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文‖陳明朗 @今日頭條 @今日頭條文化頻道

艷情是什麼?其實任何一個時代對艷情的定義都不一樣,在金庸創辦明報的時代,艷情大概也不過是兒女情長的低俗的愛。

金庸在《神雕俠侶》之前寫完瞭《射雕英雄傳》,射雕這部小說宏偉大氣,郭靖黃蓉之間的愛情也是在大背景下的小愛,整個形象是非常正直的。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但是《神雕俠侶》似乎發生瞭轉變,楊過與郭靖的形象簡直天壤地別,一個憨厚而正直,一個風流而精明,如果不是金庸的文筆好,你大概不會以為這兩個人是來源於同一個年齡階段的金庸所創造的。

我們首先要知道金庸為什麼要創造楊過,在此前的《書劍恩仇錄》《射雕英雄傳》中的陳傢洛郭靖都是非常正派的,就連大反派歐陽克也不及楊過的調情手段。

這裡我們一定要理解金庸的處境,小說是要給人看的,吸引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金庸創作書劍和射雕都是在報社連載的,稿費就是他生活的主要來源,之後他自己創造瞭明報,《神雕俠侶》是他在明報寫的第一部小說。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金庸當時的處境是不太好的,據說,當時金庸工作在中環,而傢在尖沙咀,為瞭節省路費,都是在深夜或凌晨的冷風當中等待客船滿人。金庸後來也在小說中映射瞭自己的生活,如楊過苦等小龍女到太陽落山的段落。

《神雕俠侶》創作瞭三年,也是明報最艱難的三年時間。

為瞭使銷量好一些,金庸做瞭很多新的嘗試,譬如他寫楊過通體異香,女人聞瞭都情不自禁,當時看來這就是艷情,但是這些情節在當時可吸引瞭很多讀者。
後來金庸在改版時,將一些稀奇古怪的設定刪去瞭,從而還原瞭一個多情英俊的楊過,我們以為楊過都是靠臉吃飯,其實一開始他是靠“艷”吃飯。
《神雕俠侶》比起之前的射雕和書劍,在情情愛愛方面簡直是傢常便飯,好像全天下的女子都要和楊過談戀愛。這個在當時看來,也符合一部分讀者的內心需求。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但是金庸也畢竟通過《神雕俠侶》度過瞭明報艱難的創業初期。那麼這部曾經不算高雅的《神雕俠侶》為什麼能成為經典呢。

這原因有多方面的,雖然金庸寫出瞭對愛情依賴過重的楊過,相比郭靖陳傢洛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金庸塑造瞭一個新的不一樣的形象,楊過既風流,也執著,他等小龍女十六年絕對是一種高尚的情愛觀。這是現代人所崇尚的。
當然,《神雕俠侶》成為經典,還要依賴於金庸三番五次地修改和修訂,金庸對自己的作品要求很高,在完成十五部作品之後,就不再提筆寫小說,而是修改,經年的修繕工作也使得這部小說的價值更正,文字更美。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此外,香港影視武俠電影的興盛,也推動瞭金庸作品的影響力。

北大中文系教授嚴傢炎在其文章《再談金庸小說與文學革命》中說金庸小說是“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
《神雕俠侶》正是金庸的“文學革命”中重要的一環,這是他後面更多作品的前提,因為其價值觀、人生觀都是逐漸形成的。
此外《神雕俠侶》描寫的情愛是金庸諸多作品當中最多的,譬如情花毒就曾經被用作愛情的武器,李莫愁與陸展元的愛情,絕情谷主的愛情,當然還有楊過與小龍女的愛情,等等太多,這簡直就是一部包羅萬象的愛情哲理書。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今天,《神雕俠侶》儼然就是一部經典武俠作品,毋庸置疑。


更多觀點: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可能出於對金庸先生的喜歡,看瞭眾多回答都在批評題主提出的問題:金庸先生怎麼可能寫艷情小說?遺憾的是,《神雕俠侶》最初是真的按照艷情小說來寫的。

《神雕俠侶》原本叫做《天殘地缺》,“天殘”指楊過斷臂,“地缺”指小龍女失貞,連載在《明報》上。

《明報》是金庸先生創辦的報紙,主要靠金庸先生在上面刊發小說吸引讀者,開始時讀者還不足一萬人,所以起步比較艱難。

為瞭吸引更多讀者,金庸決定跟隨當時的社會潮流,把《天殘地缺》寫成艷情小說。所以他讓男主楊過身上有一種天生的異香,任何女性聞到之後都會春心蕩漾。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楊過身邊有一大堆喜歡他的女子,小龍女、郭芙、郭襄、陸無雙、程英、公孫綠萼,連女魔頭李莫愁被楊過抱住後都身體發軟,黃蓉聞到楊過身上的異香後立刻想起洞房花燭夜。

所有這些,都是艷情小說的套路。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後來《天殘地缺》受到讀者的熱捧,也不斷改變金庸小說最初的構想。金庸先生原本想把小龍女寫死、讓楊過娶郭芙,圓瞭郭、楊兩傢的恩怨,但在讀者強烈要求下,為瞭報紙銷路,隻好讓小龍女十六年後死而復生。

《神雕俠侶》之所以經典,在於金庸先生將楊過塑造成一個離經叛道的大俠,比如他敢不顧世俗的眼光娶師父小龍女,這和金庸先生之前塑造的陳傢洛、袁承志、郭靖等男主是截然不同的,讓讀者產生強烈的共鳴。

總之,《神雕俠侶》的情感元素是比較激烈上揚的。

後來金庸先生對原著進行兩次大修改,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成為今天我們所看到的經典的《神雕俠侶》。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堅持原創,我是煙鬥的傳說,歡迎交流關註。


更多觀點: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心看過最初的《神雕俠侶》(也就是《明報》連載版),也不知道這些讀過的人是從哪兒看出來瞭所謂的“艷情”,我認為這不論從邏輯上還是事實上,是根本不成立的啊。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首先,從邏輯上來說,絕大多數(我是七零後,自認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以上)的大陸讀者應該都是從“三聯版”才有機會接觸金庸武俠的,以前的版本根本或者說很少有機會能看到。而“三聯版”的《神雕俠侶》和現在的不論“修訂版”還是“新修版”的《神雕俠侶》基本內容和調性大致趨於一致。這裡面,根本沒有所謂的“艷情”,最能引起大傢yy的,也就是第七章《重陽遺刻》中,尹志平(新修版為甄志炳)qj小龍女那一段瞭。

下面引用一下:

過瞭良久,眼上微覺有物觸碰,她黑夜視物如同白晝,此時竟然不見一物,原來雙眼被人用佈蒙住瞭,隨覺有人張臂抱住瞭自己。這人相抱之時,初時極為膽怯,後來漸漸放肆,漸漸大膽,小龍女驚駭無已,欲待張口而呼,苦於口舌難動,但覺那人以口相就,親吻自己臉頰。她初時隻道是歐陽鋒忽施強暴,但與那人面龐相觸之際,卻覺他臉上光滑,決非歐陽鋒的滿臉虯髯。 她心中一蕩,驚懼漸去,情欲暗生,心想原來楊過這孩子卻來戲我。隻覺他雙手越來越不規矩,緩緩替自己寬衣解帶,小龍女無法動彈,隻得任其所為,不由得又是驚喜,又是害羞。

在這段文字中,最能表現男女情懷的詞語無非就是“心中一蕩”,這是標準的“金庸話術,最直白的描述是“寬衣解帶”,這也是金庸的底限。難道真的也能從這裡面都能看出“艷情”來?

我反正不覺得。也許我比較遲鈍,或者已經見怪不怪。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其次,從事實上來看,就算是連載版,除瞭相對而言內容比較凌亂和情節惡俗(比如說楊過的生母是秦南琴,楊過還會驅蛇——接老版《射雕英雄傳》),以及一些人和武功的名字比較土以外(楊過用過一個假名“秦蛇兒”,鹿清篤叫“凈光”,又凈又光,確實也不咋樣,馬光佐叫馬光祖,李莫愁一出場就五十來歲),也沒有能稱得上“艷情”的描寫。

最令人震驚的是,連載版《神雕俠侶》中認為後來洪七公的武功要比當年王重陽高得多,這個和周伯通的判斷有點兒懸殊,在邏輯很難自洽,也是是令很多人不能接受的:

楊過初時大為不解,轉念一想,當即領悟:“是瞭,他睡覺時潛行神功,將熱氣盡數收在體內。隻是好端端一個活人,睡著時竟如僵屍一般,這等內功,縱使重陽先師復生,隻怕也未必能夠。”楊過這一番推想,原也大有道理。當年華山首次論劍,王重陽雖勝過洪七公,但他逝世甚早,到此時已相隔數十年。洪七公在這數十年中功行大進,自是已非王重陽當年所能企及。

但是,即使這樣,也沒有所謂的“艷情”描寫。得出這種結論的,很大可能的情況是——我們看得根本不是同一本書。特別是說楊過身體有“異香”的那些人,你們已經算是不打自招瞭吧!
差點被寫成艷情小說的《神雕俠侶》,是怎樣變成武俠經典的?

最後想說的是,《神雕俠侶》當然是武俠經典,也有一說是金庸先生的“一封情書”,你見過描寫“艷情”的情書嗎?感謝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可以讓一些事實不費氣力的得以證明,能讓我們得以把以前認為的不可能變成可能——現在在網上搜索連載版《神雕俠侶》是完全可以看到真容的啊,看看它到底寫瞭什麼吧!

展開全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