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典故 > 正文

大傢怎麼看中華文明的“河洛文化”起源於陜西的說法?

河洛文化,顧名思義,肯定是跟洛陽有關,“河出圖,洛出書”這在儒、道相關的經書中都有提到,已傳承幾千年,至於為什麼現在會有這種陜西說,那就要歸功於互聯網的開放性、自由性,各抒己見本來也無可厚非。特別是陜西部分朋友瘋狂掠奪河南文化,從牡丹、中原、河洛文化等,已近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瞭。

周公成“禮”要在成周洛邑頒佈天下?因為隻有洛邑是天下之中、有夏之居、四方納貢之道。武王推翻殷商統治,四方能人志士來投靠,同時帶來五湖四海相關的禮節、制度,再由他統一篩選、編纂成最終的周禮。

關中的朋友即使不願意宣傳犬戎、西戎、胡狄羌文化,也有秦、半漢隋唐文化。一味的覬覦中原文化,是一部分陜西網友缺乏文化自信?還是另有苦衷呢?


更多觀點:

我不是西安人,也不是洛陽人,站在客觀角度說,這個問題本身就有問題,挑撥意思明顯。

中華文明根在河洛,先有河洛文化,後有關中盆地文化,不是提問的本末倒置。


更多觀點:

這個說法,不成立。“河洛文化”的發源地是河南。“河洛”中的“河”指黃河,“洛”指洛陽地區的洛河,而非陜西的北洛河。

河洛地區,是指以洛陽為中心,東至鄭州、開封一帶,西界華陰、潼關一線,南至汝穎,北跨黃河而達晉南、濟源。

河洛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源頭和核心,河洛地區率先進入文明時代並出現“國傢”,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發源地。它以“河圖”“洛書”為標志,以夏、商、周三代文化為主幹,以漢魏唐宋為內容,以古都洛陽所凝聚的文化精華為核心,以“何洛郎”為特征,是海內外華人的民族血脈和精神紐帶,具有顯著的源頭性、根脈性和族魂性。

儒學起源於洛陽,道學創始於洛陽,佛學首傳於洛陽,玄學興盛於洛陽,理學廣大於洛陽。河洛文化不僅是中原的地域文化,而且凝結著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2020年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佈瞭雙槐樹遺址重大考古成果。這一有關黃帝時期“河洛古國”的考古成果,完美詮釋瞭中華五千年的文明信史。

“河圖”和“洛書”產生於河洛地區。《易·系辭上》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河出圖”,傳說上古伏羲氏時,在今洛陽東北孟津縣境內的黃河中浮出龍馬,背負“河圖”,獻給伏羲。今天孟津縣東北10公裡黃河南岸雷河村,有一條流入黃河的圖河,沿岸有卦溝、負圖、上河圖等與傳說相關的諸多村名。雷河村南邊有一座龍馬負圖寺。“洛出書”,據說大禹時代有神龜從洛水出現,背負“洛書”,獻給大禹 。在今洛陽洛寧縣洛水岸邊的長水村內,立有兩通“洛出書處”古碑。河圖洛書是中國易文化的本源,是河洛文化的濫觴。

“天下之中”是河洛文化的一個重要思想。古人遵循“尚中”原則,而河圖洛書是“天下之中”思想的重要源頭之一。

洛陽是“天下之中”,是西周周公營建洛邑時明確提出的。《史記》記載,周公在陳述選擇洛陽地區建立成周時說“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裡均。”《逸周書·作雒》也提到周公“作大邑成周於土中”“以為天下之大湊”。土中即大地之中,天下大湊是說這裡是八方輻輳之地,是朝會、貢賦、交通和商業的中心。

“天下之中”是漢唐列都洛陽的一個重要原因。東漢劉秀“復帝祚,遷都雒陽,以服土中”,他不僅看中瞭洛陽天下之中的地理位置,更看中的是洛陽“天下之中”的政治文化優勢。

少數民族統治者建都洛陽的行為,實際上也成為其漢化過程的一個重要內容。比如北魏孝文帝以中原為正統,神州為帝宅,確立北魏政權在華夏的正統性、合法性地位。

隋本都長安,隋煬帝繼位後,就決定遷都洛陽,其召曰:“洛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內,天地之所合,陰陽之所合。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陸通,貢賦等。故漢祖曰:‘吾行天下多矣,唯見洛陽’……今可於伊、洛營建東京”。唐高宗就是看中瞭“此都中茲宇宙,通賦貢於四方”的天下之中的地位。

河洛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根脈。目前確認的中原最早的文化是河南裴李崗文化,之後發展形成瞭仰韶文化、龍山文化、二裡頭文化,都在河洛地區有典型遺存。中國目前唯一確認的夏都就在河洛地區的中心洛陽。黃帝出自少典部落,在有熊國繼位,有熊國都就在新鄭。《史記》載:“黃帝者,少典之子”。《國語》載:“:昔少典娶有蛟氏,生黃帝、炎帝”《竹書紀年》載:“黃帝軒轅氏,元年帝繼位,居有熊”《路史》載:“少典,有熊帝之開國,今鄭之新鄭”。

河洛地區還是中華宗親祖居,是中華姓氏重要起源地。據統計,中國自古至今出現過22000多個姓氏,現在仍在使用的有3500多個,其中三分之二起源於河南。

河洛文化是華夏文明的根脈,“最早的中國”是有力證明。“中國”一詞的最初含義,是指洛陽一帶。由此,洛陽一帶稱為“中土”或“土中”,後來河南也被稱為“中州”、“中原”。無論是“文化中國”還是“王朝中國”,以“河洛古國”和二裡頭遺址為代表,充分表面河洛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源頭與核心,是根文化、母文化和主流文化。

展開全文閱讀