鴦去曉翠堂傳達瞭指示,回來時隻見大觀園的角門虛掩,還沒上閂。她走到湖山石後的大桂樹蔭想小解,意外地遇見丫環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相會,兩人嚇得磕頭如搗蒜。鴛鴦答應為他們保密,“自此凡晚間便不大往園中來。因思園中尚有這等奇事,何況別處,因此連別處也不大輕走動瞭”。鴛鴦明白,賈府園內的老婆子經常留門看道,奸盜相連的事兒免不瞭。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老太太頭腦清醒,支持鴛鴦抗婚,她看透瞭兒孫們的淫欲無度。

邢夫人愚蠢透頂,賈赦美妾成群,還和鳳姐商量跟老太太要鴛鴦給他作妾。鳳姐明知要碰釘子,於是借機走開。邢夫人去鴛鴦房中明說要她給賈赦做妾,還許諾安封她做姨娘,鴛鴦沒動聲色。她真沒想到,鴛鴦對她描繪的“姨娘”錦繡前程冷漠萬分!

鴛鴦曾跟好朋友襲人和平兒交底兒:“別說大老爺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這會子死瞭,他三媒六證地娶我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其一,她冷眼旁觀,對趙姨娘和周姨娘的辛酸命運已經有清醒的認識。其二,她對當時的下作世風很厭惡。她那位趨炎附勢的嫂子來勸她時,她“下死勁啐瞭一口”,罵道“什麼‘好話’!宋徽宗的鷹,趙子昂的馬,都是好畫兒。什麼‘喜事’!狀元痘兒灌的漿兒又滿是喜事。怪道成日傢羨慕人傢女兒作瞭小老婆瞭,一傢子都仗著他橫行霸道的,一傢子都成瞭小老婆瞭!看的眼熱瞭,也把我送在火坑裡去。我若得臉呢,你們外頭橫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爺瞭。我若不得臉敗瞭時,你們把王八脖子一縮,生死由我。”這是一針見血地挑明,哥嫂不要仰仗她作威作福,她把眼前的一切都看清楚瞭!

後來靠老太太的庇護和幹預,這個女子逃過瞭賈赦的魔爪。老太太壽終正寢時,這位剛烈的女奴殉主喪命,真的是“質本潔來還潔去”,主仆二人全身而退,不再過喪傢之犬的悲慘生活。


更多觀點: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除瞭賈寶玉等少數傻子,幾乎整個賈府的人都在準備這一天。

比如最早秦可卿托夢告訴王熙鳳的話,就是為瞭賈府全局考慮的大策略,隻是沒人聽罷瞭。

就王熙鳳自己,他們夫妻都非常貪。王熙鳳不但利用手中權力賺錢牟利,害死兩條人命就搞到瞭3000兩白銀。

而劉姥姥說,20多年銀子就夠莊戶人開銷一年,可見這3000兩銀子是什麼概念。

而王熙鳳還將每個月應該發下去的月錢放高利貸,每月能夠賺幾百兩。

而賈璉能夠將玩女人導致鮑二媳婦自殺的賠償金,都用公款支付,可見也撈瞭不少錢。

一說,王熙鳳將大量錢財轉移到娘傢,交給哥哥王仁,沒想到自己倒黴後錢都被卑劣的哥哥貪瞭,連女兒巧姐還被賣到妓院換錢。

即便如此,抄傢時也從王熙鳳傢裡抄出幾萬兩銀子來。

更倒黴的是,由於抄出瞭高利貸借據,賈璉為瞭掩護王熙鳳,隻得主動承認這種違法行為,導致被關押判刑。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王熙鳳他們沒能全身而退,其他人就不同瞭。

最厲害的是賴大、賴二兄弟,也就是賈府的大管傢。

賴大貪污多年,也成為大財主,傢裡甚至有一個僅次於大觀園的花園。

而賴大傢的後代賴尚榮,都可以做上縣官,賴奶奶身邊很多丫鬟,還能將小丫鬟請雯孝敬賈母。

最關鍵的是,在賈府倒黴之前,賴尚榮讓父親贖身離開賈府,他父親也這麼做瞭。

其實賴大賴二已經撈夠瞭,這個肥缺也很多人盯著,他們贖身離開,是皆大歡喜的,賈府肯定同意。

那麼,賴傢隨後同賈府沒有關系,倒黴也倒黴不到賴傢,撈成大財主後華麗退場,最好的結局瞭。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其他人沒有賴大老得那麼多,但也算撈瞭不少錢再全身而退。

比如賈蘭的母親李紈。

李紈是王夫人的大兒媳,卻因王夫人厭惡她,不讓管傢。

即便如此,李紈的待遇還是很高的。

原著中敘述道:鳳姐笑道:“你一個月十兩銀子的月錢,比我們多兩倍子,老太太、太太還說你‘寡婦失業’的,可憐,不夠用,又有個小子,足足的又添瞭十兩銀子,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給你園子裡的地,各人取租子;年終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兒。你娘兒們主子奴才共總沒有十個人,吃的穿的仍舊是大官中的。通共算起來,也有四五百銀子。”

而賈府倒黴時,賈蘭也有12歲瞭。

按照李紈一年固定收入500兩銀子算,這麼多年光是收入就有6000兩。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要知道,這還是固定收入,賈府遇到大事、節日一般都有特殊的待遇和禮物,李紈母子肯定少不瞭。

而且李紈又是大兒媳,平時王夫人、賈母再不喜歡她,該給的一些禮物還是會給的。

這樣12年下來,李紈從賈府撈到的銀子最起碼上萬兩。

而李紈又極為小氣:李紈在自己一個月有將近40兩銀子的情況下,還向那些每月隻有2兩銀子的姐妹們點名,讓他們湊開詩社的份子錢。

為此,王熙鳳都看不下去,出言譏笑瞭。

而賈府倒黴時,賈蘭年幼無知,不會倒黴。李紈是寡婦,在古代是社會憐憫的對象,也是不會被處罰瞭。

紅樓夢中,有沒有察覺到賈傢大廈將傾、早做準備並在抄傢後全身而退的人?

其實,同賈府隻要沾邊的,大部分都撈瞭不少錢。

以周瑞傢的為例,他專管地租子,同烏進孝一夥人合夥,也不知道坑瞭賈府多少錢。

這些人狡詐死鬼,肯定早就準備好瞭賈府倒黴的情況,這些錢應該都轉移到安全地方。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