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你不知道,這裡邊,故事裡邊有故事。什麼故事呢?是一點花邊新聞,我來告訴你。

話說林沖購買寶刀,誤入白虎堂,遭人陷害,被發配充軍邊遠地。押送林沖的差人,董超和薛霸,得人賄賂,路上要害林沖。野豬林偏僻幽靜,沒有人煙,二差人欲動手,魯智深出現。魯智深救瞭林沖,又欲杖殺差人滅口,虧得林沖心軟求情,告免,二差人撿瞭兩條小命,抱頭鼠竄而去。。。

《水滸傳》這卷書,是施耐庵和羅貫中,二位大文傢作的。二位大文傢,你寫一大段,我寫一小回,拚拚湊湊,遂成一大部。

其中,以上林沖在野豬林,遇險這一節,是施耐庵先生,獨立完成的。後來,羅貫中續寫後事,偶然校閱前文,覺得施老先生,在野豬林故事中,對董超和薛霸的下場,的描寫,有點不妥當。羅貫中認為,好人有好報,惡人應該有惡報,董、薛兩個壞蛋,不應該被放掉。但是,一來是墨已成文,二來是要照顧施耐庵的面子,羅貫中嘴裡沒有說出來。

話說盧俊義,河北有大名,梁山英雄羨慕,吳用設計賺之。盧俊義蒙冤被發配,押解差人,一個名子叫董超,另一個名子叫薛霸。董超和薛霸,記吃不記打,得人賄賂,路上要害盧俊義。還是在樹林,還是薛霸先動手,兩位運氣不好,這次出現的是燕青。燕青箭到處,董、薛二賊喪瞭命。。。

以上故事情節,是羅貫中獨立完成的。羅貫中寫完,拿去向施耐庵請教,問行不行?施耐庵觀罷,心的話,這小羅倒會省事,照搬我的,小改動而成文章。施耐庵心裡打鼓,嘴上卻是贊成,用手指彈瞭彈紙張,連說:中中中!

《水滸傳》故事,寫的好。歷代說書人,傳唱表演,以為生計。每當說到董超、薛霸,欲行惡事,棍子舉起來瞭,說書人就會停頓住,說到關鍵地方停住,吊人的胃口,接下來,要收雞蛋、白面東西,的好處呢。

董超薛霸有惡行,

施老慈善予放生。

偏是羅生疾仇恨,

刀筆鋒利不留情。


更多觀點:

董超、薛霸這兩個惡吏都是有寓意的,他們手中的“水火棍”,以及先後押解林沖、盧俊義行兇未果,都是這兩個人物的隱喻符碼。所以,解讀“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首先要破解什麼是“水火棍”,再瞭解林沖、盧俊義究竟是什麼人。

那麼,“水火棍”究竟是什麼棍,林沖、盧俊義又是誰,這些符碼又如何能解讀董超薛霸呢?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施耐庵為何發明“水火棍”

查閱資料,在《水滸傳》之前,是沒有“水火棍”的,即便衙門中有這樣器械,名稱也不叫“水火棍”。水火棍在《水滸傳》中,也是一件兵器,屬於“棍棒”之列。同時,又是一種“殺威棒”。殺威棒是“太祖武德皇帝”發明的,但凡新到犯人,都要打一百殺威棒。

元雜劇中,早就出現瞭殺威棒,但是,把殺威棒安到太祖武德皇帝的頭上,也是《水滸傳》的獨創。太祖武德皇帝是誰?書中說,霹靂大仙趙匡胤就是太祖武德皇帝,該皇帝“一條桿棒等身齊,打四百座軍州都姓趙”,殺威棒就是這條棒,太祖武德皇帝的棍棒就是“水火棍”。

然而,查閱歷史,趙匡胤的謚號並不是“太祖武德皇帝”,而是“啟運立極英武睿文神德聖功至明大孝皇帝”,顯然,“太祖武德皇帝”也是一個虛構的名稱。施耐庵為何要虛構這樣一個皇帝謚號呢?其真正的用意是要在趙匡胤的背後,隱藏朱元璋。朱洪武的謚號如懶婆娘的裹腳:開天行道肇紀立極大聖至神仁文義武俊德成功高皇帝。這個同樣是又長又臭的謚號中,既有“太祖武德皇帝”,又隱含著“道君”皇帝。因而,施耐庵的《水滸傳》是借北宋的事,隱藏明朝的事,明寫趙宋,實寫朱明。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也就是說,“水火棍”是朱洪武的兵器。那麼,這件兵器為何以“水火”二字來命名呢?

水滸、水泊梁山,是“水”,大明王朝的火德運是火,這就是董超薛霸手中的“水火棍”。《水滸傳》中的水泊好漢不斷在書中放火,史進火燒史傢莊、陸虞侯火燒草料場、魯智深火燒瓦罐寺、晁蓋火燒晁傢莊、石秀火燒祝傢店、解珍解寶火燒祝傢莊、宋江火燒曾頭市、吳用火燒翠雲樓……,諸如清風山、二龍山、桃花山、黃門山、以及少華山、芒碭山,等等山寨,都被好漢們一把火燒得幹幹凈凈。

“開篇引首”故事中,施耐庵以《宋史》、《明實錄》寫瞭北宋、明朝三個皇帝的出世,他們都是“紅光滿天”的縱火犯。大明王朝火德運四處縱火,到瞭朱允炆這代“火字輩”,那就得被水克亡瞭。走水也是失火,大明皇宮的一把火燒成瞭歷史疑案。水火不容,大明王朝大火漫天,必定得大水來克制,這就是“水滸”。

由此,施耐庵發明瞭“水火棍”。解讀瞭“水火棍”,為何是董超薛霸押送林沖、盧俊義的疑問,便迎刃而解瞭。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董超薛霸為何是《水滸傳》中有名有姓的解差

古代押送充軍犯人的人叫做防送公人,也叫解差。《水滸傳》最先出場的兩個防送公人,就是董超、薛霸,而且,他們是書中少有的有名有姓的解差。除瞭董超、薛霸之外,押送宋江的解差也有名有姓,他們是張千、李萬,這兩個防送公人也是有寓意的,此處隻講董超、薛霸,其餘擱下不表。

《水滸傳》中有大量的古代讖緯學知識,施耐庵以此暗藏瞭諸多謎團,隱藏真實歷史,董超、薛霸這兩個人名就是兩則字謎。

董,草字頭,與清風山“紅巾軍”所住的草房、聚義的草廳是同一種隱喻,說的就是草寇。“董”的聲部是“重”,趙九重、朱重八的“重”。在伏魔之殿的大門外,施耐庵詳細地描述瞭伏魔之殿,以及蓋著朱印的重重迭迭的八九道封皮,暗藏瞭趙九重、朱重八。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超,就是超越,從“走”。趙匡胤偽造的《推背圖》,“趙”就是“走小月”。《宋史·太祖本紀》清楚地記載,趙匡胤以趙宋為“火德王”運。朱洪武雖然沒有明確地說大明王朝也是“火德王”運,但他是要超越的。所以,朱元璋的謚號中就有“高皇帝”三字,朱洪武不僅要超越趙宋“火德王”,還要與漢高祖比肩——大漢也叫“炎劉”。

說白瞭,“董超”暗喻的就是朱洪武。

薛霸,那就是削掉霸王。削,就是削掉“董”的草字頭,這與武松、石秀殺嫂的故事吻合。潘金蓮、潘巧雲的“潘”,就是“藩”削去草字頭,這兩段故事隱藏的就是“薛霸”,也就是削去藩王。明朝九大藩王,以朱棣為霸。建文帝先削掉瞭非嫡出的五大藩王,削到“藩霸”燕王朱棣時,靖難之役爆發。《水滸傳》的核心故事,講的就是靖難之役中的種種秘史。

董超、薛霸是這樣的隱喻,那麼,他們與林沖、盧俊義是何關系,為何就是這兩人押送梁山兩大好漢呢?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林沖、盧俊義為何非得董超薛霸押送

林沖是八十萬禁軍槍棒教頭,盧俊義則是“棍棒天下無對”。《水滸傳》中的槍棒出自《史記·天官書》,都是護衛帝星的兵器。所以,無論盧俊義、林沖還是其他喜歡刺槍使棒的好漢,包括祝傢莊的欒廷玉等人,都是禁軍,《水滸傳》所有的戰鬥,都是帝王爭奪戰,都是暗寫的靖難之役。

林沖是燕王,這個隱喻就暗藏在“豹頭環眼”、“燕頜虎須”,以及“嶽廟”之中。豹頭環眼,說的是“燕人”張翼德,“嶽廟”肯定不是“嶽廟”,這個字有明刻本容與堂本為證。嶽廟,隱藏瞭一個“王”字,林沖去的就是嶽王廟,加上豹頭環眼、燕頜虎須,林沖就是“燕王”。

燕王朱棣,是朱洪武傢的“木字輩”,下一代則是火字輩,諸如朱允炆、朱高熾等。朱元璋以“五德終始說”為朱傢子孫確定瞭輩分,希望朱傢王朝如五行流轉那樣,循環往復,以致無窮。所以,施耐庵在“開篇引首”中寫瞭四個字“天道循環”。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朱洪武之所以立孫子朱允炆為皇帝,其目的之一就是應天承運,對應大明王朝的火德運。恰好,朱允炆的上一代就是“木字輩”,火得木生,朱允炆豈不是穩坐帝位?然而,施耐庵說,朱洪武是“金字輩”,下一代應當是“水字輩”,而朱棣則是“木字輩”。如此,五行如何循環相生呢?所以,施耐庵預言,大明王朝將如北宋那樣,被“金”所滅。

因為立孫子做皇帝,朱允炆又急於削藩,朱棣便打著朱元璋“清君側”的旗號“奉天靖難”。

林沖是這樣的隱喻,那麼,他手中的棍棒,自然也是“水火棍”。盧俊義是“棍棒天下無對”,他手中的棍棒則是“護龍身,絕技無倫”,“龍身”就是皇帝。盧俊義“雙目重瞳”、“儀表似天神”,《明實錄·太宗文皇帝實錄》中如此描述朱棣:龍顏天表,鳳姿日章,重瞳隆準,太平天子也

難道,盧俊義不也是燕王嗎?所以,他手中的棍棒,同樣是“水火棍”。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朱洪武要“孫立”,朱允炆要削藩,主要針對的都是燕王。董超、薛霸分別隱喻瞭“孫立”、削藩,水火棍對水火棍,由他們押送林沖、盧俊義,同樣是靖難之役的高度隱寫。

董超、薛霸從東京來到大名府,是從一個都城來到另一個都城。大明王朝有兩個都城,所以,董超、薛霸就在“北京”被燕青射殺瞭——靖難之役終結,燕王得勝。


更多觀點:

董超和薜霸本是東京開封府的押送差人,當年押送林沖去滄州的就是這兩個壞蛋。可是,後來大名府的盧俊義被發配沙門島,押送的差人仍然是這兩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呢?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押送林沖

當年,林沖被高俅陷害剌配滄州,董超和薜霸接受瞭高俅的銀子,圖謀在東京去往滄州的途中謀害林沖。到瞭野豬林,他們把披枷帶鎖的林沖綁在樹上,舉起水火棍正要迎頭打去,卻被早已埋伏在此的魯智深救下。

按照魯智深的意見,當時就要結果董薜二人的性命,卻被林沖給攔下瞭。

回到東京後,董薜二人前去復命。高俅見他們沒能完成殺害林沖的任務,不由得惱羞成怒,當即把他倆發配到瞭大名府。

也就是說,董薜二人因殺害林沖不成,被高俅從東京給下放到瞭大名府。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押送盧俊義

大名府的梁中書是東京蔡太師的女婿。智取生辰綱故事中的生辰綱,說的就是梁中書送給蔡太師的生辰壽禮。董超薜霸被發配到大名府,梁中書見他倆是專業的押送差人,業務比較熟練,便把他倆留在瞭府中聽差。

等到押送盧俊義的時候,梁中書便自然而然把這趟官差派到瞭董超薜霸身上。

沒想到,這兩個壞蛋根本沒接受上次的教訓,在收到盧俊義管傢李固賄賂的銀子後,又準備在路上謀害盧俊義。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路上經過一片茂密的樹林,董超薜霸故伎重演,照葫蘆畫瓢又把披枷帶鎖的盧俊義綁在樹上,舉起水火棍迎頭打去。

可是,善惡到頭終有報,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次他們可沒有瞭上次的幸運。盧俊義的手下燕青早已埋伏在樹上,分別射出兩支駑箭,正中董超薜霸的咽喉。送這兩個惡貫滿盈的傢夥上瞭西天。

請問,押送林沖和盧俊義的差人為何都是董超薛霸二人?

總結:

由此可見,董超薜霸之所以從東京到瞭大名府,既押送林沖又押送盧俊義,是因為被高俅從東京發配到大名府所致。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