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頂尖”人物確有客氣成分,但並不算高估。因為江南七怪的實力就是代表著普通江湖人物能達到的天花板瞭。

看射雕時江湖格局,五絕以及周伯通、裘千仞是當時最高水準,一般江湖人連聽都沒聽說過,就算聽說過恐怕連見一面的想法都不敢有,因為五絕的高度離普通江湖人太遠。第二層次的七子、歐陽克、陳梅夫婦以及王府高手,不是名門高第就是另有奇遇。比如梁子翁就是從一位武林前輩那獲得的秘笈。靈智上人是西藏密宗高手,也是名門大派。唯一例外的是沙通天彭連虎,但他們和柯鎮惡、朱聰相比隻算略勝,差距並不大。

再看戰績,七怪曾以少打多勝過普通幫派一二百人,這一二百人可不是吃瓜群眾,也是通拳腳會器械的江湖漢子。結果被七怪打得一敗塗地,連未成年的韓小瑩都殺瞭兩個。所以在普通江湖人面前,七怪就是大拿。

面對第二層次高手,其實七怪戰績也不算難看。對歐陽克一戰,六怪大獲全勝。這可不是六怪一起打歐陽克,而是韓寶駒和韓小瑩對付歐陽克的侍妾,另外四怪對付歐陽克,結果歐陽克手指骨折又挨瞭一鐵杖,要不是歐陽克跑得快就得交代。對付沙、彭,也是三人聯手即占上風,沙彭二人也是一派宗師的身份。

再看當時其他門派,最出名的是焦木大師和枯木大師。這二位可不是無名鼠輩,都是出身名門。枯木雖是仙霞派掌門,但仙霞派是少林的旁支,枯木的功夫應該也是來自少林。焦木大師是枯木的師弟,很大可能也是少林弟子,焦木大師的本事按枯木大師的說法遠在枯木大師之上。而且焦木大師是法華寺主持,這個法華寺可不是小廟,是蘇北名剎,能在這住持說明焦木大師本事不小。但無論枯木還是焦木,在丘處機面前表現遠不如柯鎮惡和朱聰。就是說七怪中最高的已經超過少林分支機構負責人的水平,這樣的水平在江湖上一般人眼中絕對是高高在上的。

總之,馬鈺的言談出於對江南七怪的尊重肯定有客氣成分,但江南七怪在武林中卻也算頂尖人物。


更多觀點: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人物,不是高估瞭江南七怪,而是自謙之詞,同時也是對江南七怪俠義為懷的肯定。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一,馬鈺知曉丘處機以一敵七,使江南七怪顏面盡失的情況,他不會高估江南七怪的武功。

醉仙樓上,丘處機以一己之力,重創瞭江南七怪和焦木大師:

柯鎮惡雙腿中劍;張阿生一條臂膀被生生擊斷;全金發腰眼裡中瞭一腳,無法起身;韓小瑩誤中瞭柯鎮惡的喂毒暗器;南希仁口吐鮮血,受傷極重;韓寶駒被罩進巨鐘;朱聰小腹中掌,動彈不得;焦木大師右肋中劍。

此一戰最終使焦木大師死亡,江南七怪個個灰頭土臉。而丘處機隻是中瞭柯鎮惡一隻毒菱。

這件事是因為丘處機一路追蹤殺瞭郭嘯天,並強行帶走李萍的段天德,來到焦木大師住持的嘉興法華寺。

段天德的確躲藏在法華寺,但焦木大師誤聽瞭段天德的謊言,以為段天德帶的是個男人,自知不是丘處機對手,便向江南七怪求援。

丘處機性嫉惡如仇,柯鎮惡更是性情暴躁。丘處機以為江南七怪暗通金人,柯鎮惡以為丘處機仗勢欺人。

雙方越說越僵,導致瞭兩敗俱傷的結果。

雖然說是兩敗俱傷,但除去焦木大師不算,丘處機也是以一敵七。這讓當年擊敗淮陽幫一百多條好漢,名震江湖的江南七怪情何以堪?

柯鎮惡咽不下心頭之氣,丘處機也覺得自己過於莽撞。柯鎮惡要再比試一場,丘處機提出一個特殊的比試方法。

那就是丘處機尋找楊康,然後教會楊康武功;江南七怪尋找郭靖,然後教會郭靖武功。十八年後讓楊康與郭靖比試武功,已定輸贏。

於是便有瞭江南七怪傳授郭靖武功時,全真派掌教真人馬鈺來到大漠,傳授內功給郭靖,並對郭靖說瞭“江南七俠是武林中頂尖人物”的話。

馬鈺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他的話明顯不是高估瞭江南七怪,而是自謙之詞。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二,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人物,是對江南七怪俠義為懷的充分肯定。

江南七怪一諾千金,為瞭救出忠良之後,間關萬裡,從江南找到塞北,終於在蒙古大漠裡找到瞭郭靖。剛剛找到郭靖,張阿生就被黑風雙煞所殺,慘死異鄉。

江南七俠餘下的六人為瞭教好郭靖的武功,在大漠十幾年如一日,可謂含辛茹苦。

奈何郭靖資質魯鈍,笨拙無比,六個師父教的武功,他十幾年來發揮不出兩三成威力。

丘處機派尹志平送書信給江南七怪,約定兩年後在醉仙樓頭相會,赴當年之約。

尹志平一到大漠就摔瞭郭靖一個跟頭,等於給瞭郭靖一個下馬威。

尹志平是楊康的師弟,郭靖不是尹志平的對手,更不可能打得過楊康。

江南七怪在漠北苦寒之地挨瞭十多年,張阿生更葬身異域,竟然教下如此弟子,六人對郭靖失望至極。

正當柯鎮惡等人無計可施之時,丘處機的師兄,全真教掌教真人丹陽子馬鈺突然出現,暗中教會瞭全真派內功。

全真派內功是天下內功正宗。從此郭靖發生瞭脫胎換骨的變化,武功進境一日千裡,六個師父無人是他對手,攀登懸崖如履平地。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馬鈺來到大漠並非偶然。

江南七俠武功雖然不是十分高強,但的確是名副其實的俠義英雄。他們從富庶的江南來到苦寒的大漠,一呆十多年,說是為瞭比武,實際上無疑是大仁大義之舉。

丘處機派尹志平到大漠送信前,已經知道瞭江南七怪在大漠的情況。尹志平送信後,丘處機對郭靖的情況也全然知曉。

作為全真教掌教的馬鈺,肯定也全然知道江南七怪的尷尬處境。所以,馬鈺傳授郭靖內功,是有意為之。是因為江南七怪的俠義為懷,值得他遠赴大漠,值得他成就郭靖。

成就郭靖,也就是認可江南七俠。

至於比武的勝負,丘處機早在當初約定之時就不很介意瞭。

後來,由於楊康的人品低下,丘處機幹脆直接向江南七俠認輸。

心境平和的全真教掌教真人馬鈺,更不會介意比武的勝負。


更多觀點:

江南七怪是大俠郭靖的授業恩師,是江湖上第一等俠義之輩,七人聯手,更隻是稍弱於梅超風、丘處機,至少不弱於馬鈺王處一,江湖上能打敗江南七怪聯手的,也隻有四絕、周伯通、裘千仞、陳玄風、梅超風、丘處機、歐陽克、郭靖等等十人左右,總數應該不超過十五人。

所以,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江南武林頂尖的人物,並沒有高估江南七怪,也沒有故意謙虛吹捧的意思。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首先,江南七怪聯手,絕對是江湖上頂尖高手的存在,七個人至少等於一個一流高手。

射雕英雄傳裡的武功高手,層次分得很明顯。

絕頂高手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老頑童五個人,次絕頂是裘千仞和後期郭靖。

絕頂高手之下,一流高手,主要有陳玄風、梅超風、丘處機、馬鈺、王處一、歐陽克、靈智上人、朱子柳等等數人。

再之下,就是準一流高手,主要有漁樵泗隱中的其他三人,全真七子的郝大通、譚處端、劉處玄、沙通天、瑛姑、黃蓉等高手

江南七怪聯手,能跟未用全力的丘處機打個半斤八兩,能跟瞎眼的梅超風打得有來有回,武功應該介於一流高手和準一流高手之間,他們努努力,至少能打平朱子柳和王處一等人。

滿打滿算,江湖上能穩贏江南七怪聯手的,也就十來個人,所以江南七怪聯手,在江湖上能排十幾名左右,這還不能算江湖上頂尖的人物?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而且,江南七怪在浙江和嘉興一帶,更是地頭蛇級別的高手,要麼段天德的叔叔遇到丘處機這種江湖上的大人物,會請江南七怪出手相助?

尤其是柯鎮惡柯老俠,雖然瞎瞭眼睛,武功單個算,也能算得上是江湖二流水準,一出手,一招秒殺尹志平和黃河四鬼。

柯鎮惡的毒蒺藜暗器,更是江湖第一等的暗器,連西毒歐陽鋒這種大宗師,都對柯老俠的暗器功夫贊不絕口。

江南七怪作為江南武林一等一的高手,影響也是極大,甚至幾十年後,連赤練仙子李莫愁都知道江南七怪的大名,李莫愁的情人陸展元更是尊稱江南七怪為浙江武林的高人前輩。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其次,江南七怪是江湖上第一等俠義之輩,柯鎮惡柯老俠是江湖上第一大俠。

江南七怪不但武功高強,而且,俠肝義膽,憂國憂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郭靖為什麼能成為江湖上人人尊敬的郭大俠?還不是受瞭江南七怪從小的熏陶和教育。

說起來,江南七怪俠肝義膽,義薄雲天,當時的江湖上,誰也比不瞭。

為瞭救郭嘯天的遺孀和遺孤,他們歷經近十年的功夫,走遍大江南北,穿越草原沙漠,找到李萍和郭靖。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甘願在蒙古草原沙漠裡風餐宿露,教郭靖武功,培養郭靖長大成人,這不僅僅是為瞭跟丘處機在煙雨樓打的一個賭,更是出自他們的俠義心腸。

江南是溫柔鄉,他們在江南吃香的喝辣的,多好,憑啥甘願在沙漠草原受苦?

所以,江南七怪的俠義,絕對是一等一的,讓江湖上的老前輩洪七公洪老俠都佩服,都拱手。

就算江南七怪武功不行,單憑他們的氣薄雲天的俠義壯舉,就可以成為江南武林最頂尖的人物。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最後,江南七怪培養瞭一個“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大俠郭靖,這一點,有幾個武林人物能做到。

咱們不說射雕裡的郭靖瞭,武功已經躋身江湖絕頂境界。

咱們說神雕裡的郭靖,郭靖曾經妻子黃蓉,兩次召開武林大會,一次是大勝關,另一次是襄陽。

金庸武俠裡,有資格開武林大會的,也沒多少,天龍裡為瞭殺喬峰,薛神醫在聚賢莊開過一次,為瞭爭奪武林盟主,丐幫在少林開過一次,倚天裡,為瞭殺謝遜,少林派在嵩山開過一次,笑傲裡,為瞭救令狐沖,歪門邪道在山東菏澤五霸崗開過。

而郭靖作為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郭大俠,一個人就開瞭兩次武林大會,而且響應者雲集。

馬鈺說江南七怪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這是高估江南七怪瞭嗎?

一來靠的是郭靖的武功,二來靠的是郭靖的人品和黃蓉丐幫幫主的威勢,三來靠的是國傢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俠義之心、位卑未敢忘憂國。

江南七怪能培養出郭靖這種武林領袖人物、俠義道的領袖,難道稱他們一句武林中頂尖的人物,過分嗎?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