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紅樓夢》中的北靜王是一位英氣逼人的少年王爺

北靜王“年未弱冠”。這句話的意思是,北靜王還沒到行冠禮的年齡,還未成年。古代男子二十歲行冠禮,稱弱冠。北靜王不滿二十歲,就已經是王爺瞭。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北靜王水溶頭上戴著凈白簪纓銀翅王帽,穿著江牙海水五爪龍白蟒袍,系著碧玉紅鞓帶;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麗人物。

北靜王"生得才貌雙全,風流瀟灑”,年少有為,身居高位。

京城裡有四位與賈府關系很好的王爺。東平王、南安郡王、西寧郡王和北靜郡王。“原來這四王,當日惟北靜王功高,及今子孫尤襲王爵”。北靜王是世襲的王爺,祖先更出色。如今到瞭水溶這代,依然是扛鼎之臣。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北靜王是一位謙遜,平易近人的王爺

北靜王不僅“形容秀美”,而且“性情謙和”。

他親自設靈棚路祭秦可卿,祭奠結束,令賈府的大殯先行。

老太妃薨逝,在送靈時,北靜王住西院,賈府住東院。古代人認為東院尊貴,北靜王沒有住東院,說明他很謙遜。

北靜王對賈府人非常平易近人。賈政等人都誇贊北靜王是一位賢王。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北靜王沒有高高在上,以世交稱呼賈政為“老世翁”,稱寶玉為“世兄”。他謙遜有禮,並不妄自尊大,“不為官俗國體所縛"。

賈寶玉最討厭官府中人,唯一喜歡北靜王。因為北靜王沒有居高臨下的氣勢,也沒有盛氣凌人的傲慢。他有情有義,有人情味。

北靜王見他寶玉語言清朗,談吐有致,笑著向賈政誇獎寶玉:“令郎真乃龍駒鳳雛!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將來‘雛鳳清於老鳳聲’,未可諒也!”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誇兒子比誇老人,更讓人高興。賈政滿意,寶玉能得到北靜王盛贊自然也很驕傲,自己終於在老子面前有瞭面子!

北靜王還把皇上親賜的鶺鴒念珠一串贈與寶玉。寶玉和北靜王的友誼從此誕生。

北靜王是一位禮賢下士,門下賓客雲集的王爺

北靜王有點類似於戰國四公子。齊國的孟嘗君田文、魏國的信陵君魏無忌、趙國的平原君趙勝、楚國的春申君黃歇養瞭一大批各種類型的人才,這些人被成為門客或者食客。據史書記載,“四公子”門下的食客都超過三千人。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秦昭襄王稱贊孟嘗君善於結交各種人才,說:“孟君門下,如通物之市,無物不有。”平原君門下也人才濟濟,“文武備具”,他曾自誇:一旦有事,“士不外索,取於食客門下足矣”。

北靜王禮賢下士、結交社會各種知名人才,奇人異士。北靜王說:“小王雖不才,卻多蒙海內眾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目的,是以寒邸高人頗聚。”看來北靜王把寶玉當成瞭自己的培養對象,很看重賈寶玉。

北靜王經常與這些高人相聚,座談。他還邀請寶玉來參加他們的聚會。“若令郎在傢難以用功,不妨常到寒邸。令郎常去談談會會,則學問可以日進矣。”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寶玉喜歡和北靜王及其門客交往,說明這些人的思想不僵化,不保守,與賈寶玉的思想相通,意見相投。北靜王是一個不為官俗國體所束縛的開明王爺。

北靜王的前世是甘露

《紅樓夢》的故事從絳珠仙草被甘露澆灌成為絳珠仙子開始,從絳珠仙子下凡,要用一生的眼淚報答神瑛侍者而展開。為瞭絳珠仙子順利報恩,“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風流冤傢都要下凡,造歷幻緣”,陪他們完成夙願。

甘露下凡成為北靜王。北靜王的名字叫水溶。

賈寶玉的前世是神瑛侍者,他用甘露澆灌瞭絳珠仙草。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甘露,就是甜水。即今生的水溶。

今生,賈寶玉兩次要把北靜王的東西轉送給林黛玉。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北靜王都通過寶玉與林黛玉有瞭聯系。

我是潤楊,歡迎關註@潤楊的紅樓筆記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更多觀點:

北靜王諧音“北京王”,其名“水溶”暗示瞭這個人物的身份來歷。在《紅樓夢》中,“水溶”與“秦可卿淫喪天香樓”是同一個寓意,也是賈寶玉變成“天下第一淫人”的根源。

這是怎麼回事?書中為何要寫這樣一個“北京王”?北靜王為何對賈寶玉寄予如此厚望呢?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北靜王是“北靜郡王”,隱寫大明兩傢藩王

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七七四十九日後,寧國府大出殯。這天,很多王侯前來路祭,其中,就有東西南北四傢王府。這四傢王府中,隻有東平王府疑似親王,其他三傢都是郡王,北靜王其實是“北靜郡王”

但是,三傢郡王中“惟北靜王功高,及今子孫猶襲王爵”。這一筆高度寫實,影射的是《紅樓夢》背景下的南明兩個藩王,也就是桂林靖江王朱亨嘉、桂王朱由榔。因此,香菱“自從兩地生孤木”、林黛玉“玉帶林中掛”、賈探春“自從分兩地”,等等判詞中,都隱藏瞭“桂”字,天香樓也出自“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

桂林靖江王不是親王,是“興隆街大爺”,也就是朱元璋大哥朱興隆的嫡派子孫。雖然這傢藩王不是朱元璋的皇子,但卻享受瞭親王的規制,隻是俸祿減半。桂林靖江王是大明世襲時間最長的藩王,北靜王之“靜”與“靖”諧音,其中便隱藏瞭靖江王之“靖”。所以,書中水溶是“北靜郡王”,桂林靖江王的待遇確實要比親王低一點。而且,桂林府原本叫做靜江府,是朱元璋封瞭侄子朱守謙之後才改名的,“北靜郡王”說的就是這傢藩王

既然是桂林靖江王,為何又寫成瞭“北靜郡王”呢?方向不對呀。書中先寫的是“北靜郡王”,卻悄悄偷換名號,去掉一個“郡”字,“北靜王”就就變成親王瞭。這傢親王就是萬歷之孫,與大明在北京的最後一個皇帝朱由檢同字輩的桂王朱由榔

所以,“水溶”一人兩角,既“扮演”瞭桂林靖江王朱亨嘉,又影射瞭桂王朱由榔。這兩個“王”都是在南明時期,也就是崇禎自縊之後才正式登上歷史舞臺的。所以,“北靜郡王”、“北靜王”便同時出現在瞭秦可卿殯葬的路祭隊伍之中。

那麼,秦可卿之死又意味著什麼呢?“北靜郡王”、“北靜王”為何會出現在這樣一個時間節點上呢?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水溶”就是“淫”,揭秘“秦可卿淫喪天香樓”

我曾經寫過幾篇有關“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文章,這段故事其實並沒有如脂硯齋所說,因為用瞭“史筆”而命芹溪刪去。史上其實並無“芹溪”其人,芹溪是“清兮”、“清洗”的諧音,脂硯齋暗示,如果直寫“秦可卿淫喪天香樓”,“清”就會刪去。如此“刪去”,就不止是書,而是人頭瞭。

因此,作者(或是脂硯齋)就把“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故事悄悄隱藏在“賈天祥正照風月鑒”之中。賈天祥就是“假天香”,他就是因為“見鳳姐”而起瞭“淫心”,然後“正照風月鑒”而“淫喪”。“天香”是明朝的象征,這個象征隱喻下文結合北靜王送給賈寶玉的“鶺鴒香念珠”再來解讀。

賈天祥淫喪天香樓,映射瞭秦可卿之死,是“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正文。而秦可卿死於何時,書中有意模糊時間節點,寫得不明不白的。其實,作者早就暗示瞭秦可卿死於春分節之前。張太醫曾經說過:“總是過瞭春分,就可望全愈瞭”。這句話反過來理解,就是秦可卿活不過春分,否則,書中就不會寫秦可卿之死瞭。

而且,作者寫的不是“痊愈”而是“全愈”,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畫梁春盡落香塵”,是自縊身亡。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這一筆才是真正的“春秋筆法”,暗寫的就是崇禎之死。崇禎十七年正月丁未,李自成攻陷北京城,崇禎在煤山自縊。這一天換算成公歷就是1644年3月19日,這一年的春分是3月20日,秦可卿“畫梁春盡落香塵”就是在春分節的前一天。

崇禎自縊後,清兵入關,“水溶”便正式登場亮相。“水溶”其實就是“淫”,《說文解字》:“淫,一曰‘久雨必淫’”,是“淫浸”之意,在《紅樓夢》中,就是大明王朝被清朝所湮滅,“明月天香”沉在瞭水中——這就是“水溶”,哪裡是什麼清朝人?

北宋晏殊《寓意》詩中有這樣兩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水溶”其名就出自這裡。詩中的“梨花院”、“柳絮(詞)”等等,都出現在《紅樓夢》,都被借喻為明朝的符碼。

所以,“北靜郡王”、“北靜王”水溶隻在路祭中正面出場,意味著大明即將被“水國”淫浸,南明“分瓜”的歷史大幕將在《紅樓夢》中徐徐展開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凡鳥偏從末世來,雛鳳清於老鳳聲

水溶出現在書中,正是王熙鳳“協理寧國府”期間。這段故事,隱藏的是南明時期朱傢藩王的“分瓜”史。所謂“分瓜”,就是妙玉在櫳翠庵請薛寶釵品茶用的“(瓜分)爮斝”,這件古怪茶具的第一個字應當是作者為瞭隱寫真故事,特別造的一個字,以古代從右往左的閱讀模式,應當讀作“分瓜”。

在櫳翠庵品茶之前,劉姥姥說瞭一句酒令“花兒結瞭個大倭瓜”,倭瓜就是南瓜,朱傢藩王們分的就是這隻“瓜”。《紅樓夢》以秦可卿之死為大關節,後面的故事就是在“水溶”的時代,朱傢藩王們的傢史瞭。

“水溶”首先是北靜郡王,影射的靖江王朱亨嘉。朱亨嘉是榮穆王朱履祜之子,“榮穆王”這三個字曾經出現在林黛玉的視野之中,是她初入榮國府時在榮禧堂看到的:“榮禧堂”、“穆蒔”、“東安郡王”就是榮穆王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朱亨嘉於隆武元年(順治二年,1645年)自稱監國,做瞭大明的代理皇帝。1646年,隆武帝以暴病做掩護,絕密縊殺瞭篡奪大明正統的朱亨嘉。書中秦可卿、林黛玉、賈元春、賈探春等人的兩種死法,其實都是朱亨嘉之死的“史筆”

朱亨嘉死後,其部下追謚其為“平帝”。王熙鳳“協理寧國府”,身邊又有平兒,這段故事隱寫的就是朱亨嘉之死。“北靜郡王”出現在這段故事中,他就是“靖郡王”、“靜郡王”。所以,王熙鳳也是“蕩悠悠”的結局,“水溶”恐怕也得死於縊殺和藥石

朱亨嘉死後,隆武帝沒有撤掉靖郡王封號,以朱亨嘉堂弟朱亨歅襲爵。所以,“水溶”便在賈政面前誇賈寶玉:“雛鳳清於老鳳聲,未可量也”。

這句話不是客套話,是寄希望於未來的靖江王重振雄風,抗清復明。然而,朱亨歅在三年之後,也就是秦可卿說的“三春去後諸芳盡”之時,被大明降將孔有德縊殺。朱亨歅雖然隻做瞭不到四年的靖江王,但其抗清復明的決心卻值得稱道。僅從這一點講,朱亨歅確實比朱亨嘉值得朱傢人懷念。

但是,無論朱亨嘉還是朱亨歅,他們都是“末世”的凡鳥。凡鳥,其實就是一個“鳳”字。朱亨嘉、朱亨歅兄弟年齡相差並不大,水溶也是“未及弱冠”,但他是“已故”的靖江王,當然稱得上“老鳳”瞭。賈政之“政”其實就是“文正”,也就是朱興隆之子、朱洪武之侄、靖江王二世祖朱文正。朱文正因罪遭到瞭叔叔的處罰,而他的兒子朱守謙卻做瞭藩王,豈不就是“雛鳳清於老鳳聲”?

靖江王傢經歷瞭這樣一段“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歷史,最終還真的落得個“白茫茫一片真幹凈”的悲劇結局:靖江王城被孔有德燒成一片灰燼。所以,無論是老鳳還是雛鳳都是“可以量”的,“北靜郡王”的願望落空。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天香”為水所溶,“賈寶玉”記錄傢史

上文提到瞭“天香”,《紅樓夢》中的“天香”出自《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是朱元璋出世前的一段“仙緣”,“仙緣”伏黛玉之死。林黛玉是絳珠仙草,“絳珠”二字十分明確,就是“朱紅”的意思。“朱”原本就是紅色,明朝的國運是“火”,豈不就是秦可卿說的“赫赫揚揚”?“赫”,就是“一對紅”

“絳珠仙草”其實是做香料的澤蘭,開紫色花,林黛玉是“仙葩”,自然就是“天香”瞭。而薛寶釵的冷香丸,更是與朱洪武的“仙緣”有關。這段“仙緣”中說,朱重八的母親曾經夢見一個神仙給瞭她一粒白色香丸,吃下之後“口有餘香”,於是生下瞭朱洪武。白色就是冷色,也就是“冷香丸”。

除瞭林黛玉、薛寶釵二人之“天香”外,《紅樓夢》中全部是“天香”的世界,“香”無所不在。就連北靜王贈送給賈寶玉的飾物都是“鶺鴒香念珠”。那麼,這串念珠指的是什麼意思呢?

《詩.小雅.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難",這就與上面所講到的“分瓜”歷史有關瞭。南明時期,其實就是朱傢同室操戈、“煮豆燃豆萁”的末世悲劇。而“香念珠”暗指的就是大明之祖朱洪武。“天香”是朱洪武出世的“仙緣”,而洪武大帝與佛門很有淵源。這串念珠交到賈寶玉手上,豈不是把反清復明的希望嫁給瞭賈寶玉?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然而,“北靜王”最終還是因為“水國”而“水溶”,天香消散於薛寶琴所講的“真真國”之中。

這也是一段與“桂”有關的歷史,說的是大明最後一個皇帝避難於緬甸,又被“兩地孤木”吳三桂以弓弦勒死於篦子坡金蟬寺的悲劇歷史。

大明最後一個皇帝是桂王朱由榔,也就是永歷皇帝。被吳三桂擒獲後,嚴厲斥責其無恥變節,並說自己是北京人,要死在北京——這就是“北京王”。吳三桂最終沒有滿足朱由榔的願望,永歷皇帝便“蕩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傢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

“水溶”就是天香溶於水,薛寶琴所講的“真真國”就是“水國”。真真國有一個會寫漢詩的女子,這其中便隱藏瞭“女真”。“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天香入水,哪裡還能是“天香雲外飄”?

脂硯齋在“林如海捐館揚州城,賈寶玉路謁北靜王”這回書的總評中,有這樣一句批註:“路謁北靜王,是寶玉正文”,這段故事寫的是賈寶玉,或者說,賈寶玉就是“北靜王”的後人,居住在“榮穆王”府,賈寶玉就是一個“王世子”。這個王世子最終逃過一劫,將長期生活在“水溶”的朝代,然後,以《紅樓夢》講述瞭“石頭記”的故事。

石頭,其實就是朱洪武敕建的桂林靖江王城。這座王城以藩王的規制,按照金陵石頭城中的大明皇城樣式,以石頭所築。王城之中有一座石頭峰,名叫獨·秀峰,也就是書中的“青埂峰”。朱亨嘉之子朱若極在隆武帝攻陷這座小石頭城時,被一個太監救出,隨後在全州湘江邊上的湘山寺出傢,他就是清代四僧之一,大畫傢石濤。書中的“石兄”,應當就是靖江王朱亨嘉的兒子石濤

所以,“北靜王”把鶺鴒香念珠送給賈寶玉,誇他“雛鳳清於老鳳聲”,猶如青埂峰下寫滿故事的石頭那樣,希望石兄把這段南明兄弟大火並的故事也寫記錄下來。所以,《紅樓夢》的作者不斷與“石兄”交流,恐怕是征求當事人的意見,哪裡該寫,哪裡不該寫吧。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這就是《紅樓夢》中的北靜王,作者寫這個人物的目的,就是以秦可卿之死為關鍵節點,引出書中所隱藏的朱傢南明時期的“分瓜”歷史,暗藏明朝滅亡,清朝興起。


更多觀點:

賈府與北靜王水溶等王爺的密切交往,是最後抄傢的根源!

王熙鳳發放高利貸、賈璉逼死尤三姐、賈赦殺瞭石呆子,都不是抄傢的真正原因。無論是誰來斷案,無論他多麼鐵面無私,也隻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判不出抄傢的罪名。

賈府的衰落,根源在四王八公、四大傢族相互勾結,觸犯瞭統治者的大忌!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一、北靜王水溶身份

北靜王,姓水,一看就是漢族王。這位水溶少爺是襲祖上功勛爵位而成為北靜王。

歷史上,清代漢族王不多,而且都是南方的漢族人,一共隻有七位,其中一位有是追封的哀榮。當然水傢北靜王是虛構的,歷史上沒有,但漢族王的的確確存在。

自康熙削藩之後,漢族王不僅僅是地位一落千丈,而且朝廷嚴密註意他們的一舉一動。

如果按《紅樓夢》的慣用諧音手法,再結合歷史,從字面理解,北靜王應該是北靖王,平定北方的王,應該射影平西親王吳三桂。

作者自然不是說北靜王水溶與吳三桂有什麼瓜葛,而是暗示這種王爺親近不得,應該敬而遠之,否則引火燒身,自取滅亡。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二,北靜王水溶的錯誤

北靜王水溶露面的場合是秦可卿的葬禮, 這是一個可以被大觀園之外的人忽略的葬禮,而北靜王水溶則高調登場。

北靜王等王爺在這種場合高調露面,讓一場普普通通的葬禮徹底變味瞭。主要原因有四點:

1、違反祖制。

秦可卿本是一個最低輩分的重孫媳婦,王爺的到來,搞得像王公大臣的葬禮。也就是微型版本的僭越,難免會引起朝廷的猜忌。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2、違反法制。

王公大臣沒有朝廷旨意,一般不能私自出席別人傢的私事與宴請。例如,第六十三回賈敬之死,有明確旨意:“朝中由王公以下準其祭吊”。說明王公大臣參加賈敬的葬禮,是合理合法,而北靜王等人出席秦可卿的葬禮,則是違法行為。

違反制度,就形同於造反。

3、涉嫌籠絡人心。

北靜王極力誇贊賈寶玉:“令郎真乃龍駒鳳雛,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將來'雛鳳清於老鳳聲',未可量也。”搞得一個涉世不深的賈寶玉對他崇拜得五體投地。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難道北靜王真的是喜歡賈寶玉?肯定不是,是他希望拉攏賈傢一族(就像今天的人,送給同事的孩子紅包禮物,不是喜歡那個孩子,而是為瞭巴結討好同事)。

王爺私底下收買人心,往往兇多吉少!

4、藐視皇帝

北靜王將自己手腕上一串念珠摘卸下來,送給賈寶玉,說:“此系聖上所賜蕶苓香念珠一串”。皇帝賞賜,豈能轉送他人!

即使是一個普通朋友送給你的東西,也不能隨意轉贈於人,何況是皇帝的賞賜之物,這一條就足夠引發龍顏震怒。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盡管北靜王,是打著“世交之誼”的旗號,不以王位自居,與賈府來往,但自己的解釋蒼白無力。自己的一言一行,得讓奸險小人無話可說、需讓皇帝相信放心才是真理。

《紅樓夢》中北靜王水溶筆墨不多,當然,王爺的事,在當時屬於時代的敏感話題,曹雪芹也不敢多寫。

賈府把小輩秦可卿的葬禮,變成瞭“風光盛大的外交舞臺”,讓達官顯貴前來憑吊一個年紀輕輕、地位無足輕重的重孫媳婦。

事實證明,賈府進行的這次葬禮交際,收獲頗豐。秦可卿葬禮後不久,賈元春被晉升為賢德妃。不用說,這不是秦可卿顯靈,而是四王八公四大傢族齊心協力暗中勾結的結果。

葬禮的盛大風光,掩蓋的是政治、權益博弈的暗流湧動。

(四王八公、四大傢族沒事找借口聚集一起,任何一個人當皇帝都會膽戰心驚。)

《紅樓夢》北靜王水溶是個怎樣的人物,寫他的目的是什麼?

故而,北靜王水溶拉攏賈府,賈府也巴結北靜王水溶,是導致大觀園垮塌抄傢的真正根源,賈府與北靜王明目張膽的交往,是百足之蟲在上演最後的狂歡!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